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2/


高楼耸立街道纵横,一片繁华。抬眼望去穿梭奔流的人群几多凄凉。

掖在怀里的报纸早以发黄,而报纸内的刀,一把渴望鲜血的刀早已按耐不住蠢蠢欲动 。

二十岁的人生已经让张鹏羽过早的成熟,也可以说是过大的狂妄了。逼上人生绝路的他已经头脑发热了,渴望着刀不血刃改变自己现在的尴尬局面,是做梦吗?


坐着电梯他到了十一楼,可内心的深处的紧张以浸透了他那强作镇定的外表,汗水挂在脸上也未察觉。径直走到天宇公司的总裁办公室外,这时,他犹豫了,他彷徨了,思索着是否还有一条自己能走的路,可答案是否定的,深吸了口气,他推门而入......

坐在火车上,一个个画面都浮现在我的面前,我想回忆也许是我打发这段枯燥火车旅行的最好方法了......

我带着冷漠的表情与慌乱的心走进了天宇总裁的办公室,里面的谈话立刻被我打断,我不认识谁是总裁张劲松,而出现在我面前的两个男人另我愕然,其中一个家伙很警觉,仿佛看透了我内心似的,正欲开口时,我抢先说出了我是谁,我想和张总谈谈,可能我是借说话来掩饰我的紧张吧。在另外一个外表很精明切很坚毅的男人示意下那个警觉的家伙走了出去。

我把刀插到他那华丽的桌子上淡然的说到“给我一个机会和你谈谈,也给我一个机会不去拼命。”

“我已经给你机会了,说吧。”

“我没有可以和你较量的砝码,但是我现在只剩下一条小命了,虽然我微不足道,但是我想你不希望看到鱼死网破的结果吧,何况你这一手也太狠了。”我狠狠的看着他说。

“不是我狠,是你太嫩了,也太好赌了,咎由自取我想是形容你最好的词了。你能拿房产出来赌就应该想到后果,何况我并没有强迫你啊。”

“哈哈,哈哈。可是你们下了圈套用那么卑劣的手段来赢我,我会服气吗?”

“说话要有证据,我想你也要知道我这人很讲理的。”

“证据?我可能有吗,如果我能拿到证据你也就不是你了吧,听说过你的传闻,你简直吃人不吐骨头,这是你收买那天赌博的张明的五万块钱,作为我朋友他没脸要,他给我了,可惜作为个懦夫,他不敢得罪你这A市只手遮天的大哥,难道让我拿着五万块钱当证据?”说着我把钱撂到桌子上。

“既然他把那钱给你了,我也就不跟你绕圈子了,我要开发那块地,你死活不搬迁,你想怎么着啊,我给你五倍的赔偿你都不干,也只能怪你自己了,这是你自己写的拿房产抵二十万的债务,不是别人写的吧。”说着把那张我一生最耻辱的字据在我眼前晃了晃。

我心里知道即使有证据又如何,他在A市黑白两道通吃,我一个市井小民能奈何的了他吗,不过我无法面对父母啊,本来已经说戒赌的我还是经不住诱惑,把我们家的房子都给输掉了,这可是父母留给我结婚的房子啊,现在我如何在见家人,如何在面对那么多我曾经发誓不在赌博的亲友,如何在有脸面在他们面前晃荡,

赌,毁了我,可我不能这样被人耍啊,我平常总自以为我是比较聪明的,不过这次也让我明白了真正的手段,领教了什么叫厉害,连我一起好多年的朋友都能被人收买合伙骗我,我以前的那点自信也早已荡然无存了。

猛然间他把手臂狠狠的划过我插在桌子上的刀,血,顺着刀锋流淌。在我惊鄂的瞬间进来了一群保安,拿着警棍,向我扑来,下手之重另我后来回忆时也感觉的到他是想至我死地啊,即使要不了我的命也要把我废了。不过事情不能都按照他的思路来,这时一群警察突然闯了进来。

这次轮到他发呆了,恼怒的看者他的手下,仿佛在询问是谁报的警啊。不过我却带着微笑晕倒了,因为,是我报的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