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6/


廖毅听到程佩瑶的询问微微一笑,道:“程团长放心,薛长官和李军长都有交待,要我团全力配合程团长的计划。为了这一天,我们团在松花江上已经演习了近半年,那里的水文条件和这里相似,半个小时架设两座浮桥没有问题。”

程佩瑶听了点了点头,她的第十装甲骑兵团也属于机械化部队,如果机车不能按时过江,她拿什么完成自己的作战计划。

第十装甲骑兵团虽然以团命名,但是实际的规模相当于一个旅,全军共计一万人,辖3个坦克突击营,3个机步营,2个炮兵营,一个工兵营,和一个特勤营。计有坦克200辆,步兵战车400辆,汽车400辆,大口径火炮72门。其中特勤营是团直属部队,已经过江潜入敌阵的侦查分队,就是特勤营的所属部队。

程佩瑶再次举起了望远镜,视野中那一片较为平坦的河岸就是她的部队即将登陆的登陆场。正对这这块河岸,不足五十米的地方就是敌军的一个组合地堡,那里的机枪火力可以直接的扫射整个的江面,将会对架桥和登陆行动造成极大的麻烦。在这片河岸的两侧是两个鼓起的丘陵,上面也分别建有组合地堡。三个地堡相互策应,构成了敌军的一线防御阵地,可以说没有火力死角。

为了取得渡江作战的成功,天黑之后程佩瑶就命令特勤营当中的三个特务连出发,隐蔽泅渡鸭绿江,任务就是控制这个封锁江面的地堡群。已经将近6个小时了,怎么还没有动静,她焦急地等待着消息。

时针已经指向了凌晨1点59分,离发起行动开始只剩下1分钟了。对岸江边的草丛之中突然亮起了灯光,三长两短,正是特务连出发时自己所规定的信号。

程佩瑶心中一阵的狂喜,回头低声下达命令:“廖团长,我军已夺取对岸阵地,行动时间已到,迅速架桥,使大部队通过。”她的话音刚落,炮弹尖锐的呼啸声就响了起来,跟着对岸就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与此同时空中传来了重型轰炸机的轰鸣,进攻开始了。

日军朝鲜驻屯军是日本陆军的主力部队,下辖十个师团,五个独立混成旅团,总兵力为30万,司令部设在汉城,司令官是本庄繁大将。

在日本扶持下的高丽伪军兵力约为60万,其中所谓的精锐部队约为25万,协同日本朝鲜驻屯军,驻扎高丽全境,镇压高丽人民的反抗活动。



中日两国之间积怨已久,对此本庄繁心知肚明,两军夹鸭绿江对峙,早晚会有一战,所以当他1931年接任朝鲜驻屯军司令之后,立即着手加强沿江地区的防御力量,在边境线上修筑了通达全境的防御阵地。阵地从半岛的东端一直延伸到半岛的西端,纵深50公里,形成立体的防御网络,本庄繁称之为东方马其诺防线。

本庄繁将所属的10个师团中的5个派驻到了这条封锁线上,同时派驻在封锁线上的还有近30万高丽伪军。对此本庄繁心中并不放心,他多次要求军部增加驻朝部队,但是军部一直以驻军消耗太大的原因予以拒绝,本庄繁也没有办法。直到一个月前,由于白敏中遇刺事件使得两国关系降到了冰点,军部这才同意向高丽增兵,但是一个月来只有第106师团一个师团由海路到达釜山,其余的部队连影子都没有看见。

由于日军防守整条防线兵力明显不足,所以驻扎在这里的5个师团主要守卫防线上具有险要位置的地段和要冲,作为整条防线的支撑点,余下的地段全部由高丽伪军负责防御。整条防线上最精锐的部队是日军的第五师团,师团长板垣征四郎同时兼任着整条防线的司令官。

对于日军的部署,唐帝国通过渗透到高丽境内的谍报人员和高丽民族反抗力量的成员摸得一清二楚。针对日军的这种部署,帝国作了充分的准备,于进攻发起的前夕,秘密的调派部队,让开由日军驻守的防线上的堡垒,选择了由高丽伪军防守的地段进行突击。

在第十装甲骑兵团的对面是高丽军第28师,师长朴永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亲日分子,曾经率领第二十八师镇压清江南道的农民暴动,一次屠杀无辜百姓四千余人,双手之上沾满了鲜血。此人残暴成性,对部下也是一样,在部队当中不得人心。他所防守的这个地段,宽30公里,纵深15公里,地势比较平缓,适于部队机动作战。同时此处紧邻日军板垣师团第二十一旅团驻地鹤岗,一旦有事日军可以迅速增援此处。复兴一号计划北线指挥官五星上将岑诚综合了全盘所有因素,权衡利弊之后,选择了这里作为突破口。

尹葆坤,第十装甲骑兵团特勤营特务1连连长,他是最先泅渡鸭绿江的人之一。为了不惊动对岸的守军,他的连队110名战士,泅渡鸭绿江就用了整整两个小时。

他伏在岸边的草丛之中,用望远镜观察敌军的动静。他的连队的任务就是要夺取前方五十米处的地堡群,为后续部队扫清道路。

虽然只有短短的五十米距离,但是却是一个缓坡,中间架设着三道铁丝网,同时地下密布地雷。主碉堡上的探照灯的灯光不断的扫过地面,要想人不知鬼不觉的摸上去几乎是不可能的。

尹葆坤手下的特务连是程佩瑶完全按照海军陆战队特勤大队的训练方法训练出来的部队,每一名战士都身怀绝技。

尹葆坤回身对自己身后的两名战士打了个手势,随后向这对面碉堡上的探照灯一指,两名战士会意,各自从背囊当中抽出套索,沿着河岸向两边摸去。

尹葆坤回身向着狙击手做了个手势,几名手持狙击步枪的士兵,当即找好了伏击位置,打开了瞄准镜,准心的十字死死地所定了在碉堡上面站岗的高丽士兵的头颅。

尹葆坤的望远镜紧紧地追随着摸上去的两名士兵,在望远镜的视野当中,两人身如狸猫,利用手中的套索,搭住左侧的岩壁,身子紧紧地贴着岩壁滑行,就如同荡秋千一样,一荡一荡,已经越过了两道铁丝网。

尹葆坤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养兵千日,用在一时。程团长此时派出自己的特务连是对自己的信任,如果自己不能完成悄悄占领对面地堡的任务,整个行动就会前功尽弃。甚至只要是枪声一响,自己的行动就宣告失败了,这是多么难的任务啊!士兵们只能依靠冷兵器杀伤敌人,而且要保证一招致命才行。

驻守在河滩地堡当中的是高丽军第28师56团1营2连,士兵们驻守此处已经将近一年了,开始时每日神经绷得紧紧地,生怕会出什么事情。到了后来,发觉对岸唐帝国的军队一直也没有什么动静,思想上也就松弛了下来,很多士兵心里认为仗是打不起来的。

白天日本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旅团133联队的加藤正清联队长刚刚来阵地视察过,所有的士兵神经绷得紧紧地,好不容易将这位大佐送走,人人都象是散了架一样,天黑之后,除了站岗的士兵之外,余下的人就早早的进入了梦乡。就是现在在岗哨位置上的几名士兵,也是不断地打着瞌睡。天气潮湿闷热,什么也不干坐在那里不一会儿身上就是一层的汗珠,谁会选择在这样的鬼天气发动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