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祭山河 第四卷 第三节 暧 昧

反手一刀 收藏 7 13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4/


第三节 暧 昧

(公告:此章中人名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哇哈哈...)

这小姑娘出身于书香世家,姓芥芳名一个末。芥家不大,但祖籍悠长,祖上据传说是燕王朱T身边的一个谋臣,以琴棋书画出名,被燕王在北平赏了块地,从此就在北平落叶生根。芥家人丁单薄,男丁很少,不过明清时代却出过了不少秀才举人,官位不高但多以清廉闻名,慢慢的芥家也就成为北平附近有名的书香门第,清贫世家。

到这一代芥末也只有一个哥哥,早年留学于日本,现在去向不明,倒也因如此躲过一劫,使的芥家不至于无后。芥老爷子是名爱国志士,曾发表过好几篇文章评击日本,从而被日军怀恨在心。北平沦陷那天,趁乱一队鬼子兵就冲进芥家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芥老爷子痛骂日军,被日军当场捅死。在几个忠心的仆人拼死保护帮助下,芥末被管家带着翻墙逃了出来。芥家举家上下二十来口人只跑出芥末这四个人,紧赶慢赶,好不容易走脱到这里,本来还以为到了安全的地方,没有想到在遭此惨祸,被几个中国军人,自己的保护神所害。

芥末哭的梨花失色,慢慢的将自己的种种情况给讲了出来,祸不单行,屋漏偏逢连夜雨。李猛等人听后头垂着羞愧无比,就差没钻进土里,吴德等人也是愤愤不已,天灾人祸,这人祸才是大害。

眼下这小姑娘举目无亲,唯一的一个哥哥也不知是生是死,又没有亲戚能够投奔,这世道又不太平,孤身一个小姑娘显得那么的无助。

吴德第一个开了口,说道:“团长,我看我们还是先带上她吧,到了地头我们再做打算。”

其它人也是眼巴巴的看着王团长,就连光头也不例外。

“好吧,那先回部队在说吧,姑娘,会不会骑马?”王团长摸索着下巴想了一想后答应了。团里虽然不收女兵,但是还可以交给地方的群众来照顾,毕竟一个小姑娘留这也不安全。

芥末止住了哭,抹去了眼泪,柔柔的说了一声:“我不会。”

“那,这个,这个让谁来带你呢?”王团长有点迟疑了,眼光在众人身上扫来扫去。

“我来,团长。”

“团长,让我来。”

“我骑术好,就让我来好了。”

“你们别跟我抢,我年纪最大,还是让我来。”

除了吴德跟那五个新同志外,其它几个都凑团长面前争抢着要带。汗,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男儿本色?!

“看你们就这点出息,吴德,别愣在那里,人既然是你救的,就交给你啦。”王团长鄙视的瞅了瞅这说话的几个人,然后朝着吴德喊了一声。

“我?!团长,可是我的骑。。。”

“好了,别叽叽歪歪了,上马,出发。”王团长不耐烦的打断了吴德的话,挥了挥手,招呼大家出发。

“吴德,你小子有福气啊。哈哈。”光头几个人打着马从吴德身边吆喝着窜了上前。

“去你妈的!”

几个人都走远了,就剩吴德跟芥末,吴德牵着马,搔了搔头,看着红着脸低头站在那里的芥末,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他们已经走的好远了。”芥末两只手不断的互相绞着,轻轻的说了一句话,打破了眼前这个尴尬气氛。

“哈,哈哈,那,那我,我抱你上马吧。”

吴德挪到了芥末旁边,伸手扶住了她的肩膀,入手柔软。吴德咬了咬舌头,心里一个发狠,一手抱腰一手抱腿就把芥末给送上了马背。芥末也是轻轻的哼了一声,脖子下面似乎能滴下血来。

真他妈的娇嫩欲滴,吴德深深的咽了一口吐沫,一翻身子也上了马。两具身体一接触,两个人同时又闷哼了一声,热血涌上脑来。亏得吴德现在比较黑,脸红看不出来,要不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驾!”

吴德两腿一夹,一抖僵绳,拍马而行。

火辣辣发麻发痛的两腿中间软玉在怀,闻着芥末发梢的清香,吴德痴了,强烈的刺激使的小吴德有点蠢蠢欲动。钻心的疼痛加上这无比的刺激,就应该就是痛并快乐着吧。

我操!我怎么这么没有出息!吴德伸出右手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他妈的,难道老子就真没见过女人不成!我日!

“你怎么啦!?”芥末挪动了一下身体。

吴德又变电了一下,慌慌的说道:“没事!我没事,我被蚊子咬了一口。”

“驾!”吴德狠狠的抽了马屁股一下,加快了前进的速度,一颠一颠的加大了两大腿之间的磨擦力度,他想用疼痛来减去心中那一丝线的不良思想。

没想到这样却更搞的两人更加暧昧,更加贴身。为了防止颠下马背,芥末紧紧的靠着吴德,死死的抓着马鬃,而吴德也不得不用两手抱紧了芥末。这下子,吴德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后世泡MM骑摩托车之类的爷们为什么喜欢加速加速再加速。不就是为了这一着吗,吴德热血就差没从鼻孔中流出来。

“驾!”

吴德追上了队伍。

++++++++++++++++++++++++++++++

1937年10月25日,晚饭后。

阳泉,平定县郊外的一个小村庄,772团就驻扎在这里,吴德这十来天一直都在操练着手底下十一个兵,王团长调了三个政治过硬的老红军战士给吴德,分别是罗宽、陶光、吕郭,其中年长的罗宽为副班长,其它都为普通战士。现在吴德一个班连他在内整十二个,算是满编了,不过王团长似乎还没有要将吴德这个班分下连队的意思,吴德也就带着大家留在团部,兼职做个警卫班。

芥末一直留在团部,帮着做做饭洗洗衣服什么的,真没看出来,这娇滴滴的小姑娘啥都会干,那饭菜做的不是一般的好吃。真不愧是古典美人小家碧玉。

这段时间,部队进行了小规模的伏击战,在长生口、石门村、马山村等地袭击日军连连获胜。但也送来一批伤员,芥末就跑到卫生队帮忙,打打下手,照顾照顾伤员,一下子的功夫就让这群痛的大呼小叫的汉子一下子止住了嘴,再痛也是往口里死咽,死撑着,为卫生队省下了不少麻药。特别是有些重伤员竟然在芥末的照顾下神奇般的活了过来,这群人里就有风流、徐务、觉非、枣庄等等,真不愧是一群色狼,吴德在心里偷偷的骂道。

这样一来,团部也就没有再为安置芥末事情头痛,顺其自然的让芥末进了卫生队。使的卫生队的门前天天有人蹲点,狼视耽耽。甚至有几个村民半夜看到狼群红着两只眼睛在卫生队附近晃悠,第二天后还紧张的跑团部叫八路军同志要多加小心。

“地形是军队一切战斗行动必须注重的一个重要因素。倒如:军队的机动、阵地选择、兵力部署、火力配系、工事构筑、隐蔽伪装、战场观察、作战指挥和技术兵器的使用等,都必须认真研究和利用地形。。。。。”

“遭遇战斗,是双方军队在运动中相遇时发生的战斗。部队在运动中无论是向敌行军或侧敌行军,均应保持高度警惕,严格保密,灵活运用通信手段,采取各种侦察措施,尽量及早发现敌人,果断定下决心,迅速指挥部队行动,力争主力,先机制敌,以夺取遭遇战斗的胜利。遭遇战斗可分为二种:预期遭遇战斗和不预期遭遇战斗。。。。。”

吴德在单兵战术、班战术训练休息中,给班里的同志讲起了地形学跟相关战役战术,不时还在地上画出各种地形地貌。把团部不少的参谋给吸引了过来,大家围在一圈,听着吴德的图文并貌。虽然班里面的兄弟没有几个能听明白,但底下的参谋到不时提提问题。让吴德讲的兴发,吴德扯了根树枝划了个地形出来。

“刚才有位战友问道,突然遭遇敌军应该采取什么措施。首先,得在遭遇前加强侦察警戒,保持充分的战斗准备这个就不提。在遇敌后,我们必须先机制敌,夺取主动,这是取得遭遇战胜利的要诀。现在日军的技术装备占优势,火力强、机动快,我们欲夺取先机之利,必须扬长避短,出奇制胜,近敌于不利态势下作战。然后。。。。。”

吴德如黄河泛滥一下,讲的滔滔不绝,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断了他的教学。

“吁!”

骑兵拔马停了下来,正是团里面的侦察兵。他在人群中看了一眼,问道:“团长呢?”

“什么事?”只见一个角落里站起来一名约摸23、4岁的年轻人。

那骑兵跳下马来,三两步就跨到了那个年轻人面前,敬了个礼,然后说道:“报道叶团长,据情报,测鱼镇日军明日拂晓将有大批辎重在部队押送下向西开进输送物资。”

“好家伙,老王呢?去把政委跟副团长给叫来,走,去团部。”那年轻人拔腿就朝着团部走去。

叶团长,叶成焕,这个名字真的好熟,大概也是开国将领之一吧,吴德心里想到。这叶团长可是第一次见面,前段时间听说去查看地形了,但也没有注意到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唉,没办法,谁叫这个时候的领导普遍都很年轻,又没有军衔标志,看上去跟个普通战士一样,谁认识谁啊?!

“看来有仗要打了。”

“是啊,终于可以放手搞小鬼子一家伙了。”

参谋们议论纷纷的追着叶团长而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