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商业帝国 时空机器 第十七章 镜中月 上

含笑半步巅 收藏 1 2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78/


巷子口忽的传来女子的叫声:“明明跟着他朝这边过来,怎么不见人影了?真是奇怪?春花!你进巷子看看!”又听得另一位女子的大嗓门粗声,应道:“是!沈小姐!”

林中虎一听来人说话带苏、杭一带口音,且非常熟悉。不禁大喜,连忙收好枪闪出黑黝黝的巷口。两下一对面,来人果然是沈芸及丫鬟春花。还有个刚在评书院大门口见过的大胡子家丁共三人,见后面并无赵雄的追兵。心念电转,忙假装不认识,对沈芸道:“咳咳咳!你是何人?为何跟踪老夫?”沈芸娇笑道:“你就别装了!臭屁秀才!”

原来下午沈芸与刘梦婷回转客栈,她与沈万三均不知赵雄倒打一耙这事,刘贵德上衙门告状时,沈万三懒得去见那狗官,自行回转昭州客栈,沈芸对沈万三提及白云庵赵雄骚扰一事,沈万三大怒,待刘贵德回来问过,刘贵德提起赵雄一番混帐话,又说了赵雄的后台,二人均无可奈何,自古民不与官斗,何况这事都牵扯两人女儿的名声,只得忍气吞声作罢,吩咐刘梦婷与沈芸下次要谢过那两仗义勇为、拔刀相助的秀才。

及至晚上,天气酷热,刘贵德提议去评书院乘凉皆听评书,于是一众人等坐马车前往。但是刘梦婷不愿意去听,对爹爹说要到昭州乐房拜会二胡师傅,刘贵德知道自己女儿喜欢听曲,便多派了几个家丁护送她乘架马车前去。

其余三人找了个二楼临江包厢坐下,刘贵德又吩咐心腹得力家丁刘盛、刘华二人看住楼梯口,以保贵客沈万三及自己的安全。一众人等在包厢内吃水果、聊天,及林中虎出来开口亮相说书,沈芸听声辩人,就将他认出。立在窗口看他说到拱手闪人,后见赵雄等人前来骚扰,沈芸忙叫刘盛跟着他,见他进房又出了来,避开赵雄,匆匆出门。忙跟着追了过来,人多混乱,沈万三忙叫刘盛、春花紧跟着她。

林中虎一把扯下假胡子和发套,对沈芸笑道:“原来你姓沈!名小姐!”沈芸中计嗔道:“你才叫沈小姐呢!我叫沈芸!秀才!不装老夫了吗?你叫什么?”她问过刘梦婷林中虎姓甚名谁,林中豹又为何谢她赐马?刘梦婷没说,调笑她叫她自己去问。

林中虎施计套出她姓名,得意洋洋摆了个牛点的姿势道:“听好了啊!!我就是人称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所到之处飞鸟落地、百花齐放、雨天转晴、冷天转暖、生病之人马上痊愈、万千评书观众深爱的潇洒桂林第一才子三江小白龙、关羽与赵云加诸葛亮之混合型、孔夫子挂腰刀--文武双全的帅哥林中虎!”他以绕口令的速度将这番乱七八糟的自我介绍脱口而出,脸皮丝毫不红,看了一眼旁边的彪形大汉、大胡子刘盛,心道:“此人恐怕是张飞与典韦的混合型!不会是沈万三吧?”那刘盛亦在瞪着牛眼打量着他。

林中虎对他微微笑了笑,便背着双手等着目瞪口呆的沈芸回答。春花在旁晒道:“酸秀才大吹牛皮!我看你是所到之处寸草不生、摸过的鸡蛋都会变寡、变臭的神棍!”沈芸在旁大笑不已。

林中虎苦着脸道:“春花你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嘛!好歹今日我也帮你挡住了赵雄。”春花一听不再做声。沈芸又喜滋滋问道:“林中虎你的评书说得真好!谁是赵云啊?”林中虎道:“刘备后来收的武将。”沈芸又道:“你现在说评书吗?不考科举吗?你这人希奇古怪的!还会做什么?”

林中虎一听美女询问自家本事,立即来了精神,吹嘘应道:“说评书、考科举对于我来说只是小菜一碟!文的我会上网、聊QQ、看书、玩网游、反恐、写文章、作曲唱歌、下棋、天文地理、医卜星相、上知中华五千年天下大事、下晓当今世界动态、博古通今。武的我会披盔挂甲骑马上阵、弯弓射大雕、飚飞车、拔枪射击、游泳登山、各类体育运动均有涉猎、身强体壮、聪明伶俐、文韬武略、文成武就、文治武功。暂时就这些本事了!”心中叹道:“哎!可惜不会开飞机、坦克、火箭等!”

沈芸从小就喜欢看热闹、爱新鲜刺激的玩意儿、性格极为调皮反派,这下让她遇上了林中虎这活宝,原猜他会说通晓琴棋书画、吟诗作对、骑马射箭之类本事,心中就已经很满意了,谁知他说了这么一大堆,被他唬得一楞一楞的,还是“暂时就这些了!”好半天才消化完他的话,还没开口,林中虎又道:“对了!我做生意也挺拿手的!”捉狭的对沈芸连连眨眼。

沈芸正待开口,她老爹沈万三坐车来了,从马车窗子探头出来对她唤道:“芸儿,你真胡闹,撇下爹爹独自跑了!”刘贵德坐在另一架马车上亦伸头张望。

沈芸咋咋小舌,对林中虎小声道:“我爹来了!你在那住!明日我去找你!”林中虎说了,又苦着脸道:“明日恐怕要上桂林赴考,等不了你来。”沈芸反而大喜道:“明日待梦婷姐姐的船修好了,我们也回桂林,那就桂林见吧!”林中虎一听来神,刚要说话,沈万三下车过来问道:“刚才谁说做生意拿手啊?”让他听见了,刘贵德也下车陪同过来。

沈芸跑过去对沈万三道:“爹爹!他是我朋友林中虎!”

林中虎本是对着沈芸的笑脸立马变脸正儿八经,转头斯斯文文的对沈万三拱了一礼,肃容道:“沈伯父你好!晚辈有礼了!刚才的话是晚辈说的!”抬头打量这名满江南的富豪,沈万三方面大耳,双眼正炯炯有神的打量着他,开合间自有一种精明商人独具慧眼的神态,身着薄丝青缎直身宽大长衣,右手拇指戴着一枚晶莹圆润玉斑指。大吃四方般的厚嘴开口道:“小兄弟!你会做什么生意啊?说来听听!”饶有兴趣的等他回答,他是听到做生意就来劲的天生买卖人。

林中虎本想说现在我只是考考状元,暂时不做生意,却见身旁的沈芸一脸的期待,心想:“可不能让我未来的老婆与未来的岳父失望!”忙整整衣袖道:“生意大有大的做法,小有小的可行。人无我有,人有我新,人新我全,人全我变,尽可能的抢占商场先机,眼光要独到,奇货可居嘛!看准了机会后,胆子要大,上马要快,待你的商品基本上垄断大数市场,基本算是成功了!”这番话勉强而道出,其实他对做生意这行只是半桶水夹漏,你想那21世纪竞争何等激烈?这番理论只是老生常谈。

但是在这大元朝,这番理论对于沈万三之类的凭借垦殖大片田产、以分财为经商的资本的商人来说,真是十分新鲜刺激的想法,此刻沈万三正着手准备将商品运往海外进行贸易。他一方面继续开辟田宅:另一方面他把周庄作为商品贸易和流通的基地,利用白砚江(东江)西接京杭大运河,东入走浏河的便利;把江浙一带的丝绸、陶瓷、粮食和手工业品等运往海外,开始了他大胆地“竞以求富为务”的对外贸易活动,大胆通番;而一跃成为巨富。周庄“以村落而辟为镇,实为沈万三父子之功。”

元朝主要发展牧业、农业、手工业。统一货币在全国流通政府对国内许多产品,如金、银、铜、铁、盐以及铁器等采取专利垄断政策,其形式各不相同,有的归朝廷直接经营,有的由朝廷卖给商人经营,如茶叶、铝、锡等,有的由朝廷抽分而归商人和手工业主经营,如酒、醋、农具、竹木及部分矿业。

盐课收入亦是成为国家最重要的财赋来源之一,元人常说:“经国之费,盐课为重”。

统一货币在全国大流通,促进了经济交流和商业的发展,但在元朝后期因滥发纸币而发生了社会经济的滞胀现象。

沈万三给他引上了生意瘾,又见他风度翩翩,斯文有礼,欢喜道:“小兄弟!这里不方便谈话,咱们到前面我朋友开的酒楼坐下细谈!”指着刘贵德介绍道:“我来介绍!这位是我生意上的伙伴、昭州客栈老板刘贵德”。林中虎早就猜到了,见那刘贵德圆脸,刘梦婷长得有几分跟他相象。穿得花团锦绣,典型的一副财主打扮。

忙大喜应道:“晚辈也正有此意!”又对刘贵德施礼道:“见过刘伯父!”刘贵德应道:“小伙子你好!”心道:“这小子挺有礼貌的!比那赵雄强万倍了!”他刚才在楼上见过赵雄冲进评书院,却不知是找林中虎报仇,刘梦婷亦没有告诉他林氏兄弟的姓名,只说是两位斯文的秀才救了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