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 第一部 无巧不成书 第一章

一木人 收藏 8 4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3/




西元04年的四月份,北方省会城市江城初暖还寒,晚上八点多的人民大街上,己经没有几个人在走动了。这一是因为夜晚天气冷,二是扭秧歌的人们也早就散了,三是冬天的北方夜晚没啥逛的,店铺关门都比较早。

但是少并不等于没有,瞧:这不就走来一位。此人身高1。75米左右,给人一种健壮感,戴副眼镜,梳着分头,穿着一套藏青色四扣西装,系着领条,佩带着一枚拇指盖大小的国徽,给人一看这气质就是很有破力的政府工作人员,而且还得是个官。

错了,完全错了,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政府官员,而是本市某商业企业既将下岗买断工令的职工。

这人姓李名岩,要说他这气质十个得有九个人说是官样,可命运却偏偏和他开了无数个玩笑,恢复高考时大学差几分没念上,中专还没去,就当兵走了。回来转业分配时,好多单位要他,但他父母说这年头啥都要票,到商业局吧,于是他就成了一商业企业的职工。可是现在呢,原先要他没去的单位,如今是要房子有房子,工资是他的四五倍。当商业职工时他也知道上进,自学成才并得了个大专毕业证书,然而这时文凭热又过去了,他只好以工代干的代了二十多年,改革开放后计划经济取消了,市场全面放开,农民可以自由买卖产品,他们单位也不用收购贮备蔬菜之类的物品了,商业企业也就没了营生,他只好带领职工靠租房子来维持他们微薄的工资,现在好了政府又让他们买断下岗,马上就要失业了。这不吃完晚饭他借口不打扰女儿高考学习,实际上是不愿听媳妇磨叨,出来散散心。

江城的城市格局大部分是日伪时期形成的,他这几天溜达的路线总是沿人民大街走,然后走省委、省政府、公安厅、省纪检委、省一号宾馆,到部队大院后再折回来,一般他一个来回需要走一个半小时。

“哎哟”李岩同一个从省一号里突然跑出来的人,实实回回地撞在了一起,倒在地上。

“跑什么呀?”李岩坐在地上揉着被撞痛的地方说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人就地上爬起来,都没看李岩一眼,就趔趄地往前走去。李岩觉得这人好像怎么地了,就忙站起来紧走两步扶住了这个人。

“你是谁?”“你是谁?”李岩和那个人几乎同时问道,这是因为李岩明明看见了又一个自己,而那个人也同样有这种感受。

象,他们俩长的真是太像了。个头差不多,李岩梳个分头,戴副眼镜,体形健壮有点肚子;而燕京来的李岩剪个平头,不戴眼镜,身材适中,比李岩白一些,如果他俩穿戴一样的话,见过一两面的人是决分不出来的。

这时李岩轻轻地扶着这个人靠在一棵大树上问道:“伤着没有?”

“好象肋骨有点不对劲,上不来气,没啥事,”这个人说道。

“那我送你上医院吧”,李岩说着就要伸手打车。

“别、不着急,我能问一下您是谁?做什么的吗?”这个人瞧见国徽问李岩

“我叫李岩,在市商业局蔬菜收购贮备站上班,下个月就买断工龄下岗了”李岩说道

“你叫李岩?”这个人苦笑了一下,“我也叫李岩,比您强点,国家经济计划委员会项目司的”。

“您是燕京来的领导呀,”同样叫李岩,可在职务级别上,让李岩觉得自己比燕京来的李岩渺小了许多。

“快别这么说,对了,咱们找个地方坐会儿,唠唠嗑怎么样?”燕京来的李岩捂着肋骨说道。

“成,您说上哪儿?”李岩答应着,只所以这么爽快,是因为他太想了解这个和自己长的太象的人啦。

“江城我不熟,你找一个宾馆,然后咱们再要点酒菜,边喝边聊你看怎么样?”燕京来的李岩说道。

“您不是住在这里吗?”李岩用手指着省一号宾馆问这个人.

“这里那是什么宾馆呀,太贵了,宰人一样,所以还得麻烦您,”这个人说话时表情挺怪,李岩还以为他是疼的呢。

“这个找地方吗、、、、、、”李岩有些犹豫,不是李岩不爽快,而是兜里不作主。一个月不到八百块钱工资,再加上他帮某个酒厂买点酒,总共千十左右块钱基本上全交给媳妇了。

“这个你拿着”,燕京来的李岩一眼就看出问题所在,把自己钱包递给李岩。

“谢谢”,李岩没有推辞,接过钱包一扬手拦了辆出租车,然后扶着燕京来的李岩上车,“园东宾馆”,车在李岩的指引下顺利到了宾馆,安排好房间,要好酒菜副完帐,李岩把钱包还给了燕京来的李岩。

李岩要了六瓶雪花啤酒和一瓶江城名白酒林海雪原,于是俩人把茶搬到两床之间,就开始了彻夜长谈。

“哎,我说你是几月份生日?”喝了几口酒后燕京来的李岩停下来问道。

“属虎的,阴历三月十六,谷雨生,”李岩喝了一口酒答道。

“不会这么巧吧?”燕京来的李岩放下酒杯,又拿出了钱包抽出身分证递给李岩看。

李岩看了一眼,忙从自己钱包中抽出自己的身分证,两张一起递给了燕京来的李岩。

“兄弟这也太、太那个了吧”燕京来的李岩拿着两张身分证对比着说道。

“大概这个世界就是由巧合组成的吧!”李岩嘲笑道。

“我的小名叫‘虎娃’,后来人家说老虎打不过猫,我给自己改成‘猫老爷’了”李岩喝口酒说道。

“是吗,我小名也叫‘虎娃’,我们幼儿园小朋友笑话我,我就改叫‘石头’了,”燕京来的李岩接过话题道。

“我说石头,你从燕京到江城来是出差呀?还是、、、、、、”李岩问道。

“猫兄实话告诉你吧,这次是政务院办公会和经计委定的,让我负责组建国家北方项目资金审核管理办公室,没意思,”燕京来的李岩说道。

“这是个什么机构呀?怎办能没意思呢?石头,”石头李岩问道。

“归政务院直管,副部级待遇负,责三省一区的总理基金中振兴北方专项资金、财政部的财政拨款、国投及国债资金等等几个亿的审批、使用,是一个暂设机构,也就三二年,没意思,”燕京来的李岩撇了一下嘴。

“这得多有权呀,管理几个亿呀,”李岩是非常羡慕。

“猫兄这点权算啥?兄弟我在经计委项目司负责全国的项目审批资金使用,那叫上千亿。这点钱秃子头上的虱子,三省一区八眼都瞪着呢,不给谁?你又能得多少?”燕京来的李岩喝了一口酒道,也可能是喝多了,说的话太大,李岩心想。

“猫兄你不懂,他们这是把我明升暗降了,外放到穷地方,然后再查我的帐,”燕京来的李岩也觉得自己话说多了,喝了一口闷酒,可他自己确实贪了二千多万呀。

“石头兄弟,一笔难写两个李字,况且咱俩又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又是同一个名字,有什么事说出来,兄弟帮你参谋、参谋?”李岩借着酒劲拍着胸脯了道。

这个燕京来的李岩,这时才借喝酒的工夫仔细地打量了李岩一下,都说北方人豪爽仗义,看来上天真的给了我一个活命的机会,于是一个大胆的计划浮现在了脑海里。“猫兄弟,我忽然想起刚才你说的你要下岗了,那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能怎么办,走一步算一步吧,”李岩喝了一口闷酒。

“要不这样,我跟广东的朋友说说,你到他们那去,关键是你能不能脱开家?”燕京来的李岩试探道。

“那可太谢谢了,我父母都不在了,哥哥和妹妹也都结婚了不用我管,这么多年了,我也该出去闯闯了。”李岩启开一瓶啤酒递给燕京来的李岩。

“那成,明天你把户口拿来,我给他们传过去看看,再有我想咱俩结拜成亲兄弟,成不?”说着俩人拿起酒瓶碰了一下,李岩高兴地压根就没多想,办工作要户口干吗,于是俩人来了个以酒盟誓成了兄弟,李岩因是早晨生的而成了大哥。

就这样兄弟俩人又谈了些男人的隐私、喜好,当然都是燕京来的李岩主动唠自己的经历。可以说他把整个履历都说了一遍,什么官场规矩,官场趣闻,公子哥们轶事等,滔滔不绝,听得李岩目瞪口呆。

要说李岩平常也记不住这些事,可他老拿着俩人的经历来回比,有的时候还问上一三句,对方又不厌其烦的解释,再加上新鲜刺激,所以记了个扎扎实实。

就这样,俩人不知什么时候糊里糊涂地睡着了,一直睡到了第二中午。

“哟,糟糕,没去上班,”李岩拍了一下头说道。可能是酒没醒,他觉得有些难受,就到洗手间冲了个澡,然后穿好衣服来到另一张床边:“石头、石头,我去上班了。”

“猫兄别上那破班了,不也没几天上头了吗?陪弟弟几天行不?”燕京来的李岩睁开醉眼恳求着。

“这样吧石头弟,我先去单位安排一下,怎么的也得站好最后一班岗,是不是?”李岩解释了一下。

“那行,弟弟我在宾馆等你,这点钱你拿着,回来时买点酒菜,对了,别忘了把户口拿来,”燕京来的李岩嘱咐道。

“又让你破废真不意思,”李岩虽嘴上这么说,但还是接过了石头手里三百块钱。

“你就跟老弟装吧,猫兄,妻管炎的干活,”燕京来的李岩笑着指点李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