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二集信天游 95.4典仪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还没有在门口停下来的时候吴军明显地感觉到了,这是一个很奇特的房屋,虽然是日本式样的围墙,但是从外面不仅可以看见里面的竹林,影影约约还可以发现里面的华式建筑风格的挑檐。

张凌风才把他从驻军司令部接来,旁边就是几个军装卫士,一行人汇合善后工作委员会两位大员及最先到达的大坂、和歌山两县司令,前前后后的便装保卫人员就足有20多个,从驻军司令部出来浩浩荡荡地乘车前往井上端午在海滨的别墅。

其实安全保卫工作完全没有必要这么紧张,光是本州自治委员会就派遣不少于30人的内卫警察,这还不包括铃木提供的60多个便衣把整个别墅包围起来保护得很好。

当然,这里面还是有原因的,因为川崎也听说北京来了人,虽然还不知道是谁,但从对方竟然和吴健民几乎一样的的规格(这是个老话题了,军委委员和政治局委员不知谁大一点)就知道不是小人物,大到什么样呢?这让川崎有一点期待,连带着对这个小小的串本驻军司令的真实来历也有一点点的好奇。

张凌风亲自驾着姐姐送給自己的那辆红旗B2040,车上都是三个男方亲戚,蒋御风和吴军妻女,一路上四个人谈笑风生,选的都是很轻松的话题,其乐融融。

“诶,凌风啊,你怎么还穿军装啊?”

问话的是吴军妻,也对啊,马上就要正式举行仪式了怎么还能穿军装这么不对场合的东西呢?

“大姑,我已经准备好了,下车的时候换上就行了”,指了指后备箱。

“都是什么啊?”,吴巧稚笑问自己的干弟,“别是西装之类的东西吧?”

“大姐啊,不穿西装,那我穿什么啊?”,这有点奇怪,最多,也不过就是燕尾服吧?

“切,你也真是的,这么传统的仪式怎么能穿西装呢?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等会下车我们就带你进去换,记住,这是大姑专门从北京老仙庄给你定做的,可是花了老吴叔一个月多的工资啊~”,正在后面和吴巧稚低头闲聊的蒋御风马上出面警告对方,一会就得穿这个,这是不能换的,也不能说不好看。

车到门口,两位地位差不多的大员自然是并排而上,后面是季清和两位县驻军司令,张凌风和三位委员及家属代表走在后面。

远远地看见了最前面闪耀的将星,这让井上端午的眼睛一亮,三星啊,这。。。可是上将啊~~

把里面的人都安排好,自己则站在门口,距离十多步的时候就含笑上前招呼,“贵客临门,未能远迎,失敬了~~”

旁边早就有人介绍,这是井上端午,也是主人。

这样的场面,当然应该由男方“代理家长”主动来出面,吴军上前客气地握手,“哪里,哪里,冒昧前来,打搅了,我是凌风的叔叔,吴军”

“那这位先生是~~”,其实这话也是白问,将军自然是张凌风的亲属,能够和上将并排上来的肯定也不是低级官员,应该是传说中的吴主任了,“哦~~应该是吴主任吧?”

“老先生客气了,鄙人就是善后工作委员会的吴健民,今天特别作为张凌风,也就是我们今天的主角的同事来专门祝贺老先生的”

“欢迎,欢迎,诸位来到这里,真是三生有幸,棚壁增辉啊~~”,井上的心情是大好无比,两位高官。。。一个担任的是“日本太上皇”,一个则是大陆军方的实力人物,呵呵。。。到我这里来,以后这小小的大坂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接着介绍季清和吴军妻女,这让井上更加欣喜,季清这个女人自己在电视上多次见过,号称日本的经济女皇,专门负责规划方面的重大事情,要是自己也套上关系,哦~~

蒋御风从后面转出来,给井上鞠了一躬,还高声请安“井上叔叔好”反到把井上吓了一跳,刚才不是已经介绍过吴巧稚吗,那这个是谁呢?

“老朽哪里当得起啊,这位小姐是?”

“哦,这个是凌风的姐姐,蒋御风,井上先生也算是她的亲家叔叔了,怎么会当不起侄女一礼呢?”,吴军笑着给对方解释,也让井上恍然大悟,哦,对了,张羽妻姓蒋,自然他女儿也就跟着姓了~~看来,已经可以肯定这个凌风的确是张羽的私生子,还意犹未足地询问,“那,亲家公他们~~”

“哦,是这样的,本来您亲家公嫂也准备来的,可是国内还临时有点事情急需处理,您也是知道的,公家的人嘛~~他特别让我代他来祝贺一下,也顺便和你商量一些事情”

“那是应该的,应该的,国家大事为重啊,请,大家都请进”,井上急忙把大家都让进大门。

众人眼前一亮,整个大院大约就有20多亩大,分成三部分,前面是一片竹林,中间一块草地,后面就是三栋房屋并排着,远远看去,中间较矮只有一层,左边两层靠山,大概就是厨房之类的杂房,右边三层靠海,应该就是起居区了。

从围墙开始,众多宫灯把竹林和草地照耀成略带红色,顺着石板路向前,旁边还有几个华军士兵向他们敬礼,“这是我专门从驻军司令部请来临时维持秩序的”

路过一个两连环的池塘,里面安置了一些假山,水有约摸一米深的样子,不少红色的观赏鱼正在灯下聚集嘻戏。

走过石桥就是草地和一片小果林,上面还挂着些晚熟的蜜桃在宫灯照耀下显得格外的吉祥,林下,一圈围绕着一个矮石台的就是罩着不锈钢盖的八张八仙桌,十足的红木高靠椅,十多个白色套装的服务生正在来回收拾和忙碌着。

走到正厅前面,门却关着,稍微想了一下,两位吴先生都明白,这是不想给日本人看见里面的华夏族内涵,也就笑着随同主人进入右边的二厅。

才到门口,正站在前面的铃木(这Y哪里有资格进去和本州自治委员会主席坐一起呢?)急忙上前致意,“吴主任,您好,季主任,您好”

这两个人电视上都认识了,旁边的这个华军军官是。。。我的天啦,这是上将啊?

管他认不认识,上前先就是90度鞠躬一下,“欢迎长官来串本视察”

“哦,你是。。。”

“鄙人是串本自治委员会主席铃木幸雄。欢迎长官莅临串本,未能远迎,失职了”

“哪里,我只是以个人身份来串本的,你是本地父母官哪里有失职的说法呢”,吴军笑着反问,“听说,我家凌风和你们串本的地方自治委员会合作得还不错,也听说铃木主席很有当代日本优秀公务员的风范,嗯,不错,吴主任,你可得在川崎主席面前多推荐一下啊,这样德才兼备的优秀日本籍的干部怎么也得到县一级去当个方面主官才对啊”

“是啊,听川崎主席说,似乎要在最近对大坂地区的自治委员会进行一次调整,我会向他大力推荐铃木先生的”

这样的话,就是说上一万句也没有什么意义,深谙此道的铃木笑着小心翼翼地把两位大员让进大厅里面。

这是谁,我家凌风?

这么大的口气,出口就是川崎主席和吴委员长,似乎是个很有来头的北京人,小心伺候着是没错的。

“哈哈,吴委员长,哦,还有季主任,不好意思,我们就先到罗”,川崎南纪和长门惠二站起来招呼,两边坐着的大坂县与和歌山县的自治会主席急忙闪到上司的后面去了。

“哪里,您是整个本州最大的父母官,我来你这里都是打搅了啊,这位已经认识了吧,战略局的吴局长,也是今天的男方亲属代表”

“吴局长,我们早就认识了,来,来,大家坐”,川崎南纪请大家落座,“不知道,吴局长是张司令的。。。”

“哦,他是我同事的儿子,他父亲比较忙,从小都是跟这我长大的,哎,我们的张司令呢?”

季清答道,“可能去化妆了吧”

“对,今天他是主角,应该的,应该的”

屋子里面,也就驻军三大代表和本州两位大员及井上端午,其他的人早就出去了,在这里,也只有井上端午因为有主人的身份才可以坐而已。

“这是天大的喜事啊,我们最年轻的一位驻军司令就这么被川崎主席给抢来当本州的女婿,这以后,还需要川崎主席多多支持我们驻军啊”,吴健民最先开始活跃气氛,也开始打趣对方。

“哪里,哪里,这事情明明就是驻军司令把我们本州最优秀的女孩子给骗到手了,作为本州的父母官我还没有找吴委员长和吴局长的麻烦呢?”

“诶,川崎主席,这事可就与我无关啊,不管是抢还是骗那可都是川崎主席和吴委员长之间的事情,等会两位应该就这个问题深入探讨一下,看看到底是抢的还是骗的,不过,我看也只能由年轻人自己去说了才算啊”

众人都愉快地笑了起来,虽然各有心思。

“时间差不多了,请诸位到前厅吧”

“好的,客随主便,井上先生,您先请”,几个人客套着随井上端午转到前厅来。

七八十平方米的前厅,装饰并不复杂,墙壁上被粉刷一新,简单地描上线条,窗户上用倒着“喜”字贴着,湖蓝色的窗帘,天花板上吊着9个大灯,一个简单的木台和一个临时装上的主持位置。

下面已经站了一些人,无非就是四十多个两县三地的主要政治和经济人士,相互攀谈着,里面也有四五个华军军官,都在等大员们的到来。

看见从大门进来三个要员前面并排而行,大厅里面的人都闭上嘴,正在讲坛上的主持人急忙宣布,“诸位,诸位,善后工作委员会的主任吴健民先生,本州自治委员会的主席川崎南纪先生,华夏中央军事委员会战略局的局长吴军上将联阙到访,为今天的新人祝福,让我们为他们的到来而鼓掌”

下面的政治人士则有点发楞,听说北京和东京都会有人来祝贺,只不过都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人物。

三大巨头的威力是没有人敢于小视的。

吴健民和川崎都好说,毕竟做戏的因素要更多一些,特别是华夏军方高级代表的出面,则让在场的人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这样的人,一个上将,竟然出面专门从北京到串本来为一个小小的少校祝贺,不少人开始打听这个年轻司令的来头,就包括对这事尚且不太知情的两县驻军司令也是一样。

最失望的就莫过于三菱商业银行和歌山县分行的头了,这样的信息传达出来的深刻含义是什么?而三菱串本分行行长伏尻尾见则暗自咒骂着,该死的,井上家怎么就和华夏国上层联姻到了呢?有了这样强大的后援,吞并井上家的计划看来需要重头审查一遍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