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28/


太爷爷到了县城却没进城里,而是到了郊外那棵老杨树下,他开始抡着尖镐刨起来,那下面还埋着他偷出来的那杆“三八大盖”呢。土冻得很实称,他每刨一下,都被震得双手发麻,很快就出了一身汗,他索性就脱掉了棉袄。

太爷爷不想去求高队长,他觉得已经欠高队长很大一个人情了,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还呢,他不能再欠他个人情。太爷爷更不能去求那些鬼子兵,一来他也不认识,说不上话,二来他压根就没瞧得起他们,觉得他们放着自己好好的日子不过,却跑到中国来欺负中国人,他们本身就是没了人性的畜生。太爷爷有自己的解决方式,他也相信自己能解决。

差不多刨了两个时辰,等太爷爷小心翼翼地把包了油纸的枪抠出来,天已经快亮了。太爷爷就把尖镐扔了,穿上大棉袄,把枪捂在棉袄里朝西风庄走,他以前跟着鬼子兵去收粮,曾路过西风庄,知道它的方向。

太爷爷到了西风庄时,太阳就已经老高了,他碰到一个拖着雪爬犁的老头,就问:“朱疤脸住哪儿?”老头睁大眼睛看着太爷爷,他显然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在庄子里这么硬气地直呼“朱疤脸”的名号,他看见了太爷爷棉袄下面露出的枪托子,就慌了,忙抬手指了指,说话也就有些结巴:“那……那个大院子就是!”

其实不用老头指,太爷爷也早看见了,那个大院儿在庄子里确实很扎眼,不仅仅是因为它高,还因为它很特殊——四面墙不但像长城似的都有墙垛子,而且四角上还都安着小碉堡,碉堡上都有枪眼儿,看来这墙是具备防御功能的,上面可以走人和隐蔽,面对这样的军用工事,太爷爷就有些怀疑,他只不过想找人证实一下罢了。

太爷爷扣打大门上的环时,那条枪就已拎在手里了,开门人无精打采的,可一见太爷爷手里的枪就来了精神:“你是干啥的?找谁?”太爷爷冷冷地:“找朱疤脸!”开门人愣了愣:“找……找我们朱老爷,啥事儿?”“要人!”“要谁?”“要喜凤!”开门人忽然明白了,上下又打量了一遍太爷爷,然后哐当一声,把开了一扇的门又关了上。

太爷爷开始退后一段距离等候,他估摸着朱疤脸会出来,而且还会出现在院墙上,他可不想在墙根底下仰着脖子和他搭话。果然不一会儿,不但朱疤脸出现在了院墙上,十几个跟班也一字排开地站在了院墙上,手里都端着各种杂牌的步枪,太爷爷一见这架势,下意识地向四周看了看,见身后就是一棵比腰粗的老杨树,便退了几步到了树旁。见太爷爷直往后退,有几个跟班就忍不住笑起来,朱疤脸也很是得意。

“就是你来要喜凤?” 朱疤脸撇了撇嘴。

“是俺!”太爷爷理直气壮地,他心里窝着一股火呢。

“你是她啥人?”

“啥人也不是,俺就想带她走!”

“你小子还挺多情的,咋的,想学吴三桂呀?”

“吴三桂是谁?”

院墙上的所有人忽然都哄笑起来,太爷爷倒被笑愣了,他打小就听过走街窜巷的艺人讲评书,他知道关羽和张飞,知道秦叔宝和程咬金,还知道孙悟空和唐僧,还真就没听说过吴三桂。

“有啥可笑的,你们到底放不放人?”太爷爷忽然高喊了一嗓子。

“就凭你?” 朱疤脸收住笑声又撇了撇嘴。

“就凭它!”太爷爷话说着,抬手就是一枪。

这枪声一响,朱疤脸头上那顶狐狸皮帽子就飞了,墙头上一下子静了下来,谁也没想到太爷爷会开枪,而且还打得那么准。太爷爷本来就窝了一股子火,而朱疤脸撇嘴的样子又激怒了他。朱疤脸好半天才醒过神儿来,忙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然后又看了看左右,左右却也正看着他,他觉得自己很丢面子,于是就恼羞成怒了,一指太爷爷:“给俺打,给俺往死里打!”嚷嚷完他先蹲下了身,猫在了墙垛子后面。

枪声大作,太爷爷就闪身躲到了老杨树后面。枪声让整个西风庄都恐慌了起来,关门的关门,闭窗的闭窗,其实打太爷爷那第一枪起,街上就已看不见了人影,人们都惟恐避之而不及。

子弹打在树干上噼里啪啦地响,没打着的就顺着两侧“嗖嗖”地飞过去,蹦在地上激起一股烟儿的尘土,或击在石子上连同石子斜飞了出去。那时,躲在树身后面的太爷爷第一次找到了“靶子”的感觉,好在他前面有更大的靶子挡着呢。太爷爷一时间竟找不到反击的机会,但他并不着急,他知道这种机会总会有的。

只要他开了枪,那就一枪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