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战之缘(2006中日战争) 正文 第七章 美雪——说不尽的再见

银月光华 收藏 3 61
导读:再战之缘(2006中日战争) 正文 第七章 美雪——说不尽的再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8/


我们挤在轰鸣的战车里,想着雪妍那个残忍的表现我仍在心痛,这精神折磨对我来说太残酷了,已经完全大过了密云之战。当天已大亮时我看了看雪妍,她还是那幅样子,难道什么人给她施了魔法吗?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变得这么冷酷?我本想和她说什么,可是我说不出口。樱高速地驾驶着这台战车一路急行,经过大半夜的行驶也该到了吧。宫本将刚刚接收的由十八师团传来的三固村作战资料告诉我们,在那里十八师团55师200团14连120人在三固村同大量游击队发生交战,游击队装备并不便想像中的那样差,相反作战还相当有组织,只是他们不用正规的作战方式同14连交战,不停地打打停停扰乱日军部署。14连在伤亡惨重的情况下终于被迫撤军,没有俘虏也没有缴获任何游击队的武器,如果不是空军的支援他们很可能全军覆灭。


前方没有路了,天也阴沉起来,我们只好下车徒步前进,这里是中国的北陲,再向北20公里就到中俄边境了,我们顺着小路走进了一个地形险要的山口直登上山,现在是上午7点钟,可阴沉的天却让我们感觉仍在黑夜,四处刮着潮湿的风,让人很难受,一夜的疲倦袭来,我感到很累在心里不停地祈祷不要下雨,可雨还是下起来了,本来就不好走的道路变得更加泥泞不堪,宫本不停的给我们打气,再走五公里就到了。


倏的,带头的宫本停下了脚步,我顺着他的目光方向看,树林后的山坡下有一条小河,那儿正有一个渔夫拉网捕鱼,我看了看宫本,他思索了一下掂了掂手中的枪打定主意走了下去。那渔夫警觉的发现了我们,看着我们过来他不慌不忙地问:“你们是什么人啊!”


“解放军。”宫本说。


他看了看我们的装束,好像相信了,放松了警惕,固定了一下渔网后从河里走了出来,他很随意地在衣服上抹了抹手向我们走了过来。


“哎?”他走近后吃惊地问“你们……你们不是村里的?”


“村里也有解放军?”我不禁脱口而出。


“对!昨天刚刚到,你们不是一起的?”他说。


“啊,是!只是没想到他们先到。”宫本连忙说。


“呵呵!他们也说过!要吓你们一跳,我是特意在这儿等你们的啊!你们就这么几个人吗?”他边说边背起草编的渔篓在前边带路。


“哦不!我们是先遣队。”宫本解释到。


“哦!我说怎么这么少,村里的说有三十多人呢。”


“那么村里来了多少?”宫本问。


“也有三十来个!”渔夫说。


“听说你们打仗很勇敢,是真的吗?”美雪问。


“你个闺女,怎么?不相信啊!”渔人自得其意地说。


“可我听说你们伤亡也很大吧!”宫本问。


“那一仗死了七八百人吧!”渔夫说。


“你们现在还有多少人?”


“加上老弱病残也就一千来人,有些是被打散的解放军。”


宫本已经基本试探出基本情况了,他正在思索行动方案,我们不是专业间谍队伍,有樱在更增加了暴露的可能,况且解放军很少男女混编作战,即使是大部队也是男女有别的,这样进入精明且有战斗力的游击队和解放军联军里就凭这几个人,就算有天大的能耐也无回天之术。我一直在侧眼观察宫本的神色,想象他怎样解决这个难题。他思索了一会儿,突然给樱递了个眼色,就像递给雪妍的眼色一样。这种杀人的眼色我不愿意看到他递给任何人,包括樱和美雪,可他第一个递给了雪妍,现在又是樱,樱也会像雪妍一样毫不犹豫地杀掉这个人吗?不过这个疑问好像根本没有存在的可能,樱是专业特工,不会拒绝命令的。我已经看见她悄悄地抽出军刀,我该怎样和这群杀人机器相处呢?


“咔!”是美雪,她抢先一步拧断了这个联络人的脖子,我被这突然的变故弄慌神了,不明白美雪为什么会这样?这不是给她的命令,为什么她一定要抢先一步?樱见到这样又悄悄地收起了刀。美雪一脚把尸体踢开,宫本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显然对个违反命令的行为极不满意。


“组长!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我两手一摊耸了耸肩问。


“发信号给春野组,让他带领本部和谍报课的人去干这件事吧!现在我们要回去收拾解放军,为他们赢得时间。”宫本说。


“什么春野组?”我不明白。


“他们的频率是5430赫兹,发报吧,口令是‘猎狐’。”宫本说


原来他们早就埋伏好一支人马,想必很快就会抵达,这样的作战居然只让组长知道,这太不公平了。我心里这样念道,可手中却忙个不停,架好无线电后按照宫本刚才说的调频发送了口令,现在我才知道原来川岛早就制定好了一个行动计划,所以宫本才敢无顾忌的杀人。


隐藏好尸体后我们返回了来时那个地势险要的山口,分成两组隐蔽起来,狙击方向向南,我、千代子和美雪在右侧,宫本、樱和雪妍在左侧。我想那个什么春野组的再快也快不过我们吧!所以计算路程时间大概会在今夜才到,现在我们只有躲在灌木丛里冒着雨干嚼着压缩饼干。那硬梆梆的饼干我不知嚼了多少块了,下巴都有点痛,可我一想起美雪说的话我就不得不吃下去,这也算是一种享受吧!因为战斗发生后连我都不知道该做什么,该和谁作战,我即不能和解放军作战,又不忍背雪妍而去,就算要走也应该带着雪妍一起走。


我们很少活动,这样的潜伏直到深夜11点,雨总算停了,浑身已经湿透了,解放军的作战服不具备防水功能,这就比日军特种部队的差多了,湿乎乎地伏在地面上让我难以忍受,我不停地扭动着身体,可美雪却比我平静得多,即使有动作也小得几乎看不见,而千代子的耐力更令人佩服,从潜伏开始就纹丝未动。这时的我们早已戴上夜视镜,黑夜对我们来说没什么阻碍,可小路上还没有出现解放军的影子。


天空远远地传来大批直升机的轰鸣,“‘猎狐’行动开始了。”所有人的耳脉里都听到了这种声音,随后三固村方向就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我不禁回头去看,火光映红了天空,武装直升机来回穿梭着射出一道道火舌,密集的枪声响起,深夜里听起来是那么清脆。我内心的矛盾又活跃起来,遭到偷袭的游击队员们一定在英勇的同敌人展开激烈地战斗。而我这个少尉却在日本人的庇护下潜伏在这里。


“来了!”美雪警觉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维。


我慌忙注视伏击方向,山口出现了隐隐约约地影子,是一支精锐的解放军小分队,他们的装备不同于一般陆军,我看见一个军官用望远镜向这边观察,也看到他们同样戴着夜视镜,那么这场战斗打起来就像白昼一样了,没有丝毫的投机取巧,完全是靠战术和战斗人员素质决定的。


“多少人?”我问千代子。


“45人。”千代子毫不犹豫地说。


装备精良的解放军排成一路纵队向山口运动,爆炸声已使他们警觉起来,他们每个人的间距始终保持在10米左右,这样45人的纵队就显得非常长,面对这样的战术队形再厉害的人也无法靠一个爆炸或一顿扫射就能解决得了的。


“砰!”千代子首先开枪了,第一枪就打中了中间的一个军官,我吓了一跳,因为宫本还没下达攻击命令,或许应该让他们再近一点更有把握,可一向以听从命令的千代子怎么会在没有任何命令的情况下开枪射击呢?还没等我想明白千代子又打了三枪,最前面的三个士兵被打倒了。解放军立即疏散开宫本他们也犹豫不得了,立即开枪射击,虽然双方距离还有400米远,可日本特工精确的枪法弥补了距离上的困难,还是有些人被打中了。可这毕竟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虽然遭到突然袭击却没有丝毫的慌乱,他们一部分组织还击,另一部分排成战术队形向我们冲来,显然他们从子弹密集程度中已判断出我们人数并不多,子弹呼啸着从我耳边飞过,随时有可能打穿我的脑袋。他们已从遭到突然袭击中清醒过来,火力越来越有效,我躲在山脊背后,不能开枪,对谁也不能开枪,在特工组里我只忍心对宫本开枪,其余的谁也不忍。


“轰……”几颗榴弹在解放军中炸开。解放军突然停止了射击,我们静看着,对方有一位军官在使用灯光暗语,或许我们的装备和他们一样,使他们对进攻产生了犹豫,可这犹豫是致命的。


“砰!”美雪一枪结果了那个军官。接着宫本他们又发射了第二轮榴弹,遭到这样的进攻解放军才彻底清醒,又继续组织进攻,尽管他们遭到了很大伤亡,但是我了解我们的军队,哪怕所有的军官都死光了,只要还有一个班长在部队就不会溃散的。他们又组织起了有效的进攻,这次绝不留情了。或许宫本方向的火力太猛烈了,他们遭到猛烈的榴弹袭击。


“雪妍!你怎么样?”我问。


“不要紧,我说过我会照顾她的。”樱自信的回答。


听了她的话我放心了些。美雪正全神贯注的射击,看来她除了格斗,战术技能也很好。就在这时突然从美雪的左侧、我正前方的灌木丛里出现了三名解放军,他们发现了美雪,已经开始举枪射击了,美雪会死的!这情急之下我的理智失控了,我的枪响了,这罪恶的子弹射向了自己的战友,射击的那一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他们遭到遭到了我致命的袭击,我射出的子弹打穿了他们的头盔,几声闷响过后,我看见鲜血从弹孔中洴出,其中两人立即倒地,另一个发现了我,可千代子的枪没有给他反应的机会。


“突突突突突突突……”一串机枪子弹向我打来,我的射击位置暴露了,我急忙滚到一颗大树后面,紧接着就是“砰!”的一声巨响,粗壮的大树被打穿了一个洞。大口径狙击步枪!我吃了一惊,急忙滚到一块石头后面。又是一枪那颗齐腰粗的大树咔的折断。“好险!”我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长濑君!没事吧!”耳脉里传来樱的声音。


“还好!”我说。


解放军的火力越来越猛烈,我们完全被压制住了,我们不得不放弃原有阵地,利用地形掩护撤退,矛盾的内心不停的翻滚,我在违背着良心“作战”,可如果我放弃的话,我一定会死在自己同志的枪下,我害怕。


“千代子!还有多少人?”我大喊。


“28!”


几乎是我们的五倍,不仅有机枪还有一个拿着大口径狙击步枪的正在远处暗暗地瞄着我们。


“长濑!你们小队坚持住,我们要迂回了。”宫本说。


“明白!”子弹越来越密,我们三人东躲西藏,美雪和千代子不停地还击,又击毙了不少解放军,少了宫本的枪声,他们几乎把全部火力都压到我们这儿来,我们边打边退,他们的火力也随着我们不停地打过来,我们已退到树林里,四周人影绰绰,似乎被包围了。“砰砰——”两发子弹打在我脚下,我连忙滚到一颗树下,千代子突然窜到我身旁拔出手枪对树上开了一枪,“卟嗵!”一个尸体从树上掉下来,血沫从树上飞下来,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我定睛一看,那个战士的心脏被千代子打中了,还在涌着血。我不禁一阵恶心,只好强忍着。


“砰砰砰……!”连续几发狙击步枪弹打倒了隐藏在我们周围的解放军,接下来一声爆炸声响起又炸飞了几个解放军,看来宫本他们还缴获了火箭筒。


“反击!”美雪说着迅速冲出遮蔽物连续打倒了二名解放军又钻到另一处掩体内。千代子举起狙击步枪对着一处灌木丛打了一枪,又一阵血沫喷出来。宫本他们也在发起了逆袭。一阵激烈的枪战后整个战场寂静了。


千代子抱着枪,警觉地看着四周。“还有吗?”我问。


“还有一个!”她说。


我环视了整个战场,如果真如千代子所说还真难发现在哪。美雪站起了身端着枪四处搜索,我蹲在草丛里看着她。


“小心!”我对她喊到,因为我看见一个解放军军官突然从美雪身边的灌木丛里手持刺刀向她刺去,这是第二次为了美雪我背叛了自己的良心。


美雪一个摆腿踢掉他手中的刺刀,紧跟着一个弹踢踢到了他的下颌将他踢翻在地。那名军官重重地摔倒在地,美雪缓缓地走上去一脚踏住了他……


“砰!砰!砰!”


我没有看见那军官的死相,但想必不会好到那去,战场上的硝烟还没散去,宫本他们缓缓地向我们走来,樱手里拎着一支俄制20毫米狙击步枪,这的确是有威力的武器,难怪齐腰粗的大树两枪就被打倒了。


雪妍捂着右臂,“她受伤了?”我连忙问。


“一点点小伤,不要紧。”樱安慰我说。


我走过去,她没有理会我,一只手用刀割开迷彩服,然后从包里拿出药棉和纱布,我从她手里拿过药棉,轻轻擦去血渍,只是子弹擦伤,我放心了许多,又拿过纱布小心的为她缠上,可是我的手法不太好,不小心碰到了伤口,她倒吸了一口冷气,但是没有叫喊,只是默默地看着伤处。我更用心些为她包扎好,然后轻轻对她笑了笑,她没有任何表情地看了我一眼。


“小猎犬!我是猎狐!”是春野组在呼叫。


“我是小猎犬,有话请讲。”宫本说。


“我们遭到猛烈攻击,如果可能请支援!”


“明白!”


我们清点了一下弹药,经过刚才那场战斗我们弹药消耗很大,宫本对我说:“你和美雪留下等我们,必要时可发电请求黑河的空军支援。让千代子跟随我一同支援春野他们。


刚才的战斗已经让我筋疲力尽,更重要的是我良心上的不安,宫本的决定正好符合我的心愿,可为什么要美雪和我在一起呢?我有千代子就足够了,马上我就想到了,美雪的不听从命令和她的高傲已经构成了宫本讨厌她的原因,而更狠的是他见到川岛可以转让对千代子的指挥权却收不回去,想把绝对听话的千代子放到他身边。我把千代子带到一边对她说:“一定要回来,回到我的身边,暂时你跟随宫本,注意保护好源静香!”


“はぃ!”她的回答让我很放心。


“美雪我们走吧!”我说。


“はぃ!”美雪瞥了一眼宫本和我一同向返回的路走去。


我还是有点不放心,于是转过身喊到:“藤崎!”


“什么事?”她停下脚步回过头看我。


“帮我保护好她!”


她打了个OK的手势微笑着说:“包在我身上。”


“谢谢你!”我也同样微笑着说。


宫本他们离开后,我的心一下子安静了不少,有种置身事外的感觉。我和美雪在一处半山坡找了块平坦的地坐了下来,我解下水壶递给她,她笑着摇了摇头,于是我自己喝了一口水。


“怎样美雪?刚才的战斗很激烈吧!”我说。


她看着还沾着血迹的裤子说:“我不喜欢这样!”


“什么?”


“不喜欢杀人!”


“那你……”


“我在破坏命令,破坏宫本的权威,不想让他嘲笑,不想让他认为我一点用也没有。”她使劲的搓着额头说。


“我想我开枪时也非常难过!”我猛然间想起了刚才打死的两位解放军战士,心里的自责与内疚已经不是用语言可以形容出来的,我质问自己为什么要打死自己的战友而去保护一个敌人呢?


“我不是一个工具!不是一个可以随意被人使用的工具。”美雪说。


“如果没有这场战争的话谁也不会成为工具。”我说。


“战争?”她喃喃地说。


“喂!你有没有怕过死?”我问。


“死?”她想了好久才说:“没什么可怕的,反正我的没有牵挂了。你害怕吗?”


“是啊!”我说出了实话,如果不是怕死,我为什么要穿上长濑一贵的军服?可我后来的行为不仅仅是一个怕死就能解释得了的,为什么我要杀那个垂死的战士?为什么我的掩护美雪?当我手上沾满了战友们的鲜血时除了罪恶还有什么呢?我的价值在哪里?我一直想要和雪妍一起回来,可我为什么还在任由摆布?


“你还有留恋的人,当然会这样,有你父亲在爱你,有雪妍值得你爱,你的生命还有意义,你当然会怕死,可我,战争结束后还能干什么呢?我只学了杀人,不停的为日本去杀人,不管什么冠冕堂皇的话都掩盖不了杀人的事实!可谁又能认为我这样做是有意义的呢?我不过是在听从命令,不过是在履行职责,我连自己想做的事都做不了,还能干什么呢?”美雪激动的说,我还是第一次听到美雪说心里话。


“那么你想做什么事呢?”我问。


她抬起眼远望远方的山峦脸上洋溢出幸福的笑脸轻声说:“爱!”


“爱?”


“对!真正的幸福的爱,爱自己喜欢的人,不顾一切地去爱!”


“可那或许并非像你想象的那样幸福。”我叹着气说。


“你想到她了吧!”美雪看着我说。


我点了点头。


她又看着远方的山说:“小时候妈妈对我说,世界上最靠不住的就是男人。这句话深深的刻在了我的脑海里,从此我不愿接触男人,对他们总是一幅高傲的样子!为了不让他们侵犯我去学习空手道,在那儿我遇见了樱,她总是那么让男孩儿们喜欢,有人送花,有人约她出去玩,可我什么也没有!于是我只有发狠的学习,什么都学习,只要能打人的都学。现在想起来不过是出于嫉妒,其实我也渴望像她那样。后来政府出钱训练我,我取得了成功,擂台上没人是我的对手,我打倒着一个又一个对手,甚至挑战男人,但他们也总是败给我,这使我自信,使我骄傲,也使我更加傲慢地看待这个世界。”


“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我问。


“因为……自从你来了之后,我的感觉在变,你和其他男人不一样,宫本是个无情人,满脑子只有战斗,军队里像他一样的男人比比皆是,可你却是另类,你对感情很执着,就像你钟情于静香一样,可得来的却是痛苦,我为你不平,也恼怒这个制度,为什么特工就不允许有感情?”她说到这儿偷偷地看我一眼又说:“那天我把你摔进垃圾箱里你不怪我吧!”


“哦不!是我太笨了!什么都不会。”我骚着头笑了笑。


“你很有涵养!那样也不生气!我早已想好请你吃饭以表示道歉。”


“是吗?能得到美雪的赏识我很高兴呢。”


“谢谢!”


枪炮声还是远远的传来,想想雪妍正身处于那片枪林弹雨中,我不禁担忧得向那里望去。


“不要紧的,她很能干,况且樱会保护好她的。”


“千代子也会。”我说。


“那个没有感情的小姑娘……”美雪喃喃地说。


“我不相信一个人会完全没感情,千代子也是,即使受过再惨酷的训练也不会没有感情,只是她不肯或不善于表露出来罢了。”


“自以为是,其实你一点也不了解她那样的人,她们的脑海里不会有伦理道德,她的感情只是最基本的本能,你想得太天真了,不过谢谢你救了我。”美雪说。


我没有说话,那的确是我故意开枪,此举令我极为难过,所以我不愿想起。


“我突然觉得雪妍很幸福。”美雪说。


“为什么?”


“虽然她经常受到歧视,可是至少还有个大将之子这样爱她。”


大将之子?“不!”我突然大声喊到:“我不是什么大将之子,我不会依附在他的影子里,况且不能在一起的爱会幸福吗?”


她听了我的话吃了一惊,低下了头:“对不起,我没有考虑你的感受。不过我一直希望有一个人能像你爱雪妍一样爱我。可是仅仅是这个普通人都能享受的事对我却是个梦想。”她忧郁的说。美雪完全变了个样子,不过是个怀着普通梦想的女孩儿啊!


“对不起!打扰了。”有人在用日语对我们说。我一抬头树林里走了出四个武装人员,他们都穿着解放军的军服,没戴头盔,也没有军衔。


美雪敏感地将我掩护在身后质问:“什么人?”


为首的人用汉语对我们说:“哼!这种地方还有心情谈情说爱,真是可笑!你们一直要找的游击队就在你们身后都不知道。”他们的枪口都瞄准了我们。“虽然你们刚才一直在说汉语,可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日本人。放下武器投降吧!”


游击队?我脑海里闪过的是希望两个字,这里只有美雪一人,此时正是摆脱日本人的最佳时机,虽然以美雪的射手和智慧他们四人可能不是对手,甚至会全部毙命的,但是若加上我背后射去的黑枪,恐怕美雪不会料到,但是若要真的打死美雪……如果真的可以的话那么刚才她就已经死了,我下不了手。


“放下枪!”他大喊。


“好啊!”美雪扔下步枪,向他们走了过去,摘掉了手枪和钢盔全都丢在地上,她静看着那四个游击队员,然后旁若无人的解开了她的马尾辫,她的秀发飘逸的散开,然后回过头给了我一个微笑,我不理解那笑容意味着什么,难道是决别?因为我知道日本特工是不会允许自己活着落入敌人之手的。就在我还犹豫之际,她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踢掉了为首那人的枪,未及其他人反应,紧接着弯下身一个重拳打在那人心口上,其他三人想开枪,可美雪根本不给他们机会,一个弹踢又踢掉了一个人的枪,又一记重侧踹踹倒了他,然后和第三个人扭打起来,最后一个拿着枪的人因为美雪和那人扭打在一起没法开枪。


此时我的心乱作一团,这一瞬间太多太多的想法从我脑子里闪过,感情、战争、敌人、无力自拔、本能的驱使、可怜、自尊被打败、眼泪……但现实却并不容我多想,现在的她又再和我的同胞战斗,而且游击队员们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女人往往给人一种柔弱感,可正是这种柔弱迷惑了对手,尤其是现在我很难把枪口对准她,因为我认识到了她的另一面。正义与感情相互争斗着。她是敌人!但她也只是个姑娘!敌人!姑娘!敌人!她是敌人!她是我们敌人的工具!她在阻止我们自由!我的思想激烈的斗争着,终于理智占了上峰,我缓缓的举起手枪,准星与照门对准在一起指向她。最后一个游击队员也被她打倒了,她明显感觉到了背后了枪,可是她仍直直地立在那儿!


“开枪啊!”她慢慢地说。


“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尉!投降吧!你们赢不了!”我说。


“哼哼!”她冷笑着说:“我不怨你,你也不过是再履行你的职责罢了!只不过你的演技未免太逼真了,我被你骗了。”


“我很对不起骗了你,不过放下枪你就不再是工具。”


“不可能的!那是我的宿命!我不会输给任何人的!只请你帮我一个忙,不要让樱看到我的尸体。长濑君!保重!”说完她咬住了左边的衣领,我知道里面有氰化钾。我不忍再看我不想看见她服毒药后挣扎的样子。


美雪趁我分神突然一个箭步闪到我面前,灵敏地抢走了我的枪,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枪口已经指向了。


“我说过!我不会输给任何人的,包括你。”她紧紧地盯着我的眼睛,那眼里究竟是愤怒、不满,还是失望,我读不懂,不过她的眼神里又充满了忧郁。“但是……”她咬紧嘴唇,眼角里流下了泪滴,晶莹的泪珠滚落下去又被风吹散。


“你果然是优秀的特工,我被你骗了!”我笑着对她说。


“我没有骗你,我只是在证实自己,向你证实我不是败在你的手下。”她一边说一边从包中拿出了定时炸弹,调定了时间。


“美雪……你……”我对她的举动很吃惊。


“生命真的很痛苦,让我无法再活下去,冷漠、欺骗、杀戮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让人厌倦,当生命失去了意义的时候,我没有理由再活下去,你要信守诺言,记住你答应过我什么……”她哽咽着说:“我没有欺骗你,真的没有……”


“美雪……你在做傻事!你不应该对自己的生命这么不负责,你有理由活下去,甚至是杀了我!”


她摇摇头说:“没用的,是我自己厌倦了,再见了!长濑君!”然后猛地咬啐了衣领内的玻璃泡,里面的氰化钾溢入她的口中,虽然只是几毫克的氰化钾,但是她的脸立刻变得铁青。冰冷的枪掉在了地上,她已经失去了自控力,痛苦的掐着自己的脖子,就在即将倒地的一瞬间她扑进了我的怀里,她扭曲的身体不住抽搐,可她的眼睛还紧紧的望着我,泪水如泉涌般涌出,浸湿了我的衣衫。


“再见……我……真的……很喜欢……”她窒息了,氢化钾使她的面容变得扭曲,那个几秒钟前还健康、不愿失败的女孩儿死在了我的怀里,这不应该埋怨别人,要怨也应该怨这本不应该发生的战争,是战争让人们扭曲了人性。


“美雪!为什么?”她的死让我流下了眼泪,她最终还是没有说完那句话,但是在她窒息的那一刻我知道了这个女孩的心思,她爱上了我,甚至为了对我的爱放弃了自己的生命,本应成为她生活寄托的我却因为是她的敌人而使她心死。我触摸着她的身体,还带着体温,但是那躯体很快就会僵冷,美雪!我紧紧的抱着她,从前的一幕幕现在在我眼前,那个倔强、高傲的女孩一旦心中充满爱时,居然可以变得这么温柔,但是我真的可以给你温暖吗,在我怀里你会觉得幸福吗?我只是一个违背着良心生存的人,我卑劣的行径根本不值得你这样做啊!


四个游击队员挣扎的爬起来拾起枪,走到我身边。


“你真的是解放军的军官?”那个为首的问。


“是的!”


“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也不想知道,但是谢谢你救了我们,如果需要我们的帮助请和我们联系,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的。”他告诉了我他们的联络调频和密码。看到这场面的他们也不禁同情我,拍了拍我的肩后走了。


我抱起美雪的尸体,把她放在一片树林里,她打开的定时炸弹是一颗磷化燃烧弹,定时10分钟,她不想让樱看到她死去的样子,想保留在同伴心中美丽的地位,我依照她的遗言把她和炸弹放在一起。尽管许多死在她手下,可是当我看到她最后的样子时心里已经愿谅了她,她已经离开了她所讨厌的世界。


“再见了!美雪!”我看了她最后一眼,用军帽盖上了她被毒青的脸,那是解放军的作训帽,光闪闪的军徽闪着耀眼的光芒,对我来说那是正义之光,我离开了她,把她一个人静静留在那儿。我想如果命运再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她还会是现在的美雪吗?


我走了很远,炸弹爆炸了,火光冲天,大火吞肆着树林,虽然是白天可还是那么耀眼,美雪一定荡然无存了,可在那大片大片的白烟里我似乎看到了她灿烂的微笑。


再见美雪!说不尽的再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