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因 六扇门(试发版) 六扇门 第一扇门 林彪坠机之谜 2

hawk735 收藏 8 11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1/


老杨走后的第二天,一名女军医悄然而至。当时我正在擦脸,突然瞧见位漂亮女军医,不由被她吓了一跳。

“你是怎么进来的?为什么不敲门......呵呵!昨天睡觉忘关门了。”我很尴尬,可这女军医却面色从容。她将血压计和听诊器放在桌面上,冲我笑了笑,说道:“你也是学医的,该怎么做不用我吩咐吧?”

点点头,我挽起右臂。两个人面对面,丝毫没有同行是冤家的气氛。

“把衣服撩起来。”她命令我。

“不.....不用了吧?我心肺没毛病。”

“那也要检查。”她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留。

“我......这个......”我瞧着她苦笑道,“我两个星期没洗澡了......”

“三个月没洗澡的兵我也见过,”女军医冷漠地说道,“可他们不象你这么啰嗦。男人做事就要有个男人样,嘻皮笑脸油嘴滑舌的男人是不会被人尊重的。”

“也何?”我微微一愣,心想这娘们不简单哪?上来就看出我的劣根性。不过细想一想,她说得很有道理,有哪个女孩子会喜欢一个不能给她带来安全感的男人?

“你明天就要参加特殊训练,所以我今天要给你体检,能不能被正式录用就看你身体素质和训练成果。”

“啊?还没被正式录用?那昨天的合同......”

“那只是临时合同,你见过没写明内容的正式合同吗?”

“没有,从来没有。”

“所以,你还别高兴太早,受苦受累还在后面。”

“能不能问一句,”我干咳一声,鼓足勇气问道,“我到底要参加什么训练?”

“主要是技术方面的,到时你就会知道。”

“再顺便问一句,”我又干咳一声,“这个......这个......”

“你快说!”

“是是,这个......我可不可以留下来?我的意思是说,永久留下来......”

“你想参军?”

“行不行......啊?”我几乎是拖着颤音问。这辈子好不容易逮到吃皇粮机会,打死我也不想放弃。

“参军嘛......”女军医瞧瞧我,撂下眼皮微微一笑,“那手续就复杂了,不过以你的条件可以申请特招,只要老杨同意,上级能够批准,也不是不可能。”

“那......这手续......”

“你去问老杨吧!他说行你就有门。”

“谢谢!谢谢!谢谢!”我握住女军医的手,一激动差点没叫她姐姐。

“哎哎!你要干什么?”女军医将手向后一缩,瞧着我的眼神有点怪。过了片刻,她含羞带嗔瞪我一眼,喊道,“你把听诊器还给我!”

“听诊器?”我低头瞧瞧手里的物件,“哎呦!对不住了。”我赶紧将听筒还给她,不过这心里还挺纳闷:她的听诊器怎么到了我的手上?一定是我得意忘形,呵呵!顺手牵羊了。女军医摇摇头,简简单单替我检查一番,便开始着手填写检查表。

我瞧瞧她的印章,“赵宁?”

女军医点点头,嫣然一笑没说什么。

“很高兴能认识你,”我瞧着她,属于没话找话,“你是哪个大学毕业的?”

“第X军医大学循环科硕士研究生,怎么啦?”

“啊......没什么。”我心想现在这年头要想找个好单位,没有过硬文凭就是不行。

“听说你是卖避孕套的,为什么不找个正当职业干干呢?”

“这......”我心想真是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就连这种糗事她都知道,那我手淫的事......我当时就冒出一身冷汗。

瞧我没吭声,她收拾好器械转身悄然离去。屋子里空荡荡的,只剩下惆怅的我。“是啊!我为什么不找份正当职业呢?”我反复询问自己,“可是以我的条件,能找到正当职业吗?”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的人生已经陷入了灰色,就如同我对人对事物的看法一样,彻底偏激了。

当晚,经过深思熟虑后,我向老杨递交一份特招申请书。出乎我意外的是,老杨居然没犹豫,一口答应可以考虑。第一次,我第一次遇见不用花钱走后门就可以办到的事情,望着一脸微笑的老杨,我感觉自己有些飘飘然。不过没等我兴奋多久,老杨又笑着告诉我:“你必须要参加为期三个月的军事训练。”

“没问题!”这一次我不再犹豫。老杨也非常欣赏我的不犹豫。


第二天,赵宁把我领进老杨的办公室,杨首长象相女婿似的打量我,然后说道:“好吧!咱们现在先说点正经事”老杨摘下眼镜,一边擦拭一边说道,“你的申请报告我已经交上去了,能不能成为光荣的人民解放军就看你这次执行任务的表现。话我是说到了,怎么做就看你自己。”

“谢谢首长!”

“你先别激动,”老杨戴上眼镜,不动声色地说,“一会儿呢!叫小赵陪你去做最后的检查,我怎么瞧你眼镜怎么别扭,小赵啊!”

“到!”

“想办法给他做个手术,叫他摘掉镜子,对了!你眼镜多大度数?”

“报告首长!150度!”我据实报告。

“那还好,还好。”老杨点点头,他回头又对赵宁说道,“你顺便再联系一下总院,想办法把他阑尾切了。”

“切阑尾?”我吓了一跳,“这......这有必要吗?”

“这是为你好,”赵宁替老杨解释,“我们是以防万一。”

“以防万一?”我彻底被这二人给弄糊涂了。

“服从命令......”赵宁从背后踹我一脚。

“是!坚决服从命令!”我还能说什么?做什么买卖咱就得吆喝什么不是?可是服从命令的结果,就是我治好了近视眼,却永远失去一根与免疫有关的器官。

给我治病的同时,赵宁也没闲着,她强迫我记住一套莫斯密码。

“记这干嘛?”

“叫你记你就记,废什么话?”赵宁敲敲我的头,好像在弹地摊上的西瓜。

“我记!我记还不行么?”首先声明:不是我怕美女,而是我一见她就哆嗦。


在床上总算是熬过那难耐的一个月,一个月后,熟记密码并闲得要死的我,又被带进老杨办公室。这一回,老杨没跟我打官腔,直接问我身后的赵宁:“小赵,电影厂的化妆师请来没有?”

“请来了,就在会客室。”

“那你就带小李去拾掇拾掇,弄完后咱们讨论任务。”

“是!”


还别说,现在的我比过去风光多了。左边是女军医右边是军官,身后还跟着持枪荷弹的警卫。这场面咱哪里见过啊?不由得我低声问赵宁:“这么兴师动众至于吗?”

“至于!”赵宁想都没想就点头,“你现在就相当于我们部队的杨立伟。”

“你们不会想把我弄到太空上去吧?”

赵宁没吭声。于是我指着自己右下腹的刀口和她开玩笑:“我这算不算因公负伤?”

“麻烦你能不能不这么贫?”赵宁皱皱眉有些不悦,“贫嘴的男人很遭人烦。”

“是吗?”我苦笑一声暗道,“反正我这辈子注定是光棍一根,遭不遭女人喜欢关我什么事?男人啊!没必要让自己在女人面前活得那么累。”

“你怎么不说话?生气啦?”赵宁扭头问我,实际上大家心照不宣,她是在观察我是不是小气的男人。

“没有,”我微笑着回答,“我李东升的最大优点就是从来不生女人的气。”

“你这叫优点吗?”

“这不叫优点吗?”

“也是......”


化妆师先给我剃个光头,随后经过三个小时的悉心盘弄,硬生生在我脑后弄了根辫子。“也何?这是什么意思?”我指着自己脑袋问赵宁,赵硕士不苟言笑。“赵宁!你跟我说实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你去问老杨吧!他......他最清楚。”赵宁已经笑得岔了气。

“问就问!”我一撩长袍马褂,咬牙切齿地喊道,“我倒要问问他,我这是要当中国人民解放军,还是要干大清国的北洋新军!”

还没等我蹿出大门,老杨咳嗽一声从门外走进,他摆摆手叫众人先出去,随后背起手向旁边沙发一努嘴:“还站着干什么?坐下吧!”

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老杨只比少将低一级。我坐在沙发上,老杨打量我,目光用“激情四射”来形容也毫不过分。

“小李啊!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任务是什么吗?”

“是啊!”

“你这任务就跟这身衣服有关。”说着,老杨坐在我身边,开始给我讲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老杨这支部队是军事科技研发单位。几年前他们研究一种超时空穿梭机,目的是在战时通过这台机器,将部队瞬间传送到指定战略位置。这机器是根据什么原理制造我就不清楚了,反正老杨没说。不过在研究过程中,这台机器却发生了意外:一只用于试验的军犬在被传输几分钟后,从它携带的感应器里返回了这种信息:“禀太子爷,十三阿哥在门外侯着呢!”。当时参与试验的工作人员全都吓了一跳,为了验证这一现象,他们急需找人来亲自试验,看看机器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有一件事老杨当时没告诉我,是我后来和赵宁喝酒时她无意透露的:那只军犬在被召回后,从出口出来的不再是活生生的狼狗,却成了地地道道的“热狗”。因此,凡是了解内幕的人都不愿意用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偏偏是我,在老杨最无可奈何的时候,居然自告奋勇......唉!上贼船了,不说了。总之,我算是彻底明白自己这身打扮到底是为了什么。

“有危险吗?”我第一个反应就是这句话。

“不知道,”老杨回答得也很模棱两可。

“我完成任务你能帮我转正吗?”

“我保证会答应你一切合理的条件。”

既然首长担保我还能说什么?只好咬着牙点点头,在正式合同书上签字。“首长!”我还是有点不放心,“您能不能确定到底要把我送回哪个年代?万一把我送回文革,就凭我这身打扮,您打算让我断几根肋骨啊?”

“我们会按照上次操作步骤重新做一次,不出意外的话,你可有可能被送回清朝康熙年间。这个结论是我们请史学界专家确认后得出的,不会有错。”

“那我去干什么呀?”

“史学界一些部门给我们做了投资,只要你能带回清朝的第一手资料,证明你的确回到过清朝,那咱们的工程就算是有救了......”说着,老杨拉住我的手就不放开,眼睛里全是恳求,“我军在未来能不能打赢高科技战争,就全靠你啦!”

“别别!首长,您这么说我还能不去吗?不过您千万别把国家和军队的未来托付给我,我胆小,您再吓着我。”

“那好!过头话我就不说了,你准备准备,晚上我们就开始试验。”

“晚上?”

“是啊!专家学者们可都来了,就等着你那一小步,人类的一大步!”

“行行!您别再给我送到月球!”我暗暗感叹,“谁说部队不缺钱哪?事实胜于雄辩噢!”

老杨并没有追究我说话犯上,不过他却趁机追加一个小小要求:“有专家学者提出:如果有可能,你顺便帮助调查一下雍正夺嫡之谜。”

“是不是最好连顺治出家也一块调查喽?”

“那样更好......”

“你派别人去吧!”我气坏了,没想到这世上还真有蹬鼻子上脸的人。

“只要你能完成任务!”老杨又开始给我许愿,“我再申请奖你一套房子!”

“咱可说好了!”我的声音都快没有人动静了,“你不能反悔!”

“军中无戏言!”

“成交!你马上画押签字。”这机会可不是谁都有的,我不着急都不行。


当晚,我就被警卫部队带进地下试验场。这座试验场很大,约有一个足球场大小。四周是十五层阶梯的信息管理台,每层都有几百台计算机用局域网相互连接,一排排军人坐在计算机前不停地敲动键盘。老杨和专家在顶层的总操作室现场观测。空转穿梭机在试验场中央,外围是一圈玻璃幕墙。看到穿梭机我才知道这工程为什么叫做“六扇门”,原来时空穿梭机上不多不少,正好有六扇大铁门。


赵宁为我做最后检测,她从皮箱取出一个皮包递给我:“这是最新款式的针孔摄像机,可以摄像对讲两用。包里还有备用电池和内存卡,足够你使用。”

我点点头。

她又取出一台手摇发电机:“我们研究过,恐怕也只有这种款式的发电机能方便你在清朝使用,所以你就把它带上吧!”随后,她低头想一想,又道,“老杨还让我提醒你,回到清朝后最好不要去改变历史。”

“为什么?”

“你一定要改我们当然也不会拦着,不过在你没确定改变历史将会引起什么后果之前,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那......好吧!我服从命令就是。”

“你再想想,还有什么疑问吗?”

“您是不是还忘记一件事情?”

“没有吧......我怎么想不起忘记什么呢?”

“你就没想过给我拿点碎银子?”我快被这硕士毕业生气晕了,“就是没有碎银子,麻烦给点铜板也行啊!总不能叫我端着破碗熬到雍正登基吧?”

“哎呦!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赵宁俏皮地吐吐舌头,“我们出门一向有人招待,所以把钱的事情给忽略了......”可是她脸上随即就出现了难色,“机器已经开动了,这么仓促上哪儿给你弄铜板去呢?这......”想了想,她从口袋掏出一枚mp3塞进我手中,“你把它拿到当铺去,也许也能值几个铜板,先救救急再说。”

“这行吗?”

“不行我就没办法了,要不你先还给我?”

“行行!我先凑合着。”到嘴的肥肉怎能吐出,我一把揣进怀里。

“别磨蹭啦!赶紧叫654进入穿梭机!”扩音器里传来老杨气急败坏的声音。

“是!”赵宁不容我分说,拉开玻璃门一脚就把我踹进去......“你们急什么?哎呦!辫子!我的辫子被门夹住啦!”


第一次搞这种“实战演练”大家都没经验,我也是如此。运口气,缓解一下紧张心情后,我缓缓拉开人类历史上,最至关重要的一扇门......“哎呦!这门里面没底......”我的声音犹如山谷回音,听得赵宁直禁鼻子......


我眼前黑乎乎一片,身体似乎在漂浮,感觉不出重力的存在。就像在浩瀚的宇宙中漫游,却又看不到一丝微弱的星光。“这是什么鬼机器?”我暗自揣摩,“怎么有点森得慌?”正想着,突听“扑通”一声,我随即就感觉自己一头扎进了液体......“汽油桶!”手忙脚乱从油桶里爬出,坐在地上我就开始剧烈地呕吐,“这是什么破地方?还有汽油?唉!怎么忘记这是瞬间转移?突然摔出那也是符合自然规律嘛!”一想到这儿我心里就有气,还好是落差不大,这要是从万丈高空摔下来......“咦?他们怎么不给我配备降落伞呢?”正在胡思乱想,突然从远处传来一阵悠扬的歌曲声......“嗯?这音乐怎么有点耳熟?”我正在琢磨音乐的出处,腰间皮包里的对讲机突然响起:“654!654!你那里正常吗?”

想不到老杨追得倒紧,我拽出对讲机没好气地喊道:“一切正常!没少胳膊缺腿,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你把我送哪儿去啦?”

“送哪?不是清朝吗?”

“清朝?”我立刻气不打一处来,迎风高高举起对讲机喊道,“你仔细听听!这就是你的大清国?”

秋风瑟瑟,一首高亢激昂的歌曲随风飘送:“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雨露滋润禾苗壮,干革命靠的是毛泽东思想。 鱼儿离不开水哟,瓜儿离不了秧,革命群众离不开共产党,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