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76/


我把冷治平、方平、李侗国还有舰队和陆战师,幽灵集团军里的鱼雷、导弹、飞机、坦克、舰艇、探测和枪炮等方面的专家和技术人员都召集到南昌号两栖指挥舰上开会,他们可是我们的最精华部分了,我首先作发言:

“同志们!把各位召集来的目的大家都已知道了,对我们这支军队的处境大家也很清楚,我们来到这个时代并且置身在这场侵略与反侵略的战争中,大家的积极性是很高的,恨不得马上把日本帝国主义一下子通通打倒,况且我们手里有高科技的武器装备,既有高性能的常规武器和各类导弹甚至原子弹,何不干脆杀上日本列岛把它炸平了事,还可以去炸别的什么地方,当然这样很痛快。我也是军人,当然也有这种诱惑和冲动,也想这么痛快一下,这种不计后果的做法当然让人感到很淋漓酣畅。如果这种心情和想法放在过去,我们都是单纯的军人,是实现民族复兴和捍卫国家利益的工具,这么想很正常,而且在具体的战场环境下这么干也很正常,碰上凶恶的敌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手中有什么就打什么,还藏着掖着干什么,一切痛痛快快解决不就完了。可是换成了现在的情况这么想或者这么去做那就造成了一个大问题,全部打完了我们怎么办?是!也许我们能把日本炸平,但是仅靠轰炸我们能结束战争吗?后面国内问题怎么办?怎么去对付俄国人?他们侵占了我们一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还割裂了外蒙古,我们在自己的时代都没有忘记,现在我们就忘记了吗?所以我们要留点本钱,留点王牌。以前打完了发个电报马上有运输机给你运来补充,仗打完了,凯旋而归,大家各自回家。而现在呢,这一切都没有了,我们在这个时代要生存下来就得重建基础,要建立我们的装备工业我们将付出极大的代价,短时间内是做不到的,因为我们现在手里既没有资源也没有设备,这样我们目前就不能痛痛快快地打了,什么一天消耗几千几万吨弹药进行那种高强度恐怖作战,现在我们消耗不起。在我们制造工业没有搞起来以前我们只好藏着掖着了,只有碰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能象老太太的宝贝拿那么一、二件出来,难受啊!同志们,是难受。因此现在我们面临的最紧迫的任务就是把我们的军工、军需、后勤搞起来,一天都不能耽搁了。总部下了最大的决心要不惜一切代价争取在较短的时间里搞起来,关于资金的问题现在也有了着落,大家还记得2006年贵州纳雍县黑水洞的故事吧,我们一到海南就派了陆战师的二个连和潜水营的一些同志去了,第一批10吨黄金已运了回来。冷参谋长组织有关人员拿出了一个计划,这次我们要办的厂范围很广,从金属冶炼、化工、机械、电子、纺织、制药、橡胶到飞机、小型舰艇、枪炮、弹药、装甲武器制造等一百多个工厂(轻武器及其弹药生产没有问题,因为有两条生产线。),以后还要扩展。原则上是枪炮、弹药、飞机、车辆制造优先,其它的条件还不是很具备的先采取搞研究所再建工厂,力争下半年弹药能够补充得上,枪枝火炮能够满足扩编的要求,下面请冷参谋长把这个计划作个说明,再发到大家手里,请大家再发表意见。”

冷治平把该计划作了详细的说明,专家们对此也作了发言,大家讨论得都很热烈。舰队和陆战师及幽灵集团军里的技术人员大都并不是专门从事武器设计制造工作的,但他们所学的专业(其中硕士博士还不少)都跟此有关,有些作为海军的军代表曾在工厂里呆过,因此对工厂还是比较熟悉的,当然这点力量自然还远远不够。现在我们只能从各个技术岗位和各个维护部门把人抽出来按照各种不同的专业进行编组,譬如做舰艇维修的就让他们去办造船厂,搞车辆装甲武器的就去办车辆厂,搞飞机保养与维修的去办飞机厂了。为调配人员,冷治平可是伤透了脑筋。过去他作计划那是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物有物。他前两天向我抱怨说这是他搞计划以来最难做的一份计划了,是一份真正纸上谈兵的计划。是难啊!但我们必须克服困难去解决这些问题,不是有句话吗,苦不苦想想红军长征二万伍,再难现在也难不过我们可能不久就会与之打交道的革命老前辈们,他们有什么?除了一腔热血和信念那是什么都没有,他们有多难啊!就在冷治平伤脑筋的时候,吴建军给他帮了一个很大的忙,那就是人才,原来他的舰队上次出发时带了好几个专家,有:北方重工的坦克专家,中国兵器集团的轻武器专家,火炮专家,中国航空工业集团的飞机专家,导弹专家,发动机专家,气动专家等等。这次他把他们全都交给了冷治平。

第二天上午,我在司令办公室里从我的笔记本电脑中搜索着有关各种武器设计制造方面的资料,没想到以前出于狂热的兴趣到处收罗(包括黑客手段)来的东西终于也有派上用场的一天,以前可从没想过会去制造这些东西。各舰的信息中心的大型电脑里都存着舰队装备和武器方面的资料,但那都是性能参数操作维护方面的,少有设计制造的。我记得在美国念书的时候曾偷入过美国一家很著名的武器设计制造公司的资料中心,里面竟然有好几国许多各类武器的设计图和制造工艺,我当然毫不犹豫地把这些有价值的资料弄到我的电脑里,但其实我却从来没有详细研究过,这样的例子很多。正当我看着,冷治平和方平走了进来,我忙喊他们俩过来看。

方平这个武器狂一看便兴奋起来叫道:“司令,没想到你还藏着这些宝贝,我正担心我们一切都要从头开始设计,还得做各种实验,现在好了,只要有设备和材抖现成的就可以拿来做了。司令,你怎么会有这些东西。”我笑道;“那还不是以前做学生的时候搞的。”

冷治平说:“司令以前不仅是个富翁,还是个超级黑客呢。”“我也不知道这些以前收集的资料还会有用上的一天。噢,我刚才想到了一件事,我们应该把我们所有的资料全都集中起来建立一个信息资料中心,要把所有人手中的光盘什么的都集中起来,一来易于保密,防止泄露出去;二是便于管理,特别是一些带有我们那个时代特征的和一些敏感资料要严格控制起,以后我们的队伍会扩大,我们的秘密绝对不能泄露出去,还得在这方面制订一些特别的纪律。这些资料采取分级查询管理,除了经过特别授权外任何人不能进入,这件事交给内务安全部去办。”

冷治平回答道:“这件事我马上去办,是应该控制起来了。昨天我和方平还有李侗国会后又谈起了兴办企业的事,李侗国出了个主意,回去他俩又熬了一晚上,搞了两份东西出来,我认为这个主意非常可行。”“什么主意?他搞出了什么东西?”我的好奇心被吊了起来。

“请司令仔细看这两份材料。”冷治平打开皮包拿出了两份资料来,我拿起一看,其中一份的封面上写着“远程对空警戒搜索雷达设计与制造”。我翻开一看,可真够详细的,既有用途又有性能参数,还有设计图及制造方法。里面有张电路图,使用的晶体管都是最老式的电子管,这样也搞得出来。另一份是关于坦克的,我翻开扉页,上面印着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辆坦克,左看右看这张照片上的坦克象是二战时苏联的T—34坦克。我父亲是搞坦克设计的,从小看惯了各种类型坦克的图片,放假在家时也读过这方面的书。不用再看下面,肯定又是图纸等资料了,我不解地望着他俩,一时搞不清他们的意思。“李侗国的主意是拿这两份东西去换我们所需要的设备“换设备?和谁?”我的兴趣被提了上来。

冷治平没有直接回答我,他接着说:“目前西方各国都在研究雷达,现在应该还没有产品诞生。在这个领域英国人比较领先,他们在四零年左右搞出来的雷达搜索范围也很有限,体积庞大不说精度也很差。至于坦克虽然现在的各强国已经有了,但从装甲厚度、火力强度和控制方面还不行。李侗国和方平对二战时期这两款东西进行了较大幅度的改进,雷达的搜索范围扩大到240公里,在定位精度方面也作了较大的改进,材料当然用的是这个时代的东西。而这款T—34坦克虽然从装甲厚度来说是够了,我们对火控部分进行了改进,性能提高不少,用这两样东西跟德国人去交换工业设备估计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说完他又拿出了一份厚厚的材料给我,我打开一看上面罗列的全都是这个时代制造业所需要的各种设备清单,看来他们这几天花了大力气,上面罗列的设备的总价值怕不有这个时代的1亿美元,而这些正是我们所需要的。这几天我正担心和计划怎么去搞到这些设备,要知道有些关健设备和特殊用途的设备即使有钱也买不来啊。

我站起来踱着步,边踱边想,最后站在他们俩人面前对着他们说:“这值得尝试一下,在这个充满混乱,到处是火药味的世界里,这两样东西的价值是不言而喻的。而且跟德国人去交换也不损害我国的利益,他们只在欧州搞名堂。对了,你们怎么计划这件事?要好好安排一下。”“我们已经有了初步的计划,现在的问题是要找到够档次够资格的合作伙伴。”

“是啊,我们才来到这里,还没有和这个世界建立起真正的联系,在和外界沟通方面还存在着不少的困难,让情报部的同志们关注一下,德国在远东一定设有秘密情报部门,我们的电子监听分局应该可以找到他们。”

“对了,司令员,我们还有一个计划,那就是寻找机会,尽量在二战正式爆发前干掉希特勒,然后扶植我们自己的人控制德国,让它成为我们最坚强的同盟,也为司令员的最终计划扫清一个障碍。”冷治平笑着说。

“你们怎么知道的”我惊讶的说道。

“呵呵,是司令那次睡觉时,我们进来无意中听到你的梦话,知道的。司令,我们支持你。“

“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那好吧,你们就做吧,记着一定要干掉他和他的势力,知道吗?不得有误,然后扶植我们自己的人。过两天,你们到我这里来,我要跟你们说一些事,记住,这些只能你们知道,不能告诉任何人,知道了吗?”

“明白,我们一定完成好任务,并保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