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大款 第一章风流有种 第四节、志愿军俘虏回国后的命运(2)

dontbb 收藏 2 60
导读:风流大款 第一章风流有种 第四节、志愿军俘虏回国后的命运(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0/


第四节、志愿军俘虏回国后的命运(2)


市人武部部长魏克治听何啸天讲述完:大战野猪群惊心动魄的场面后,哈哈大笑道:“何大炮啊何大炮,野猪群怎么讲也是的中国野猪,你犯不上打美国鬼子一样,上去就拚命啊!你自己死了活该,人家陈雨春可是有妻儿老小的人,万一死在猪八戒嘴里,又不算烈士。你怎么向人家妻儿老小交待。”

何啸天正为张小勇的事,一肚子气还没消,这下让他找到了一个借口,何啸天破口大骂道;“魏瞎子、魏瞎子,老子怎么知道;中国野猪会比武装到牙的美国鬼子厉害,再说了老子不拚命,你魏瞎子坐在办公室有肉吃!”(魏克治在西线防御战中打瞎了左眼。当然这“魏瞎子”也只有少数几个人敢叫,何啸天就是其中之一)


魏克治见何啸天骂得正起劲制止道;“何大营长,这是办公室小声点,下次你与猪八戒们斗,老子不拦你好了!”


“哈哈!你让老子当炮灰!为你火中取栗,老子还不干呢。妈的,这野猪真还不是那么好惹的。” 何啸天笑嘻嘻骂道:


“好了!你先坐一会,我去安排一下,等下我们兄弟喝一杯。” 魏克治也不等何啸天说话拨腿就出门了,显然二人关糸不一般,(魏克治就是当年的魏指导员,“画报案”的包庇犯之一,因何啸天独自承担了,逃过了一劫。)


不一会儿,魏克治怒气冲冲地跑回来破口大骂道;“何大炮啊何大炮,你小子太不仗义了,打了八个野猪,给老子送一头来,还砍块走,你要就一点都不要送,省得老子不爽!”


何啸天等魏克治骂够了,才将张小勇的事一五一十告诉魏克治。魏克治脸色由怒转阴。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见谁?”


“你别管!”魏克治说完抓起电话摇起来。不一会儿,电话那头的问道;“你小子又是借车吧!“


“知我者,老政委也!” 魏克治马屁从电话这头拍过去。何啸天见魏克治咬文嚼字酸溜溜的,忍俊不禁,差一点儿被茶水呛了。



电话那头骂道;“魏瞎子,大老粗充秀才------你酸不酸。老实交代,去那!”


“报告政委!我和何大炮去黄家庄。” 魏克治一本正经地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道;“何大炮早该去了,代我向老伙计问好!今天我有事,改天去看他。”


“好的!”魏克治挂了电话对何啸天道;“走,我们先准备一下。”




不一会儿,一辆吉普车开到了市人武部,载着魏克治和何啸天来到市政府大门口,司机下车对魏克治道;“魏部长,油和水我都加满了,明天上班我去市人武部接车。”


“好!”显然魏克治借车不是第一次,司机刚转身魏克治从车里拿出一块野猪肉道;“小李,等一下!把这块野猪肉带给王书记。”


“魏部长,王书记不收礼,您不是不知道!” 司机小李面带难色。


“你讲是;何大炮打的野猪,他肯定会收!” 魏克治肯定地道。





吉普车穿过市区,高速驶入了沙子路,背后扬起一溜尘土。


“你小子,车技还不赖吧!” 何啸天赞道。


“还不是当年在朝鲜,用缴获的美式吉普车练出来的,” 魏克治自豪地道。


“是啊,当年在朝鲜战场上,缴获的美式卡车和吉普车太多了,司机少,你们这些二百五,学了不到五分钟就敢开!” 魏克治的话将何啸天带回了那炮火连天的激情岁月。让他感概万分。


“说我们开车的二百五,你们坐车的也聪明不到那去,我记得头次摸车,你们傻B还不是敢坐。” 魏克治笑道。


“是啊,让你这二百五全部送到了河里!………”


二人正说得热闹间,何啸天突然紧张地喊声:“小心,有人!”


一阵刺耳的急刹,吉普车拖着两条黑色的刹车印。车子在一个捡狗粪的老头前面不足一米处停住了。魏克治惊出了一身冷汗。喃喃自语道;“还是美国佬的吉普车好开多了。” 何啸天反驳道;“好开,还不是让你开到了河里去了!”


两人嘴斗惯了,魏克治也懒得埋何啸天,他打开车门一看;已到黄家庄村头了。田间地头做活的人,见来了一辆吉普车纷纷停下手中的农活,看稀罕。(那时候,车很少。一辆吉普车也只有正县团级以上的才有。)


魏克治走到捡狗粪的老头面前,刚准备开口。捡狗粪的老头笑骂道;“小魏啊,你毛毛噪噪的狗粪习惯那天才能改。”


魏克治一看老头正是自己要找的人,连忙走过去,附耳对捡狗粪的老头说了点什么?仍后回头对车里的何啸天喊道:“何大炮到了,还不下车!“


何啸天下车后,望着捡狗粪的老头一下子傻了,这不是自己的老团长吗?这个当年三十八军威风凛凛xxx主力团黄世荣团长,独臂,已经衰老得不像样子,白发,皱纹……一切表现人类生理上行将“期满”的征兆,在他脸上都能看到,而他只是刚刚度过50岁的生日。

何啸天鼻子一酸,眼泪夺眶而出,泣不成声地喊道;“团……团长!”


车子开不进村,黄世荣垮着粪筐。在前引道。何啸天提着一块十来斤的野猪肉居中,魏克治提着几瓶白酒和两个纸包殿后。


不一会儿,身后闹哄哄跟着一大群好奇脏稀稀的、看上去象叫化子的农村小孩子。


三人来到黄世荣的家,这是全村最好的一栋青砖瓦房,解放前是黄家庄唯一个地主的房产,其实这也不是黄世荣的家,是黄家庄大队部,黄世荣只不过借住其中一间而已。


黄世荣将粪筐和捡狗粪的小锄头扔在墙角。那边魏克治早熟门熟路推开虚掩房门。


房子不小,有二十多平米,但屋内陈设十分简陋。一张床、一张饭桌、四张板凳。床上是一床洗得发白,但干净整整齐齐叠着的军被。饭桌上,摆着一个印着『送给最可爱的人』的瓷杯,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墙上挂着一个,当年志愿军只有当官才拥有的牛皮包。似乎在告诉来宾;房主当年的荣耀。



魏克治将手中的东西放在饭桌上,拿起一个纸包冲屋外大群好奇的小孩喊道;“狗剩,过来!把糖拿去和小朋友分了,顺便把你爸爸叫来。”

一个十来岁脏稀稀的、看上去象叫化子,但十分机灵的小男孩。一点也不认生,大大方方走进来,接过魏克治手中的纸包,礼貌地叫了一声;“谢谢魏叔叔!”仍后领着大群好奇的小孩飞快散去。


魏克治从还在发愣的何啸天手中接过野猪肉兴道;“你陪团长聊天,我去弄吃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