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四章 变局 变局(十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225.html


黄昏时分,仍然昏睡的周卫国由刘志辉的几个卫兵抬着,在刘志辉的亲自陪同下被送回了阳村。

当看见上午还好好的自己骑马出去的周卫国下午竟然被人抬回来时,李勇不由大惊失色!

直到听了刘志辉忙不迭的道歉和解释,再加上看出周卫国的确是喝醉了,李勇这才松了口气,心里却也不禁暗暗埋怨周卫国喝酒不知节制!

不过在听刘志辉说周卫国竟然只喝了三杯酒就醉成这样后,李勇就有些浑身不自在了。以至于在刘志辉走后,李勇越看不省人事的周卫国越不顺眼——堂堂虎头山八路军的最高军事主官,竟然三杯酒就醉倒了?!这事只要想想就让人脸红!好在刘志辉也不是外人,要不然这回脸就算丢到家了!


周卫国醒来已是第二天的中午。

当得知自己竟然睡了整整一天一夜时,头还有些痛的周卫国不由苦着脸说:“早知道这么难过就不喝这么多酒了!”

李勇“砰”的一声将炊事班做好的醒酒汤放在炕桌上,没好气地说道:“早知道!早知道就不放你一个人去!”

周卫国赔笑道:“是是!喝酒误事!下回我再也不敢了!”

李勇几乎要吼了出来:“下回?你还想有下回?”

周卫国赶紧说道:“没有了!再也没有了!”

李勇哼了一声,嘀咕道:“算你老周运气好,碰到我老李!这事要是让那个张楚知道了,他不唠叨死你才怪!”

周卫国赶紧拍了拍自己胸口,说:“老李,你别吓我,我胆子小!”

李勇又气又笑,忍不住骂道:“胆小个屁!”

骂完突然问道:“我问你,你喝酒的杯子有多大?刘志辉说你只喝了三杯白酒!乖乖,三杯酒就醉成这样?!”

周卫国一愣,脸上就有些发烧,赶紧比划了一下酒杯的样子,还有意放大了酒杯的尺寸,说:“其实也不是我酒量小,实在是喝酒的杯子太大!”

李勇立刻哈哈大笑,说:“你就蒙吧!人家刘志辉早告诉我杯子大小了!没想到你老周不但酒量浅,脸皮也这么薄!早知道我以前就该和你喝酒!也好看看你老周喝醉的德行!”

周卫国微笑着端起了醒酒汤,李勇既这么说,这件事也就算是揭过了!他说的没错,这事要是给张楚知道了,还不知有多麻烦呢!想到这,周卫国苦笑着摇了摇头,一仰脖子,将整碗醒酒汤都喝了下去。

喝完汤后,周卫国还夸张地咂吧咂吧嘴说:“这汤不错,回头叫炊事班再做一碗!”

李勇“呸”了一声,正要说话,就听门外吵吵嚷嚷的,两人惊讶地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起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出了指挥部,两人就见赵杰正指挥着几名特战队新队员将一个似乎是用鬼子的雨衣包裹起来的东西放在指挥部的院子里。

东西放好,赵杰这才跑到周卫国和李勇面前,一个立正,又敬了个礼,说:“营长政委好!”

周卫国和李勇回礼后,李勇立刻指着这包裹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赵杰笑道:“这个就要让营长政委猜上一猜了!”

李勇笑骂道:“卖什么关子?快说!”

周卫国仔细看了看地上的包裹,说:“有点眼熟!是不是我们当初突围时埋下的东西?”

赵杰一竖拇指,说:“还是营长厉害!不过,营长您也只猜对了一半!”

周卫国笑道:“好小子!考我来了!打开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赵杰应了一声,飞速打开包裹。李勇凑过去一看,只见里面装着的似乎是一段枪身和两根枪管,还有五个弹药箱。但这枪身却比一般机枪的还要大,枪管也明显比一般枪管更粗更长!

李勇忍不住问道:“这好像是什么枪的零件,可什么枪有这么长这么粗的枪管?”

赵杰笑着解释说:“政委,这是去年我们打鬼子飞机场时缴获的鬼子的高射机枪啊!当时因为太重,没办法带走,就埋在太丰的一个隐秘地方了!昨天我带第三分队去太丰实战训练,刚好想起这件事,就趁黑把这宝贝给起出带回来了!”

周卫国喜道:“你不说我倒忘了!这可是好东西啊!”

说完,招呼赵杰一起动手,不一会儿,就将枪管和枪身组装成了一挺没有枪架的高射机枪。

赵杰摸着枪身,叹道:“小鬼子的东西倒也不太差!埋地里这么久也没生多少锈!”

说着,又打开一个弹药箱,从里面拽出弹链,看了几眼,喜道:“子弹也没怎么生锈!应该还能用!”

李勇摸了摸枪身,又从弹链的第一节抽出一颗子弹,看过后,忍不住赞道:“好家伙!这么大颗子弹!要是打在身上,哪还有命的?”

周卫国笑道:“老李,还是你够狠!这种子弹打在人身上可足够把人打成两截的!”

李勇吐了吐舌头,说:“这么厉害!”

周卫国说:“这枪我可是要派大用场的!赵杰,把枪和子弹都收好,去后勤那里领点枪油,好好擦擦这枪和子弹!回头我画一张图纸,你带去兵工厂找丁厂长,让他们给这枪重新造一个枪架!”

赵杰应了一声,正要和队员们一起把高射机枪和子弹都抬走,周卫国又想起一事,说:“赵杰,还有个任务给你!”

赵杰喜滋滋地说道:“营长您说!”

周卫国眯着眼说:“我们打完鬼子飞机场一路上不是还埋了很多缴获的武器吗?再加上掩护主力部队撤退时埋的武器,怕也不少吧?你的任务,就是带直属队把这些武器都弄回来!我可是穷怕了,这笔横财无论如何不能放过!”

赵杰面露难色,说:“营长,那些武器当初都埋得太分散,时间又这么久,有的恐怕连埋在哪里都忘了……”

周卫国笑道:“没事!实在找不到,你们就想别的办法!直属队我下了这么大本钱,你好歹得给我赚点回来!”

赵杰这回倒是毫不迟疑说道:“是!保证完成任务!”

要是真找不到分散埋在各处的武器,凭特战队的实力,打几个伏击缴获几批枪支弹药那还不容易?


由于近期鬼子连续的作战失利,再加上从虎头山不时派出的八路军小股部队的支持,之前在虎头山周围平原地带一度几乎销声匿迹的抗日活动也声势渐大,部分乡村的地下党组织已经恢复。对小股日伪军有组织的袭击次数也越来越多。

有鉴于此,原本就对重建骑风口据点失败的事情耿耿于怀的近卫文很快就又开始了新动作。

这回,近卫文用上了他的老上司,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多田骏中将的战术,开始在虎头山周围大修据点、炮楼。近卫文的计划,是将一部分兵力派驻在据点、炮楼中,又以一部分兵力作为机动兵力随时支援,这叫“分散布置”;以据点、炮楼为点,以公路为线连接,再配合封锁沟,将虎头山周围的平原地区分割成一块块,以使平原地带的抵抗力量不能相互支援,也利于自己“分区扫荡,灵活进剿”,同时还可以有力遏制虎头山八路军向山外的发展!

近卫文的计划付诸实施后,原本有所起色的虎头山周围平原地带的抗日活动几乎立刻就受到了影响!

涞阳和太丰两县的地下党也很快就派出代表将新情况向虎头山根据地汇报。

对于山外出现的新情况,周卫国一点都没有感到惊讶,因为这个变数,他早就想到了,而且如何应对也早和李勇、吴有财等人商量过,也初步形成了一个应对方案。只不过近卫文的动作比预期的要快了一些而已。所以在涞阳和太丰两县的地下党代表进山之后的第二天,周卫国就召开了由两县地下党代表和虎头山排以上干部参加的军事会议。

会上,周卫国先让涞阳和太丰地下党代表介绍了两县出现的新情况和困难,随后展开讨论。

听完两个代表的介绍,各连排长纷纷请战,要求带部队杀出虎头山!

这样的请求自然得不到周卫国和李勇的批准,毕竟现在部队改编的时间还短,贸然和鬼子在平原地带大打起来,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等大家说得都差不多了,周卫国才咳嗽了一声,慢条斯理地说道:“大家好像都很紧张嘛?其实有什么好紧张的?鬼子不是要挖封锁沟吗?那就让地下党的同志们组织群众,配合鬼子,把封锁沟挖宽点,再挖深点!”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杨大力第一个站了起来,大声说道:“班长,您说的俺不明白!您这么做不是帮鬼子的忙吗?”

很多干部也跟着说道:“是啊,营长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话要不是出自周卫国之口,众人恐怕早就骂开了!

周卫国正色说:“平原地带的游击战之所以不好开展,就是因为鬼子可以充分发挥他们的机动性和火力优势,而我们却无险可守!不错,鬼子挖封锁沟是想封锁我们,可反过来想,我们为什么不能利用这些封锁沟来封锁鬼子?平原平原,我们挖沟,就是为了让平原不再平!我们要在平原地带伏击鬼子的时候,这些封锁沟,就是我们的战壕!我们要在鬼子扫荡时迂回撤退时,这些封锁沟就是我们的隐蔽壕!我倒要看看,这些封锁沟究竟封锁了谁!”

周卫国这么一解释,在场的干部和地下党代表都明白了,在仔细想过之后纷纷点头。

周卫国继续说道:“鬼子瞧不起我们,不把我们当真正的战士,说我们是‘土八路’!那最好!我们就是要鬼子瞧不起我们!我们打的就是那些瞧不起我们的鬼子!这叫闷声发大财!”

屋里的人都乐了。

周卫国又笑着说:“鬼子想困死我们,到处建据点,依我看,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鬼子把兵力分散到各个据点,看似占住了交通要道封锁了我们,可他却犯了兵力过于分散的大忌!鬼子想靠他们的机动部队迅速增援,我们能给他们这样的机会吗?”

在场的连排长们异口同声说道:“不能!”

周卫国大声说:“对!鬼子想得挺美的!这边打起来他立刻增援过来!可我们虎头山的八路军是什么人?打一个据点要花多少时间?等鬼子的增援来了我们战场都打扫完好几回了!他连我们的毛都捞不到一根!还有,有些好打的据点我们还要做到只打据点里的鬼子伪军,而不毁坏据点!鬼子找不到我们,可据点他还得派人守啊!他再派人,我们就再打!今天他重点防守这边,我们就打那边,等他重点防守那边,我们又跑到别的地方去了!什么叫胜仗?打死敌人保存自己就是最大的胜仗!老三连的人都知道,我周卫国从来就不做赔本买卖!我是既要打鬼子,自己还不能有什么大的损失!鬼子的据点、炮楼是什么?那就是猪圈!里面养的可都是一头头的肥猪啊!只要想起这个我半夜做梦都想笑啊!”

屋里的人立刻哄堂大笑。

周卫国最后说道:“既然鬼子把肥猪都送到我们眼前了,那我们也不能客气!从明天开始,我们就一个个据点杀过去!大家说好不好?”

众人大叫道:“好!”


这以后,虎头山周围的鬼子和伪军就开始倒霉了。

紧挨虎头山的据点、炮楼自然不必说,一晚上被连着端掉四五个炮楼,所有驻守的鬼子都被杀光而炮楼还完好无损的事都发生过!就连离虎头山好几十里远原本“安全”的据点,也开始出现整支巡逻队都被悄无声息干掉的“事故”!

这还不算,虎头山的八路军甚至公然在太丰县清风峡据点外架上炮和喇叭!

喇叭,是用来喊话的,喊话的内容很简单:“我们是虎头山八路军!限你们十分钟之内投降!如果到时候不投降,我们就开炮了!”

炮,那可是如假包换的一门“九二式”步兵炮,两门82mm迫击炮,三门81mm迫击炮!

清风峡据点的最高长官,一个鬼子中尉中队长很是不信邪,自以为清风峡据点的防御体系比较完善,炮楼修筑得也够结实,一个小队的“皇军”加上一个中队的警备队兵力也比较充足,还没等八路军的喊话结束就命令开火!结果,据点主炮楼周围的十几个碉堡和火力点要么被八路军的火炮给轰掉,要么被八路军的掷弹筒炸掉,主炮楼更是被迂回到楼下的八路军放了几百斤土炸药,硬生生给炸塌了!

剩下的伪军一看不对劲,赶紧干掉鬼子中队长和剩下的一些鬼子后打着白旗宣布反正了!

附近主要由警备队驻守的据点得到这个消息后,自然再也不敢当八路军的大炮不存在。虽说不至于立刻投降,却也偷偷派了代表和八路军私下谈判,表明自己也是身不由己,希望八路军高抬贵手!

对于这些据点,周卫国还算大度,最终同意“高抬贵手”,但作为八路军此次出兵的“补偿”,这些据点却也要交纳一定数额的弹药粮饷,并保证在今后对八路军和一切跟八路军有关的人员,一律不得留难!否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这些据点的伪军虽然对于交出数额庞大的弹药粮饷感到心疼,但只要想想清风峡据点守军的悲惨遭遇,在心惊肉跳之余,也就立刻同意了周卫国的要求!

对于另外一些主要由鬼子驻守的据点,周卫国就一点也不客气了!

首先,是每天夜里的例行喊话配合着冷枪骚扰。

对鬼子喊话的,刚开始还是熟悉日语的特战队队员,但两天以后就换成了真正的日本人!这些日本人,自然就是最近成立的“在华日人觉醒联盟山东支部虎头山分支部”的成员了!

这个分支部的第一个成员就是那个对周卫国佩服之至的村上之助!而第二批成员就是上次反扫荡时鬼子丢在撤退的路上又被八路军治好的几个伤员!

刚开始由日本人喊话时,还有懂日语的特战队员暗中监视,但听这些“觉醒联盟”的成员的确是在以自己的遭遇诚恳地劝说据点里的鬼子“放下武器”、“放下屠刀”、“回到父母妻儿身边”、“不要做财阀和政客的炮灰”,也就放心了。

而且这些“觉醒联盟”的成员做起事来,也是卖力得很,一喊起话来,就是整整一夜,丝毫不知疲倦!连嗓子喊哑了都浑不在乎!

李勇可是听说了其他根据地“觉醒联盟”成员争取过来的过程有多艰难!相比之下,眼前这几个日本人思想转变之迅速,态度之温顺,工作之勤奋,真是少有!

李勇有时简直觉得有些匪夷所思!所以他实在忍不住,就问村上之助:“你们为什么这么努力喊话?”

村上之助非常严肃地回答道:“因为我是在救他们的命!”

对此,周卫国只是微笑着偷偷对李勇解释:“日本人骨子里有种犬性!”

“犬性?”李勇不明白。

周卫国说:“就是说,他们对于比自己弱小的人,会像狗一样龇牙咧嘴;而对于比自己强大的人,他们又会像哈巴狗一样摇尾乞怜!”

李勇摇了摇头,他实在不明白如此矛盾的两种性格怎么可能在一个人身体里共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