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行 第十四章 摸岗哨 第十四章 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3/


圣爱弥尔教堂门口很清净,卫澄海一提裤腿坐上了台阶,冷眼打量着黑暗处匆匆过来的华中和彭福。彭福显得很精神,像是一条吃了大烟的野狗,一颠一颠地冲在华中的前面,眼睛绿成了两盏瓦斯灯。卫澄海站起来,转身进了教堂。教堂里面没有人,台子上的一盏小灯闪着萤火虫般的光。卫澄海站在一个角落,貌似虔诚地在胸前划了几个十字,找个座位坐下了。


“卫哥,”彭福悄没声息地凑过来,用肩膀扛了扛卫澄海,“我听华中说你这次又叫上我了,哥哥真瞧得起我。”

“少说话,让我许个愿。”

“哥哥也整这事儿?”彭福见卫澄海不理他,讪讪地冲华中吐了一下舌头,“都当二鬼子得了。”

“别说话,你他娘的……”华中顿住了,“操,这几天我可有空收拾你这个杂碎了,妈的。”

“又怎么了?”彭福拉长了脸。

“这些日子你干什么了?”

“还能干什么,我不就是出了趟远门嘛,”彭福翻了个白眼,“你怀疑我当汉奸了是吧?”

“当汉奸?”华中斜着眼睛看他,“对,有人说他看见你经常在夜里往市政处出溜。”

“哈,有人还说我是乔虾米手下的探子呢,你也信?”彭福有些发怒。

“算了,我不是说这个,你干了什么自己有数。”


卫澄海别过脑袋瞅了他们一眼,华中拉着彭福坐到了后排。彭福转悠一下眼珠,刚要开口说话,华中的一根指头就戳上了他的腮帮子:“操你娘的,你把人家谢家春弄到哪里去了?”彭福一把打开他的指头:“原来是因为这个啊,关你屁事?我告诉你,你以后少管我的事情。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大马褂都在背后说了我些什么?我日!你这叫嫉妒懂不懂?”华中一把捏住了彭福的嘴巴:“还他妈嘴硬!你明明知道谢家春跟滕风华的关系,滕风华又参加了崂山义勇军,你这当口去戳弄人家,想不想留着腚眼儿攒粪了?”松开手,忿忿地嘟囔,“我还不是吓唬你,我听说了,人家滕风华很有来头,他为什么走了又回来?他那是……”“少来这套!”彭福横了华中一眼,“他那是什么?你以为他就是一条好汉?好汉还光顾着自己逃命,把老婆留在这里?操,我管他回来干什么呢,反正我就是看上谢家春了,爱谁谁!”华中猛提一口气,唉地撒了:“你呀……操。”


卫澄海咳嗽了一声,华中拽一把彭福,挪了过来。

卫澄海横了彭福一眼:“我问你,你闯荡这几年江湖,一直都使刀子的吗?”

彭福点了点头:“一直使刀子,我用不惯枪。”

卫澄海说:“枪不如刀好使?”

彭福一磕巴,蔫蔫地说:“分谁使,我习惯使刀子。”

卫澄海说:“给你一把枪你嫌弃。”

彭福悠然翻了个白眼:“有大鱼大肉谁还吃糠咽菜?”


卫澄海的手又摸上了彭福的肩头:“今晚我带你去‘顺’几把枪,正宗的日本王八盒子。”“在哪里?”彭福刷地绿了眼睛,“你不会是想带我去摸鬼子的岗哨吧?”卫澄海淡然一笑,反问道:“岗哨有那玩意儿?”彭福摇摇头,哼哧哼哧地说:“我不是没琢磨这事儿,女姑口车站的宪兵腰上有,可是很难摸他们,他们出来巡逻至少三个人一组,警醒着呢。我不想去送死。”卫澄海从上往下捋一把脸,仰起脸说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哥哥我从来不信邪。”华中跃跃欲试,猛推彭福的脑袋一把:“你就说你有没有这个胆量干吧?”彭福看看华中又看看卫澄海,扑哧笑了:“娘的,有卫哥带着,我怕谁?干!”华中忽地站了起来:“卫哥,这就走?八点半有一趟跑蓝村的火车,现在行动正是时候。”“有跑蓝村的火车?”卫澄海站起来紧了紧裤腰,“那正好,完事儿以后跟我去朱七家一趟……对,这几天咱们吃朱七的大户,”用胳膊肘拐一下彭福,“小哥,走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