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梯 第一章 第六节

小米粥之卷土重来 收藏 1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0/


到了外场以后,大家一刻也没有停留,按事先分配好的,负责各个飞机的人员奔向各个飞机。抓紧在台风来之前风还不太大的这个时间对飞机的加固情况进行了检查。这个时候风已经夹着暴雨来到了。这个老旧的飞机是没有机库的,就这么盖上全身蒙布露天停放着。风吹雨打,所以才要抓紧时间进行飞机的加固。

看雨越来越大,机械师王小龙招呼大家检查完的赶快去工作房避雨。呼啦一下人全部都跑去工作房了。外边雨是在太大,淋得人睁不开眼。而且飞机加固情况是事前检查过好几次的。王小龙最后绕飞机转了一圈看看没发现什么地方不对劲也跟着进了工作房。

工作房里,大家赶快都脱下雨衣,这个厚厚的雨衣也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更新换代过了。穿在身上很沉,而且台风真正到来的时间还有一段时间。根据往年的经验不会有什么问题,大家就都放松了心情。而何书文此时没有脱下雨衣,他觉得一是麻烦,另外一方面,如果大家有什么事要人去干的话还是他去干好了,他是新兵嘛。

脱下雨衣的众人就开始吹牛聊天,这个时候实在没什么事可做,只有等。抽烟的也开始互相散烟了,转眼间小小的工作房就烟雾缭绕了。何书文并不抽烟,他们房间的人多次让他们抽他都拒绝了,一是觉得抽烟对身体不太好,他的父亲一辈子抽土烟,每天早上咳嗽的声音都让人有地动山摇的感觉。另外就是抽烟需要花钱,他除了必须的日用品之外从不多花一分钱。想到钱,何书文想到了他的家乡,他的父亲母亲。父母辛苦劳作一年,地里的庄稼留够自己吃的,也换不了几个钱。而且父亲不到万不得已从来不会卖粮食,父亲说只要家里有粮心里就不会慌。但是父亲当初为了供他上学还是一次次的卖粮,一次次的借钱。最终还是因为家里实在没东西可以换钱了,他都理解的。虽然他难过,但是还是没有去上高中。家里实在太穷了,看不到什么还款能力,精明的农村人是不会把钱借给你的。

何书文陷入沉思的时候,休息的开始七嘴八舌的吹牛,没人注意到何书文,谁会专门去注意一个新兵呢,包括他的师傅王志军都在和人聊天。毕竟聊天的时候,没人会专门去注意别人,每个人都是口若悬河的吹,也不管别人听没听。部队呆久了以后,每个人都很能说上几句。

“你说今天抗台,晚上会吃什么?”说话的是军械的一个战士韩文峰

“操,你想吃什么?翻来覆去的还不就是那些东西。什么卫生纸卷大便,红烧狮子头之类的”无线电的战士赵磊说到

“什么玩意红烧狮子头,不就是大肉丸子嘛。”

“江南名菜咧,听说以前周总理喜欢吃这个啊”何华插了一句。

“周总理吃的那肯定是名厨做的,就炊事班这帮人,不把你毒死就不错了,你还指望他们做得好吃啊?”

“诶,何华,你们在学校吃的怎么样?”

“差不多,部队的这些厨子都不专业的。”

“你们这帮人就是挑剔,我们当兵那会儿,天天都是大白菜,哪有现在那么多菜吃啊,现在还天天有肉,你们这帮孩子啊,就是蜜罐里长大的。”说话的无线电师任爱国,一个有着十七八年奖金二十年兵龄的老干部。

“现在社会进步了嘛,国家的经济政策不就是拉动内需吗?难道要我们吃糠咽菜啊,怎么打仗啊?”韩文峰不太服气的说。

“打仗?打仗了你还指望上战场啊,都后方呆着吧,你见过机场的机务拉到前线冲锋的吗?”赵磊说,

“你说现在抗洪会不会让我们去啊?听说好多部队都拉上去了呢!”

“不会,我们有飞行任务,而且这个季节我们台风也不少,肯定不会去。去了飞机谁管啊?陆军去就够了,几十万人还堵不住个洪水啊。”

“那是,几十万人,苻坚的八十万人不是要投鞭断流的吗?我们几十万解放军就更可以了,这个洪水没事。”

“那当然了,这个破天气,他妈的,要热热死,今天反而有点冷了。”一个角落里的小战士说道

“别吹了,好像蒙布有个角被风吹开了。”机械师王小龙叫道。

听到这话,大家赶快穿雨衣准备去看看情况。站在窗口的何书文听见机械师的招呼,也从沉思里回过神来。他雨衣没脱,直接就冲了出去。

飞机被风吹开的蒙布一角,在风里不停的摆动,发出呼啦呼啦的声音。冲到飞机跟前的何书文赶快抓住蒙布,想把蒙布跟铅封绳连起来,无奈风太大,帆布蒙布兜起风来短时间内根本无法绑起来。

这个时候,风越来越大了。发动机的尾喷管的堵盖被风吹的不停的开始晃动,而连接的铅封绳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有连起这个堵盖,只是虚虚的从堵盖那里揽过,并没有穿过堵盖的把手内。何书文并没有发现这个情况,仍然在拼命的想把蒙布连接起来。这个时候,还在穿雨衣的机械师王小龙看见了,拼命的叫起来。风大雨急,声音传出不到一米远,何书文并没有听见。堵盖终于承受不了风的吹袭,刷的吹开了,朝一旁吹去。那个方向上的何书文并没有发现危险正朝自己袭来。铁的堵盖整个的朝脑袋砸去,何书文眼前一黑,倒下去了。

机组其余的人都惊呆了,时间很短,根本反应不过来。就这么眼睁睁的看他被堵盖砸倒。反应过来的拼命朝飞机跑去,最先到跟前的是无线电师任爱国,抱起何书文,发现头上不知道哪里破了,血和着雨水朝下滴。然后何书文的师父王志军跑了过来,抱起何书文拼命的叫:“何书文,何书文,你没事吧?”他脸上不知道是眼泪还是雨水,他觉得对不起自己这个徒弟,自己应该照顾好他的,现在却成了这个样子。

任爱国说:“别摇了,赶快送医院。志军!!”

王志军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抱起何书文就拼命的朝卫生队冲。何华紧紧的跟了上去。其他人也想上去帮把手,王小龙叫住他们说:“两个人去好了,其他人在这里加固飞机,赵磊,快去把堵盖捡回来。”被风吹走的堵盖已经顺着风被吹出了好远。

几乎是一路奔跑到卫生队,王志军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这么大体力。到了卫生队何华和王志军就开始拼命的叫:“医生,医生!快救人!”值班的医生马上迎了出来,查看了一下伤势说:“这样不行,这得赶快送1××医院,我马上给你们叫救护车”

救护车很快开来,他们一刻也没有耽误,把何书文抬上救护车,救护车上的护士对何书文的伤简单的处理一下,挂上盐水。救护车这个时候拉响了警报,呼啸着朝附近的战区医院1××冲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