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风流(转)

501630 收藏 4 408
导读:官场风流(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官场风流(1)

第一章(修)




人类历6006年。

华夏国S省T市(T市是S省的省会)白云机场

“小天,来,行李给张秘书。走,我们先回家。你舅舅本想来接你的,可市里有个重要的会,走不开,他啊,大概要到傍晚才能脱身。”

在车上与舅母有一句没一句的叨唠着,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车子就驶进了市委大院。舅舅何为现任S省T市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是T市的第三把手,理所当然地在这幽静神秘,为T市广大干部所向往“进步”的地方,拥有着3号小楼的支配权。

傍晚时分,在明亮宽敞的餐厅与舅舅,舅母还有机灵淘气的小表妹享用了一餐简单而又别致的家庭晚宴后,叶天与舅舅来到了二楼的书房。

书房古色古香,梨花木雕的书橱,摇椅,矮几,与几排珍本,善本交相辉映。可见舅舅在为官之余,对修身养性之道很是下了一番工夫。古士大夫有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把修身放在第一位,足见其道理。

叶天揶揄舅舅,“我现在可算知道,什么叫做贵精不贵多了,呵呵,看看您这书橱就知道,里面装的可全是宝贝啊!这么多珍本,善本,拿去拍卖的话,恐怕要吓掉拍卖师的眼珠子啊。”

“要是喜欢,你就挑两本去,我和你母亲这一系,到了你们这一代,就只出了你这么一个男丁,等我百年之后,你就是不要,也由不得你了”,舅舅看着叶天的目光没有官员的严肃而是充满了长者的慈祥。顿时叶天的眼睛不禁酸酸的,忆起年幼舅舅宠爱自己的日子。“呵呵,要是表妹知道我图谋她的家产,我可少不了要脱一层皮啊!”舅舅听闻此言,被逗得笑了起来,“你那表妹也的确淘气。上次拿我的茅台做实验,说是要提炼纯酒精,哎。”话虽是这样说,但舅舅脸上却充满了老来得子的喜悦和对表妹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喜爱。

“好了,言归正传,你好好的北京城不呆,跑到这穷乡僻壤来作什么?”舅舅正襟危坐,开始向叶天发问。“老爷子说最近京城里,水太深太混,就一脚把我踢到您这儿来了。”“没个正经。”看到叶天故意摆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舅舅又好气又好笑。“这还不是对您嘛,在工作场合我可严肃了。”叶天略微拍了拍舅舅的马屁。

“哦,我还没祝贺您即将高升呢。这是我的贺礼,正宗的巴县青云石,祝您百尺竿头,更进一层。”叶天把一小厢红锦绒包裹着的奇石递给了舅舅。舅舅接过后把玩了一会儿,笑了笑说道:“算你有心,还知道老头子我喜欢什么。”

S省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常笑因心血管疾病刚从这一重要领导岗位上退了下来,而舅舅由于中央扶持(主要是叶天父亲在这方面下了大工夫,花了大力气)和各方支持,获命调任这一重要岗位,完成了从市委到省委的飞跃。近日舅舅正忙于完成在市委的最后移交工作,这也是从小宝贝叶天的舅舅这次没有去接机的原因。在这一次升迁任命中,舅舅是十分感激父亲的,毕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这一官职要比普通的副省长来得实权的多,而进入省委常委意味着舅舅真正成为了在S省能说的上话,办的了事的人。

官场风流(2)

“听老爷子说,最近A部的那位与B部的那位要对着干了。”说道正事,叶天也变得正经起来。何为看在眼里,心里暗暗点了点头:叶何两家算是后继有人了。何为没有插话,等着叶天继续往下说,虽说在S省他现在已经算是一个有分量的人物了,但毕竟京里的事他并不十分了解,而且多年的官宦生涯让他养成了在没有把握全局之前决不发表自己看法的习惯,这一点在上级和同事眼中就是“沉稳与胸有成竹”的表现,是他能够不断高升的原因之一。

“哦。我原先呆的部门正好夹在当中。前段时间那两位都找过我,交谈时话语虽然比较含糊,但意思都十分明确。”叶天看到舅舅点头示意后继续说道:“老爷子不想让我淌这混水,他自己呢也不愿意牵扯进去,就算要入局现在也不是个理想的时机。所以就让我下来镀镀金,避开这件麻烦事,这不把我发配到您这儿了。”叶天把下调到S省的原由完完整整地给舅舅交代了一遍。

何为点了点头,A部部长与B部部长的宿怨他也知晓一二,看来这次双方或许是要动真格的了,否则位高权重的姐夫也不会如此小心谨慎。说不定里面还涉及到更高一层的较量。何为心中暗自揣测了一番,大约过了半分钟左右,“你以后就住家里吧,照顾起来也方便一些。等会儿让王姨(工作人员)给你安排一个房间。”

“别,别”,叶天连忙求饶,“我下午和舅母已经说过了。我还是住在外面,在北京的时候也一直是一个人住,早习惯了。以后一星期回来看您和舅母两次,总行了吧。总不能老让我把女孩子往宾馆里带吧,那影响多不好。”

“你个不学好的小兔崽子,小心上级领导找你谈心。”在亲情滋润下何为脱下了严肃的外衣,表现出了难得的幽默和风趣。

“我适龄青年,一不犯法,二不违纪,自由恋爱,谁能奈何?”叶天看出舅舅兴致不错,也不由自我打趣。

“你和军委王家那丫头处的怎么样了?”对晚辈婚姻的操心是每个华夏国长辈必做的大事,就连日理万机的高级官员也不例外。

“政治联姻呗。能拖就再拖两年,反正那丫头岁数还小。”叶天不想在这问题上绕圈子,不能自主选择一生伴侣无论如何都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情,虽然出身在高官家庭的他早有了这份明悟,但是只要一想起这件事,心里总觉得不舒坦,特别腻味。或许那丫头心里也不好受吧,叶天心想。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