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捕蝇草行动-火阵

梦中将军 收藏 12 41
导读:光辉的历程 正文 捕蝇草行动-火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


MZD等中央军委和八路军总部的领导人,聚集在盘谷基地的军事核心区作战部大楼内,通过电子屏幕和快捷的情报信息传递,随时在把握着整个战场的局势。一幅巨大的电子地图,及时地把各个战场的变化,随时反映出来,极大地方便了各级首长的指挥。战邪司令员特别给MZD和ZD,各安排了一张现代的老板桌,作为他们的临时办公桌。MZD头一次用这么豪华的桌子,风趣地对战邪说:“我的桌子比蒋该死(介石,不是贬义,完全是湖南地方的谐音)的都高级啊!”MZD见到太多的稀奇古怪的事情和东西,已经都见怪不怪了,只是随行的卫士们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稀奇,一双眼睛和耳朵早已不够用了,一边为首长服务,一边偷空四处乱瞅,好似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其他首长都在用透明隔断围起的办公室,分别指挥着各个战场的军事行动,参谋和机要人员在各个办公处进进出出,不断地将一道道作战命令发往四面八方的部队。MZD一会儿面对着电子地图沉思,一会儿又埋头奋笔疾书,又不时地拿起内线电话,同其他首长商量着什么。在工作间隙的休息时间,MZD端着一杯茶站在电子地图前,仍然继续在思考着问题。战邪司令员端着一杯咖啡凑了过来,“主席,您要不要换换口味儿,尝一尝咖啡的味儿道,这玩意可提神呢!”,MZD笑着摇了摇手里的茶杯,“你那洋玩意儿我享受不了,还是茶水对我的口味。小战那,钟司令员把华北的这次行动称作捕蝇草行动,我看还是很形象的,也反映出人民战争的内涵,是不是把整个战役都用它命名怎么样?”,“当然可以,本来这次战役就是一个全面而完整的军事行动,全国各地的我军部队都已经行动起来,直接和间接地都参与了这次行动。统一命名不仅有利于指挥,在各种文件材料中也避免了称呼的混乱,也对这段历史是一个很直观地反映,我一会就同剑英去商量一下,在所有的军政文件中统一称呼!”战邪司令员完全同意MZD的提议。“主席,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日军已经基本展开,华北集团军钟国兴来电请示,是否将他们秘密训练半年多的摩步师和陆航团投入战斗,同时开始实施他的展翼行动?”战邪向MZD请示道。MZD摇了摇头说:“还不到火候,让鬼子再消耗消耗,等到它精疲力尽的时候,再给它致命的一击,这样我军会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和牺牲!”,“好的主席,就按您的意见办。不过主席,不知道您感觉到没有,这里就您同别人有点格格不入!”战邪凑到MZD的跟前神神秘秘地说道。MZD有点诧异地看着战邪,“小战那,此话从何说起呀?我M某人难道脱离群众了?”MZD不解地问道。“主席呀,这里的所有人都是穿军装,就您自己是地方打扮,这哪像个运筹帷幄的将军那,您说是不是?”MZD这才注意到,所有的人,从列兵到将军,人人都穿者草绿色军装,只有他自己还穿着灰色便装。MZD对战邪两手一摊做了个无奈的手势,战邪也不管MZD同不同意,拉着他出了电子监视大厅。十分钟后,当战邪陪着MZD再次出现在大厅时,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在MZD的身上。只见他身穿呢料材质的将校军装,肩上佩戴着上将军衔,这是战邪将自己的新军装拿出来,好在MZD的身材同他差不多,穿在身上也十分得体,真有十分叱咤风云的大将风度,因为MZD很少穿军装的关系,人们深感稀奇,不禁热烈地鼓起掌来。ZD等将军们围上来,纷纷夸奖着,搞得MZD有点不好意思,他指着ZD等人笑道:“今天我M某人升任大将军,尔等要摆酒席庆贺才是,都给我凑份子,谁也别想拉下!”众人齐声道应该,只是大将军官位有点小,应该元帅才是。

这次行动不仅仅是华北和西北,中央军委命令东北集团军,南方集团军,八路军115师,120师,129师,东北抗联等我党领导的武装,同时向所在地区的日寇发起攻击,让日寇首尾不能相顾,间接地支援华北和西北战场。此次决战,日寇在兵力、坦克、飞机的数量上占有优势,我军如果同日军硬碰硬将是两败俱伤,即便是胜了也是一个惨胜,除了休养生息再无继续攻击的能力。这样的结局不仅实在不划算,在险象环生,陷阱密布的国内环境下,很容易被国内的军阀偷袭,前门打着狼,还得防着后面的虎,真的很不容易。所以,我军的基本战略是拖垮消耗日军,打的是人民战争或是叫做作全民战争,让入侵的日寇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最后被拖死累垮,以最小的牺牲和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

华北集团军在平原根据地,充分地发动群众经过半年多的发展,已经形成了相当规模的地道网,做到了户户相通,村村相连,并建立了完善的联防体系。各村民兵排不仅武器装备精良,已经全部经过正规的军训,作为普通步兵已经是完全胜任。一个独立师已经化整为零,一个排或一个连不等,有重点地加强到村民兵连,协同民兵一同开展游击战。经过十分彻底地坚壁清野,在华北大地上的村庄只剩下了空空的房屋,所有粮食和日用品都藏到地下,就连水井也经过投毒或填埋处理,水塘或是河边都埋设了大量的地雷,他们的口号是:不给鬼子留下一滴水,一粒米!

曾经介绍过的一个村庄叫百户营,是敌工部郭凯传部长主抓的10个模范村之一,不仅有完善的地道体系,而且民兵工作相当出色,除了基干民兵排,全村男女老少全民皆兵。由于民兵工作搞得十分出色,民兵排长赵二顺被奖励了一支56式冲锋枪,除了基干民兵以外,全村凡是经过军训会打枪的男女老幼,当然,持枪年龄必须在14岁以上,每人都被奖励了一支驳壳枪,另加40发子弹。把赵二顺乐得呀睡觉都搂着崭新的56式,这可是最新式的武器呀,连主力部队都没有完全装备,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人羡慕地上来摸一把,嘴里还汹涌而出动听的夸奖的话。他率领的基干民兵排是华北民兵的标准装备, 正副排长佩驳壳枪,战士清一色日式三八大盖,4颗手榴弹,并捷克式轻机枪2挺,89式掷弹筒2具,步话机4部(每个班一部);模范排在普通排装备的基础上,又装备了带有夜视望远瞄准具的狙击步枪6支,无后坐力炮1门,并配备了日式钢盔。装备比蒋介石的中央军还精良,不过,赵二顺早就把驳壳枪给别人了,这冲锋枪才叫枪那,单发连发都行,容弹量和捷克式轻机枪差不多,这要是打起鬼子来该有多过瘾。不过副排长张连喜却犯了红眼病,也不想要驳壳枪,整天嘟囔要一支冲锋枪,搞得赵二顺心烦意乱。没办法,只好到区里的民兵指挥部,找到副区长兼区直属民兵中队队长贾秋里,软磨硬泡最后到底为张连喜匀了一支英制MK2冲锋枪,虽然比56式冲锋枪差远了,但是也算是比较先进的武器了。百户营民兵排不愧是模范排,在我独立师部队阻击日军时,刚好百户营位于我军的侧翼,赵排长将基干民兵全部拉到村外的一个高地上监视敌人,主动地为我军担当侧翼掩护。果然,狡猾的日军见正面攻不动,派出一个大队的兵力,妄想偷偷迂回我军的侧翼。赵排长发现敌人的企图后,一边通过步话机向区民兵指挥部报告,一边做好了战斗准备,在赵排长的脑海里形成了一个大胆的计划,他要想办法让敌人进到村里,通过地道战把敌人全部歼灭。当敌人进到五十米左右时,他一声令下全排一齐开火,狙击班的六支狙击步枪先将六名鬼子军官放倒,紧接着捷克式轻机枪、掷弹筒,以及冲锋枪和三八步枪,劈头盖脸的火力打得鬼子晕头转向。鬼子的重机枪刚刚架好,就被无后坐力炮给掀翻了,暂时退到一道土坎的后面隐蔽起来。鬼子大队长酒花平武有点莫名其妙,对面如果说是支那八路的主力,从火力密度和武器的种类来看不像;如果说是国民政府的政府军,火力又强了许多,尽管从枪声判断人数不很多,但是自动火器不少,居然还有炮。就在鬼子踌躇期间,密集而准确的炮火突然从天而降,炸得鬼子哭爹叫娘抱头鼠窜。这可不是民兵排的炮火,原来区民兵指挥部接到敌情报告后,立即将敌情迅速通报给独立1师师部,师属炮兵团按照民兵排赵排长提供的坐标,群炮齐发将鬼子的偷袭粉碎了。残余的鬼子仓皇退去,赵排长一边组织火力追击,一边暗自后悔不迭,不报告就好了,只要把鬼子引到村里,凭着全村人手一枪,加上完善的地道,独吃这股鬼子不是没有可能的,不过后悔药可没地方掏弄去!

在我军的独立师完成阻击任务撤退到二线后,鬼子便蜂拥而入四处寻找粮食和水源,一个大队的鬼子和一个野战医院驻进了百户营。民兵排和一支担任撤退破坏任务的独立师工兵排,用夜晚分别出击,重创了鬼子的步兵大队,将野战医院的医生和护士全部击毙,掠走所有的医疗设备和药品,留下了几百名缺胳膊断腿的伤兵,在没有任何医护的条件下,慢慢地在痛苦中死亡,也把一个巨大的包袱留给了鬼子。第二天鬼子作为报复,用密集的炮火将村庄轰成平地后占领。前面已经介绍过,百户营是一个模范村,不仅民兵排装备精良,全体村民人手一枪,地道都是应用另一个是空来的图纸,以及坚固的波纹钢建成的,能打能藏,能承受重炮的轰击。所以,尽管地面建筑已被夷为平地,但是地道和人员的损失并不大。我军和民兵通过地道撤到村外,并且包围了村庄,用掷弹筒和密集的火力,对毫无防备的鬼子进行了反袭击。全民皆兵的村民也在这时利用村中的地道,对残余的鬼子开始攻击,从废墟中射出了愤怒的子弹,不知从哪里飞来的手榴弹,把许多鬼子莫名其妙地送进了地狱。这次战斗歼灭了鬼子一个步兵中队,一个炮兵中队,炸毁了所有的火炮。

鬼子进入我根据地后,村村遭到抗击,处处碰到地雷,有时为了泄愤,远远地用炮对村子猛轰一阵,待到接近村庄时仍然遭到迎面而来的子弹。粮食暂时还好说,吃水却成了大问题,没有一口能直接饮用的井,不是被填死就是扔进了死猫烂狗,其他的水源几乎都有大量的地雷,鬼子的人和马匹都需要水,仅仅为了必须的水,鬼子就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本来想抓支那百姓将井淘净,支那百姓仿佛上天入地一般,根本也见不到人影,无奈之下只好自己动手淘井。但是过程并不顺利,淘着淘着不知从哪里飞来几颗子弹或是迫击炮弹,使整个进程十分缓慢,干渴难耐的鬼子急中生智,垒起一堵墙将井围起来,避免了冷枪冷炮的杀伤,总算喝到了一口水。

从外地调到华北的鬼子,开始没有领教地道战的厉害,进入一座村庄后只做一般性地搜索,自以为安全后便在此过夜。结果在第二天清晨,发现成中队建制的鬼子全部被杀死,无头的尸体被整齐地码在路上,装备和枪支弹药不知去向。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多起,从此各路的鬼子学乖了,宁可在野外露营,轻易不到村子里,但是仍然不能避免枪弹和炮弹的骚扰。对于鬼子来说,整个华北平原没有一处是安全的,小股的鬼子常常莫名其妙地失踪,运送给养的辎重队经常遭到袭击,所有物资不是被夺就是被毁。一些同鬼子接触较频繁,战斗力较强的民兵连,在本村的地道里已经堆积了大量缴获的物资和弹药,甚至已经再也没有多余的空间。无奈之下只好挑挑拣拣,只要粮食、食品、棉花、布匹、服装、弹药、机枪等,其他多余的枪械都卸下枪栓,找个地方一埋了事。

在河北涞源县一个叫做安各庄的地方,115师一部和五个村集中起来的民兵营,袭击了鬼子的一个补给站和一个辎重大队,将几十万斤粮食和20余辆大车全部掠走,并将30余辆汽车炸毁,迫使北中路的部分日伪军,不得不原地待粮达十天之久,由于我根据地军民的坚壁清野,饥饿的鬼子只好以野菜和树叶充饥,加上酷暑和缺水,简直是苦不堪言。

由于根据地的地道网络四通八达,几个村庄的民兵组成联防,地方部队和民兵并肩作战,不仅给鬼子的人员造成了巨大杀伤,也给鬼子的军需供应造成困难,影响到了一线部队的战斗力。冈村宁次看着各地的战报,人员和物资的损失已经十分惊人,长此以往难以支撑这次肃正作战,必须尽快结束华北作战。他在给日军各扫荡部队的电文中命令:“匪区的地道已对皇军彻底扫荡八路流寇构成威胁,即便已经被占领的匪区治安也不稳定,各部务必要倾力除之。可采取集中兵力,多兵种配合,逐村扫荡,将八路匪区地道尽皆摧毁!”冈村宁次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不彻底清除地道就没有安定的后方。可是冈村宁次不了解,这是来自未来的中国人杰作,要彻底摧毁谈何容易?

日军集中了大约一个联队的兵力,并配属了工兵、重炮、毒气、坦克等特种兵部队,专门从事地道的破坏。具体战术是,以突然袭击的方式,突然包围3-5个村庄,用重炮将地面建筑全部毁坏,然后在装甲兵的掩护下进入村内,由工兵和毒气释放部队实施破坏。这种袭击方式也是鬼子被逼无奈,除此之外再无更好的办法,虽然对一些比较简陋的地道取得较大的战果,获取了一些物资,俘获了一些百姓。而地道设施完善的模范村,虽经重炮轰击已将地面房屋夷为平地,但是在进入村庄时,仍然遭到从废墟中射出的密集枪弹的袭击,甚至射出的炮火击毁了不少坦克。对因炮击而暴露的地道外口实施爆破,或者释放毒瓦斯,均无任何效果,派人下去察看情况,原来暴露的地道口早已被堵死,支那的百姓和武装人员,早已通过密布的地道网络转移到别处,让鬼子见识了什么是“四防”地道(即防炮、防挖、放毒、防钻)。

联队长多田俊站在一辆坦克旁边,拄着一把战刀注视着正在寻找地道的士兵,虽然脸上还挂着威严轻蔑的表情,但是心里却沮丧极了。几天来虽然破坏了几个村的地道,取得了一些成果,但是付出的代价也不小,消耗了天文数字的弹药不说,被支那土八路冷枪冷炮杀伤的人员已经超过千人。可恶的支那土八路居然大白天就敢袭击皇军的大部队,狙击手埋伏的位置都在千米之外,待到皇军搜索部队赶到时早已没了踪影,看来狙击手所用的武器相当先进,土八路看来并不土。尤其是在破坏了几个村的地道后,所有妇女都被士兵们强暴后杀死,其他老幼也无一幸免,更引起了支那人的残酷的报复。有一个小队的警戒部队在一个晚上全部被支那人杀死,当第二天天亮后才看到,所有阵亡的士兵的尸体都是支离破碎,生殖器都被割下放在一个吊在树上的篮子里,这是支那人在报复泄愤。晚上是支那人的天下,也不知从哪里冒出那么多的支那人,不仅有掷弹筒和少量的迫击炮,而且还有为数不少的自动火器,对皇军发动疯狂的火力袭击,整个晚上都不得安宁,使皇军的士兵疲惫不堪。这才搞了几个村庄就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华北平原上的匪区有成千上万个村庄,要是这么个消耗法前景可不太乐观。在多田俊联队长看来,兴师动众和不计代价地破坏地道十分愚蠢,要知道,这还不是支那八路的正规军,整个联队的伤亡就已经令人难以承受了。不过支那人依托地道对皇军的威胁也很大,自入匪区以来没有一块安全的地方,没有一口洁净的水井,粮食更是颗粒也无,加上补给线经常被截,不分白天黑夜的无休止的骚扰和攻击,都是因为地道的存在,不清除还真不行。多田俊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机械地执行上峰的命令,白天拼命地寻找破坏地道,晚上收缩兵力严防支那人的袭击,整个联队都十分疲劳士气低落,他不知道还能支持多久。就在多田俊出神的功夫,一颗子弹擦着耳边飞过,打在身后的坦克上发出一声响亮,他慌忙地蹲下身子,周围的卫兵纷纷朝枪响的方向盲目地射击。多田俊摆手制止了卫兵的射击,他十分清楚,狙击手是在千米之外,哪怕是在靠前一百米,子弹就会从他的头颅穿过,支那人的狙击步枪的确令人生畏。

分布在敌占区的武工队,乘敌人全力进剿我华北和西北根据地,无暇顾及屁股的有利时机,在旅指挥部的统一指挥下,在敌后不断地频频出击。除了偷袭、破袭等游击战术外,几支武工队的力量合兵一处,攻下了清河、景县、临西、枣强等县城,并将势力范围扩展到山东境内。以姜晓峰和李铁锤率领的284分队为例,在获得了一小片根据地后,得到了我军太行盘谷基地的补充,在战斗中随着影响的扩大,部队也在不断地壮大。到目前为止,已经由几十人的武工队,发展到了四千余人的旅级规模,并且还拥有骑兵营、炮兵营、工兵营和一个特工连,也就是原来的特种兵小队的扩展,暂时被华北集团军授予冀鲁独立旅的番号。姜晓峰在给第10师师长王志勇,旅长成明耀的述职报告中有这样一段话:“日军在入侵的初期,只是占领了点和线,大片的地区尤其是乡村,日军尚未进行巩固,在日军占领区内,有为数众多的各色抗日武装,甚至还有为数不少的国民党军。少则几十人,多则几百人,处于自立山头,各自为战的局面。我284分队在此地打开局面后,前来依附的武装络绎不绝,经过严格的甄别也只留三四,过快地发展恐失去我军本色,失去强大的战斗力,这在敌占区是十分危险和不利的。我部争取在一年之内,在保证部队质量的前提下,发展到两至三万余人。我部目前的基本战略是,不断地蚕食敌人的力量,发展壮大自己的力量,不断地给敌人制造麻烦,使日军这部侵略机器不能正常高效地运转”。根据旅长成明耀掌握的情况,派出到敌占区的500个武工队,大约有三分之一因为种种原因,工作开展归于失败,或是难以立足,或是遭到损失后退回,或同附近的其他分队合并。尽管如此,武工队发展的总兵力仍然超过三万余人,姜晓峰和李铁锤率领的284分队是最出色的,看来华北集团军司令员钟国兴的设想已经成为现实,实际上旅长成明耀已经拥有一个师的实力了。这些武工队在敌后搞得敌人鸡飞狗跳,有力地配合了我军正面战场,实际上华北的日军根本就没有后方了。

整个华北和西北战场,到处都在展开人民战争,日军已经陷入了泥潭,尽管这头野兽还在奋力挣扎。中国地域之广,人口众多,一个村庄的民兵平均只消灭两个鬼子,汇集起来就是两万多个鬼子,更何况来自未来的战术思想和武器装备的介入,民兵歼敌远远不止这个数目。人民战争的现实意义不在于具体歼敌的数字上,他给侵华日军全方位地造成极大的困难,间接地削弱了日军的综合战斗力,给我军主力大规模歼敌作出了有利铺垫。MZD有一段精彩的名言:战争的伟大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日本敢于欺负我们。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国民众的无组织状态。克服了这一缺点,就把日本侵略者置于我们数万万站起来的人民面前,它像一匹野牛冲入火阵,我们一声唤也要把它吓一大跳,这匹野牛就非烧死不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