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洗的刀 一 血以燃起 二 逃

孤独魂 收藏 1 8
导读:血洗的刀 一 血以燃起 二 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2/


其实我去之前就怕着了他的道,如果不能按照我的意图解决问题的话,他对我下手怎么办啊,只好告诉了我一个朋友,如果我上去半个小时之内没有给你打电话,你就报警说,有人去找张劲松总裁拼命去了,叫他们赶快来。


当我从医院醒来时,我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不过既然能醒过来就证明死不了啦。现在是个什么局面我无法得知,但是事情已经如此,养伤第一位啊,这时听到有人推开病房的门进来,我立即又假装晕倒,先看看情况再说哦。

“刚才明明有动静的啊,这家伙怎么还没醒呀。”一个警察站我床前看了半天没发现什么又出去了。

我看了看窗户外面,感觉差不多天要亮了。脑子就开始盘算下来这事怎么发展,又有几种可能......

早上护士来给我输液时我醒来了,不过这个可是睡醒了,因为昨天刚醒来时还是太虚弱了。小护士看我醒来,赶快去叫了医生,这是那个警察也走了过来,可能是听到我醒了吧。

我看着这警察疲惫的双眼也很不好意思,问了句“警官吃饭了吗?”

这家伙不接我的话,扭头出去打电话了,估计一定是向上面汇报去了。

医生过来问东问西,这听听那摸摸。告诉我说你断了三根肋骨,外加脑震荡。多处软组织损伤。还有什么一大堆。然后叫我不许这不许那,量了体温走了。

警察一会来了好几个然后给我录口供。

姓名 张鹏羽 ,年龄 20岁,性别 男。

然后问我事情经过,我说我只知道我去找张劲松问拆迁事宜结果不明不白挨了打,因为我知道那刀上没我的指纹,我可不承认我拿了刀去。其实我一直用那报纸包着刀,就是不想留下我的指纹。不过警察肯顶要问那刀的事,我说我只见张劲松拿了把刀把自己胳膊划伤就就叫保安进来打我了。

我在医院一直住了一个月,等到伤养的差不多了,警察也弄出了结果,虽说他张劲忪能只手遮天,可毕竟那天去的那么多警察不是都那么好收买的,因为这些警察能给我左证我是被害人,而那把刀经过坚定竟然谁的指纹都没有,没办法疑罪从无,警察也不好给我定故意伤害。这下张劲松的伤也没办法用来作他打人的依据了。不过毕竟人家手眼通天,最后说我寻衅滋事才造成这样的后果,他们陪了医药费和解了。

我心里明白我这次是侥幸中的侥幸,况且事情也不会这么就完的,但我现在不能和他斗,只有想办法自保,然后在谋求报复。

借着这件事他还不会明着马上对我下手,可要不了多久我连怎么死估计都不知道了。

对付野兽必须在你有能力时比他更凶狠,负责你只能成他的下酒菜。

我在一个夜里自己悄悄的出了院,因为我发现已经有人监视我,估计是怕我去报复,或者是想黑我吧。

我没回家,我想好了,谁也不打招呼,悄无声息的消失人间蒸发,这样会让他摸不准虚实,也叫我可以给自己一个新天地。

上火车时我暗暗发誓,我,会回来的。

火车是呼啸的,时间不经意间飞逝,离开A市那片熟悉而亲切的土地,我将何去何从,如何开始呢,既然我不愿意忍气吞声,既然我抛下家人和我熟识的一切,走向陌生,走向一个不知道结局的黑夜,也许只能用我燃烧的血液染红心中愤怒的刀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