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男儿★与狼共舞:祖上光荣 第三章:上梁山 二

杨景标 收藏 1 18
导读:热血男儿★与狼共舞:祖上光荣 第三章:上梁山 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28/


两个女人的哭声惊动了翠花和太爷爷,还有翠花的爹和娘,他们慌忙出了屋门,一起来了喜凤娘的家。

原来,喜凤和庆兰婶去县城,路上路过夹沟村时还没出啥事儿,可回来再路过夹沟村就出了事。

两人说话正走着呢,就见一个身着狐狸皮大衣,两手都插在袖管里的胖老头迎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四个跟班的,此人乍一看上去,能吓人一跳,因为他真是“面目可憎”,脸上全都是疤。庆兰婶一见这人是脸上就变了色,脚步就停下来,她显然认识这个人。而喜凤却不认识,只不过以为迎面来了个有钱又丑的老头而已,见庆兰婶忽然不走了,她还奇怪:“婶子,咋了?咋不走了?” 庆兰婶刚想说什么,人已经到眼前了。

“朱疤脸,你想干啥?” 庆兰婶很紧张,声音就有些变调。

还没等被庆兰婶称为“朱疤脸”的老头说什么,他身后的一个跟班却来了一句:“瞎娘们,这朱疤脸也是你叫的?” 跟班说着凶巴巴地就要走过来,却被朱疤脸一伸手拦住了,朱疤脸还瞪了他一眼:“是你叫的?!”跟班就吐了吐舌头,又退了回去,然后朱疤脸却没理睬庆兰婶,而是色迷迷地看向喜凤,喜凤被他这样盯着也紧张起来。

“小妹子,你叫啥?” 朱疤脸忽然一脸的坏笑。

“你管俺叫啥呢?!” 喜凤冷冷地,说完还白了他一眼。

“不告诉也行,俺就叫你小妹子。” 这朱疤脸的脸皮倒厚。

“朱老爷,你就放过她吧,她还是个孩子!”庆兰婶忽然又说了话。

喜凤一听庆兰婶这话,就向庆兰婶看去,庆兰婶正向她使眼色,喜凤意识到了什么,她脸色就变了,忽然转过身去就跑,朱疤脸一愣,忙吩咐跟班的:“快,快给俺抓住她!”几个跟班的就像兔子一样蹿了出去。

喜凤哪跑得过他们啊,没跑多远就被抓住了,被连拖带拽地拉了回来,喜凤挣扎着:“你们想干啥?你们抓俺干啥?”朱疤脸却只是笑着,忽然抬手在喜凤那被冻红的脸蛋上捏了一下,然后得意地喝了一声:“走!”两个跟班硬拉着喜凤就走,庆兰婶便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她揪住喜凤的棉袄使劲往回拽:“你们咋能这样,她还是个孩子啊!”撕扯中,喜凤手中的红糖和庆兰婶手中的中药,就都散落在了雪地上,一个跟班的忽然飞起一脚,庆兰婶就摔了个四仰八叉。

庆兰婶爬起来又给朱疤脸下跪:“朱老爷,求求你,就放了喜凤吧,俺给你磕头了!” 她说着鸡啄米似地磕了起来。朱疤脸这才知道他抢到的漂亮丫头叫喜凤,他厌恶地看了庆兰婶一眼,转过脸去抬腿就要走,庆兰婶就扑上去抱住了他的一条腿:“朱老爷,俺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朱疤脸费了好大劲才抽出自己的腿来,他狠狠地踹了庆兰婶一脚,庆兰婶又倒在了雪地上。

庆兰婶就那样眼巴巴地,看着喜凤又哭又叫着被朱疤脸拖走了,哭叫声早引来了很多村民,但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拦,等朱疤脸拖着喜凤走远了,一个女人才上前把庆兰婶扶了起来:“大妹子,你快走吧,这个朱疤脸子可不好惹!”

“朱疤脸”这个外号,太爷爷也是听过的,是在高队长和一帮乡绅吃饭时听他们提到过,太爷爷不是本地人,当然不了解更深的内幕。朱疤脸在这一带的老百姓心中早就恶名昭著了,他曾是大土匪“过江龙”手底下的二号人物,平日里带一帮小土匪打家劫舍,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在奉系军阀郭松龄还没背叛张作霖的时候,因为百姓怨声太大,郭松龄亲自带队伍去围剿“过江龙”,过江龙被打死,土匪们也死的死散的散,朱疤脸脸上的疤,就是因为当时逃得太急,从马上摔了下来,摔了个大花脸留下的。

朱疤脸一直跑到黑龙江,隐姓埋名藏了起来,直到鬼子兵侵占了整个东三省,他才跑回来,又耀武扬威起来,重新招揽了当年的散兵游勇,不过不再做土匪了,而是添房子置地,做起了一方恶霸,那些散兵游勇都做了他的跟班儿。都五十多岁的人了,却还一口气娶了四房姨太太,当然只有第一房是明媒正娶,剩下的都是抢来的,老百姓没有一个不恨他的,却也没有一个敢惹他。庆兰婶也知道朱疤脸不好惹,她一个远房的侄子就因为冲着朱疤脸的背影啐了口吐沫,谁想被他手下人看见了,抓起来一镢头就打断了腿。

朱疤脸本不住在夹沟村,他的家业在西风庄,与夹沟村就隔了一道山岭。是夹沟村的一个小地主从山上打了狍子,为讨好他请他来吃炮子肉,中午吃喝完了他还眯了一觉,醒来带着人要回西风庄,就遇见了喜凤和庆兰婶。而要不是下大雪,喜凤和庆兰婶往返县城也不会路过夹沟村,因为从氓牛屯到县城,还有更近一点的路,就是为了跟着车轱辘印走,她们才绕了远,路过了夹沟村,也才遇见了朱疤脸。

喜凤娘越哭越凶,庆兰婶和翠花也跟着哭,翠花的爹娘不知咋办才好。喜凤娘边哭边对太爷爷说:“大兄弟,你在县城里认识人,你帮帮忙,找人……找人把喜凤救出来吧!”翠花也边哭边说:“你不是跟那个什么……什么高队长挺好吗?你去找他给……给帮帮忙!”太爷爷坐在那儿低着头没吭声,他打进屋听明白了是咋回事,他就低着头不吭声。他是生着气呢,一个性格倔强的人,只要生了气,气得不得了,通常都这个样子不言不语。

太爷爷没想到世上还有这么霸道的人,光天化日之下抢人家的姑娘。喜凤娘忽然扑通一声给太爷爷跪了下来:“大兄弟……求求你了,你去找高队长跟日本人说说,那个朱疤脸最怕的就是小日本了,这喜凤……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俺……俺也不活了!”翠花爹也忙说:“你要是能帮,就帮帮吧!”翠花忽然停止了哭声,使劲推了一下太爷爷:“你倒是放个屁呀,这个忙你到底帮不帮?”太爷爷这才醒过神儿来:“行,帮!这个忙俺一定帮!”他说着,忙起身扶起了喜凤娘。

太爷爷连夜要去县城,但谁都没有注意到,他走的时候,顺手拿上了院子里那把尖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