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与战争 正文 第十天

吴琦 收藏 0 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8/


昨天晚上行动结束时有点晚了,我急着下线休息了,当时许多人都急着下线了,毕竟大家都不是什么职业玩家,白天有不少事情。

今天早晨起来之后,我忙着手中的工作,等闲下来后,回想起昨天的事情,突然想起来了,竟然忘了问浪潮有关考察的成果,可是上线之后,发现浪潮没有在线,进行会议室的资料库也没有找到浪潮有关考察的任何情况报告,只找到一份浪潮有关人员编组问题的报告,内容仅涉及有关人员编组方案的实施问题,人员编组问题由计划变为现实了。

最后的战斗编组实施方案与原计划有点差别,以每5个人组成一组,每3组为一队。虽然小组成员比原订的多,但是考虑到每个人的上线情况,除非特别约定,否则平时行动时,每组人员不会超过3人。

如按此编制方法,将现有人员全部列入编制,可编成3队,可是正式的编制方案仅编了2队。对此浪潮于报告中注明的理由是不需要全部人员成为战斗员,生产经营等非战斗活动也将是不可缺少的,相关的人员不必担任战斗任务,再说也不是所有的成员都喜欢参加战斗。

正式的编制方案,将编成的2队分,分别暂定为甲队与乙队,还公布了每队的队长与二名副队长的名单。我被编到乙队,并担任副队长,乙队的队长就是浪潮。对此被编到那一组,我没什么意见,只是对浪潮不经商议就给安排官职感到很意外,可是又不好说什么,做为一名核心级成员不能逃避责任的。

让人感到疑惑的是,浪潮的报告中只字不提昨天考察的情况;此时又回想起浪漫的行动,马上让人怀疑浪潮有了重大的发现。

本想找浪潮问一下,可是浪潮没在线,没办法只要等他上线了,反正也不是什么急事。今天晚上,组织的杂货店“野狼居”开业,那时大家都要到场庆祝一番,自然有机会与他聊一聊。

既然没什么事,我决定随组打怪去,正好遇上了,由维生素C发起的队伍,已经有不少人加入,再算上我之后,队伍达到十人,能在这个上线人数较少的时段组织如此大的队伍可不容易。

我加入不久,队伍就出发,目标依然是分水镇以西,主要目的打怪升级,练级依然是主题。路上,又有2个单独活动的玩家要求加入,他们不是野狼会的成员。这个游戏中的玩家间关系一直不错,对于玩家而言,如果能加入某个队伍一起行动,好处会很多的;所以单个玩家遇到队伍时,很愿意加入。对于队伍而言,人员多一点不是坏处,一般情况下,也不拒绝别人加入。

等队伍出了分水镇队伍已达12人,达到队伍的人数上限。出于练级的目的,他们采取守株待兔式的战术--选择块好地方等敌人来或者派人把敌人引过来,这次他们选择的地方是一处十字路口。由于玩家的数量足够多,打起来相当顺手。不过这样的活动,在我看来没什么意思--简单地不能再简单地体力活。

也许认为练级活动过于枯燥乏味,游戏的设计者为玩家们着想,刚刚开放了游戏地自动打怪功能,可是许多玩家认为此功能不实用。不过今天我试用了一下发现,这一功能对弓箭手非常有利,弓箭手是远程攻击兵种,无需移动既可攻击敌人;只要不随便移动,就可以处于队友的保证之下。结果,只要将自动打怪地属性设定为自卫式--不主动寻敌,也就是说不会因寻敌或追击敌人离开原有位置,就可以在队友的保证下,轻松打怪了。虽然没有机会去收集战利品,但是做为组织成员,我会得到自已应得的那份战利品。

最让人想不到的是,队伍中的大部分玩家竟然装备了弓箭,显然是受俯视天下的启动,纷纷学会箭术。这下子打怪变得更容易了,可是大家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问题,临时客串地弓箭手只能掌握最基本的箭术,无法与掌握高级箭术的专职弓箭手相比,专职弓箭手的地位不可动摇。同时受包裹空间及负重地限制,临时客串地弓箭手们所能带的箭矢数量有限,时间一长就没有“弹药”了,后勤补给非常成问题。

采取自动打怪之后,我发现自已变得没什么事可做了,感觉有点象是在看电视,而不是玩游戏。时间好象也过的很快,不知不觉之中,我的等级又升了,达到17级,其他人的情况也不错,好一点地已升到21级。回想一下,我感觉这个游戏地升级确实太慢了,这让玩家之间的等级很难拉开,可是又没有办法,这样的设定当初可是大家讨论决定地。

直到我想下线了,浪潮才出现,于是马上放出与其聊天的请求,可是浪潮没有回应,看样子正忙于做什么,没空与人聊天。没办法,只得下线,去接妻子回家,吃晚饭,饭后又陪妻子去散步,等等,结果等再次上线时,已经快晚上8点了,到了组织的杂货店“野狼居”开业的时间,于是顾不上找浪潮谈话,上线后,马上赶往飞昂城。

没等进入东市,就远远地发现东市二街方向已燃料起烟花爆竹了,虽然那不过是模拟地烟花爆竹,不过声效模拟非常逼真,视感效果也不错。我以为,开业庆典已开始,可等到了会场才发现,那不过是某些性急的人提前庆贺吧了。

野狼会的成员基本到齐了,7个核心成员一个不少,我算是最后一个到场的,其他组织也派人过来庆贺,许多玩家也赶来看热闹。会场上竟然聚集了近百人,其实那也谈不上什么庆祝会场---“野狼居”前面的空地上,大家围成一圈,拉出一条横幅,地上再摆上一些烟花爆竹,不过当时地气氛非常热闹,毕竟东市二街又一家新商铺开家,怎么说也算是一件大事。

庆祝活动的内容也相当简单,先由侍卫长发表一个讲话,经理再说几句,重要地客人再说一些祝贺地话,最后放一些烟花爆竹就算结束了。也许参加庆祝活动不过是一个借口,聚集到一起聊天才是大事,其实各类活动,往往是各组织的头头们借机商谈某些事情的时候,反正我发现,前来参加活动的各组织头脑们独自聚集在一起,好象正在私聊,讨论着什么。

对于侍卫长及其他人的讲话内容,我一直没有注意听过,其实也没什么可听的,不过是一些开业庆典活动中当说的话,不会有什么重大决定宣布,也没什么重要的消息。再说了,无论有什么决定或事情要宣布,我也早已知道,不然也就不是组织的核心级成员了。

本想借大家聊天的机会,与浪潮聊一下,可是浪潮仅仅说:“活动结束了,核心成员到会议室开会,有重大事情宣布。”至于是什么事情,他避而不谈,直说:“到时候就知道了!”

由于庆祝活动内容过于简单,许多来宾也没有太多的时间浪费到这个活动,许多人多半是来看一看热闹,所以活动很快就结束了,先后也就是20多分钟。

开业庆祝活动一结束,野狼会成员就将自已手中的各类材料等交到店铺中,人员也开始逐步散去。我则与其他核心成员一起,到会议室开会。经理先象一个讨债的,向每个人收取基金准备金,由于事前已经商定,大家很配合地交了钱,不过表面上,还是估意做痛苦之态,结果大家一边开着玩笑,一边把正事办完了。

等经理忙完了,侍卫长才说道,“今天确实是一个令人高兴的日子,不过我还有一些更能让大家高兴的消息要宣布。”

这时维生素C问道,“快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侍卫长回答道,“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的人数将马上突破50人,甚至超过70人。”

我问道:“怎么回事?”

侍卫长解释道:“情况是这样,有一个组织因内部出了问题解散了,它的一个核心成员答应带令部分人员加入我们;还有一个新近成立的组织也正考虑与我们合并的事。”

飞鹰问道:“这样的消息为什么不早说?”

“不是我不想早点告诉大家,”侍卫长解释道,“事情发生的太快了,我前天得到的消息,昨天谈了一下,今天上午就有了这个结果。大家都知道,我一直与各组织的人有接触,人际关系非常好,无意间得到了一些消息,原以为消息不可靠,也没抱什么希望,当时我根本没想会有如此快到出结果。”

这个时候,大家都兴奋了起来,组织人数增加对于今后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野狼会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扩充成员数量,以便建立帮派驻地,按已公布的规则,人数不超过50人的组织不能建立驻地。

借着大家正高兴的机会,侍卫长又宣布了一个消息:“昨天浪潮的考察有重大发现,下面让浪潮介绍一下吧!“

“好的,”浪潮说道,“基本情况是:分水镇地区是我们建立帮派驻地最合适的地方。”

“说具体的吧!”我说道,“我们可不想仅仅听你的结论。”

“我可以把情况介绍的非常仔细,但是你们不能抱怨因此浪费了时间,”也待大家有什么反应,浪潮又继续说道,“首先,我们的发展方向只能是西面。南面是大海,那里的空间较小,且系统的航海系统尚待开发。新军已在东部占领了一个基地,这限制了我们向东发展。目前最大的组织俯视天下正在北面积极活动,显然他们有意向北发展,这样北面也不行了。”这些东西可没什么新鲜地,南面已发展空间早已成为共识,东部已成军阀的新军组织的天下,俯视天下向北面发展的意图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其次,西面的情况非常良好。新近开放新地图之后,西部地区的面积扩大了许多。尤其是,昨天考察时,我发现那里拥有大片地农田,注意不是荒地,也不是设置地景物,是被废弃地无主农田,只要再加以整理就可以耕种了。那里还有许多房屋的废墟,经我的研究,与农田地情况差产多,房屋是可以修理的。

再次,我在分水镇遇到了名子叫难民地NPC,通过与其聊天发现,难民们非常希望回到以前的家园去。”

这话听起来好象很普通,可对于了解规则之人而言,那无疑是好消息。按目前的游戏规则,如果玩家组织能在其控制区域内向NPC提供生活与生产条件,那么就可以吸引NPC前来居住,有了NPC居民,不仅可以征税,还可以征招NPC士兵,组建军队。所谓地生活与生产条件可以理解为房屋与农田,可是目前房间与农田由系统控制,不容易大量获得。西部拥有大片地荒弃农田,以及不少废弃地房屋。如能象浪潮而言,可以恢复,那么数量将非常可观,足以吸引大量NPC居民。

“好象条件非常不错,”飞鹰的话代表了大家的想法,“那有什么不利的地方吗?”

“那里的怪不好对付,单个玩家无法在那里活动。”浪潮诚实地回答道,“这是我们目前面临地最大问题。”

侍卫长也说道,“这可是一个很麻烦地问题,这关系到我们建立驻地之后的发展问题。”

飞鹰说道,“这应不是什么大问题。按系统地设置,怪物刷新数量是有限地,如果我们消灭怪物的速度超过怪物刷新地速度,那么怪物自然会减少。如果能占怪物刷新点,那么就可以阻止怪物地刷新。”

“理论上,确实如此。”我则发言道,“可是谁知道,我们杀怪的速度能否超过怪物刷新地速度。仅仅杀怪也解决不了问题,关键是阻止怪物刷新,也就是要攻占刷新点,可是攻占怪物刷新点的事情,好象还没有人做过,有关的情况我们一无所知。”

飞鹰则马上说道,“我认为不必那么担心,从已掌握地情况看,怪物的刷新速度并不是很快,只要我们大力清剿,问题可以解决。”

我应道,“可是谁也不清楚具体情况如何,理论与实际有许多差别的。”

这时侍卫长说道,“确实如此,太多的未知因素。不过我可以提前,告诉大家一个消息,这几天有人准备攻打黄土原地山塞了。”

这时经理问道,“终于有人做山塞任务了!那么我们参加吗?”

“我只是了解了一些情况,具体的安排尚不清楚,也没有收到邀请。我想,如没什么意外,我们应该被邀请参加。”

这时浪潮又说道,“我们回到正题吧!讨论一下,是否向西发展地问题吧。。”

接着大家提出了几个疑问,可是在浪潮的极力鼓动促成下,结果讨论很快结束,最后大家以投票的方式通过了向西发展的计划。其实大家也确实是动心了,否则也不会如此容易地同意。

做为前期工作的一部分,会议决定马上组织队伍去西部清剿怪物,同时,调查西部地区,选择可能合适做为未来的帮派驻地的位置。清剿怪物当然要大家一起行动了,至于选址的事,自然交给了浪潮,谁让他会制图术。

会议过程中没有浪费什么时间,结束时才9点多一点。浪潮马上以时间尚早为由要求组织队伍出发,除了去测绘地图、顺便清剿怪物外,我认为他是急于将战斗编组实施方案由计划变成事实,毕竟此时正是在线高峰期,大部分成员又因参加“野狼居”开业庆祝活动在线,进行编组工作非常合适。

编组方案早已确定,队长及副队长的人选也确定了,只差编入队员了,事情做起来自然容易许多,没遇到什么麻烦,仅仅是编组过程有点费时间。

等甲队与乙队顺利编成后,马上出发去打怪,反正此时也没什么其他事情。我见时间也不算太晚,又做为副队长,不应轻易缺席,于是决定随队出发了。

这次甲队的主要任务就是清剿怪物,我所在的乙队则将负责支援浪潮的考察活动,说的直接一点就是当保镖。

我们很快出了分水镇,由于任务的不同,甲队很快与我们分手,我们继续向西进发,准备把整个分水镇以西地区搜索一通。

我们沿着一条差不多只剩下遗迹的道路向西走,顺便消灭了沿路之上遇到的强盗,清剿怪物与绘制地图同等重要。也许是由于人多,我没感觉到什么困难,但也谈不上容易,每次强盗之后,我们都要费点力气才能歼灭其。由于没有遇到什么麻烦,我们一边前进,一边聊天。

走了很久之后,我们遇到了一条大河,从河边向对岸望去,好象河面很宽,显然我们已无法继续前进了,于是简单地讨论了一下之后,我们决定沿河岸向西南方向前进。

这次我们没有遇到强盗,这让我感到有点意外,不过细想一下,我感觉自己的想法有点可笑,这个游戏中的怪物数量本来就不多,遭遇机会并不高,如果沿地图边缘行进,无法遇到怪物的可能性很大。可是没有遇到强盗,不仅没有让我们放松警惕性,相反越来越紧张了,这个游戏有在太多的不可预见性了!

果然,当我们穿过一座村子的废墟之后,前方的情况有了许多变化,我的第一个感觉是有点象起雾,前方的景物看不清楚了,仔细一研究才发现这时的光线开始变阴了,再检看了一下游戏态度栏,才知道游戏的系统时间已快到晚上了,也就是说,太阳要落山了,黑夜要开始了!

虽说这是系统设置的原因,可是光线越来越暗,再配上天中空飞过的乌鸦的那种与惨叫差不多的鸣叫声,让人的感觉真不好受,好在这只是游戏,不然我们之中,也许会有人叫起来。

虽然系统时间是黑夜,但是我们依然能看到前方的东西,只不过视距变小。我们没有停下来,所有人都做好了战斗准备,开始小心翼翼地前进。

走了没多久,我就发现前方有东西动,虽然不清楚是什么东西,但是绝对有东西,可是没等我发现警报,浪潮已经大喊,“准备战斗!”

大家停了下来,开始集中到一起,弓兵处于中间,枪兵与刀兵处于外围,其中正面集中了大部分枪兵,组成了一道战线,可是接下来,我们发现什么也看不到了,好象前面什么也没有。

正当我们犹豫不决时,前面的黑幕之中,突然冲出几个阴影--强盗出现了,也许是条件反射,或者其它什么原因,反正我们几个弓兵不待命令,就开始对影子就放箭。

可是令人意外的事,阴影挨了几箭之后,没有发出什么惨叫场,反而快速地退回了黑幕之中。为什么会这样?以前怪物中射之后,系统会自动发起一场惨叫声,表示命中。我敢肯定地说,我们保证射中了至少一个,只不过当点太急了,不知道是谁射中的。

“好象有点古怪,”浪潮说道,“大家小心一点!”

我问道,“是否继续前进?”

“先等一下,”

于是我们等了一会,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不等了,前进!”

正当大家刚准备动时,前面黑幕之中,一下子冲出了十几个阴影,也许是敌人发现的太突然了,或者敌人的速度太快了,我们刚刚反应过来,我前面的枪兵就与敌人开始了肉搏战了!

接着又从黑幕之中飞出了数支箭,这些箭好象没什么准头,没给我们构成什么威胁,可是也让我们吓了一跳,以前我听说强盗之中有弓箭手的,可是对面竟然不继有箭射过来,还越来越准。

我马上意识到问题不对,强盗虽然很强,但是也不能与玩家相比的,再仔细看了一下,我发现敌人装束与强盗有区别,是什么新型怪物吗?


正在这时,突听到浪潮通过公共频道大喊,“大家停手,不要再误会了,大家都是玩家!”由于嫌打字麻烦,大家之间联系一直采用队伍聊天方式。

什么?玩家与玩家之间打起来了,这只是一场误会吗?

果然当浪潮喊了几遍之后,我们停了下来,对方也停了下来,这时我才真正认识到,我们与另一队玩家发生了误会。

本来在网络游戏之中,玩家之间发生冲突非常正常,可是这个网游之中,竟然加入了一个可恶地目标识别系统,虽然玩家们在打怪时,已经特别小心,以避免误击,但误击事件发生依然时有发生,不过很少有这次相互将对方当成怪物加以攻击的,也没有那次的误击事件有如此多的玩家参与,我们加上对方大约有二、三十名玩家。

这时双方都非常尴尬,谁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或者说什么好。直接对方之中的一个玩家走出来,喊道:“大家好象已创造了一项纪录,大家都遇上了一件尴尬,自己当成了敌人,不过我想大家应该笑起来,毕竟我们解除了误会,更幸运的是,我们没有造成什么大的损失,不是吗?”

既然对方发言了,我们也不能无所表示,于是浪潮说道,“虽然我们应该笑,但首先请允许表示发自内心的道歉,对不起了!毕竟是我们首先攻击了你们。”

对方回应道,“这是谁也不想看到的结果,我们也有责任的,。”接着又继续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们是先锋会的,我是会长冲锋。”据我所知,先锋会也算一个不小的组织,今天能在这里遇上他们多少让人感觉有点意外。

浪潮也忙介绍道,“我是野狼会的浪潮,这次相遇真是一次意外。”

“原来你们是野狼会的人,我们真是不打不识,很高兴能遇到你们。”

……


这时我明显听出对方的语气中,突然出现了一些兴奋的意思,好象遇到了什么喜事。心中虽有疑问,但又不便说出。误击事件的解决只能经过双方队长的直接交涉才好解决,我可不希望一件小事,带来不好的影响。

双方的队长又继续聊了一下,总算让尴尬的气氛有了缓解,显然这件不愉快的事有可能被消除了。

接下来,在浪潮的提意下,双方聚集到一起,一方面,大家需要休息,虽然刚才的误击没造成谁挂了,可是几乎所有人都受伤了,不少人需要医生的治疗;另一方面,也需要有一个机会让大家消除不愉快的气氛。双方队长的交涉不足以解决问题,最好的方式是通过聊天的方式加强双方的交流。

最初双方的交流明显有点拘束,只是相互客气,后来才慢慢放开了,逐渐谈到了一起,显然不愉快的事情将会有一个可以令人满意的结果。

通过交流我才知道,先锋会的规模不大,总计也不过二十几个人,目前我们遇到的,几乎是他们的全部在线人员。

这时双方的气氛已变得相当好,开始交流起游戏的心得体会,甚至将刚才的误会当成了美好的回忆。

这时我才知道他们是由于以前从没有来过这里,今天特意组织了集体到这一带活动的,几乎所有在线的组织成员都参加了。

当谈到当时的情况时,冲锋说,“我们刚刚脱离险境,又遇上天黑,什么也看不清了,这个时候前卫又突然遇到攻击,结果我们反应过度,导致发生了误会。”

浪潮问道,“你们当时没有想到,也是遇到了其他玩家吗?”

“此前的事,把弄得我们太紧张了,根本没有去想这个问题,其实多想一点,就可以避免这次误会。”

这时我问道,“你说刚刚脱离险境?这之前,你们遇到什么麻烦?”

冲锋回答道,“我们遇上了强盗的营寨,也就是强盗的刷新点,结果一不小心,引来了大群强盗的攻击,当时很危险,好在我们跑的快,可是也把我们吓着了,可以用‘惊弓之鸟’来形容了。”

我说道,“游戏的设定确实让大家大伤脑筋!”

浪潮则问道,“能告诉我,你们遇到的强盗的营寨在什么地方?”

“从这里沿着河边继续走,不太远的地方,如果阳光好的话,很远就可以看到的。”冲锋又接着说道,“我的意见是,你们最好不要过去,太危险了!”

“谢谢,你的提醒,”浪潮说道,“但是我依然要去看一下,我正在绘制这里的地图。”

“你要绘制地图?”

浪潮回答道:“是的,不过去看一下,我没有绘制出地图的。”

这时冲锋提意道:“我也学绘图术,也绘制了一些这里的地图,如果方便,你我是否交换了一下各自绘制的地图?互补有无!”

面对对方的提意,浪潮立即高兴的答应道,“当然好了,先谢了!”浪潮也不可能不高兴,因地图绘制不方便,内容又涉及太多的东西,被许多组织视为机密,所以玩家组织之间很少交换地图,更不要说出动提出了。

“不必客气,我也会因此省去许多麻烦。”

于是双方交换了各自绘制的地图。所谓地交换地图,其实就是交换一下地图数据,操作很方便。

双方的交流显然是愉快的,误会也自然得到令人满意的结局,不过时间也浪费了许多,当我们分别,再次上路时,时间有点晚了,于是浪潮决定返回分水镇,结束今天的集体活动,让想早点休息的队友下线。

于是我们开始向回走,不过也没有放任消灭任何遇到的强盗的机会,只不过变得更加小心了,怕再次发生误击,正所谓,“一朝蛇咬,十年怕井绳。”

我们继续沿着河边走,这回总算能遇上几个强盗了,但是大部分时间,依然没什么事做,于是我又与浪潮聊了起来,提及了刚才我的那有点怪怪的。

浪潮则说道,“你明白你的意思,我也感觉对方突然发生了一些变化,别看他刚开始时,说的很客气,但是我能感觉到他的怒气,可是知道我们是野狼会的之后,竟然变得好多了,好象见了朋友一样。”

“没错的,可是为什么?他的态度变化太不应该了。”我又继续说道,“尤其是后来,主动提出交换地图,有点拉关系的意思。”

“我想不出原因来,也许是我们比他们人多少吧!想结交我们这样的大组织吧!”

“我认为不可能是因为我们人多,他们不比我们少的。论规模,我们也不见得他们强大多少。”

“也许他们不愿意与其他玩家发生什么冲突,再加上发现我们比他们强大,也变得客气了吧。”

我则接着说道,“也许是因为你当时的表现过于客气了,让对方没处发火了。”

“我当时很客气吗?应该是他自我克制的原因。”

“也许真是他克制的原因,不然我无法解决为什么是这样的结果。我有时也会生气,但只要努力,会很快摆脱怒气的,”

“也只有如此解释了!”

“对了,你有没有将这个误会的事,通知会长?”

浪潮回答道,“我不可能知情不报的,事情发生没多久,我就会侍卫长发了短信。”

“他回信了吗?”

“回信了,非常简单。”

“说什么?”

“仅仅十个字:你小心处理,维持好关系!”

“没说别的吗?”

“没有,”

……

我们边走边聊,很快回到了分水镇,一到镇子里,浪漫就宣布解散,大家开始自由活动。这时我看了一下表,发现已十点多了,于是下线,休息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