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洗的刀 一 血以燃起 四 倒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2/


人要是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缝,说句话腔死人都可能,这是为什么啊,只因为这就是世道.也不知道是我倒霉,还是该着赵老板霉气,第二天我来上班时,店里成了鸡窝。原来夜里没人看店,被贼给撬了,损失点钱到没什么,关键是东西被翻的乱七八糟,花也叫糟蹋了,你说你偷就偷吧何必糟蹋人家的花呢,这估计也要砸了我的饭碗了哦,哎。

我赶紧安慰老板,怕她上火啊,虽说我这正经八百一天班没上,不过这马屁还是要拍的啊,老板的心还是要想办法安抚安抚啊,这样也显的我比较会关心人哦。

可惜我连什么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啊,破财消灾啊,说了一大堆,这老板连话都不说一直站那发愣虽说我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呢,可是还是感到有点不是那个味道,想她一定伤心过度了。

“你叫什么?”她突然问了一句。

“我叫张鹏羽。男,现年二十岁,尚未婚配。无不良嗜好,身体健康。一向遵纪守法,爱护花草,有美女坐怀不乱的毅力和勇气。”我一口气把我酝酿的征婚广告都说出来了。

"哼,大不了从头再来,走我们进花去。”把门一关拉着我就走了。

我跟着她进花的路上非常郁闷啊,心想我那么有创意的回答你都不舍得笑,更可气的是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悲哀啊。

“我叫赵静伊,二十三了,我可比你大,不要打什么歪主意哦。”她突然回头给我说了这么一句,弄的我不知所措。

路上她去银行取了点钱领着我进了一大堆的花,反正我也不懂,就跟着她当苦力呗。回去又重整旗鼓,折腾的我到晚上十点才回去。

这样我算暂时在她这花店安顿下来了,没有两天她叫我晚上搬到花店住,她晚上回她的房子那住,害怕再出那种事,我也乐得其所,不过就是白搭了我那租的房子。管他呢,先不退房,反正房东也不退钱,这样我晚上就经常留下看店。

还别说,赵静伊这丫头作生意真有一手,嘴甜会办事,加上人长的不错,来这买花的人挺多的,还有不少小伙子老远跑这买,我估计呀十有八九就是因为看上她了呢,当然我这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帅哥也是功不可没的,顺便偶尔我还充当一下护花使者,虽然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吧,还是比较满意的。

可惜好景不长,昨天晚上老板刚走来了两个小子买花,还非要找老板买,我卖都不要,非在那胡搅蛮缠,我是忍气吞声啊,只好叫老板回来,可老板回来她们又不要了,非要拉老板去消夜,我是忍无可忍,结果在店里打了起来,虽说他们是俩人,可是我收拾他们还是小菜一叠,不过就是又把店里打的一团糟,哎,悲哀啊,赵静伊看着我也是无语,只好从头再来了。

后来派出所来把这俩家伙带回去拘留了半个月,由于我下手不是很重也没有说把他们怎么着,看他们喝醉了给他们一个教训也就算了,这事也慢慢忘却了。

时间说快真快,一眨眼我已经在这干了两个月的花匠了,我伺候它们都快赶上伺候丈母娘了,不过说起来还是蛮陶冶情操的哦,呵呵。

今天一大早我专门请假出去转转,赵静伊这丫头也是挺大方的,虽说给工资不高,可店里都出两回事了,还是给我了一千块钱让我先用着。

看看这个生活了两个多月的陌生城市,突然一阵悲哀,这是个打工城市,大部分的人都是外来的打工者,创造着大量的利润,却忙忙碌碌为生计整天奔波不停。我要想在茫茫人海里闯出一翻天地谈何容易啊。

大致的了解了这个城市的外貌,看了看这块人称天堂与地狱结合的美丽都市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结果我只读懂了一丝妖娆与妩媚。其他的估计是我道行太浅还没看到吧。

匆匆往回赶,到店门口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可我发现,店又被砸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