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五章 黄埔魂(六)

royf22 收藏 39 70
导读:特战先驱 第五章 黄埔魂(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


一路上,萧雅简单地把两人分别之后的情形说了。

原来,周卫国走后几天,萧雅就觉察出了异样,找了好几天都找不见周文,校方也不知为何对周文的下落讳莫如深。想到刘远是周文最好的朋友,萧雅便找到了刘远,询问周文的下落。刘远先是推说不知,最后干脆就躲着萧雅。但最终还是没躲过,又经不住萧雅反复追问,眼看瞒不住,只好说了,只是却忘了说周文改名的事情。待萧雅跑到南京中央军校一问,却被告知第九期续招的入伍生目前已分到各个部队训练去了,至于这个周文,却是查无此人,而且,就算有这么个人,中央军校的学员去向又岂是萧雅这么个普通人能打听得到的?无法可想的萧雅又想起了周老太爷,明白周老太爷肯定知道周文的下落,于是回到苏州恳求周老太爷。周老太爷虽然对这个原本可以成为自己儿媳的女子很欣赏,也很不忍心瞒着她,但是明白自己儿子的一番心意,却是硬着心肠就是不说。萧雅却也不再恳求,只是此后每天都守在周家门外,等着周老太爷回复。如此竟有月余!最终周老太爷心软了,再加上吴妈的恳求,周老太爷终于将周卫国改名并投考中央军校的情由说了,但周老太爷也不知道周卫国现在究竟在哪支部队受训。只是既然周老太爷答应帮忙,找到周卫国的方法总是有的。最终,几经周折的萧雅总算是找到了周卫国现在所在的兵营。

萧雅虽然说的简单,但却听得周卫国暗暗心惊。

这几个月,萧雅是如何度过的?她该是怎样的难过和无助啊!

看着萧雅憔悴瘦弱的身体,周卫国心中感动,握萧雅的手也开始微微发抖。

萧雅立刻就感觉到了,对周卫国嫣然一笑。

周卫国立刻醉了,心中只是转着一个念头:“周卫国啊周卫国,你切不可辜负了小雅!”

不由将萧雅拥在怀中。

萧雅任他拥着,暗中却在偷偷打量着周卫国。

才两个多月不见,周卫国脸上文弱的神色已经全然不见了,代之以儒雅中混合着骠悍和果敢!

萧雅从没想到,一个人的气质可以在短短三个多月就变化这么大!

萧雅心中不由想道:“看来他真是一个天生的军人!”


依偎在周卫国怀中良久,萧雅突然想起了什么,轻轻挣开了周卫国的怀抱,对周卫国说道:“阿土……”

听见这个称呼,周卫国立时想起了两人当初在十全街上的情景,心中顿时一片柔情。

萧雅继续说道:“我告诉你两个消息,一好一坏,你想先听哪一个?”

周卫国叹了口气,说:“这年头竟还有好消息?那就先说这好消息吧!”

萧雅说:“你还记得东北军的马占山将军吗?”

周卫国皱了皱眉,说:“马占山?他不是当了汉奸吗?你怎么还称呼他为将军?”

萧雅笑了,说:“你看看,进了中央军校连这么重大的消息都不知道?马占山将军当初只是假投降,在今年的四月一日,马将军秘密出走黑河,通电反正,重举抗日大旗,并向国际联盟调查团揭露了日本扶植傀儡、制造伪满洲国的内幕。之后,马将军又集合旧部,并联合吉林的李杜、丁超和海拉尔的苏炳文等人,共同组成了‘东北救国抗日联合军’,在绥化、讷河、拜泉等地打击日伪军。”

周卫国“啊”了一声,说:“真的?”

萧雅微笑着说:“当然是真的!当初马将军假投降时谁不以为他是大汉奸?可现在大家都知道了,马将军当初这样做是为了忍辱负重,以待时机!”

周卫国听着萧雅说的话,心中想的却是:“其实,当初也有人看出来了。那就是我父亲!”

记得当初听说马占山投敌后,周老太爷说了句“听其言,观其行。”当时周文和刘远都在场,两人都不知周老太爷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现在看来,父亲应该是早已预见到马占山将军的真实意图了,也就是萧雅所说的“忍辱负重,以待时机”,只不过没有明说而已。周卫国突然又想起了陈正伦临死前托那军官带给自己的最后一句话“忍辱负重,以利国家”!想想自己似乎并没有做到“忍辱负重”,不由心中苦笑,感慨良多。

周卫国突然想起应该还有一个坏消息,便问道:“那坏消息呢?”

萧雅黯然说:“五月五日,国民政府与日本当局签订《淞沪停战协定》,协定有‘双方军队尽其力之所及,在上海周围停止一切及各种敌对行为。’‘中国军队在本协定所涉及区域内之常态恢复,未经决定办法以前,留驻其现在地位。’‘日本军队撤退至公共租界暨虹口方面之越界筑路,一如中华民国二十一年一月二十八日事变之前。但鉴于须待容纳之日本军队人数,有若干部队可暂驻扎于上述区域之毗连地方。’等五条。”

周卫国愤然说:“卖国贼!签署这份协定的人就是彻彻底底的卖国贼!可怜淞沪抗战无数爱国将士的血都白流了!”

看着情绪激动的周卫国,萧雅突然有了一个冲动,对周卫国郑重地说:“阿土,我问你一件事你一定要认真回答我!”

周卫国听萧雅这么一说,竟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两人还像当初一样正站在十全街,只不过这回问话的人从自己变成了萧雅。不由愣了愣,但还是说道:“你问吧!”

萧雅缓缓说道:“如果有一天真要你在为国牺牲和为我留下性命之间选择,你会选哪样?”

周卫国愣住了,心中虽很快就得出答案,但却等了半天也不知该怎么说出口。

萧雅叹了口气,说:“你不用说我也明白,其实你心中早已有了答案。你总归是要国家而不要我的了。”

周卫国紧紧抓住萧雅的双手,望着萧雅的双眼,深情地说:“小雅,看着我!在我的心目中,你就是我的生命!但国家在我心中的地位早已超越了我自己的生命!我从不否认,我甚至比爱你还要更深地爱着我的国家!但是我深爱着的这个国家现在正处在重重危机之中,所以我一定要为她做些什么。我可以为你去死,真的!但是,如果国家需要我为她牺牲,哪怕是现在,我也会毫不犹豫地献出自己的生命,绝不退缩!”

萧雅用手堵住了周卫国的嘴,嗔道:“你为什么总提到死呢?我要你好好活着,不但要报效国家,还要好好爱我。我不在乎你是不是‘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只要你心中始终能记得我,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说完,紧紧抱住了周卫国。

周卫国也紧紧抱着萧雅,心中感动,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父母。

张治中曾说过,父亲当年曾经发誓若不推翻帝制,终身不言娶!而母亲当时也发了相同的誓言!如今自己跟萧雅和父母当初的情况是何等的相似啊?只是当初的推翻帝制变成了如今的驱除外侮!

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啊!何时才能真正强盛起来?何时才能不被列强欺侮?


良久,两人终于分开,在山坡的一块大石上并排坐下。

萧雅看着周卫国说:“阿土,我求你一件事好吗?”

周卫国也看着萧雅,说:“你说吧,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一定为你办到!”

萧雅轻笑一声,说:“无论什么都行吗?骗人!如果我让你从中央军校退学你愿意吗?”

看到周卫国脸色微变萧雅不禁嗔道:“你这人,穿上军装之后连说笑都不行了!我骗你的!”

周卫国正色说:“你叫我做什么都可以,就是让我从中央军校退学万万不行!”

萧雅白了他一眼,说:“知道啦!未来的大将军!”

说完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周卫国看着萧雅的笑容,不禁痴了。

萧雅牵着周卫国的右手,将头斜靠在周卫国右肩,轻轻说道:“阿土,我只求你能这样陪我坐着,直到今天的太阳落山!”

周卫国心中感动,将右手轻轻从萧雅手中抽出,再搂住萧雅,从另一边握住了萧雅的右手,又用自己的左手握住了萧雅的左手。

两人就这样相偎着,不再说话,偶然看向对方的目光相遇之后,都是一笑,心中甜蜜无比。


夕阳渐渐西下。

萧雅眼中闪现着泪光,喃喃地说道:“太阳啊,你为什么如此无情?为什么就不能走慢点呢?我要我的阿土一生一世都陪着我!”

她虽然说的小声,但周卫国还是听见了,不由更加搂紧了萧雅,目中也流下了泪水。在萧雅耳边轻轻说道:“小雅,对不起!”

萧雅抬头看着周卫国,轻轻说道:“阿土,我不要你说对不起,我也不要你哭,在我的心目中,你永远都是我的笑呵呵的阿土猪!”

看着脸上有如梨花带雨的萧雅,周卫国心情激荡,忍不住低头朝萧雅小口上轻轻吻了下去。

萧雅闭上了双眼。

两人静静地吻着,良久,终于分开。

萧雅脸色已是嫣红。

这时,山下传来了晚饭的号声。

周卫国一惊,现在已经五时半了!

萧雅看在眼里,轻轻叹了口气,说:“你回兵营去吧。”

周卫国低下了头,说:“那你呢?”

萧雅强笑道:“我当然也是回去喽。你放心,我这次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伯父不放心,派了人跟着的,就在山下等着。”

说着指了指来时的方向。她所说的伯父自然指的是周老太爷了。

两人于是开始往山下走。

到了路口,周卫国果然看见了父亲派来的两个保镖,周卫国顿时放心。父亲既然已有安排,那自然是万无一失的了。

兵营已经不远了,两人总归是要分开的,周卫国看着萧雅,欲言又止。

萧雅松开了周卫国握着的手,对周卫国灿烂一笑,说:“回去吧,不用送了。”

说完,还后退了几步,向周卫国挥了挥手。

周卫国忍住眼中泪水,也是倒退了几步,强笑道:“你也早点回去,好好保重。”

萧雅没有说话,只是挥着手,示意周卫国快回去。

周卫国一狠心,转身往兵营方向大步走去。

突然听见背后萧雅大声说道:“阿土!我会永远等着你!”

周卫国再也忍不住,眼中泪水夺眶而出,但却拼命忍住不回头,因为他怕自己这一回头就再也没办法离开萧雅了!

萧雅看着周卫国的背影,泪如雨下。


回到兵营后,老兵们看见周卫国的神情都不敢跟他说话。

萧雅找到兵营时为了让王贵州允许自己跟周卫国见面,把自己和周卫国的事情大略说了。王贵州被她感动,于是准了周卫国的假,让他们见面。但王贵州也知道两人这一见面只有更添离愁别绪,所以在周卫国走后就向所有老兵都预先作了交待,叫他们在周卫国回来后不要刺激他。

众人从周卫国的眼神中早已看出他对萧雅离去的不舍,都清楚的知道这时如果谁惹上了这个疯子新丁那还不是自己找不痛快?所以都躲得远远的。

不过让老兵们惊讶并佩服的是,晚操时,周卫国就恢复了常态。

至少从表面上看是这样的。


日子还是一天天过,训练还是一天天的进行,周卫国开始一天天的想着萧雅。

每当周卫国想萧雅了,就会将刻骨的思念发泄在训练中,在训练时和老兵们不断比试,尤其是在单兵格斗训练和体能训练中。而每次比试的结果就是打趴下或累倒十来个老兵。没多久,教导连的老兵几乎都被周卫国蹂躏了几遍。教导连周围的几乎所有山也被不再安于跑操场平地的周卫国跑遍了。

现在老兵们已经开始在天天盼望征兵季节快点到来了,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避开周卫国无休止的蹂躏!

盼啊盼,盼啊盼,教导连的官兵终于守得云开见日出!在长时间的盼星星,盼月亮之后,他们终于盼来了今年受训的国民革命军第一师两个营的新兵。

老兵们迅速以需要训练大批新兵为由取消了对周卫国的训练。

众老兵终于为自己能从时时承担被新兵全面超越这种精神打击和每次与周卫国比试时都遭受肉体创伤的苦海中脱离出来而额手称庆。

于是周卫国就开始了放羊。

虽然还是扛着新兵的肩章,但周卫国每天都不用参加新兵的早晚操,也不用参加新兵的集中训练。他的训练计划都是自己制订,自己执行,甚至连监督执行的人都没有!

看着这个佩戴新兵肩章的家伙每天自由自在,新来的两个营新兵们开始群情激愤了,他们派出代表向王贵州提出了强烈抗议,抗议教导连不公正对待新兵!

王贵州看着这些新丁,心中又好气又好笑,表面却还是保持着微笑,没有多做解释,只是组织了这些新兵代表观看周卫国的训练一天。

看完周卫国一天的训练之后,这些新兵代表都不敢说话了,其中有些还有了心理阴影——这哪里是人的训练量啊!

很快,所有新兵不但认可了周卫国的自由,更为教导连没有满足自己当初提出的公平对待新兵这一幼稚的要求而暗自庆幸!如果真要他们按着周卫国的训练量来训练,这些人中恐怕十有八九宁可自己上吊!

就这样,周卫国“疯子新丁”的称号也在新兵中迅速流传开来。

新兵们都用一种既敬畏,又羡慕的眼神看着周卫国。能让老兵都服气,自然给新兵们长脸了。

老兵们为防止这次的新兵中也有周卫国这样的人才,刚开始时对待这些新兵还很仁慈,搞得这些新兵感动得简直要哭!谁说军队中老兵会欺负新兵的?这里的老兵可个个都像自己的兄长!

可是一周以后,当老兵们发现这群新兵中若要出像周卫国这样的人简直就是做梦之后,新兵们的噩梦开始了。

先是老兵们对队列训练的要求突然严格了十倍,无数因为适应不过来这种突然转变的新兵都享受到了周卫国当初的待遇——跑圈。通过周卫国的事例,老兵们发现跑圈对新兵们的成长还是很有帮助的。接着就是每天不定期的紧急集合,全副武装越野训练,各种战术技能训练。由于受周卫国的成绩刺激,这次受训新兵营训练量明显高于往年,据王贵州私下考察也明显高于其他兄弟部队,这让他心中窃喜,今年的新兵考核,自己教导连训练出来的这两个营新兵一定能脱颖而出!


周卫国在教导连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在损坏了无数沙包、木桩,打坏无数靶标,打倒每一个老兵之后,周卫国终于迎来了入伍生学业期满后的考试,由于考试不仅需要考笔试、野外学习,还需要进行阅兵分列式,所以第九期续招入伍生接到上峰命令准备集中训练一个月,也就是说,周卫国终于要离开新兵营了!

一众老兵在获知这一消息后先是欣喜若狂,但不知为什么,随后竟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在周卫国走的那天,新兵营全体停训一天,送周卫国。

近千人的送行队伍虽说不上空前,也未必是绝后,但被送行的对象竟然只是一个受训的新兵,这就让来接周卫国的中央军校教员眼珠子都要掉到地上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