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行 第十四章 摸岗哨 第十四章 第二节

潮吧 收藏 0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3/


女姑口火车站在青岛市区的北边,很荒凉,四周是一片开阔地,往西走不多远就是大片的浅海滩涂,月光下的大海朦胧得像下着大雾的天空。卫澄海一行三人下了火车没停下,沿着铁轨继续往北走,海风空洞地刮过来,带着一股咸咸的海腥气。铁轨的西侧稀稀拉拉长着一片芦苇,卫澄海不说话,迈步下了铁轨,一闪身进了黑漆漆的芦苇荡。


铁轨上有一列甲虫似的日本炮车铿铿驶过,探照灯晃得芦苇像是一排排林立的矛。

卫澄海定定神,冲猫着腰钻过来的彭福道:“你以前来过这里没有?”

彭福的眼睛绿得像猫:“不瞒哥哥说,我早就惦记着小日本儿的王八盒子了,去年来了不下三趟。”

卫澄海哦了一声:“晚上也来过?”

彭福连连点头:“来过来过,有一次我在泥地里趴了将近一宿呢,可惜那时候没有好帮手。”

卫澄海示意靠过来的华中注意点儿动向,开口问:“鬼子一般什么时候过一次岗哨?”


“不一定,”彭福使劲地咽唾沫,手里攥的几把刀子咔咔作响,“有时候半天不出来,有时候几分钟就过来一队,手电筒到处乱晃……去年秋天我来那次,没被他们给吓死。几个来货场上偷焦碳的伙计被他们发现了,小鬼子撵都不撵,一个手雷丢过去,当场炸飞了三四个人,一条胳膊当空砸在我的脑袋上,血呼啦的……他娘的,当时我要是有把枪,不跟狗日的拼了才怪!你猜咋了?小鬼子炸完了人,连个屁都没放,撅达撅达走了,我操他亲娘的……卫哥,如果当时有你在场,咱哥儿俩还不得拣他几条鬼子命玩玩?”卫澄海面无表情地望了一眼繁星密布的天,喃喃自语:“人作孽,不可活。”

“卫哥,鬼子的巡逻哨过来了,”华中低沉的声音像是从泥里钻出来似的,“趴好!”

“还他娘的趴什么?”彭福边往地下趴边说,“卫哥,直接上去摸了狗日的?”

“别着急,让过这一拨去。”卫澄海的眼睛老鹰似的一眨不眨,直直地盯紧了铁轨上面的一溜黑影。

“一个,两个,三个,四……卫哥,我说得没错,跟去年一样,一队鬼子还是三个。”

“很好,”卫澄海的脸上泛出了笑容,“福子,你的枪有着落了。”


远处传来一阵轰轰隆隆的声音,有火车的灯光由弱变强,一路亮过来。铁轨上的三个鬼子跳下路基,横着长枪继续往北走。火车一路呼啸,渐渐远去。鬼子又上了铁轨,用一只手电胡乱扫了一阵,迈步拐上了另一条铁轨。卫澄海站起来伸个懒腰,使劲眨巴了两下眼睛,瞪眼往东面看去,东面有一座座小山似的货物堆积,几根木头杆子上挂着几盏闪着蓝光的瓦斯灯,货物的西侧漆黑一片。卫澄海转眼往北看,北边黑得像一个巨人张大的嘴巴,什么也没有。再往南看,南边火车站的灯光朦胧得犹如荧火……好,很理想的地方,卫澄海习惯性地拧了一下嘴巴,心硬如铁。


“卫哥,从这里爬到货场那边用不了多长时间,”彭福拉了拉卫澄海,“我估计下一拨鬼子很快就来了。”

“别慌,”卫澄海嘬起嘴巴学了两声青蛙叫,华中钻了过来,卫澄海冲货场那边一努嘴,“你先过去。”

“慢着!”彭福似乎是等不及了,一拉刚要往外钻的华中,身子已经斜了出去,“你不熟悉地形,我去。”

“听我的,”卫澄海一把拽回了彭福,“你不如华中快,让他去。华中,如果不好,马上回来。”


华中猎豹也似一跃不见了。卫澄海伸出一根指头点了点彭福的鼻子:“看见了吧?你有人家这个身手?”彭福没趣地笑了:“哈,老华号称草上飞嘛……”说着,一扒拉眼前的芦苇,盯着一步三跳的华中,面色沉静地说,“前几年我跟老巴还有铁嘴刚聚到一起的时候,老巴就说,他有个非常妥实的兄弟叫华中,人称草上飞,身手敏捷得堪称狸猫。当时我还不太相信,有一次我们一起在东镇闯一个大户的‘堂子’,被警察发现了,我亲眼看见华中背着一麻袋老头票子贴着墙根一步蹿上了房顶,警察的枪在他后面射成了火网,他硬是一根毫毛没伤地回了家。我们狼狈不堪地跑到他家里看他的时候,这家伙正美孜孜地坐在炕上数钱呢。唉,也是个苦命人,他老婆嫌他脾气坏,年前走了……这小子是个能人,就是太鸡巴唠叨了。”


“嗯,不错。”卫澄海目不转睛地盯着已经潜入黑影的华中,点头道。

“不错什么?人很精干,可是他也太喜欢唠叨了。”彭福以为卫澄海一直在听自己说话,蔫蔫地应道。

“你说什么?”卫澄海转回头,不解地问。

“没什么……”彭福这才发觉卫澄海根本就没在听他说什么,讪讪地晃了一下脑袋。


华中那边一直没有动静,刚才过去的那队巡逻兵又从黑影里面冒出来了。卫澄海左右看了一眼,低吼道:“兄弟,亮出你的家伙来!”一纵身蹿出芦苇,贴到了铁轨下面的一条壕沟的沟沿上。彭福猛地打了一个激灵,左手捏着几把匕首,右手已经掂出一把,一抖手腕,捏紧匕首的前端,一晃蹿上了壕沟,就地趴下了。那几个日本兵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呼啦一下散开来,手电筒同时也亮了起来。一阵刺目的亮光当头闪过,接着灭了。日本兵嘟囔了一句,转身向货场那边走去。卫澄海一探身子,鹞子一般翻上了铁轨,冰冷的月光下,犹如一尊雕塑:“小日本儿,爷爷取你的命来啦!”声音低沉,充满煞气。没等三个日本兵反应过来,两支枪一把匕首同时出手——啪!啪!噗!


华中像一只刚刚离弦的箭,嗖地射向躺在地上的三个鬼子,几乎同时,彭福的手也摸上了鬼子的腰部。

卫澄海用一只手托着另一只手的肘,枪口冒着青烟,抬脚将几个鬼子翻了个个儿,沉声问:“妥了?”

华中和彭福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妥了。”

卫澄海的右脚一勾,左手上立马多了一颗手雷,两只手往后一背:“走吧,去朱七家。”

一阵隆隆的火车声自南向北传了过来,滚滚的白气淹没了躺在地上的鬼子,也淹没了钻进芦苇荡的三条好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