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搞三国传 天将下凡的董卓 第二章 电影桥段

zxf810521 收藏 5 48
导读:恶搞三国传 天将下凡的董卓 第二章 电影桥段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9/


第二章 电影桥段


酸痛,浑身的酸痛让晓峰清醒过来,刚才自己好像是被雷劈到了,然后有一种腾云驾雾的感觉,最后似乎撞到了什么东西。


身体的知觉渐渐恢复过来,晓峰微微活动了一下手指,一种麻麻的感觉告诉自己刚才的一切都是真的,他努力的想要爬起来,可是觉得身体下面好像垫了一个软绵绵的垫子,用手一摸软软的十分舒服。


视觉和听力开始恢复,当晓峰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情形,听到周围嘈杂混乱的声音,他不禁吓了一大跳。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自己的身下躺有一人,此人金盔皂甲体形魁梧有加,大脸盘密密乍乍的胡子犹如钢针一般,虽然此时还未睁眼醒来,但是一眼看去就知道此人乃权贵之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让人生畏。


不过此人现在还在晓峰身下昏迷,他现在才知道刚才撞到的东西是什么了,不过这个胖大的大叔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穿的这样古怪?难道是自己昏迷之下竟然误入电影拍摄现场?此人长得如此面熟,活脱脱是刘欢化妆后的样子,晓峰越看越像禁不住用力摇晃起那个人来,“刘大哥,刘大叔,刘偶像,快起来给我签个名,你不好好唱歌怎么跑来拍起电影了?”


晓峰犹自不停的拍打着那个人的脸,这时候只听到耳边有人大喝:“大胆贼人,竟敢连番污辱我家主公,看我不宰了你。”说着晓峰就感觉耳后风声骤响,心中感觉一种沉大利器破空而来,不过为什么会有如此想法就连晓峰也不得而知。


“李将军且慢!”又一尖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随着“当”的一声巨响震耳欲聋,晓峰这个时候的各种感觉好像才终于完全恢复过来。


闹哄哄的人语夹杂着马匹的鸣叫声,四周尘土飞扬人声鼎沸,他回头看了一眼,两个人兵器相交正在怒视对方,而在晓峰的周围密密麻麻的人和马,简直是一眼望不到头,刀枪蔽日战马齐喑,在人群中几杆大旗上分别绣着“西凉刺史董”、“李”、“郭、”、“张”、“樊”等字样。


这不管是在拍什么东西,规模可是够宏大的,希望这部剧可以快点上演,自己也能早点一饱眼福。晓峰看着周围的大军和站在身后对他虎视眈眈的两员大将,傻乎乎的还在自己想着心事,可是他现在却忘记了身边还躺着一个“刘大哥”呢。


“郭半仙,此人衣着古怪行为怪异,并且冲撞了刺史大人,主公此时生死未知,我等怎可如此善罢甘休,待我砍了这个小子的脑袋,我们再战上三百合。”一个留着两撇山羊胡虽然精瘦但是却充满无尽力量的黑甲武将大叫着,他用手中长刀推开身前武将,然后搂头盖顶的向晓峰砍来。


我的妈呀,这还是不是拍电影啊,这个人怎么说打就打让我准备一下都不行?并且看着他手中的大刀似是全部金属打造,那青森森的刀锋犹自冒着寒光,这哪像是电影道具啊?这明明就是真家伙,光是这把大刀就有四五十斤,这个人舞动起来毫不费力,看来以前练过举重健美之类的。


看着带着风声的刀锋越来越近,晓峰两眼一闭大喊一声:“杀人了!快来人啊。”尽管眼前此人凶神恶煞,但是光天化日之下最多也就是吓吓自己罢了,上有国法杀人偿命,自己不过是弄晕了刘大哥而已,至于这样拼命么。并且身边鼾声已起这个倒在地下的大汉似乎已经从昏迷转为昏睡,至少没有被自己撞死今后也没有太多麻烦。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被雷劈了之后会来到这里,那句“般若波罗蜜”纯属自己恶搞喊出来的,本来以为自己必死所以想给自己的结局增添一点喜剧色彩,可是谁曾想现在自己竟然飞到影视拍摄基地,看样子自己命不该绝,落在地上的时候还有好心的刘大哥给自己做肉垫,要不然不被电死也被摔死了。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句古话应有应验,自己现在尽量装出害怕的样子,是因为希望不知道躲在哪里的导演可以看上自己,哪怕扮演一个披甲执刀的小兵乙也可以让自己过过拍戏的瘾,今后泡马子也有谈资可讲。


意料之中导演的“卡”声并没有出现,反而在耳边又是一声金属碰撞发出的巨大声响,这声音将晓峰的耳鼓再次折磨了一次。晓峰慢慢睁开眼睛,看着另外一人用手中钢枪架开了那黑甲将军的大刀,此人宽额大耳身体匀称坚实,仔细看看竟然隐隐有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他身穿枣红连环铠一支钢枪也有三四十斤的样子,他就是那个黑甲将军口中的“郭半仙”。


这个电影还真是真实,不但道具沉重连这些演员也是似模似样,一招一式决不含糊有种武林世家那种感觉。晓峰想到此处心中不禁黯然,因为自己虽说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但是看着周围那些闹闹哄哄的小兵们手中拿的武器竟然十分沉重,大刀长矛这种二十多斤的长大武器自不用说,就连那种比较长一点刀剑也有五六斤的样子,自己拿一会还可以,可是如果要自己舞动半天那可是万万不可以的。


正在晓峰坐在地上暗自胡思乱想的时候,那黑甲将军豹眼圆睁大喝到:“郭半仙,你连番袒护这个贼人,是不是把将军对我们的好处都忘记了?你难道没有看到他刚才拍……那个侮辱大人么?你要是不说个明白的话,等会主公醒过来看我不告你的状。”


郭半仙看着眼前这个火爆脾气的同僚心中不禁暗自生气,现在嚷的这么大声音刚才干什么去了,大家都在中军保护大人的安全,突然天生异变飞沙走石周围一片昏暗,然后在天空白光一闪一个人影从天而降,巧的是那人不偏不倚正好击中骑在马上昏昏欲睡的刺史大人,并且在他俩落地之后天空复晴一切又恢复了正常的模样。


想想当时大家的样子,郭半仙禁不住心中暗笑,平时大家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可是眼前这个人明明冲撞了刺史大人,可是周围所有人都像傻了一般愣在当地,中军一停后面的大军也缓缓停下议论纷纷,如果不是这个家伙在大家面前击打平时尊若神明的刺史大人的脸颊,可能大家还不能从诧异中清醒过来呢。


“李将军,我看此人衣着语言和我等大有不同,并且刚才他出现的时候天生异像恐非平常人也,我平日信奉神灵感觉此人一言一行和常人有异,所以不敢擅将其杀害,我看刺史大人也是夜晚担心国事操劳太甚,所以至今昏睡不醒,我们不如先将其看管起来,然后等刺史大人醒来之后再做商议如何?”晓峰听到这个人一嘴的“乱码”,虽然自己也可以大概听得明白,但是这样讲话会不会太累了。


这个时候从周围的兵丁后面挤进来一人,这个人身材适中头顶文生公子巾,身着青衣长褂一看就是文人打扮。此人进来看到躺在地上的“刘大哥”然后扑过去大叫岳父,当他最后得知这个人只是睡着的时候,这文士站了起来对这两个将军说:“主公大人究竟为何落马?你们站在这里作甚?还不赶快预备马车给主公休息?”


“你们在干什么?是拍什么电影?”晓峰看了半天戏码终于说了一句,他拉了拉站在他身边那个文士的袍角问道:“大哥这里是哪里,我该回家了。”


那个文士虽然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个衣着古怪的小子,不过他还以为是随队的军医为刺史治病,并没有太多理会,不过此时这个小子话虽及意可是粗鄙生硬,于是此人眉头一皱说:“这个古怪小子从何而来?你们身为大人左右护卫怎可放这等下人进来,来人啊,赶快将此人拖出去砍了,冒犯我们西凉军的就是这个下场!”


那个红铠郭半仙眉头一皱,显然对这个文士的话颇为反感,他心里想你他妈的也配叫西凉军?要不是你娶了刺史的无盐女儿,心里面又满是坏水看谁整谁的样子我们才不和你计较的,我们平时忍忍也就算了,可是你这熊样千万不要坏了我们西凉军的名头。


不过话也就是心里想想,他看到黑甲同僚眼中也满是不屑的样子,就知道这个虽然表面老是和自己做对,但是私地下却亲如兄弟的李将军和自己正是一个心思。他们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同时撤去兵刃,郭半仙对面前文士拱手说道:“李军师何必如此动怒呢?刚才我们见此人来得蹊跷,虽然冲撞军阵侮辱大人,但是我怕杀了此人会遭天谴,索性主公安然无恙,所以我和李将军商量等刺史大人醒来再做定夺,不知李军师意下如何啊?”


这青衫文士本来只是刺史身边的谋士,仗着自己是大人的女婿所以老是自称军师,不过凭着他心中那点弯弯绕还成不了什么大气,自古文武不合,眼前这两个人平时表面上对自己虽然很尊敬,但是做事阳奉阴违对自己大不以为然的样子,今天郭半仙可以破例叫自己一声“军师”,叫得他骨头都酥了。


既然两位将军都没有异议,那么这个古怪小子就等岳父大人醒来再行处置好了,反正合着岳父的暴躁脾气,这小子十有八九要被点天灯,既然早晚都要死还是顺便做个人情给眼前这两个人,以后岳父上殿还要依靠这两个人带兵平叛呢。


“你们是谁啊?又是军师又是将军的,这是哪出戏?”晓峰不知道这几个人片语之间自己捡回一条命,他还以为自己在影视拍摄现场,周围这些人只不过是演员罢了,不过四周都没有摄像机的踪影,连身穿工作服拿着反光板,扩音器的工作人员都没有半个,刚才这三个人应该是在演戏啊,为什么却好像没人拍摄的样子?难道刚才只是在排练,等下自己被清场之后正戏才开始?


红铠武将从身后叫来两个甲兵,吩咐两句之后不管晓峰连吵吵带叫,一边一个长枪军士将晓峰架到后军,然后那个胖大刺史由六个人稳稳的抬到车上,那个被称为主公的人在封闭的环境下鼾声如雷,马车周围十几米的士兵清晰可闻。


在红铠黑甲两位将军的号令下,原本稍微有些吵杂的队伍开拔前进,远远看去这支队伍密密乍乍黑压压的一眼望不到头,盔明甲亮剑戟生光,前面是数万人的步兵队伍行军时发出整齐的“吭吭”声,后面是清一色的青甲骑兵队伍,看着一匹匹战马高大雄壮,马上的兵士战意昂扬,这支骑兵队伍的数量竟然也有五万左右。


可是这支队伍并没有过多的做秀,只是马不停蹄的往前赶路,周围都是茂密的树林,时不时有一两只野兽被大军惊动落荒逃窜,没有摄像机,没有导演,没有工作人员,这支军队真正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