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工作关系,我认识了一位交警,姑且叫他老王。老王成天站岗,面色酱紫,看上去确实比实际年龄要老。

有一天一起吃饭,我冲老王发起牢骚,那些特权车整天横冲直撞,乱按喇叭,怎么不见你们管?倒是对私家车罚起来挺狠的。老王一乐,于是给我讲了下面三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关于某军车

其实很多城市的军车,都让交警头疼,咱们这儿也不例外。因为军车的司机不受地方管,要么他说有急事儿,要么带搭不理,扣了本大不了再回去领一个。所以很多时候,即使有军车越线、闯禁行,我都当没有看到。但有一回例外了。


那是个中午,对讲机里同事喊我,一辆军车连闯了好几个红灯,正朝这边过来,让看看怎么回事。果然,一眨眼的工夫这车就到了,好在前面有车挡着,它过不去了。我上前一看,开车的是个小年轻,也不过二十岁。请他下车,出示证件,小伙儿一副“我就闯了能把我怎样”的表情。这时有很多人围观,就是要看看我怎么处理。我那股劲也一下上来了,“先把车靠边”,然后我给当地驻军的督察打了个电话。小伙开始还撑着,后来一听说督察要来,马上软了,一口一个大哥地叫着,说再也不敢了,放了我吧。我没搭理他,有本事闯红灯,就有本事撑到底。很快督察赶到,上去就是一脚。那时看着小伙儿倒是挺可怜的。办了简单手续之后,督察把他连人带车带走了。别看没罚他钱,但结果可要严重的多。轻则写检查给处分,严则贬出机关下放连队,连车都开不成了。要知道,一个战士在部队里学点技术,尤其是学会开车可是要下大本钱的。他这样做,对得起谁?

第二个故事:关于官车

我们做交警的,刚一上班,最重要的就是记领导车牌,谁是几号什么车,大概都心里有数。

我刚工作的时候,也是站现在这个岗。每天人流车流都特别多,好多领导的车也都从这里过。当时就以为站好岗、疏导好交通就行了,其实没那么简单。

那天正好我值班,刚从岗台上下来,就发现一辆车在慢车道逆行,想也没想就上前敬了个礼。车玻璃落下来,我发现后座还坐着一个人。刚想要司机的驾照,猛然想起后座的人怎么那么面熟?昨天还在电视上见的。我当时反应特别快,啪地一个立正,一个放行的手势,说了声“注意首长安全”,小车刷地开走了,我的汗也下来了。

第三个故事:还是官车

时间长了,领导的车牌号也都烂熟于心,基本不会出什么问题。当然如果不是特别要紧的事,这样的车也不会违章。

这事儿说起来有三五年了。还是在这个路口,我下岗,到边上去喝口水。东西变绿灯了,可车并没有动起来,压在后面的车不断响喇叭。我急忙跑过去。第一辆是一出租车,紧跟在后面的是一奥迪,一看牌子,是市里一位大领导的。他爷子下车了,正指着出租司机说着什么。我赶紧指挥后面的车绕着走。开始还以为是追尾了,可一看,两车都没事。仔细一听,明白了。原来这两辆车一前一后,停在这里等红灯。出租司机闲着没事儿,把车里的烟灰缸拿出来,直接倒在了马路上,那一地烟头儿。领导正在后面车里坐着呢,一看,这还了得,把马路当垃圾场了。老头立马下车,对这司机展开批评。我过去那会儿,司机还顶嘴呢,没准他心里琢磨,哪儿这么一爱管闲事儿的老头儿,都管到马路上来了。我赶紧敬了个礼,说首长请放心,这事儿我来处理。老爷子这才上车,走了。

让出租车靠边熄火拿驾照。我说你这个不长眼的家伙,偏偏在领导面前倒烟灰缸,你当马路是垃圾场呀?那家伙估计已经吓傻了,我清了还不行吗?那你还不赶快去?别看老爷子在电视里总是笑呵呵的,那天真是生气了,像个孩子一样冲他喊。讲到这里,老王一脸的钦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