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狮外传—睡狮 第八章 核心问题 第四节

新峰小子 收藏 2 74
导读:醒狮外传—睡狮 第八章 核心问题 第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76/


香港××道×××号,德意志帝国德赛远东贸易公司,这是一栋5层楼的欧州哥特式风格的白式建筑,在大楼的中间有一道向里通的圆穹顶的短走廊,里面是对开的厚重的橡胶木大门。大楼前有座喷水的花坛,花坛中央耸立着一个黄铜制的小天使,整条街上平时来往行人很少。

这天下午三点时分,门前悄悄地驶过来一辆梅塞德斯黑色奔驰老爷车,车在门前悄然停下。前面司机座一个戴鸭舌帽的司机开门下车,他走到后面打开车门,从后座下来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青年人,他的头发梳成背头式,油光锃亮,身上穿着一套价格不菲的米黄色中式长衫。此人约三十来岁,身材匀称,精明干练,在他白晰的手里拎着一个小牛皮公文包。当他下车后,抬起头来意味深长地瞧了一眼这栋雅致的白楼,然后向大门走去。

走到大门前,他抓住橡胶门上的铜门环扣了几下,稍等了片刻,在大门上开了个小窗口,里面露出了一张中国人的脸,他礼貌地问道:“先生,请问你找那一位?”青年人微微一笑,说道:“我和洋行梅斯特先生约好的,你只要向梅斯特先生说是广州德国洋行伯尔先生介绍过来的就行了。”“好的,请先生您等一等。”小门一关,脸消失了。

过了一会,大门的一边开了一个只能容一人进出的小门,那中国人站在门口哈着腰说道:“先生,梅斯特先生请您进去,他的办公室就在二楼左边最里面的那间。”“谢谢。”青年人从衣袋里掏出一张香港汇丰银行发行的钞票递给了守门的这个中国人,

那中国人哈了一下腰向青年人致谢。

青年人沿着中间的楼梯拾阶而上,上了二楼他向四周瞥了一眼。楼道里静谧得令人窒息,没有一般贸易公司的喧闹和人来人往,但他知道这安静的楼道里并非什么都没有。他顺着左边的楼道往里走,皮鞋在红地毯上走过没有任何声音,他走到顶头大门前站住,伸出手敲了几下门,从门里传来了一声很憋脚的中国话,“请进来。”

他推开门向里走去,这间房间并不大,但房间里却布置得很讲究,显示出这办公室主人的品味不俗,定晴一瞧,对面宽大的欧式办公桌前坐了一个德国人,从他具有一副美丽的蓝眼睛看是一个真正的日尔曼人,此人身材瘦削,模样冷峻,神情高傲又不失礼貌,给人的感觉就象一个平庸的雕塑家一丝不苟中规中矩的作品,典型的德国风格。微微地一笑,青年人用流利的德语问道:“请问阁下就是梅斯特先生吗?”

这个德国人一楞,他没想到眼前这个中国人会讲德语,但他随即镇静下来,说道:“是的,请问阁下是谁?”“梅斯特先生不先请客人坐下吗?”青年人说道。

梅斯特无奈地做了一个请坐的动作,青年人说了声“谢谢”便坐在了梅斯特办公桌对面的椅子。梅斯特用他那双日尔曼湛蓝的眼晴盯着对方,他有点迷惑眼前这年轻的中国人的风度和镇定如若,但他并不担心,这里的一切都是受到控制的,他静静地在等着对方说点什么。“梅斯特先生您一定在奇怪广州洋行方面的伯尔先生会介绍我来这里,其实我可以坦率地告诉梅斯特先生,我并不是伯尔先生介绍来的,我也不认识伯尔先生。”

梅斯特心里一惊,但长期的训练和职业习惯使他面对任何情况都不会表露出让对方找到弱点和破绽的表情,他眼晴中的光芒一下子变得锐利起来、死死地盯着这个戴着金丝眼镜、神态恬然、优雅的青年人。“你采取这种奇特或者说非常唐突的方式混进来,不会仅仅是想对我说你实际上并不认识什么伯尔先生吧?”“我这样做是因为我想不出别的方法能见到您梅斯特先生。”“噢!”梅斯特微抬了一下下颌,他感到有些好奇,“那么你处心积虑想要见我目的是什么呢?”

青年人灿然一笑道:“梅斯特先生是位商人,德国德赛远东贸易公司的副总经理,我当然是来找阁下您谈一笔生意的。我还能来干什么?抢劫?当小偷?哈哈哈。”梅斯特身体往椅子上一靠双手互握、手指交叉,有点渺视地瞧着眼前这个中国人:“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和你做生意呢?如果我拒绝呢?”“您一定会感兴趣的!如果阁下不做这笔生意将来一定会让您痛悔终身。”那青年人非常自信地说道。“哦?”梅斯特弄不清这个该死的中国人凭什么说这么大的话,他应该是疯子或是个骗子。他想道“我为什么一定感兴趣,为什么要听他胡说八道,在这儿跟他浪费时间,哼!看看他还演什么把戏。”

但那人不慌不忙地从皮包中拿出一份印制精美的资料放在梅斯特的眼前,梅斯特本想衿持一下,但他最终还是忍不住拿起来看了一眼。这份纸张极为精致的资料封面上印着一行粗大的德文,字他当然认识,但他并没有理解这行字的全部意义,他随手翻开来瞧了几眼,里面全是数据和图纸,当中还间杂着一些文字,他失望地把它往桌子上一扔说道:“这是什么?一堆废纸吗?是阁下您说的大生意?”他准备发火喊人,要他们来处理这个人。

“这是当代最高科技的产物,阁下您所看到的这份设计如果把它制造出来,以德国的工业制造能力当然没有什么问题,它可以在240公里空域内发现任何可以在空中飞行的东西,包括譬如说战斗机轰炸机,白天黑夜都可以。”青年人静静地陈述着“如果发生战争,按照现在飞行器最快的飞行速度,它可以使拥有者得到至少3个小时极为宝贵的预警时间,你们的航空电子专家一定知道它真正的价值,这里还有一份东西。”

又一份东西放在了梅斯特先生的面前,梅斯特拿起来一看,封面第二页是一辆威风凛凛的坦克照片。这辆坦克前面火炮的口径他以前看都没有看到过,威力一定非常强大,这个他当然懂。他心中一惊,继续向后翻看,里面又是数据和图纸但没有制造方面的任何资料,当然图纸似乎也不全。那青年人耐心地解释道:“这种东西的装甲非常特殊,但我肯定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一样东西可以摧毁它。”

梅斯特心中那份极度震憾就不用说了,他故作镇静地把二份资料往桌子上一扔说:“这是什么机器?非常奇怪,用途似乎也很怪,我们不做这种生意。”那青年人一呆,象是失望地抓起桌上的这两份材料站起来懊悔地说道:“对不起,梅斯特先生,看来我是找错人了,原来我以为自己能发一笔大财。真是对不起,很抱歉打搅您,我想我应该去找英国或者法国在香港的公司谈一谈,”

说完他转身向门口走去。梅斯特眼晴盯着这个中国人,当这个中国人镇定自若地走到门口时,他突然站起来喊道:“请阁下等一等。那中国青年人回过身来疑惑地瞧着梅斯特,他的神情象是不明白梅斯特为什么会喊自己,梅斯特盯着他一字一顿地说:“你—是—谁?青年人说:“我是个商人,是谁似乎并不重要。既然梅斯特先生您对这桩生意不感兴趣,知道我是什么人又有什么意义呢?”梅斯特屈服地说道:“我只是感到好奇,阁下这两样怪东西想买什么价。”

“我没有这两样东西,只有这两样怪东西的设计图和制造方法。今天我浪费了梅斯特先生宝贵的时间,我可以把我想要的价告诉您以弥补我打搅您的的时间。”青年人厚道地望着梅斯特说道。

青年人从牛皮公文包里又拿出一份厚厚的材料递给梅斯特,梅斯特翻开来看,却是越看越心惊,还没看到最后一页便把那本书一样的文件扔了过来,然后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你是个疯子!”青年人好象受惊似地接过扔过来的文件,喃喃地自言自语道:“你既然没有兴趣也没做过这方面的生意,我想我会找到知道它们价值的商人。”

他说完推开门走了出去,他不紧不慢地在楼道的红地毯上走着,没多久便走到了楼梯口,正准备下楼去,可是他刚踏上楼梯的台阶便听到后面梅斯特的喊声:“等等!”他缓馒地转过身来,梅斯特正向他走来。他瞧着梅斯特,脸上平静无波。梅斯特来到他的面前说道:“也许我们可以谈谈这桩生意。”

青年脸上显出愕然的神色,瞧着这个德国人说道:“梅斯特先生有兴趣了,那到是可以谈谈,省得我再去找英国什么公司抑或法国的了。”“你能不能把这两样东西的资料和报价留下来,请给我几天的时间考虑和评估一下它们的价值。”“可以,但我最多只能给你五天的时间,我不想把这件事拖得太长,我急于发财,中国人有句话叫夜长梦多。梅斯特先生,五天!记住五天!”

青年人把三本文件交给梅斯特,说了声“再见”便潇潇洒洒地走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