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转)

飞的高 收藏 53 335

第一章 亡命医院

二十世纪末,时值酷热的盛互,艳阳照射在某个南太平洋的岛国上。这天,温度高达摄

氏三十九度,大部分的人不是躲在有冷气的办公室里埋头工作,就是泡在游泳池或海水裕场

消暑。不过,此时这个岛国似乎有什么不寻常的事发生。

“轰”地一声巨响,听起来像是爆作声,岛国北部山区的树林中登时冒出猛烈的火焰和

黑烟。紧接着又传来一阵机枪扫射的声音,硝烟弥漫中只见数条黑影飞来窜去,枪声夹杂着

吆喝声此起彼落。

一个绿色的身影边跑边回头狂吼:“所有人成渗透队形到Y地点集合!”

这人说完便加快脚步向前奔跑,很快便冲出烟幕,让人看清了他的身影。这人名唤叶克

强,是该国的特战队队长,他身形壮硕,身高约一百九十公分,身着迷彩军服,手持步枪,

腰际挂满了弹药,脸上涂了迷彩伪装,虽看不清长相,不过他坚毅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绝

对是在执行一次艰巨的任务。

“快!快!”叶克强回头朝队员狂吼,“操你们的!哪个比我晚到集合地点,我就割了

他的老二,让他当女人!”

话一说完,叶克强眼尖的发现树林里有数条身影晃动,他立刻就地一滚,果然树林里响

起了枪声,子弹从他身边擦过。叶克强在滚动的同时,右手举起步枪,左手拔出腰际手枪,

弹无虚发的迅速解决了树林中的敌人。

叶克强很快奔到了Y地点,那是在一处断崖的下方,极为隐蔽,短时间内不易被敌人发

现。他到时已有数名队员等在那里了。

“四号和八号呢?”叶克强凌厉的眼神迅速扫过所有队员的脸,喝道:“他妈的!那两

个白痴难道阵亡了吗?”

众队员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回答。

“好,很好,没关系。”叶克强闷哼一声,少了那两个绊脚石反而好,省得他们又破坏

我们的作战计划。”

叶克强从怀中抽出一张纸摊开铺在地上,众队员立即围了过来。

“各位弟兄,我们花了一个礼拜的时间跟踪敌人,才发现敌人这个加强摩步营的所在

地,又花了三天时间潜入敌营观察才画出这张平图。因为四号和八号泄漏行踪差点害我们全

军覆没,从现在开始所有人都要注意灭迹的工作,知不知道?”

“知道!”众队员齐声回答。

“由于刚才的事件,敌人必定会提高警觉,警戒也必然加强了,所以我们的作战部署要

改变。”

叶克强指着图中的一个小方块,“这是弹药库的所在地,我们此次任务就是要炸毁这

里,切断他们对前线军队弹药的补给。再看到这里………”

叶克强迅速分配好所有队员的任务,最后指着图中央的一个小方框,面露微笑道:“这

里是营长室,炸毁弹药库后,我想咱们来吓吓这个营长。这任务就由我亲自执行。”

是夜,搭设在山区东南方密林中的敌军加强摩步营指挥所,果如意料中的加强了警戒,

指挥所四周不时有巡逻部队经过,看来要潜入其中似是不大可能。

巡逻部队走过一片草地,并没有发现任何动静。待巡逻部队离开后,草地竟然动了起

来,并且响起低声的咕瞰:“操!刚才那几个狗贼竟然从我身上踩过去,真他妈的不要命

了。”

发出声音的人正是叶克强,原来他和几名队员利用精妙的伪装伏身在这片草地上,敌兵

不但没有发现他们反而从叶克强身上踩了过去。

“走!给他们好看!”叶克强比了个手势,几名队员如箭矢般飞奔出去。转瞬间,叶克

强也隐没在黑暗中,速度之快,只怕无人能及。

“嗖!嗖!”两声轻响,指挥所东侧的两名卫兵应声软倒在地,颈后各插了一根银针,

两名特战队员自黑暗中闪出,迅速在墙上安装好塑胶炸弹。引信及定时器。设定好时间后,

两人互相使了个眼色,一闪身又隐没在黑暗中。

叶克强隐身在营长室附近,心默数着时间,暮地,他眼中精光大盛,望向东侧,东侧登

时传来一声爆炸声,火焰及黑烟猛然冒出。叶克强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欺敌作战已经开始了。

果然,指挥所里立即一片混乱,人声喧闹。拿着消防器材的士兵慌张的朝指挥所东侧疾

奔而去。计克强知道计划奏效,他的队员们趁乱已在弹药库四周安置好炸药。

叶克强闪身至营长室门前的暗处,看见门口的两名卫兵正好奇的朝爆炸处张望,他立即

朗声吼道:“卫兵!看什么?还不快去帮忙救火!”

两名卫兵闻声楞了一下,东张西望却不见发声之人。

叶克强暗觉好笑,清清喉咙,再次大吼:“怀疑什么?快去!”

两名卫兵身子震了震,由于叶克强威严的声音让他们无法抗拒,两人应了一声便开步往

东侧奔去。

叶克强待他们离去后从暗处走出来,从容不迫地走到营长室单调口举手敲敲门.喊了声。

“报告!”

屋内的人答道:“进来!”

叶克强并不打算从正门进去,这只是声东击西之计,他立即跃上层檐,头下脚上的挂在

屋梁上,等着门打开。

不久,门”啼呀”一声打开了,叶克强双手成爪,一个前翻挺身跃进屋内,打算扭断来

人的脖子,不料却扑了个空,而且屋内一片漆黑。叶克强感到不对劲,连忙缩起身子,滚至

一旁,摒住呼吸静待其变。

“嘿嘿嘿!”黑暗里传出一道诡话的声音,“叶克强,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吗?这下子

你自投罗网,插翅也难飞了。”

声音方落,叶克强顿觉身后传来破空之声,他连忙跃起。此时他的眼睛已适应了黑暗,

只见两柄飞刀自他腿侧掠过,一道黑影跟着扑了过来,他闪避不及,被扑倒在地,双手被来

人以擒拿手法制住,动弹不得。

这时,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又传来,屋子也跟着不住摇晃,那人的动作也因此顿了一下,

叶克强乘机一挺腰,反将那人擒压在身下。

叶克强语带得意的说:“听到弹药库的爆炸声了吧?我的任务完成了,哈哈……”

“是吗?”那人冷冷的开口,“你先别得意,我算准你今晚会来,所以早将弹药库里的

弹药搬到别处存放了,哈哈哈!”

“你哈个屁呀,起来!”叶克强用力将那人拉起,推到门外,要他看向西北方,“注意

看那边的山头。”

那人开始冒出冷汗,叶克强对着衣领上的通话器下令,“二号计划生效。”

话一说完屯西北方的山头立即冒出一团火焰,当然也少不了震天的爆炸声。叶克强拍拍

那个怔楞地看着火焰的人的肩膀,得意道:“怎么样?樊大刚,你的弹药就藏在那个山洞里

吧,哈哈……”

樊大刚好半天才口过神来,咬牙切齿一番后居然也笑起来。“好,叶克强,真有你的,

每一次都输结你。不过我还是不服,下回咱们走着瞧。”

“下回再说吧。”叶克强笑了笑,调整通话器的频率,对着通话器道:“统裁部,统裁

部,这里是神鹰一号呼叫,听到请回答。”

通话器里立即传来回音,”统栽部收到,请讲。”

“目前状况已推进到状况五,请统裁部指示下一步的行动。”

“请稍待。”约莫过了一分多钟,通话器才又再次传出声音,“所有人立刻至一0五高

地召开演习检讨会,重复,所有人立刻至……”

关掉通话器,叶克强拾着樊大刚的肩膀,“走吧,大刚.咱们开会去吧。”

樊大刚边走边咕嗜:“阿强,我告诉你,下次演习我一定要赢你,下次一一”

“好啦。”叶克强连忙捂住樊大刚的嘴,“下次的事下次再说,先去开会,oK?”

原来这是一次特战演习,樊大刚是新光部队的队长,多年来新光部队一直担任特战队的

假想敌。

所谓的新光部队,乃是薪加坡派至此岛国接受特战训练的部队。樊大刚和时克强因为多

次在演习中担任彼此的对手而成为好阴友。不过每次演习,扮演敌军的新光部队总是输给特

战队,因此樊大刚颇为不服,扬言总有一无要打败叶克强。

检讨会结束后,特战队有一周的假期,叶克强慰勉完队员后,脱下军服,换上黑色的T

恤和牛仔裤,合身的T恤把他结实的肌肉展露无遗。高大雄伟的身材足以让所有的男人钦

羡、女人爱恋。

叶克强拿了行翼正要出门时,樊大刚却拎了一袋东西走了进来。

“阿强,幸好你还设走。你是要到医院去看你老婆吧?”

“废话,这还用问吗?美娟怀孕住院,我正好在演习,没办法陪她,医院说她这几天就

要临盆了,我再不去看她,美娟一定会杀了我。你有什么屁就快放,我赶着要走了。”叶克

强急躁的说。

“这袋苹果让你老婆补一补。”樊大刚将手上的一袋苹果丢到叶克强怀中。“我部队里

还有点事,晚一点不忙的话再去看美娟。”

“随便你啦,谢谢你的苹果。”说完,叶克强快步的往外走。

叶克强走了几步,樊大刚突然追出来,叫道:“阿强,等一下。”

“妈的。”叶克强停下脚步,回头不耐烦的看着他,“你还有什么鸟事啊?”

樊大刚笑了笑,诚恳的说:“忘了恭喜你终于要有孩子了,祝福你们全家。”

叶克强失笑道:“你真是婆婆妈妈的,谢啦。”

别过了樊大刚.叶克强走至停车场上了车,驾车驶离营区,往医院的方向前进。途中有

数辆警车鸣着警笛自从他车旁疾驶而过,叶克强起初并不以为意,但警车的数量持续增加,

而且都和他朝同个方向前进,他心中不禁开始担忧,不由得重踩油门,紧跟在一辆警车的后

面。

难道医院出事了?叶克强暗自想着。

就在他快要抵达医院时,在路口却被警察拦了下来,警察挥动棒示意他更改行车路线。

叶克强连忙摇下车窗,问道:“警察先生,发生什么事了?”

“前面有重大事故发生,快离开。”警察说完又挥动指挥棒要叶克强离开,后方的车辆

也在猛按喇叭.叶克强只得踩下油门,朝警察指示的方向驶离。

叶克强忧心如焚,如果医院发生事故,那美娟的处境岂不是很危险?

他把车随意停在路边,下了车便朝医院的方向奔去。他抄小路躲开警方的管制,很快的

来到医院前方,眼前的景象让他不禁呆住了。

无数的警车包围着医院,警车旁有许多穿着防弹衣的警察手持步枪瞄准医院的每一楼

层,还有更多的便衣警察来回奔走,不时用于中的无线电下达指示,医院四周都围上了管制

的黄色塑胶绳,看来医院肯定是出了大事。

叶克强打出娘胎起从没看过这么多的警察和警车,他内心慌乱极了,但他管不了这许

多,迅速冲进管制区内,捉住一名朝他奔来的警察,喝问:“医院里发生什么事了?”

那名警察被叶克强的眼神和声音吓了一跳,忙答道:“有……有暴徒闯入医院攻击病

人……”

叶克强听到此处已急疯了,他推开警察,大步朝医院走去。一名便衣警察发现了他,大

声喝道:“那家伙是干什么的?快捉住他!”

有几名警察立即上前捉住叶克强,叶克强大吼一声,双手一挥。警察们根本挡不住叶克

强的力量,全部摔倒一旁,此举立刻引起所有警察的注意,霎时,一大群警察一涌而上捉住

叶克强,叶克强被紧紧捉住,动弹不得。

“放开我!”叶克强额上青筋暴凸,“放开我!”我老婆孩子在医院里,我要进去救他

们,放开我!”

一名看来是高阶警官的中年男子走到叶克强身前,瞪着他道:“先生,不只你有亲人在

里面,我们警方正设法将人质救出来,请你别来打扰我们好吗?”

叶克强毕竟受过严格的特战训练,深吸两口气后便冷静了下来。他知道和警方僵持下去

不是办法,便道:“好,我知道了,我会离开的。”

“嗯。”中年男子点点头,”带这位先生出去。”

几名警察忌惮叶克强厉害的身手,用半押解的方式将他带到管制区外。

叶克强待警察离开后,立刻闪进一旁的小巷内,迅速将医院四周环境扫视一遍,他发现

在医院后门力量最为薄弱,而且那里种着一大片花圃和矮树,可以提供他良好的掩护。

主意既定,叶克强纵身跃人花圃中匍匐前进。数分钟后,他来到医院后门旁的矮村丛

中,但是门有数名警察把守着,无法避过他们的视线进入医院内。

就在叶克强苦思要如何进入医院时,后门处忽然起了一阵骚动,那几名香察举起步枪朝

门内猛射。并且逐渐退到门外。

只见门内慢慢走出两名身穿黑色大衣的彪形大汉,他们头上戴了顶黑帽,帽沿压和很

低,看不清长相。警察们便是朝这,两名大汉开枪,但奇怪的是两名大汉明明中了不少枪,

却像没事人似的继续向前走。

叶克强伏卧在矮树丛中看着眼前的景象,觉得不可思议,就在此时,更诡异的事情发生

了。一名黑衣大汉身上突然射出数道蓝色光芒。光芒穿过那些警察的身体,他们闷哼一声就

软倒在地,身上多了个烧焦冒烟的小洞,看来是活不了了。

叶克强虽然惊讶但仍保持冷静,他见黑衣大汉转身往医院内走去,知道机不可失,纵身

自矮树丛中跃出,双手分别劈向两名大汉的颈项,因为两名大汉十分高大,所以叶克强双掌

用了十成功道,但着手处却觉十分柔软。两名大汉被他这一砍身子居然飞向两旁,担到墙上

后反弹倒在地上。

叶克强愣在当场,心想自己的掌力何时练到如此猛烈。不过他只迟疑了数秒,走到一名

大汉身旁蹲下,啼咕道:”他妈的,大热天的,这两个家伙竟然还穿大衣,也不怕热死。”

说着,叶克强顺手扯开大汉身上的大衣,眼前景象却让他整个人往后弹开了五、六公尺。

“这……这是什么怪物?”大衣里面竟然不是人的身体,而是一根根细细长长的触手,

触手上方连着一个大大圆圆的……应该是头,看来就像是章鱼一般。

叶克强用脚轻轻踢了踢这两个惺物,怪物们一动也不动。他想起曾在书中看过想像中的

火星人图片,样子与这两个怪物类似。

既然两个怪物动也不动,叶克强也就不怎么怕了。他发现这两个怪物的触手上各缠着一

个银色的东西,形状仍一已菱角。他拿起其中一个把玩。不小心按下中央的一个按钮,那东

西的两端立刻射出两道蓝色光芒,正好从叶克强的眉毛擦过。他吓了一大跳,赶忙将手中的

东西丢掉。

叶克强闻到一股行发烧侥的味道,伸手摸摸眉毛,发现被烧掉大半,再望向天花板,看

见两个烧焦的小洞。他又捡起那两样不知名的东西。确定是十分厉害的武器,试了几次觉得

顺手后,便握在手中朝美娟所住的二楼病房奔去。

美娟,不要慌。我来了!——

叶克强越跑赵心急,因为他看见遍地都是警察和一些病人的尸体,每具尸体身上都至少

有一个烧焦的小洞。

暮地,眼前出现三名与先前那两个怪物打扮一模一样的黑衣大汉,叶克强立刻按下手中

武器。四道蓝光射出,穿过大汉们的身子,岂料,大汉们丝毫不受影响,反而朝他射来数道

蓝光。叶克强见装大惊,飞身担人一旁的病房内,避开了蓝光的攻击。

叶克强心念电转,知道黑衣大汉的弱点应在头部,于是不等他们攻来,又飞身窜出,射

出四道蓝光,蓝光准确的穿过三名黑衣大汉的头部,大汉们立时软瘫在地上。

“死怪物,就不相信打不死你们!”叶克强在三个怪物头上各踢一脚,继续向前飞奔,

途中又遇到几名黑衣大汉,他已知道他们的弱点,因此迅速的击杀了他们。

一路上,叶克强提高警觉四处张望,快要到美娟的病房时,却惊见数十名黑衣大汉围在

病房前,他连忙闪身躲人一旁的护理站内,探头观察病房前的状况。

只见数十名黑衣大汉不时朝病房内发射蓝光。叶克强见状,急忙拿起武器射倒几名大

汉,想转移其他大汉的注意,不料却没有理他,大汉们继续向病房内攻击。

不过,因为倒了几名大汉,让叶克强可以看见病房中的景象,这一看又让叶克强再次愣

住了。

叶克强看见美娟抱着肚子瑟缩在墙角,她身前站一个身材瘦长、面貌白晰俊美的年轻男

子。那男子双手向两勇平伸,从他手掌中发出淡黄色的光芒罩住他和美娟,邵光芒就像一道

防护罩似的,黑衣大汉射出的蓝光射中淡黄色罩便反弹了出去。

虽然蓝光射不中年轻男子和美娟,但年轻男子看来十分疲累,似乎已撑不了多久,而黑

衣大汉不知从哪儿又冒出一大堆来,射向年轻男子和美娟的蓝光不计其数。叶克强再也看不

下去了。他找到一张有轮子的病床,推着病床冲向病房。到了黑衣大汉的后方时,他跃上病

床,射倒儿名大汉后,随着病床冲进了重围,数十道蓝光立时朝叶克强射去。

“妈的!”叶克强大吼一声,将病床拉倒横在身前,阻挡了蓝光的攻击,然后飞身扑向

美娟的方向。

年轻男子看到叶克强,面露喜色的叫道:“叶克强,快保护你太太!”

叶克强觉得奇怪,这素不谋面的年轻男子怎么会认识自己?但他没时间细想,冲入淡黄

色光罩中抱起美娟,忧心的问:“美娟,你没事吧?孩子呢?”

“我……我没事,孩子也没事。”美娟脸色惨白,显然受到极大的惊吓。

此时,年轻男子暴喝一声,双手握拳指向前方,只见他双摹射出巨大的黄色光束,轰然

巨响声中,所有的黑衣大汉被轰上半空中,落地后便动也不动了。

年轻男子向四处望了望,回头对叶克强说:“快,趁现在快逃,他们一会儿又再追过来

的。”

叶克强没有犹豫的时间,抱着美娟迅速往门口跑去,年轻男子则跟随在后。

奔到了一楼,叶克强忍不往心中好奇,看向年轻男子问:“那些攻击我们的怪物到底是

什么东西?”

“是黑暗星人。”年轻男子简单的口答;拉住叶克强的手臂,“别往大门走,那里容易

被攻击。我们走侧门。”

叶克强跟着年轻男子换个方向前进,心中却打了个突,什么黑暗星人?难道是外星人?

还是这年轻男子疯了?抑或是自己疯了?

从侧门走出医院。叶克强看见际上躺了许多警察,跟着出现数十名黑衣大汉,叶克强大

惊。年轻男子拉着他的手膏,“往这边走。”

话还没说完,数道蓝色光束已经射来,两人赶忙闪避,并快速向前奔逃,黑农大汉们在

后紧追不舍。没多久,叶克强他们被逼到一个角落进退不得。

叶克强转身猛按手中的武器,射倒几名黑衣大汉后,武器居然失灵了。叶克强按了几下

无效后,急得向年轻男子叫道:“喂!你那很厉害的黄色光罩和光束呢?怎么不快点使出

来?”

年轻男子无奈的说:“那是我们新研发出来的装备,使用一次后必须经过二十四小时的

充电才可以再次使用。”

“他妈的,那怎么办?”抱着剧烈颤抖的妻子,看着逐渐逼近的黑衣大汉,叶克强咬咬

牙,握紧拳头,决心拼死保护奏儿。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几名黑衣大汉的身子突然飞了起来,掉落到一旁便不动了,随即一

名壮汉出现在眼前,此人竟是樊大刚。

他皱眉咕呶道:“妈的,这些高个子怎么如此不堪一击?”

“大刚!”叶克强大喜,“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望美娟,看到前面围了大批警察,以为你们遇到危险,便从这里溜了进来,正

好遇到你们。”樊大刚看看躺在地上的黑衣大汉,再看看那名年轻男子,不解的问:“到底

发生了什么事?”

叶克强正要回答,年轻男子却抢先开口说:“没时间解释了。咱们快走吧!”

樊大刚一头雾水的跟在他们身后跑,他们左闪右躲的总算来到街道上。

年轻男子从怀中取出行动电话,按下几个号码。“喂,我在医院后方的街上,快过来接

我。”

话刚说完,一辆黑色加长型凯迪拉克轿车自街角驶了过来,直冲到年轻男子面前才煞

住,年轻男子打开车门,催促道:“快!快上车!”

四个人迅速坐进轿车后座,甫一坐定,轿车立刻疾驰而去。

此时,美娟肚子开始阵痛,叶克强急忙抚慰她并望向年轻男子,“现在要去哪里?我老

婆快生了。”

“现在外面到处都很危险,先到我的住所去。”年轻男子交代司机道:“开快一点!”

樊大刚坐在年轻男子身旁,端详着他的脸。越看越觉面熟,突然脑中灵光一现,击掌

道:“啊!你不就是最近一期‘首富’杂志的封面人物,全球窜起最快且最年轻的企业象李

豪政先生吗?”

年轻男子微笑的点点头,叶克强这才想起他就是最近各大媒体争相报导的传奇人物——

李豪政。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出现在医院保护美娟呢?他说的黑暗星人又是怎么回事?这整

个事件的答案,似乎都系在李豪政这个神秘人物的身上。

正当叶克强要开口询问时,司机忽然惊恐的喊道:“老板,不好了,前面有状况!”

所有人忙向前方望去,只见十几名黑衣大汉横挡在路中央。司机慌张的间:“老板,怎

么办?”

李政豪咬牙道:“加速冲过去!”

司机答应一声,猛踩油门.车子疾速冲向前方的黑衣人。此时,所有黑衣人的身上突然

同时射出数道蓝光。

“啊——”数声惨叫声中,叶克强只觉天旋地转,全身无处不痛,不久,他便失去了知

觉。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