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6/


“让大伙儿准备放箭吧……”赫维斯公爵转头向身边的一名子爵轻描淡写地吩咐道,那神情仿佛是在吩咐大伙儿可以准备开饭了一样。

那名子爵手持令旗连连挥舞,在各级队长的层层口令下,城墙上的弓箭手们纷纷拉弓搭箭引弦待发。原东方军团配备有两个联队的弓箭手,几场战役下来损失并不大,基本上保全了建制。纳伊斯会战中,十六军又缴获了不少弓箭,勉强又组建了一个弓箭手联队。整编时三个弓箭手联队全部被打散,重新组编成新的三个联队,几乎每个新兵都有两个老兵带着,使他们能尽快地成熟起来,成为真正训练有素的战士。

蓦地下面的紫旗军一声呐喊,一个联队的重装斧盾兵持盾涌上前,直冲到城河对岸处,蹲了下来,躲在盾后。一个联队的弓箭手随后冲至,躲在重装斧盾兵身后,挽弓放箭,一时漫天箭雨往城墙上洒来。抬着长梯的重装斧盾兵们一手执盾高举过头,加快步伐,一路小跑着向城墙脚下冲去。

攻城战终于拉开序幕。

那名子爵手持令旗猛然向下一挥。

“轰……”数千弓弦发出震耳欲聋的嗡鸣声,如飞蝗的羽箭带着令人心寒的嘶啸飞向城下。

重装斧盾兵的盾牌虽然巨大,但毕竟不能将整个人保护起来,在这密集的箭雨中还是有几百人哀嚎着倒下。

赫维斯公爵倒背着双手,在城墙上踱来踱去,一会儿板着脸夸这名士兵箭射得准,一会儿大笑着骂那名士兵眼神太差,有时候甚至还把对方的长弓夺过来,亲自给对方做示范,仿佛是在训练场上调教士兵一般。亚特兰帝国的士兵们见统帅如此镇定自若,信心大增,借着以高压低的威势,拼命地向攻上来的敌人射击,一时间弦声四起,羽箭乱飞。城下的兵马如此密集,以至城头上的弓箭手甚至都不用瞄准了,只管漫天射、射、射,一排又一排的弓箭手轮番不断的密集发射,几千把强弓不停的“吱”拉成满月,“嗖”的一下射出,箭像那连续的暴雨一样倾泻到紫旗军士兵头上。

双方各以弓箭互相攻击,城头、墙下插满了箭枝。亚特兰帝国的弓箭手居高临下,矢石充足,守得固若金汤。紫旗军的弓箭手虽然竭尽全力放箭还击,但尼奥爱拉城城墙实在太高了,箭枝射上去大多已没了力道,而且由于角度问题,几乎无法给对方造成什么伤亡,反而在扑天而来的箭雨下被射死了不少,最后只能全部躲到重装斧盾兵的盾牌之后,不敢再露身还击。

抬着长梯的重装斧盾兵们冲到了壕沟边,冒死将长梯搭在了壕沟之上。士兵们两人一组,一组接一组上前,一人执盾挡箭,另一人将自己的巨形方盾平铺在长梯上,然后在同伴们盾牌的掩护下迅速后撤。在城上弓箭手精确的射击下,不少人刚刚放下盾牌便被射倒,惨叫着掉落在深深的壕沟之中。但他们前仆后继,按部就班地在前进搭建,转眼间就建立了十几条跨沟的临时“盾桥”。

尼奥爱拉城城上的重装剑盾兵们放下半月形的金色盾牌,搬起城墙上摆放的一块块巨石,从弓箭手们的间隙中猛然冲出,将巨石劈头盖脸地扔下去。

巨石纷飞落下,顿时砸断了七、八条“盾桥”,“桥”上的重装斧盾兵们惊呼着掉进壕沟里,瞬间又被乱箭射死。无数伊坎帝国的士兵中箭倒地,丧命在壕沟之中。紫旗军的重装斧盾兵们伤亡惨重之下,终于冲过了壕沟,直抢到城墙脚下。他们将长梯树立起来,搭在城头,然后举盾护住头顶,一个接一个奋不顾身地向上攀爬着。

亚特兰帝国的重装剑盾兵们有的抄起类似长钩的武器,用力将长梯的上端推离城头,使长梯上的敌军士兵无法登上城墙,被弓箭手一个个射落下去;有的搬起巨石、檑木不顾一切地向下砸;更有人一镬镬的沸水滚油往下浇去。攻城的伊坎帝国的士兵虽然拿着盾牌,但也躲避不了这样密集武器的攻击,一个个如草芥般地摔下高耸入云的城墙,发出连串的凄厉惨叫。有几个重装斧盾兵们历尽千辛万苦刚刚登上城头,但还未站稳脚跟,便被城墙上的重装剑盾兵们以众敌寡,一阵短剑刺砍,当场格杀得干干净净。

赫维斯公爵继续在城墙上踱来踱去,神色镇定之极。这可不全是作给手下这帮人看的,他的心情确实很轻松,因为他知道阿拉杜斯侯爵的这次进攻纯属是试探性的,只是探一探尼奥爱拉城的虚实,借此寻找亚特兰帝国军防守上的漏洞。所以赫维斯公爵这次命令平顶箭塔上的抛石机不许发射,他可不想过早的暴露实力,真正的进攻还在后面呢。遥看伊坎帝国的连营,里面正在热火朝天地制作攻城的器具,有没有冲城撞车看不出来,但不少的形状巨大的攻城塔楼、移动箭楼和远程抛石机已初具形态,至少框架已组建好,照这速度看来明天就能派上用场。

“明天也绝对没问题……以尼奥爱拉城高大坚固的城墙,几日来精心的准备,守上十天左右应该还是可以的,再往后就难说了……唉,什么时候才来啊?……”

赫维斯公爵抬头看了看天,只见天高云淡,风和日丽,真好像是个偕妻带子出门旅游的好日子。他微微有些泄气,正想找个地方凉快凉快,却发现不远处的城墙上有一小队人站在那里,并不参与防守战斗,倒是像来观光的,为首的那个身材纤小,盔甲华丽,看起来好像是……

“是她!见鬼,她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赫维斯公爵一阵气闷,忙吩咐身边的一名亲兵队长:“你赶紧带几个人到那里,把那个……呃……那个矮个子军官带回城里去!快去……无论如何,就是捆也要把他给我捆回去!快去快去!”

亲兵队长应了一声,带着十几名亲兵大呼小叫,如狼似虎地挤了过去。

赫维斯公爵紧张地看着,十几名亲兵已挤到那一小队人面前,正指手画脚地命令他们离开。她的护卫们好像也不愿意她留在这里,并不上前制止赫维斯公爵的亲兵们的莽撞无礼。双方争执了一小会儿,最终好像她听了劝,在众人的簇拥下离开了城墙。

赫维斯公爵放下心来,长长地出了口气。她是何等身娇肉贵,怎能在此危险境地久留?若是出了什么意外,哪怕受了一点点儿轻伤,自己可如何担待得起?就算皇帝陛下不怪罪,她的那些崇拜者们恐怕都要诅咒自己早下地狱了。

一阵军号响起,城下伊坎帝国的紫旗军发了一声喊,潮水般地退去。虽然他们的猛烈进攻并没有奏效,但死亡似乎也丝毫没有撼动他们的斗志。紫旗军前队变后队,缓缓后退,撤退的井然有序。城墙下留下了一千余具尸体,沾满鲜血的檑木和滚石已经在城墙下堆积起来,无数的箭矢像杂草一样布满在大地上。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