汉军十三骑 铁骑初成 思绪

沃尔夫.弗莱 收藏 5 24
导读:汉军十三骑 铁骑初成 思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6/


“今夜的风好大啊……”海伦呆呆地站在窗前,茫然地看着远方,任一阵阵狂风粗野地吻着她那白皙的脸颊。

自从那天被赶下城墙之后,赫维斯公爵派了一个中队的士兵围住了执政官豪宅,严加看守,再也不许自己离开半步。那些士兵都接到了死命令,说什么也不许自己出门,试了几次之后自己也就老老实实地呆在屋子里,最多趴在窗口上看看。赫维斯公爵每天都要来好几次,向她说一说战况。不过让她奇怪的是,每天一起祷告时,赫维斯公爵不但向波塞冬祈祷,还要顺便问候一下艾俄罗斯(风神),也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今夜风这么大,这位老人家应该满意了吧。

伊坎帝国军队的进攻一天比一天猛烈,双方都损失惨重。每天在窗口,都能看到大量的尸首和伤兵被抬回城中。据自己的亲兵从守卫那里听到,敌军的伤亡更大,城下积满了尸体,几乎垒成了一座环着尼奥爱拉城的小山坡。现在这么晚了,两边的士兵都应该休息了吧。

窗外飓风呼啸,尖厉的呼哨犹如鬼哭神号,令闻者惊心。天空中,片片黑压压的乌云似乎想卷积在一起,却被狂风无情地扯碎、驱赶,像奔腾的马群急速向东方滚去,时不时现露出点点黯淡的星光。豪宅顶上的大旗翻转飞扬,猎猎狂响。庭院里,古树和残花在狂风中挣扎着颤抖着,片片黄叶和花瓣在劲风中瑟落,转眼间飘得不见了踪影。

“他”已经离开了十二天了,和弟弟一起领着四、五万大军,也不知道埋伏在什么地方,这么久以来一直是杳无音讯……“他”现在还好吗?

海伦轻轻叹了口气,关上了木窗,慢慢走到床头,打开地上的大木箱子。里面全是她最喜爱的衣服,花花绿绿的一大堆。她移开两条裙子,从下面取出一个精致的银盒。海伦捧着银盒走到床头坐下,轻轻打开银盒的盖子,一条红色的领巾叠得整整齐齐地放在里面。

海伦小心翼翼地将领巾从银盒中拿出来,慢慢地展开,捧在手中痴痴地看着。这条红色的领巾已经有些破旧,有几个不大的窟窿,边角都已经开了线。上面还有一些暗得有些发黑的浸渍,看样子应该是血渍了,也不知道是“他”还是“他”的敌人留下的。那次回到凯克斯城后,她也曾想把这条领巾好好洗一洗,然后缝补一下还给“他”,却又很是舍不得,最后干脆亲自精挑细选了一块最好的红布,亲手做了一条领巾交给了“他”。

看着这条领巾,海伦嘴角浮起一丝幸福的微笑,不由得又想起他为自己绑扎受伤的脚踝时的情景。他是那样的专心致志,体贴入微,很难想象像他那么一位威风凛凛勇武过人的壮士竟会这么的温存细腻,一个男人的温柔是那样的飘逸和潇洒。

海伦把领巾凑到鼻子前,轻轻地嗅了嗅,上面好像还残留着“他”的味道。这味道她很熟悉,因为她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将这条领巾拿出来,看一看,嗅一嗅。第一次闻到这个味道,是“他”把自己从那黑漆漆的木箱子里抱出来的时候,那是夹杂着汗水、充满雄性阳刚的男人的体味。回想起当日的情景,自己软软地倒在他的怀中,虽然隔着厚厚的铠甲,可仿佛还是感觉到了他健壮的肌肉和暖暖的体温,这感觉至今记忆犹新,永远不能忘怀——可是他现在在哪里呢?怎么还不回来呢?

和他在一起,喜欢在心里,回来后莫名惆怅。每次看到他,自己都要小小地紧张一下,可自己偏总是要悄悄地、默默地、傻傻地抓住每一个机会偷偷看他。看到他看到自己看他,心中不禁有些害怕;看到他没有看到,心中却又特别的沮丧。会因为他的一个微笑而兴奋一整天,也会因为他的一句话而变的阴雨绵绵,更会因为他的不开心而使自己的心情也低落一整天。

“这就是爱情的滋味吗?”

想起以前自己在他面前的表现,海伦羞红着脸摇了摇头。她慢慢将红色领巾整整齐齐地叠起来,小心翼翼地放进银盒子里。当盒盖盖上时,她突然感到一阵若有所失的茫然。

“可是他……爱我吗?”

海伦怅然。

自己已经地爱上他的事情,在凯克斯城早已是人尽皆知的秘密,可是他好像并没什么感觉。在她面前,他总是保持一定距离,那么不远不近的,甚至有些客客气气。除了纳伊斯会战的那一个晚上,两个人从来就没有真正好好地单独在一起,谈谈心,说说话。他好像喜欢孤独,总把自己的心灵牢牢地锁起来,他的心事,他的想法,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谈起过,更不要说向自己表达爱意了。多少次梦想着他说他也喜欢自己,然而一切仅仅是梦想。

“可为什么他要对我这样?难道他不知道我在爱着他吗?难道非要我向他表达吗?”

多么希望能和他在一起,可以照顾他,陪伴他,手牵手,肩并肩,在他的怀里撒娇。在他失落的时候,鼓励他;在他难过的时候,陪伴她;在他遇到挫折的时候,支持他。可是他……海伦真有一种揪心感觉,就像蚌怀着珍珠的折磨与痛楚。暗恋是一种美丽的情怀,也是一份浪漫的伤痛。

“着火了……”

“着火了……”

窗外忽然喧闹成一片,将海伦猛然从沉思中惊醒。她赶紧站了起来,正想打开窗户观看,自己的贴身侍女却慌慌张张地闯了进来。

“着……着火了……”侍女气喘吁吁地靠在门边,显然是急跑而来的。

“哪里失火了?!”海伦急忙问到。但令她奇怪的是,侍女虽然累得脸色苍白,却毫无惊慌失措的样子,反而面带着兴奋的喜悦。

“不……不是失火,是……是城外……伊坎帝国的军营……着火了!”

海伦惊喜得不能自已,什么也不说就冲出了门外,急匆匆地跑到了阳台上,凭栏遥望。远远地看去,只见东南方的城墙外面,一片赤光,烟焰涨天,上下通亮,连天上疾飘的乌云都被火烧得镶上了层层红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