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28/


王老爷没给太爷爷枪,他也是为太爷爷好,他认为一个人若单枪匹马拿着枪,那枪就成祸水了,会惹麻烦,弄不好会丢命。他给了太爷爷十块现大洋。

太爷爷就带着娘也往南走,他本想跟着王老爷一大家子后面走,可人家有马车,一溜烟儿的工夫就没了踪影。那时鬼子兵是兵分三路进攻我华北的,太爷爷娘俩应该就在日本人军事地图上的一个箭头前面移动,幸亏他们身后那个箭头还不算大,因为鬼子兵的主攻方向是大城市上海和总统府所在地南京,何况沿途多多少少还有中国军队抵抗,所以尽管鬼子兵是机动部队,但还是没有太爷爷娘俩的四只脚板走得快。

太爷爷带着娘是先进入山西境内,然后沿大同→太原→长治一线向南走,虽然不担心会突然有鬼子兵追过来,可一路上风餐露宿,从没正儿八经地休息过和吃一顿饱饭,再加上那时逃难的人又很多,前后左右都是一张张惊恐的面孔,人心惶惶,无论对精神还是肉体都是极大的摧残。太爷爷的娘再次病了,而且病得很重,太爷爷要找大夫给她看看,她却一再阻拦,那时的物价飞涨,他们身上剩的现大洋能保证吃上东西就不错了,还哪敢瞧病啊?太爷爷搀着娘走一会儿歇一会儿,后来就背着娘走一会儿歇一会儿,他个子小,背娘走路晃晃悠悠的。当入秋时到了河南开封,太爷爷的娘就不行了。

现在回过头去看,太爷爷他们向南逃难时走得一条弧线,而历史证明,这条弧线在当时也确实是一条安全线。

太爷爷是气喘吁吁,一路小跑着把娘送进一家药铺的,掌柜先生只摸了摸脉就摇头叹了口气,太爷爷便扑到娘身上号啕大哭起来,太爷爷娘却有气无力地说:“你不哭,娘有话要说!”太爷爷就不哭了。太爷爷娘接着说:“娘死后,你别往南跑了,就转过头去往北走……娘这两天一直合计着,那个小皇帝不是在东北的满洲国又做了皇帝吗?他那儿肯定比这南边要太平,你听娘的话就……就往北走,到了那儿娶个媳妇,好好过日子,这样娘死也瞑目了!”太爷爷点点头,太爷爷娘又说:“记住打小娘教你的话,这人活着就讲‘信’和‘义’两个字!”太爷爷娘说完就咽了气,太爷爷就又号啕大哭。

太爷爷的娘很留恋那个小皇帝,小皇帝是关联着她的青春的。小皇帝还在紫禁城的宝座上时,那时太爷爷的娘还是黄花姑娘,一个黄花姑娘的青春无关战争,无关贫苦,不管怎么样都是美好的,而美好的时光总会让人留恋。所以太爷爷的娘会对小皇帝产生错觉,觉得小皇帝“重新统治”的那个小天下应该还不错。她哪里知道,那个小皇帝虽然又做了皇帝,却说了不算,鬼子兵虽不必在那片土地上再大动干戈,但在他们眼皮底下的屈辱生活也不好过。

忽然之间,太爷爷就成了没爹没娘的孩子,他用身上所剩不多的现大洋买了一领新席子,就那样把娘一卷就埋了。他在娘的坟前守了三天,这三天里,他一想到自己成了没爹没娘的孩子就哭,不哭的时候,他嘴里会反复念叨:“娘,儿子会回来……回来给你换副棺材,是漆了新漆的棺材!”三天后,太爷爷离开了开封,按娘说的,他开始转头向北走。

太爷爷离开八个月后,开封也成了敌占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