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外史 第一部 南洋经略 第一章 迷失的远航

天际无痕 收藏 48 8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22/


2009年7月21日,一支由一艘核动力巡洋舰(舷号181)和一艘以燃气轮机为动力的护卫舰(舷号531)组成的舰队正高速航行在大西洋百慕大群岛西南50海里的洋面上。

从舰队35节的高速可以看出,舰队正在进行高速抗风浪航行训练,舰艇白色的钢铁身躯由于高速航行不时在海面上急起一阵阵白色的海浪。急起的海水不断冲击着舰体,并不时涌上舰船的前甲板,然后从甲板两边的排水孔流回海洋里。由于海上正挂着10级的强风,而且又是高速航行,以至于唯一可供观光的前甲板上也没有一个人,舰队所有官兵都正在各自的岗位上努力工作。


在舰桥和前桅杆之间栓着一根直径5毫米的绳索,绳索的中间,一面红色的海军军旗正迎风猎猎飘扬。如果你稍微有点军事常识,那么要辨认出来是非常容易的,那就是中国海军的军旗。不错!这支没有补给舰跟随的舰队正是中国的环球航行编队!这次环球航行在对于中国海军来说,是非常不同的。它是第一次没有补给舰跟随;第一次以核动力巡洋舰为旗舰;访问的国家最少(仅仅访问美国,并且巡洋舰将不靠岸)。舰队自从8月1日从湛江基地出发后,一直往西,已经在海面上整整航行了26天。


在巡洋舰舰桥下面一间不大的仓室内,两个年轻的中国海军军官正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谈论着什么,从他们肩膀上的军衔可以看出,他们都是上校军衔。其中一位看上去非常的清秀,30岁左右,估计168CM的个头,白净的脸蛋,不高的鼻子,不浓的眉毛,不大的耳朵,只是眼睛看上去大了点,咋一看,就是一个典型的江南人,如果让他走在江南城镇的任何一条街道上,和其他江南人并没有任何的不一样。虽然由于常年在海上漂泊,不知道是由于遗传还是善于保护,脸上除了有点发红外,比起那些18岁的姑娘,并没有差多少。以至于整个舰艇上面的人都背地里叫他‘小白脸’。


坐在清秀男人右边的这个人,相貌和他就有很大的不同。起码超过180CM的高度,35岁左右,快成黑碳颜色的国字脸,浓眉大眼,高挺的鼻子,不算厚的嘴唇,这一切构成了他的代表形象,一个北方人,具体的说应该是一个东北人。和哪个清秀男人一样,他也有外号,‘黑碳’。他们两位分别就是这艘舰船舰长和政委,同时也是整个舰队的司令和政委。


小白脸名叫朱涛,湖南人,1980年出生,1998年正当全中国抗洪救灾的时候,他考入了中国海军大连舰艇学院,2002年,由于在学校里表现突出,被破格提升为中尉,并划入南海舰队,2004年成为一艘扫雷艇艇长,2007年,被提拔为南海舰队扫雷大队大队长,2008年8月,开始担任这艘巡洋舰的舰长,并同时提升为上校军衔,成为整个中国军队里面最年轻的上校军官和最年轻的武库舰舰长。


黑碳名叫张伟,黑龙江人,现年35岁,比起朱涛传奇式的人生,张伟就显得庸俗很多,他是从一个水兵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政委的位置,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我们明天这个时候应该就可以到纽约了吧”,说话的是张伟。


“是的,如果我们能够以30节速度航行的话”,朱涛正盯着对面的电子地图看。


“好了,你也别看了,放心吧,不会出问题的,这个地方没有外界想的那么神秘”,


“不过还是小心点好,现在外面风小多了,我们的高速航行训练也该结束了”,


“是的,风挂了4个小时,我们训练了4个小时,这在中国海军历史上还是第一次,特别是在10级大风中,以35节的高速航行”,张伟把眼睛从电子地图上收回来。


“这可是长兴岛上出炉的第一艘舰艇,如果他们不把质量做好,以后就别想再接我们海军的生意了”,朱涛斜着眼睛看了张伟一眼。


“是啊,长兴岛不仅是我国最大的造船基地,同时也是世界最大的,有了它,我国才能在去年就成了全球最大的造船强国,”张伟的声音里很是自豪。


“强国还谈不上,只能算是造船吨位最大的国家而已”,


“你啊,怎么老是喜欢从鸡蛋里头挑骨头呢,”张伟摇摇头。


“这不是鸡蛋里挑骨头,事实如此。就拿我们海军来说吧,我唯一看得上眼的就是这艘武库舰毛泽东号,当然,在外面,我们都叫它巡洋舰。其他的那些舰艇,都是跟在别人家屁股后面跑的产物,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朱涛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办公桌前打开笔记本电脑仔细查看自己这艘舰艇的各种系统和装备。


“但是,如果我们不先跟在别人屁股后面跑,就不会有今天的这艘舰艇,”张伟不想放弃反攻的机会。


“但是,任何事情都得有个度的问题,你可以看看现在的一些研究部门,都差不多把跟在别人屁股后面跑当成唯一的出路了,那样是不行的,这会断送了我们整个中华民族仅剩下的那脆弱的一点点能动性!”朱涛的语气开始有点激动。


“好了,我不和你说了,一说这些又开始激动了。这张图片你也看过不下几百次了,连我没看几次都知道这艘船上的基本配置”,张伟开始有点不屑。


“哦,那你说说看,我到是想好好听听我们张大政委的考试是否可以及格了”,朱涛把电脑合上,又坐回沙发。


“去年哪次考试我不是已经及格了吗,要是不及格,恐怕你早就把我赶下船了。不过,也亏你想得出,竟然要船上的每一个船员都要把这张图纸背熟”,一想起朱涛自己出的考题,张伟就忍俊不禁。


“这样的考试是必须的,一旦船上出现了什么紧急情况,至少他们都知道是哪个地方出了问题,哪个地方可以去,那条路最近。不说这个了,我看过去这么久了,你是否还能及格”,朱涛挑起二郎腿,注视着张伟。


“考就考,谁怕谁啊。你听好了,整个武库舰标准排水量31100吨,满载排水量38000吨,采用世界首创的前尖后平船底,使用我国刚刚研制成功的核聚变反应堆作为整个舰艇的动力,也是世界第一座投入实用的热核聚变反应堆。加注一次燃料后,可以不间断航行30年。加上取消舰体上的烟囱,使整个舰体的使用空间大大的增加。至于武器方面,我从前往后说起。舰首装备用国产的2座6联装火箭深弹发射器、一座单管100MM电磁炮以及8座8联装对舰、对陆巡航导弹垂直发射器,射程500公里。舰桥的侧面和桅杆上装备有国产神盾相控阵雷达和对海搜索雷达,从舰桥后面一直到反潜直升机起降平台,是三个防空导弹垂直发射模块,第一个模块是16座8联装HQ-7C防空导弹,射程50公里,第二个和第三个模块各是一个8座8联装HQ-9B防空导弹,最远射程300公里。哦,忘记了,在舰桥后上方的主桅杆下,两边还各有一座我国自己研制的7管30毫米舰载近程防御武器系统。在武库舰的最后面,就是反潜直升机的停机坪,采用全沉式机库,”说到这里,张伟停下来把沙发前面茶几上的茶水一喝而尽。


“就只记得这些了吗,我看最多在武器系统方面也只能打30分,”朱涛斜着眼睛说。


“还没完呢,我只不过只是半场休息,你听着,我接着说。由于HQ-7C和HQ-9B都没有备弹,也就是在导弹发射完后,不可能直接在船上进行再次装填,这使整个武库舰的机舱容量增加了很多,使我们能够装填别的武器,我还是从从前往后说。舰首下面装有国产的艇鼻主动声纳系统,舰桥的下面,也就是吃水线以下,两边各有一个双管533毫米鱼雷发射管,这一改中国舰艇从舰弦两侧水线以上发射鱼雷的传统布局,装备有20枚最新的主动自寻鱼雷,射程50公里,以及10枚刚研制成功的超空饱和鱼雷,最远射程100公里,当以最快100节的速度发射时,也可以达到80公里。和这些鱼雷装在一起的,还有40枚红鸟3巡航导弹,射程3000公里,每枚巡航导弹上装有两个当量20W吨级的核弹头,使用鱼雷发射管进行发射。除了这些外,在舰艇的中部,还有一个巨大的自沉式登陆舱,这个舱室采用舱底开口设计。整个舱室现在载有两个排水量200吨的电动潜艇和10辆63-B水陆坦克,每个电动潜艇有两个533毫米鱼雷发射管,装6枚主动自寻鱼雷和2枚超空饱和鱼雷,最远航程1000海里。至于舰艇的后部,就是我们的动力系统和拖曳式被动声纳系统了。你看我现在在武器方面可以及格了吗?”张伟说完开心的从水柜里倒一杯冰水准备喝。


“恩,差不多可以及格了。不过,说实在的,对于这些创造性的武器能不能完成这次任务,我心里真的有些没底,”朱涛开始抓着自己那怎么弄也竖不起来的头发。


“我看,我们只要在战术上做好就可以了,至于动力、雷达、武器各个系统那里,自然有派来的那20个专家帮我们解决,只要我们能够使用,我看问题就不大,”对于这个比自己小六岁的舰长,张伟一直把他看成是自己的小弟弟。


“是啊,不过话又说回来,排水量超过3W吨的武库舰,居然只要50个人就能够操纵,这都是这些专家的功劳,”朱涛一改平时自傲的语气说。


“哈,哈,那是,要不然他们怎么能称为专家呢,不过,你这个人,是很少佩服别人和感慨的,是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张伟喝水后,舌头好使多了。


“你就别取笑我了,我是真的佩服他们,”朱涛严肃的说。


就在这时,电子地图上的地图不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容出现在屏幕上,那是这艘舰艇的驾驶员贾益上尉。“报告舰长,政委,舰艇前方的海面上出现大量红色的雾气,请舰长指示是否还改变航向,”贾益刚毅的脸上流露出一点点惊恐。


“我们现在在什么位置?”朱涛抢先问。


“报告舰长,我们现在的具体位置是北纬31度40分,西经63度,我们现在已经进入百慕大魔鬼三角,还是请舰长和政委来舰桥上看看吧”。


“好的,我马上就到,你继续观察”。


说完,朱涛抓起海军军帽就往外走,张伟也跟在后面走了出来。


穿过狭窄的通道,半分钟后,朱涛和张伟就赶到了舰桥上的驾驶室。


驾驶室非常的宽大,面积超过50个平方,但仅仅只有三个人,一个驾驶员,和两名助手。驾驶室的各种操纵系统全部都是电操纵,90%的工作实现自动化。因此,并不要很多的人。


“情况怎样?”一从进驾驶室,张伟就感觉到情况比想象的要严重。


“政委,你看,我们现在已经被红色的迷雾包围了,虽然浓度不大,但是越往前面,就越多,我建议,我们马上掉转航线,毕竟这里是有名的百慕大魔鬼三角,我们还是小心的好,”贾益的脸上开始出现点点汗珠。


“报告舰长,我们和531失去了联系”,就在这时,一个参谋慌张的跑进驾驶室。


“舰长,出大问题了,你快来看,我们现在接受不到任何卫星提供的导航信息,”还在惊讶中的朱涛被贾益不由分说的拉到驾驶台前。


“不能等了,现在马上掉转舰首,往回开,同时尽快联系上531和总部,小王,你把刘院士给我请来,就说有紧急情况,”朱涛接二连三的下着命令。


“老朱,你看前面,那是什么,怎么天空中有一个红色的光环,不会是日环食吧,”张伟把手指向东北方的天空中。


“是啊,怎么越来越刺眼了,哦,还有点头晕,我有点受不了了”,顺着张伟的指向观察,朱涛只感觉到自己的眼睛越来越模糊,意识也变得浑浊起来,四肢开始无力,紧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