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特警--为你钟情 第十五章 第二节

泳群 收藏 5 11
导读:女特警--为你钟情 第十五章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7/


高煜捧棒齐飞,杀得我真是哭笑不得,忽而听他又转而叹息:“其实,刘春是最了解你的,他知道以你的性格和经历,断不能看上我这样的人,才敢和我打这个赌!我是叫这小子给涮了,赔上一年白干不说,还赔上了一见钟情!我还没向哪个女孩子表白过爱情呢!今天让你当一把秘书,也算是我报仇了!”

他有意说得自轻自贱咬牙切齿,真奇怪,我忽起的一腔怒火就这样悄然化解了,想想他几天前那一晚的真情流露,不免也带了些恻隐:“哪儿的话,是我配不上你。”

他突然地把脸转过来,用他那特有的眼神又深深看了我一眼,然后又面向前方,双手轻拍方向盘淡淡吐出一句:“其实你想说的是,我们不是一种类型的人吧。”

我笑了,他真是聪明,聪明得一点不招人烦。说实在的,能和我这样性格沉闷的人轻松愉快畅谈感情上的事,他算是男人堆里的第一个了。我那时想,这个男人如不出意外,假以时日应该是个能成大器的人物,只可惜他却不是我心目中的男人。我深深敬爱的林教官也是一个极富意志力和聪明才智的男人,他们在男人中都称得上优秀,只不过他们彰显优秀的场合不同,目的不同,相比之下,我当然更爱战场上的英雄而非商场上的英雄。

至于我自己,我想江山易改,秉性难移,我是不会被高煜、小婉他们轻易改变的,正如高煜所言,我们根本就是两种类型的人,也是两个世界的人。

高煜这天心情愉快,一路说个不停,还指了窗外给我看著名的燕山山脉,弄得我只以为和他一起出来旅游观光。我想我既然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他骗上贼船,只好随遇而安了。我遥望长城一线蜿蜒延伸,若隐若现,正看得目不转睛,车却下了高速公路,过了一个环岛向南开去。车速慢下来,我开了窗还惦记得回望长城,藉藉秋风吹乱了我的头发,暖暖的秋阳让人心情愉悦,我发现路越走越窄,树也多了起来,气温也渐渐降下来,就奇怪地问:“我们从哪里上长城呀?”

高煜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哎呀施慧,你可真逗!上八达岭就是去长城呀?幸亏你是个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要不然让我卖了都不知道。”

“到底去哪呀?”

高煜开始玩神秘:“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高煜的车技很好,边开车边打了几通电话,好像在约什么人,抽空还不忘了笑话我:“你回去赶紧弄个手机,小灵通也行呀,现代人怎么能没有手机呢?这回要真叫我给卖了,也好给家里单位报个信儿呀!”

我实在说不过他,只笑不语,他得了便宜接着调侃:“看,这会儿你还当了我的秘书,要是赶上内急上了洗手间,老板偏偏又这会儿有事,找你多不方便!”

我喷笑出来说了一声去,继而发现自己在高煜面前真的很随便了,好像已经把他当成一个多年的老朋友一样了,这是我没有预想到的,我还从来没和一个同龄的异性一下子混得这么熟,不免有些开始反省自己,这个时候高煜连打了几下方向盘,立刻转移了我的注意力,我眼前一亮,看见几个大字:北方国际射击场!

我们下了车,步行在郁郁葱葱的树林中,这里的空气清爽宜人,气温也相对市区低了不少。我几乎是屏着呼吸在走,像一个近乡情怯的游子,耳听林声哗哗,枪声阵阵,这种久违的氛围,真叫我热血沸腾。

高煜又是轻车熟路,先把我带到陈列室,上午人不多,里面展览的各式轻重武器琳琅满目,在高煜的虚心请教下,我终于有了卖弄的机会,一会儿轻机一会微冲,型号性能一一道来,高煜叫我唬得一愣一愣的,连讲解员最后都看明白是来了个会家子,抱了棍子一边休息喝茶去了。

最后高煜看看表,制止了兴奋中的我,一本正经地规劝道:“施小姐,你呢,今天屈尊做了秘书,拜托一会儿以我为中心,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少说话,多做事,行不?”

我还在激动中,四下巡视:“能打枪吗?我想打几枪好吗?”

“好说好说,一会儿我带你去,让你玩个够。现在你要跟在我后面,要稳重,小姐!”

我也觉得有些兴奋过了头,恢复了沉静,高煜这时已经转身迎向一群走进来的人,高声招呼。

来人中为首者消瘦精悍,黑色皮衣,黑色墨镜,右耳上打了一个很显眼的耳钉,我很少见到男人打耳洞,不免多看了几眼,只见他面色很冷,和高煜握手时神情倨傲,相形之下,高煜戴着眼镜,就显得书生气十足。

很快,高煜把我安排到一处室外靶位上,自己谈生意去了。我站在射击靶位上,手拿着一把92式手枪翻来覆去地看,这枪可能很多人打过了,枪身磨损得很厉害,我担心它的准星,身边的一位大叔级的教练在担心我,他苦口婆心谆谆教导,看我一直闷声不响只顾看枪,不放心地用一口侉侉的天津话反复叮嘱:“姐姐,这枪不比玩具,它有后坐力。你们女同志胳膊细没劲,很可能一枪出去,枪口转向伤人,你可要当心些呢!”

我已经准备好,起身看着他问:“教练,我可以放多少枪?”

“你呀,先来一枪试试吧!”

我的脸还对着教练,这边已经一枪出手,在教练还在愣神的空儿,我将余下的子弹全部装入,当当当全都放了出去。教练看看观靶镜又看看我,转身就走,我也凑上去看清楚是99环,心想自己还宝刀不老。很快,教练又给我端来一只79式狙击步枪,领我换了个开阔些的靶位。这一回我也有了交流的兴致,虚心和教练探讨说我不习惯用瞄准镜,教练也有同感,于是我掐住步枪那柔和的扳机,三点一线,以每发两秒的速度又打出个97环。那教练已经乐晕了,一路小跑着不住地给我换枪,一边换一边和工作人员吹:“哈,我这有个姐姐是神枪手!”

我这才知道天津上了年纪的人管我这岁数也叫姐姐,我不停地从他手上接过子弹,他也放心地让我自己推弹上膛,只管让我放开了打,我打得兴奋之极,根本没想这子弹也是要用钱买的。我又接着打了95式自动步枪和79式轻型冲锋枪,这两种枪全是觇孔式瞄具,95自动步枪我在部队摸得就不多,打得稍稍差了些,只有92环,而79式轻冲算是我的心爱之物,我感慨地摸着那凹下去的数字79,似乎在抚摸着我的昨天,我深深呼吸,向50米开外处的移动靶,两枪一个点射,10发子弹呼啸而出,最后教练激动地告诉我,居然打出了98环!

这成绩在部队也算高的了。

我还在回味中,忽然听到身后掌声响起,回头才发现身后已经站了不少观众。其中,那名黑衣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摘下墨镜,一边盯着我一边打手机在说着什么。高煜则笑着向我伸出大拇指,他斜视那个男子,脸上浮现着一种运筹帷幄的将军般的得意。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