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沙场 正文 第十一章 斗争

af98 收藏 1 22
导读:血染沙场 正文 第十一章 斗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14/


十一月14日下午,“报小王爷得知,须不林又要进攻了”陈伟派往山下进行侦察的探子-蓝光回来说道.



“哦,这么快,你是怎么知道这消息的”陈伟吃惊的问道.



“今天清晨,小人奉您的命令拿着要变卖的野物到山下集市.到了那里小人一看天色尚早,再加上没吃饭,所以小人就到一个小吃部里去吃饭.



回忆………



蓝光他一早挑着几件要变卖的猎物下了山,来到山下大集.集场在镇里的南面,距商道约百十步距离。



天色尚早大集还没有打开,整个集场冷清清的,在它周围有个小吃店.因为有一个小吃店,再加上大概是早膳时光,小吃店前拴了几匹坐骑.那些坐骑的鞍后,有走长程旅客所用的马包,一看就知道他们是长程旅客.



他踏入店堂,发现店中的人,共有十名男人,分为两桌进食,似乎不是同一路的人



一名店伙计走上前含笑招呼,把他们引到墙角的一张食桌,奉上一杯泉水。



“小店茶肴有限,大爷请见谅。”店伙客气地先赔不是,“由于商路不太平,导致供应不畅,这几天只能张罗一些菜蔬,肉类和面饼,请问客官要吃些什么?小店如能张罗,定然让客官满意。”



“我这人不讲究什么,有什么吃什么。”蓝光笑吟吟一团和气,不会让店伙为难,“烙些饼,来几味酱肉,能把肚子填满就好,哦!不妨再来两壶酒。”



店伙是欢迎这种随和的食客,欢欢喜喜地到厨下替他准备食物。



再他们前面有四位食客相貌粗野狞猛,粗豪的怪笑不时入耳,显然他们再说些只有男人才懂的荤话.



右首的一桌,是六个男人。这六个男的年约半百,身材修伟,但脸孔和流露在外的气概,平平凡凡毫无特点。穿的是一般商人所用的麻布服,像许多在路上南来北往的四方商贾(小行商),毫不出色。



很快他要得饭菜端上来,大概是这几天风餐露宿的关系吧?他接过饭菜狼吞虎咽者,像极了刚才阴曹地府中跑出来得恶鬼.



“听说关卡又要关了”右首一个男人压低的声音说道



“嗨,好好的怎么又要关了,才开了几天那”他旁边的一个人接到.



“胡人大哥,您怎么知道的”他旁边的人问道



“昨天下半夜,我出来解手.看见三个士兵模样的人进来咱们睡觉的客栈,为首的跟老板说让他明早叫他们.老板像是人世他们似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那个为首的说:“下去检查看粮食准备的如何了”,那老板用手指指着山上的方向看着那个为首的.那个士兵点了点头,接着就谁叫去了.”



“胡人大哥山上是指谁啊,您知道吗?”一个看上去不像本地的人好奇的问道.



“还不是又要去抓阿提拉股匪吗”



“阿提拉不是须不林的主子吗”旁边的一个人到



“老弟你那是老黄历了,你们疏勒人的消息太落后了”



“现在这里是须不林大将管事了”



“难道他……”,“嘘……”没等他说完就被人打断了.





难道他背叛了阿提拉吗?”被打断的那个人用手指沾着口水在饭桌上写道.



打断话语的人点了点头.



“他为什么要背叛他呢?须不林他不是孤儿吗?要不是阿提拉王爷的父亲收留,他能有今天吗?那个疏勒客商好奇的问道.



“那是他和阿提拉的家务事,与咱们这些平民百姓无关。”接着他扫了一眼周围看没人注意他们,一脸惶恐到,“麻勒,你这些话如果落在须不林手下人耳中,你活的日子不多了。来,我敬你一杯。”不管对方是否领情,他先一口喝干了怀中酒。“对对对,喝酒”那个疏勒客商也一口干了杯中酒.然后又说到:“那我的多进点羊毛,谁知道关卡什么时候在开呢”



“老弟我们想到一块了,你们进不进呢”



“还用说吗,我们当然也要多进些”,又说了一会他们会了帐,骑上马像避嫌疑似的溜之大吉了.蓝光一直就留心事故的变化,故商人们的谈话他都听见了.



过了一会,他吃完饭后,来到柜台面前结帐.在结帐的过程中,他装作随意的问道:“老板听说这里又要戒严了”



老板到:“嗨,谁说不是那.妈的又要白吃白喝了,什么世道啊”,蓝光又试探到:“我听说又要往山上开拔了”



“你问这个干什么”那个老板警觉的问道



“老板你多心了,我是乌孙皮毛商人,刚才我听邻桌的人谈话,说要关闭关卡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还有许多货还没收购万呢?我想进山去,怕遇上官兵.到时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想问问”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建议你…”他看了看附近,低声的说道:“商人我建议你快离开把,后天就封关了.大后天他们就要进山了”.



“老板消息可靠吗”



“绝对可靠,这是我家邻居告诉我的.他是驻这里的一个百夫长”



“多谢老板了”



“对了你可千万别对人说啊”



“放心把,老板我这就出关,再见老板”



“别客气,欢迎您下次再光临本店”



“好的,再见”



吃完饭后,小人来到大集.在卖货的当中,小人又听到了类似的消息.中午小人卖完货物,准备回山的时候,发现从远处不断开来大股敌军.小人找了个偏僻的地方,数了数人数大约有两千多人.故小人赶紧来禀报.



“来时可有人跟踪”



“没有人跟踪,小人来时特意饶了个大弯子过来的”



“好了你辛苦了,下去休息把”陈伟到.



“小王爷,听说须不林又要来进攻了”郎虎过来说道



“嗯,郎虎你怎么看”陈伟到



“嗨,依我看干脆不理他们,咱们呆在山洞里多自在,让他们搜把”郎虎到



“可是你想过没有,我们的粮食和食用水可是有限的啊?一旦我们吃完了粮食,敌人还没撤走怎么办,你想过吗?”



“这个…这个…小人没想过,不行到时冲出去跟他们拼了,杀一个够本,杀一对赚了”



“你呀,就知道打打杀杀的,从来不动脑筋思考啊”陈伟到.



“那怎么办那小王爷”郎虎到.



“还能怎么办,跟他斗争吗?”陈伟微笑到.



“小王爷刚才你不是说……,何况就凭咱们这几个人怎么跟他们斗啊?”郎虎到



“郎虎啊郎虎,你呀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就不能动动脑筋呢”陈伟叹息到.



“俺这个大老粗让我上马厮杀可以,小王爷您让俺思考那真是按着鸡头啄米——白费心机啊”郎虎到.



“看来我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啊”陈伟到



“小王爷您就别把心思放在我这儿,您到是讲讲当前我们该怎么跟他斗啊”



“好吧,那我就说说我得意思把”陈伟到.



“郎虎不知你想过没有这么一个问题”陈伟到.



“什么问题小王爷”



“再强大的敌人也有他的软肋,郎虎你明白吗”陈伟到



“小王爷您能不能说得再透彻些啊”郎虎到.



“就拿须不林来说把,他有两个大软肋.其一,是我还没有被杀死,使他不能名正言顺的接管我的权力.其二,呼陆天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令他不能放心全力围剿我们.”



“我不懂小王爷,您在说得清楚些”



这时洞内其他士兵听见陈伟和郎虎对话也围上来坐到郎虎旁边准备听陈伟的解释.



“好吧,那我就详细解释一下,你们也好好听听把”陈伟说到.



“我刚才说了,须不林有两大软肋.其一在我,其二为呼陆天.首先我先说一下其一,即为什么是我还没有被抓住,使他不能名正言顺的接管我的权力.你们大家都知道我们草原民族讲究出身和正统,这点想必你们是明白的是不是.陈伟看了看郎虎等14人,他们点了点头.陈伟接着说道:“据我从书上了解历史上无论各民族和各国叛乱,大致分为三种情况.



第一种是本身实力或者威望不足需借助王室后裔或者亲属达到辖天子以令诸侯的目的。第二种本身有足够的实力和威望不需借助王室后裔或者亲属,直接就开始叛乱妄图黄袍加身荣等九五之尊。第三种借助外来势力进行叛乱。



记得先贤所说,名正言顺才能安天下.可见倘若不能名不正,言不顺,势必不能获得各方的支持.所以他们在言论上均伪装成自己是顺承天意和民意,这样他们的叛乱就名正言顺了。在这杆大旗下,他们打着只有自己明白的所谓正统的旗号,进行厮杀,直到产生胜利者为止.



我是本地的正统王爷,而须不林是我父手下的将领。在名义上我还是他的主子,只有在我死了或者放弃权利之后,他才能名正言顺的继承属于我的地位。而目前须不林就处于名不正,言不顺的地步。所以他只有把我杀了或者强迫我声明放弃自己的地位,他才能真正开始角逐天下的历程。



下面我再说下其二,呼陆天这个人他是一个枭雄。你别看这个人领兵打仗不行而小看他,那你可就倒霉了。据我所知他为了有朝一日能黄袍加身准备了大约15年的功夫,头十年连我父都瞒过了,到了后来因为痕迹太明显了才被我父发现的,但此时为时已晚矣。



这次呼陆天为了对付我,连他的女儿(匈奴一个美女)都派人送给须不林。你说须不林在美女,金钱面前如何抵挡呢?你们大家想想看我想只要是正常男人谁能抵挡的住这两样诱惑呢?再说古语上不是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吗?何况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何况他出自孤儿的须不林呢?陈伟用着嘲讽的语气到。



这次他们二人合作是出于利益上的需要,所以合作也只能是暂时的。这点我想他俩均是心知肚的,只要一有机会二人肯定会火拼的。再说现在我呢什么都没有了,呼陆天会认为我对他不在构成危险了,他的首要敌人也就会自然转到须不林身上。目前呼陆天他正忙于接受老皇帝的领地,无暇全力攻击须不林。这点我看须不林也明白,所以他才想趁着这个短暂而又有利的时刻全力对付我。妄图争取在呼陆天解决完老皇帝领地之前,把我给解决了,然后取得统治权,再跟呼陆天一争长短,我想不超过明年夏季呼陆天肯定会大举进攻须不林的。所以我们只要挺过这段艰难的日子,胜利就属于我们的了,这点各位务请牢记在心中”。



“你们还有什么疑问吗?”陈伟到



“小王爷为什么说须不林只要把您杀了就能获得整个领地呢?”朗虎到。



“你想啊朗虎我一死,也就代表着我这个巴兰家族的灭亡,到时整个领地将陷于混乱中,北方各部为了证明自己有资格继承将会混战不休。这时他在趁机一一击破,再对一些实力派进行拉拢,我想再这种双管齐下的方针下,他不是没有机会成功的”。



“小王爷那当前我们该怎么对付须不林这次扫荡攻击呢?”



“很简单,老朋友又来了我们应该热烈欢迎他吗,呵呵”陈伟到。



“那怎么欢迎他那,小王爷”朗虎到



“朗虎明天你带着几个人从后山下山到山下,摸清敌军进山的人数和预备留守当地驻军的情况,打探清楚后马上回报给我”。



“遵命小王爷”



“弟兄们我们应该向山里的蚂蟥那样趁他们不备狠狠的咬他们几口,让他们浑身难受寝食不安,达到最终迫使他们退兵的目的”。



十一月16日即陈伟他们开始山洞生活的第四天,须不林带领两千人又开始了大规模的“扫荡”。陈伟则针锋相对,展开了机动灵活的反“扫荡”斗争。



十一月十七日清晨,“报小王爷郎将军让小人告诉您,山口下山野村只有驻军一个小队。郎将军带着4人已先行潜伏在那里,午夜开始联络。双方联络暗号是双方各自晃火把三次”



原来郎虎按照陈伟给他的指示开始行动起来,经过两天侦察,很快他就把消息传达给陈伟。



山野村在山下小镇西南处,全村大约有四十户,居民由康人组成,属于一个叫康石的小贵族。康石原本是康国人,因为投靠了须不林,获得这块领地。自须不林征讨陈伟,实施封山后,他自组一个大约百人军队参加围剿。村子很小,偏僻荒凉。须不林为封锁山,连这些偏僻的地方也都设了哨所。



“他们都驻守在那里”



“他们分住在村头两个独立大屋里,队长住在东屋,其余人在西屋”



陈伟听后想了想感到这是一个孤立之敌,可以先吃掉它。



“好,告诉弟兄们晚上准备行动”



“遵命,小王爷”



山野村距离山上陈伟所在的山洞有二里地,当晚天黑洞洞的,没有一颗星星和月光,正是袭击的好时候。陈伟他们十个人,从小路很隐蔽地饶过须不林军队,提前半个时辰赶到山野村。



陈伟他们蹲伏在独立屋附近的村庄边,等候郎虎的暗号。根据事先掌握的敌我力量等情况,陈伟分了2个战斗小组:一组突击进攻,一组内线策应。由于这里偏离商路,再加上偏僻,守军连岗哨也不放一个。时间在分分秒秒的流失着,陈伟他们焦急的等待郎虎的暗号。



突然只见独立屋火把闪了一下,原来郎虎按事先的约定,他用火把发出信号,陈伟他们也发出火光回应着。通过双方三次对答,确认无误。陈伟命令策应内线的小组立即与郎虎会合,在他带领下迅速冲进路西的士兵住处,随着阵阵劈里咔嚓声响郎虎他们当场全部击毙正在蒙头大睡的须不林士兵。与此同时,陈伟带突击组迂回到路东十人队长住处,蓝光一脚揣开大门,然后马上冲到床前,陈伟他们也迅速冲进屋里。



“谁啊”敌人十人队长迷迷糊糊的问到



“是你太爷”蓝光说到,举起手中大刀对准正在半醒未醒的队长就是一刀。那个队长连哼也没哼出声就毙命了。十分钟的战斗,全部消灭须不林军队十一人,陈伟他们则无一伤亡。整个行动干脆利落,动静很小,村民们基本都没发觉。虽有个别的听见微弱的响动也以为是山风刮着树枝发出的声响,丝毫没发觉异样。陈伟和他的手下人带着胜利品(粮食)迅速撤离战场,趁着天还没亮急行,清晨时分回到了山洞开始休息。



天亮后,村里的居民一看原来的驻军没了,全村的人都非常害怕和恐慌,谣言四起,最后统一为一个版本说这是上天再惩罚驻军,因为他们不敬神。三天后康石得信忙带领自己的军队回村,一问村民。村民们说得有鼻子有眼睛,仿佛他们看见似的,说得康石不由不信。



此次行动别看仅仅全歼一个据点的须不林小队,但他的影响确是非常的巨大。他标志着陈伟他们由被动应敌到主动发起攻击的开始。在这之前,一直是须不林军队围剿在陈伟他们,自那以后这样的袭击事件却是有增无减着,把须不林搞的焦头烂额。



自山野村及一系列袭击事件发生后,须不林改变过去的那种分兵方式,开始集中力量搜捕陈伟他们。陈伟他们则忽南忽北,忽东忽西,寻找机会,偷袭须不林军队。须不林发现陈伟他们在山口活动,就把部队往北调;陈伟他们则转回山中,他们又赶紧把部队调回来。当须不林采取步步为营时,陈伟他们则跑到乌孙国那里活动,气的须不林直骂娘。陈伟他们就像孙行者钻进了铁扇公主的肚皮,搅得须不林五脏六腑不得安宁。



随着大雪的到来,须不林无奈只好撤兵修整,他的历时一个月的扫荡宣告失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