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男儿★与狼共舞:祖上光荣 第三章:上梁山 五

杨景标 收藏 1 18
导读:热血男儿★与狼共舞:祖上光荣 第三章:上梁山 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28/


风不太大,阳光很足,白皑皑的雪地晃得人睁不开眼睛。太爷爷和喜凤就沿着那条鬼子兵的车辙回氓牛屯,一前一后地谁也不作声,车辙上的雪还没被轧实称,四只脚踩上去就发出“咯吱咯吱”的节奏声。

在太爷爷的印象中,喜凤永远都像小鸟一样欢快,所以走了一会儿,他就忍不住停下来,转过身去问喜凤:

“喜凤你咋了,咋不说话啊?”

喜凤的眼睛还是红红的,他看着太爷爷,嘴唇蠕动了几下,想说什么,但还是没说,两个人就继续默默地往前走。走着,喜凤在身后忽然唤了一声“姐夫”,太爷爷就又停下来,转过身看她。

“你说,这世上啥样的男人才算好男人?”喜凤问。

太爷爷愣了愣,他没想到原本天真活泼的喜凤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这使他突然感觉到,从朱疤脸家那张大门里出来的喜凤似乎一下子成熟了,这也让他有些搞不懂。

“这个……俺也不知道!”太爷爷说。

“姐夫,这天底下的男人要都像你就好了。”喜凤忽然又说。

喜凤的话让太爷爷觉得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他惊异的看着喜凤,喜凤那双原本红肿的眼睛里好象在喷火,他忙避开,心里就有些乱了。太爷爷什么也没说,转过头去就走,脚下的“咯吱”声显得很沉闷。

两个人就那样一前一后地走着,远远看去,就像两个黑点在一张白布上晃动。两个人脚下的“咯吱”也不是很整齐,你“咯吱”你的,我“咯吱”我的,就显得很杂乱,于是走着走着,太爷爷忽然来了童心,他想把自己的“咯吱”声和喜凤的“咯吱”声合一下拍,看看啥效果,可他侧着耳朵,刚缓下脚步来,身后的“咯吱”声却突然停了。太爷爷知道是喜凤不走了,他转过身去,就看见喜凤蹲在地上,脸色很难看。

“你这是咋了?”太爷爷忙关切地问。

“俺快两天没吃东西了,俺走不动了!”喜凤的样子很痛苦,不像装的。

太爷爷皱了皱眉头,转头朝前面看了看,前面不远处已隐现着一个村庄了,太爷爷转过头来对喜凤说:“俺背你走吧,到前面村子里找点儿吃的。”

背起了喜凤,那杆“三八大盖”就挂在太爷爷的脖子上,枪身在他胸前摆动着。太爷爷没觉得吃力,喜凤的身体轻轻的,而且还柔软温热,他心里不由自主的就有了一个念头,他就暗骂了自己一句“畜生”。喜凤趴在太爷爷的背上,两只手紧紧地搂着太爷爷的脖子,生怕太爷爷会扔下她似的。走到村口时,太爷爷把喜凤放下,把枪藏在雪窠子里,然后就带喜凤进了村子。

太爷爷带着喜凤开始敲村里人家的门,他就感到很滑稽,想当初他是穿着破烂的脏衣服讨饭,而如今他穿着这身干净的衣服,怎么看也怎么不像讨饭的,何况还领着一个美丽的姑娘,他担心会讨不到。可两个人实在很幸运,他们讨到第四家的时候,一个老太婆给了他们一个碗口大的菜饼子,喜凤确实饿了,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看着喜凤吃的时候,太爷爷咂磨咂磨嘴儿,从夜里到现在,他也是滴水未进呢。

肚子里有食儿,身上就有力气,这人就精神了,太爷爷看着喜凤吃完了菜饼子,脸色好多了,就问:“喜凤,咋样?还能走吗?”喜凤笑了笑,很自信点了点头。两个出了村子,太爷爷又从雪窠子扒出了枪,就继续沿着车辙往氓牛屯走,这回他们的脚步快多了。

太爷爷和喜凤是天刚擦黑时到的家,喜凤娘、翠花、还有翠花的爹娘,见太爷爷是背着杆枪带着喜凤回来的,既惊喜又惊讶,喜凤娘顾不了那么多,把女儿一把搂在怀里就哭了,翠花却一个劲儿地追问:“枪是哪来的?你去做啥了?”太爷爷却说:“俺杀了朱疤脸家的人,才把喜凤救了出来!”翠花和爹娘一听,脸上都变了颜色。

“啥?你杀了人?那……那他要来抓你咋办?”翠花很惊恐的样子。

“不会,俺在这儿他不敢来!”太爷爷说着,动了动肩上的“三八大盖”。

翠花还要追问枪的事,太爷爷却径直进了屋,把枪往墙根上一戳,从挂在房梁上的饭筐里拿了一个棒子面饼子,几口吞了下去,然后就躺到了炕上,他已经一天一夜没休息了。可太爷爷却怎么也睡不着,人也许都这样,杀人时不觉得太恐惧,可后怕才是最折磨人的,他两只眼睛瞪着棚顶,那棚顶就隐现出几张死人的脸来,他就赶紧闭上了眼睛,但脑海却又隐现出了喜凤的影子。就在太爷爷努力着想睡着的时候,隔壁忽然传来了尖叫声,他骇了一跳,一激灵坐了起来。

喜凤家已乱作一团,只见喜凤娘、翠花、还有翠花的爹娘都死死地拉着喜凤,喜凤一只手上正抓着把剪刀呢,跑过去的太爷爷一看也急了:“喜凤,你这是干啥?你人不好好地回来了吗?”喜凤娘忽然“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喜凤她……她让那个狗日的给糟蹋了!”“啥?!”太爷爷一下子愣在了那儿。喜凤娘还哭着,喜凤咬着嘴唇,泪水也噼里啪啦地往下掉,翠花也爹娘的眼里也都含着泪,太爷爷就那样愣了一会儿,忽然一转身走了。

太爷爷是回了自己的屋,他操起枪来就往外走,走到门口却被翠花堵住了:“你想干啥去?”“俺去杀了那个狗日的!”太爷爷气呼呼地。“那你先杀了俺再去!”翠花也气呼呼地,看样子是不会让开了。太爷爷抬起了手,翠花就瞪起了眼睛:“你还敢推我,你推呀,你往这儿推!” 翠花说着挺了挺肚子,她知道太爷爷不敢推她。太爷爷一掌打在了门框上,然后人就蹲在了地上,他那个后悔呀,后悔第一枪不该打朱疤脸的帽子,而是该打他的脑袋。可后悔归后悔,话说回来,太爷爷当时搞不清喜凤在里面咋样,还真就不敢下死手。

太爷爷又只好跟着翠花回了喜凤娘家,看着委屈的喜凤,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个大男人面对这样的事情总是很尴尬的,他的心里甚至还有了歉疚,虽然事情不是他做的。所以很多的时候,太爷爷都是无奈地坐在一旁,看着翠花和翠花爹娘苦口婆心地规劝。快天亮的时候,喜凤的情绪总算稳定了,而此时的太爷爷已困得睁不开了眼睛,见喜凤已经没什么事了,他就回了自己的家,往炕上一倒便睡着了。

可天刚亮,翠花就忽然推醒了太爷爷:“不好了,土匪来了!”“土匪?”太爷爷一骨碌爬了起来。“是……不是,就是和你那时候穿一样的!”翠花显然很慌张,太爷爷却明白了。“会不会是来抓你的?” 翠花很紧张地问,太爷爷没吭声,下了地就往外走。“哎,你还没拿上枪呢!”翠花又忙说。

太爷爷已出了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