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二章.潜龙探首 26.树欲静,风不止

fishdb328 收藏 16 68
导读:蛟龙出海 第二章.潜龙探首 26.树欲静,风不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1915年,威廉·西蒙斯在亚特兰大附近的石头山顶建立了3K党,这是一个营利性组织,其宗旨在于赢取白种新教徒对于黑人、罗马天主教徒、犹太人、亚裔及其他移民的相对优势地位。尽管这个组织宣扬种族主义,并且实施私刑和其他暴力行为,但是却在美国公开运作,并且在1920年代的巅峰时期拥有400万成员,其中包括在政府各级机关中的政治家。在经济大萧条时期,该组织的发展跌入了低谷,并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中因为征兵或者志愿参军而损失了很多成员。

1927年底,正是3K党势力最为强大的时候,这个宣扬种族主义却在美国公开发展的恐怖团体有将近400万人的庞大团体。安得列.埃尔就是这次带着3K党堵住“仁华”制药长门的3K领头人,他这次来是要把“仁华”的负责人带回去见,旧金山的负责人莱特·西蒙斯。3K党虽然在美国宣扬种族主义,对美国其他种族人民实施私刑和其他暴力行为、而且拥有相当强悍的武装力量,但是他们并不是纯粹的黑社会组织。所以他们没有在毒品和,色情行业大量地投入力量,因此缺少资金的3K党一般都把手伸向在美国的非白人富商,用黑社会手段取得他们发展所需要的资金。但是以种族主义取得很多白人政治家支持的3K党却有着其他黑社会所不具备的优势,那就是官方的相对袒护。

这次莱特·西蒙斯的目的很简单,他要盘尼西林的技术和专利。莱特·西蒙斯在自己家的沙发上想着得到盘尼西林的旧金山3K党会如何的壮大,想着自己在党内的地位会高到怎样的程度,不由地哼着乡村小调品着波尔多的葡萄酒尽情陶醉在自己的幻想里。

孙川看着厂门口正在对峙的员工和3K党员,那些人中不时有声音正叫喊着:“黄皮猪,快出来舔我的屁股。”

孙川走上前去,也不理会那些白人,直接走到郭世贤面前问:“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好象是来捣乱的,叫着要见厂子的负责人。也不清楚他们什么目的,但是他们都带着铁链和铁棍,而且打伤了几个工人。”郭世贤回答。

“那些工人怎么样?严重吗?”孙川关心地问到。

“还好,我们知道消息就来了把他们救了下来,现在都在医务室。只有一个工人手腕骨折了。”郭世贤涨红着脸,军人对于不能保护自己的同胞视为耻辱,所以看起来十分愤慨。

得知损失不是十分严重,我转过身找到了他们的头。这些白人大部分都拿着武器,嘴上骂骂咧咧只有他站在人群中却自顾吸烟,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

“不知道你们堵住我们的工厂,殴打我们的员工是什么目的?能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孙川很不客气的样子。

“把你们的负责人叫出来,你还是滚回家喝奶去吧,哈哈。”其中一个人嘲笑地叫嚷着。

“叫那只黄皮猪出来!”其他人也跟着起哄。

“如果说要找负责人,我就是。”孙川的目光很冷,作为一个荣誉至上的军人,被人侮辱的时候不发作需要更坚强的忍耐力。也不看那些小喽罗,直接看向那个抽烟的白人。

“你就是这里的负责人?那么跟我们走一趟我们的首领想见你。”安得列.埃尔把吸了一半的烟丢在地上踩灭,然后盯着孙川冷冷地说到。

“对不起我很忙,如果你们那个什么首领有事,可以让他自己来找我。对了记得找秘书预约,不然我不保证有时间。”孙川冰冷地回答。

这个时候那些3K党员鼓噪起来,在他们眼里一个低贱的黄种人居然让他们的首领来求见他,在他们看来那是莫大的耻辱。

孙川听着那些家伙凶神恶煞、七嘴八舌的叫骂,并没有争辩什么。他只是在等,等待那些骂声小些的时候好说话剩力些。安得列.埃尔很满意自己手下的表现,显然孙川不说话让他以为这个黄皮肤的家伙被吓的尿裤子了。在他们的眼里黄种人,特别是中国人是最懦弱的。他们总是一副卑躬屈膝的奴才相,对付中国人根本不需要真的做什么,只需要吓唬他们他们就会乖乖就范。然而,得意和鄙视的眼神很快被吃惊和愤怒代替,因为孙川依旧是冷冷的,但却十分有力地说:“现在我想知道为什么打伤我的工人,而且见我不需要用这么不文明的传话方式。如果没有适当的理由,你们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安得列.埃尔的双眼仿佛豹子一样瞳孔收缩,用一种看死人的眼神冰冷地盯着这个敢于挑战高贵的白人尊严的家伙。更令他难以忍受的是这个黄皮猴子居然蔑视的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转说身对着那些工人说了些不知是什么的中文。

“黄皮猴子,你知道你在和谁说吗?你在找死吗?”安得列.埃尔,愤怒而带挑衅地问。

“再问你们一次,为什么打伤我的工人?”孙川根本不顾对方的挑衅,仿佛没听见一样继续自己的问题。

“哈哈,狂妄的黄皮猴子,那几个人是我们打的,打了就打了不需要什么理由,你还能拿我们怎么办?”安得列.埃尔怒极反笑。

“很好,郭世贤把他们围起来,一个也不准走。杨海打电话报警。”孙川根本不理会对方的话,他只想从对方嘴里确认事情是谁的责任,既然确认了也没什么好说的。耍嘴皮永远得不到对方的尊重,这个时候行动才能用事实说明一切。随后了拉住杨海小声说:“打电话把事情告诉上次采访我的几个记者。”

话音刚落郭世贤就带领战士们,和厂门口的工人把安得列.埃尔一伙包围起来。双方就这样气势凶凶地对峙了几分钟,随着闻讯而来的工人越聚越多。安得列.埃尔也显然不是笨蛋,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动手,刚才在远处望风的人已经回去报告这里的情况了,相信很快就会有大批3K党成员到来,到时候再狠狠地教训这些黄皮猴子。

而初来美国的孙川也并不想把事情闹的太大,所以他在等记者和警察。

然而工人们却并不甘心就这样对峙着,他们用中文和英语不断地呵骂着3K党成员。那些白人也不是傻瓜而且美国人都是现实主义者,在这个人数处于绝对劣势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激怒对方的想法,只是战战兢兢地防备着。而且大部分的3K党员都和那些原本使用奴隶的农场主、矿场主有着直接和间接的利益关系,或者是美国南部农村有着根深蒂固种族主义来城市打工的农民。所以他们所谓的白人至上主义无非是对失去奴隶利益的不满,和对过去舒适的压榨生活的美好回忆。而真正要他们面对死亡,他们并没有足够的勇气,现在他们唯一的勇气来自于事先就准备好的支援。

就在大约10分钟后,来了一辆轿车不过后面还有满载人员的20多辆卡车,3K党的大部队来了。引起了一阵骚乱,那些3K党:来自南部农村贫困的美国民工眼中顿时露出兴奋的目光,他们想要尽情宣泄对于这些比他们富裕的黄种猴子的不满。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