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三部 远东战役第九卷根据地保卫战 第一百一十章自卫反击

漫步云端风云大陆 收藏 36 5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5/


第一百一十章自卫反击


漫步云端


1936年10月1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装甲军第二装甲师五团二营一连原连长郭思恩在苏联军队进攻根据地的这天正走在包头市的阳光灿烂的大街上。他复员后在包头市公安局刑警队任队长。这个农民出身的东北青年,从我军成立的那天起就加入我军的序列,并经历过沈阳战役、沈阳保卫战、赤峰保卫战,参加过数次残酷的战斗,二次荣立二等功,或勇敢勋章三枚。他在从军生涯中的最后一次负伤是在赤峰保卫战中,这次中弹令他本来就伤痕累累的身体更加虚弱。在风景秀丽的包头疗养院休养时,他接到了复员的命令。郭思恩不想离开部队,疗养院一位女护士的爱情安慰了他的伤感,而且他很清楚,根据地现在正在百废待兴,各个部门都非常需要优秀的军官担任,因此他毅然接受了部队的任命。爱情在刚刚来临的和平生活中显得格外的温馨,当爱郭思恩的姑娘向他提出结婚的要求那天,他早晨在广播里听见了一个消息:苏联向根据地发动了进攻。


当郭思恩走在包头的大街上奔走的时候,街上的扩音器正在反复播放着紧急动员令,广播中美丽的女播音员用甜美的声音反复播送我的命令。郭思恩仔细听着:“所有正在休假的解放军军官兵注意了,所有正在休假的解放军军官兵注意了,现在播发根据地最高指挥官、三军总司令英主席的紧急动员令,所有休假官兵的休假立刻取消,并到最近的兵站报道,然后由军车负责运送到各自的基地。他虽然不知道苏联为什么要入侵自己的国家,但是战争毕竟还是爆发了,血管里流着军人血液的他本能的产生了一种冲动,他能够意识到危机正在降临,那么部队也许就又需要他这个老兵了。


郭思恩的口袋里此刻还揣着那个女护士写给他的信:


思恩,我亲爱的:


一想到你要离开我,我的心就像撕裂了一样!


自从见到你,我才晓得一个人应该怎样的生活。但,我毕竟还有些过于注意个人的幸福,你的批评是正确的,你说的对:“我不是不需要幸福,我不是天生愿意打仗,可是为了和平,为了世界劳动人民的幸福,也为了中国千千万万的老百姓都能过上幸福的生活,我必须去打仗了。”


谁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相见,但是我要等待,等待,等你胜利归来。我为你绣了一对枕头,请你带着它,就像我在你身边一样......我想总会有时间的,亲爱的,千万写信来,哪怕只是一个字也好......


那对枕头是白色的,上面绣着四个字:永心不变。


郭思恩的请求果真被批准了,于是他又回到第一装甲军第二装甲师五团二营一连当了连长,又穿上了阔别多日的绿军装。在回部队的路上,郭思恩拿出女护士的照片给他的战友姚玉荣看。姑娘的美丽令姚玉荣羡慕不已。他问:为什么不结婚在回部队?郭思恩答“万一死了多对不住人家。姚玉荣狡猾的试探:是不是太喜欢她了?郭思恩的脸一下子严肃了,他说:我死了也要恋着她!


距离郭思恩在包头阳光灿烂的街头找部队的一个多月后,经过一场在漫天风雪中空前残酷的肉搏战后,他们连队坚守的89.1高地被苏联军队紧紧包围。郭思恩在电话中只对团长喊了一“永别了”,便带领剩余的6名战士向苏军冲去,数粒苏制步枪子弹穿透了他的胸部和腹部。郭思恩倒下的地点是外蒙古最北部的苏赫巴尔托一个地图上标高为89.3米的小山包上,他挣扎了一下便不动了,喷涌而出的热血很快就在零下20度的低温中与厚厚的积雪冻结在一起,倒在地上的郭思恩以为自己活不了,然而主力部队的突然到达,把高地上的敌人赶了下去,自己也因为伤势过重而失去知觉。他不知道,部队为了抢救他,不惜动用宝贵的直升机将他紧急运往后方的野战机场,然后用飞机迅速运会根据地治疗。而在医院接待他的就是开头那位美丽的护士,当血肉模糊他出现在女护士的面前时,女护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除了那对绣着永心不变的枕头和胸口还微微蠕动可以证明眼前的这个血肉模糊的战士就是自己的爱人时,其他的所有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东西都不存在了。这个坚强的女护士用颤抖的手亲自为他清洗伤口,并坚持参加了为他的手术。手术非常成功,在长达4个小时的手术中,大夫从他的身上共取出6颗子弹,23块弹皮,如果换了常人受了这么重的伤根本无法活下来,可是这个年轻人却活了下来。看着黄澄澄的弹头和半茶缸的弹皮时,在场的医生和护士无不动容,对这个勇敢的军人充满了崇敬。三个月后,升为营长的郭思恩在我的主持下和那个护士结了婚......他们是幸运的,毕竟到最后两人还可以撕守在一起,可是战争却使更多相爱的人永远无法再相见.......


1936年18月28日,我一方面命令守卫边境的过危机军进行坚决抵抗,并一托工事阻击苏军,为大部队的采接争取时间,守卫边境的国防军第八,第九两个步兵师,坚决执行了我的命令,不断的依托坚固的防御工事进行阻击。由于事先已经预料到与苏联的战争不可,但是没有想到苏联的进攻会怎么快,从外蒙古到包头几乎都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苏军的机械化部队可以长趋直入,为了争取时间,我命令国防军第八、第九两个步兵师依托三道防御工事节节抵抗。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由于没有任何隐蔽物,我军的阻击阵地几乎完全暴露在苏军的火力之下,苏军在飞机、坦克、大炮的掩护下一步步向包头靠近。


我军一线的阻击阵地几乎全部被苏军突破,这些阵地全都是在部队全部阵亡的情况下,才被苏军突破的。在包头外围最后一个阻击阵地上,由国防军第九步兵师的一个营和第八步兵师的一个炮兵营负责坚守。双方展开了激烈的争夺,苏军为了迅速向包头推进,集中了200多架飞机、数百门火炮,上百辆坦克和装甲车对这块阵地进行了猛烈的攻击。作为前线总指挥,马利诺夫斯基元帅亲自到前线指挥,在望远镜中他看到了另他终身难忘的战斗。面对已方飞机、大炮、坦克的轰击,中国军队的阻击阵地已经面目全飞,原本以为没有人了,可是当自己的部队地中国军队的阵地发起冲锋时,却遭到了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他们从从残破的工事中跳出来,向自己的部队开火,而且他还发现中国军队的火力异常的猛烈,几乎全是机枪火力点,这与自己印象中的中国军队完全不一样?马利诺夫斯基元帅还不知道我军大量装备的神秘武器是冲锋枪,然而另自己欣慰的是,无论中国军队的抵抗是多么顽强,自己的部队还在不断的推进,最后在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后自己的军队终于突破了中国军队的阻击。战斗结束后,马利诺夫斯基元帅在参谋的陪同下登上了这个不屈不饶的小山包上。为了这个小山包自己的部队付出了伤亡6000多人,损失T-26坦克36辆,BA-10、BA-20装甲车42辆的惨痛代价后才占领的。因此,马利诺夫斯基元帅非常想知道究竟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竟然可以把自己的20多万的的部队阻击在这里一步也前进不了。


在登上这个小山包后,马利诺夫斯基元帅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在不足二平方公里的阵地上,躺满了敌我双方的尸体。几千具尸体纵横交错的重叠在一起,马利诺夫斯基元帅可以清楚的看到尸体中更多是穿着米黄色军服的已方士兵,这其中还夹杂着浅灰色的中国士兵。通过观察,他吃惊的发现,每一具中国士兵的尸体旁边往往倒着已方五、六具已方士兵的尸体,对于这个奇怪的现象,马利诺夫斯基元帅回头问指挥战斗的旅长,旅长用颤抖的声音说,当自己率领部队冲上中国军队的阵地时,许多中国士兵端着刺刀冲入了自己的部队中,在被已方几十名士兵包围的情况下,他们竟然拉响了绑在自己身上的手榴弹,我们旅许多士兵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牺牲的。听到这里,马利诺夫斯基元帅的眼睛湿润了,因为他知道,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但是这些年轻的中国士兵为了保卫自己的国土,却这么轻易的就放弃了生的权利,马利诺夫斯基知道只要他们放下武器,自己的部队就不会对他们开枪,可是他们却选择了光荣的战死,难道活着要比死了好吗?这种精神与自己所信仰的共产主义却有着惊人的相似,然而现在双方却在这里刀兵相间,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马利诺夫斯基元帅向这些已经残破不堪的尸体敬了一个军礼,并丢下一句好好安葬的话之后就离开了。


我军在包头外围最后一道防线对苏军突破后,我知道形势对我军有些不利了,于是命令国防军第八、第九两个步兵师放弃所有阵地立刻后撤,并与苏军脱离接触,然后向包头方向撤退,同时派出小股部队对苏军进行骚扰,并将敌人引向我军的包围圈。由于国防军第八、第九两个步兵师的顽强抵抗,开战三天,苏军才前进了80公里,而我军利用这三天,进行了紧张的军事部署。国防军第八、第九两个步兵师为我军部队的集结争取了时间,因为没有预料到苏联会这么快就发动进攻,以至于我军的主力全部驻扎在与日本关东军接触的地区。我用这11天时间,调中央集团军、第一集团军立刻从察哈尔和热河出发,向苏军的侧后迂回,同时调第二集团军增援新疆的独立装甲军和独立骑兵军。第三集团军负责包头的防御任务,第四集团军担任左翼,正在组建的第五集团军担任战役预备队。


11月27日,苏军的先头部队抵达离包头仅50公里外的平原上。随后苏军第16集团军经过短暂的炮火准备便向我军的阵地发起猛烈的进攻。首先苏军以3个步兵旅在30公里长的战线上向我军发起进攻,同时在2个坦克旅的200多辆坦克、100多辆BA-6装甲车的掩护下慢慢向我军阵地推进,但是却遭到我军的顽强阻击,在我军密集的火力面前,毫无遮掩的苏军步兵在空旷的草原上成了我军在好不过的靶子,一个冲锋下来,3个步兵旅14000多人,就死伤2000多人,负责掩护步兵进攻的坦克旅也被我军炮火摧毁40多辆T-26坦克,40多辆BA-6装甲车。T-26B坦克,战斗全重10.3吨,乘员3人,准备一门45毫米火炮和一挺机枪,由于T-26B坦克的正面装甲厚度只有45毫米,所以我军的75毫米反坦克炮可以轻易击穿T-26B轻型坦克的装甲,一个上午,苏军就组织了师以上规模的集团冲锋3次,在丢下了5000多具尸体和150辆坦克、装甲车撤退了。




先期到达的苏军第16集团军在步兵第59军攻击失利后,立刻在原地构造防御工事,等待后续部队的到达。仅仅一个上午,掩护步兵第59军进攻的第214坦克旅几乎全军覆没,连旅长也牺牲了,这使得第16集团军停止了进攻。27日下午,第55集团军、第5集团军、红旗第1集团军以及外蒙古第2集团军先后抵达,并在马利诺夫斯基元帅的组织下,准备了新一轮的进攻,并请求空军支援。按照计划,先由空军第9集团军第255师的106架战斗机掩护第5、13轰炸机师的150架轰炸机组成第一攻击波,对包头进行毁灭性轰炸,随后由第257歼击机师的108架战斗机掩护第21轰炸机师的80架轰炸机组成第二攻击波,对包头外围的中国军队进行轰炸,而地面部队趁机发动攻击,以第5集团军步兵第21军的2个坦克旅和3个步兵旅及第55集团军第220军的1个坦克旅及2个步兵师组成突击集团,对中国军队进行猛烈攻击,争取一举突破中国军队在包头外围的防御,红旗第1集团军担任总预备队。随着命令的下达,苏联空军分别从塔木察格布拉格、桑贝斯和坦赫阿依拉等飞机场起飞,在空中编成编队,飞过中蒙边境。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