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沙场 正文 第九章 叛乱

af98 收藏 1 8
导读:血染沙场 正文 第九章 叛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14/


陈伟韩总管二人一口气翻越过不高的两座山峰,终于进入康国领土,已是八月二十二日.韩总管看陈伟已累得大汗淋漓,心中不忍,他提议休息一下,陈伟欣然同意.


康国地处大宛国西北,贵霜王国之北,乌孙国以西,奄蔡国之东,丁令、坚昆国以南。自公元前2世纪时,开始强大.拥有控弦士兵八九万人;到公元2世纪人口已达百万人,士兵总数达二十万人,为当时中亚第三大强国。


自贵霜王国兴起后,多次被战败,原首都-撒马儿汉和布哈拉城被迫割让给贵霜王国.现在他们的首都为卑颠城(即现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全国总人口为50万人,士兵8万人,仍为中亚第三大强国.下辖三个城.第一个为首都卑颠城,其二为奇姆肯特,其三为郅支城(今苏联江布尔).


又走了两天即八月二十四日黄昏,他们终于来到康国第二大城-奇姆肯特.他们无心欣赏城内的风光,在用过简单的晚餐后,找了家旅馆过了一夜.


第二天,急匆匆的上路了.又过了一个月,他们终于来到领地和康国交界的边境城市-郅支城.在缴纳出城关税后,二人出了城.又走了五天,终于到了自己的领地.


陈伟高兴的手舞足蹈,看见陈伟高兴的样子,韩总管心说:“真难为他了,再他这么大的时候,别家的孩子正围着父母撒娇呢?而他却…..,嗨,这都是呼陆天害的”.


又走了两天即十月1日,陈伟和韩总管终于来到西海边上的领地首府-萨累.


“小王爷回来了,小王爷回来了”这个消息如一缕春风一下子就传了开来,当地贵族和各部首领在大将-须卜林带领下热烈欢迎陈伟.当晚摆下丰盛的筵席,给陈伟压惊.


随着大将-须卜林话语:“今日为小王爷平安到达领地,今天我代表领地内的贵族和平民为您接风洗尘,各位尽请随意!”


筵席上听着那些陈词滥调,陈伟觉得很难受.


诸如“王爷车马劳顿辛苦了!”、“我军在英明的王爷带领下,定能旗开得胜,名震天下!杀的呼陆天屁滚尿流!”


“王爷为吾等万民操劳辛苦,领地民众同感恩惠!”、“王爷能够死里逃生,将来必定前途无量,鹏程万里!一统草原!”.


在丰盛的宴席上,陈伟滴酒不沾,表现得不矜不持,随和平易,和贵族们一一述话,绝口不提当前和呼陆天战事.过了大约一个时辰,他借口疲劳,回到自己的帐篷.在陈伟迈步走出筵席的时候,他没有发现大将-须卜林眼里闪过一丝寒光.


“劫营了!,劫营了!”


陈伟猛然惊醒,从毯子上一下坐了起来!那一阵喧嚷是怎么回事?“来人那,发生什么事情了”.


“劫营!”卫兵冲进来:“王爷,敌人来偷袭了!”


“谁!是谁!”陈伟喝道:“呼陆天部队吗?”心下难以置信:不可能!他们被多次打败,怎么可能来主动攻击呢?再说他的军队还在边境呢?对方即使调动一个小队也瞒不得过我军侦察队的眼睛,怎么可能会给他来袭营呢!


“不知道,大人,是后面打过来的!快起来吧!敌人快过来了!”


陈伟“嗵”的跳起,冲出帐篷,只见自己营寨里火光冲天,到处是一片惊恐的呼叫和报警的吆喝:“敌人袭营了!敌人偷袭了!”


陈伟着急的嚷嚷道:“到底怎么回事!来人,来人!”只见营地帐篷之间,一片黑里咕咚里,到处是人碰人,慌乱的士兵从胡乱的跑着,散布着一个比一个可怕的消息:“敌人全部杀过来了!”“他们来了!我们被包围了!”全营变得人心恐慌.


“王爷,你快跟我走吧”黑夜中韩总管跑出来说到.


“韩总管你知道是谁在攻击我们吗?”陈伟说道(在外人前面陈伟叫他韩总管,私下里陈伟叫他老师)


“我也不太清楚,总之袭击来自我们背后!不象是呼陆天的人”


这时身边护卫军官们呼号:“集结!集结!向我集结!”,却没法整军,没法布阵,甚至没法分辨敌我。许多刚从帐篷里跑出来的赤脚士兵,跟骑马的士兵黑夜里瞎碰瞎撞着,在这黝黑之夜响彻着一片嚷叫。


“小王爷,快跑吧?”郎虎不知从那里钻出来说道.


“你快告诉我,怎么回事,郎虎”陈伟说道.


“嗨,是大将-须卜林叛乱了”郎虎急促的说道


“什么”陈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陈伟不可思议说:“须卜林他竟敢……”,在来得路上,陈伟从路人嘴里得知,呼陆天的军队多次入侵,均被须卜林打退.自己准备要提拔他,可没想到……陈伟实在不敢相信这个…(后来得知须不林叛乱一方面是自己的野心,另一方面呼陆天一看战场上不好解决,他改用怀柔战术,送给他几名美女还有一些财宝,要他反叛陈伟.他保证不趁机袭击须不林,并任命他为右大将军统领原巴兰领地.再加上耳边风不断袭扰,最后他同意了)


“快走把,王爷.迟了就来不及了”郎虎说完,不等陈伟再说什么.一把把他抱在自己的马上.


仿佛为了配合郎虎的话似的,这时在敌军阵前传来阵阵喊声:“将军有令,活捉小王爷者有重赏”,“将军有令,活捉小王爷者有重赏”.


此时,附近的帐篷已经燃着了,火亮通明,趁着这火光,陈伟隐约看到了好多的黑衣骑兵在追着砍杀着自己的部下。从睡梦中惊醒的护卫军勇敢的抵挡着他们猛烈的进攻。但是阻击时间并不长:全副武装对赤手空拳,这简直就象一场屠杀。


郎虎带领了集结在自己身边的一二百个士兵,保护着陈伟向边境方向呐喊着冲去.但是不一会就被优势兵力给打退了,他再次奋力整理兵马,又都给打散了。借着火光看去,就见敌军满山遍野,从四个方向陈伟所处的中军大帐恶狠狠的扑来,急得郎虎不断的嘶吼着.陈伟看看地面上遗尸狼籍,大部分是己方的尸体。


“怎么办”陈伟对韩总管说道.韩总管脸上一片平静,他轻轻的抚摩着陈伟的头,“该来得终究要来,这也许是你的宿命!既然事到临头,没什么好说的.看来我不能再隐藏实力了,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小王爷!”


就在这个危急的时刻,一支王室护卫军大约千人巡逻队看见大帐火起赶回来。这支部队因时刻在警戒中,所有能保持着比较好的秩序的投入作战。他们猛扑向来敌。黑暗中,双方骑兵鏖杀在一团,马刀的光芒在漆黑中不时一闪而逝,随即响起凄厉的惨叫和骑兵的落马滚地声,敌人的阵形出现了一丝破绽。


韩总管对陈伟说:“过来阿提拉王爷抱紧我!弟兄们让我带领你们杀出一条血路吧!”我搂着韩总管,脸上没有丝毫的怯意,心理有股安全的感觉.


“杀”韩总管随着这声呐喊,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杀”身边的士兵也喊道,跟着韩总管和郎虎再次向须卜林军发起冲击.


“杀”敌军也叫喊着挥动着兵器向陈伟他们扑来,就见韩总管挥动着大刀杀将起来,随着一声声的惨叫,看到一个个身体倒下,敌军只要接近到韩总管身边的,都被韩总管铁刀发出的劲气给杀伤,哪里还有什么能力来还击,这完全没有什么乐趣,只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根本不需要什么技巧,要做的只是挥刀斩杀,就象一个屠夫,冷血的屠夫……


不知是谁先开始逃跑,前面围着我们的敌军很快溃败了,韩总管背着陈伟迅速向南部方向跑去,对他们来说,时间是最宝贵的,必须赶在敌军合拢之前冲出去。就这样一路上我们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阻挡,还有几米就要冲出去了,陈伟感觉胜利似乎就在眼前,心中一阵狂喜……


突然眼前一亮,在黑暗处闪出一彪军马挡住了他们的去路,而身后,不知何时涌出了很多的人马,灯笼火把,亮籽油松将附近地方照的一片通亮,在灯火之下,我看到为首者是须不林,身后跟着他的卫队。


“须不林,我父平日里对你不薄,你为何在我危难的时候背叛我?这是你的本意还是受到手下的胁迫?不论是那一种,我都可以原谅你?只要你马上离开,其余的由我来处理,望你悬崖勒马,切末一错在错!毕竟你保全了我父的领地”陈伟说道.


“小王爷,我非常感谢你的好意.所谓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末将不才也想问鼎皇冠.让我撤军可以,我只要小王爷一件东西,我即可撤军”.


“什么东西”


“小王爷的项上人头,只要拿到小王爷的人头,我马上撤军.并且我想您保证,在您死后,我会替您报仇雪恨的”须不林得意洋洋的说道.


“呸,须不林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想当年要不是王爷搭救和提拔你,你能从一个乞丐变成今日的将军吗?难道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不成”郎虎接话到.


“不错,我承认王爷在世的时候,对我不错.而且我也曾发誓,只要王爷在这个世上一天,我就效忠与他.记得我刚沦为孤儿,上街讨饭时不时遭人毒打,任人侮辱,尝尽世间辛酸,看尽人间冷暖,那时我真是心灰意冷,每日如行尸走肉一般.当时我发誓,如果有人搭救我,我一定忠于他和他的家属.


又过了三年,我发誓如果有人搭救我,我一定忠于他.正好那年王爷搭救了我,而且我也算报答了王爷.你看我胸口上的这道大伤疤,就是在和乌孙人作战的时候,替王爷挨的.还有你看我的胳膊,大腿,浑身无处都有伤.再说当时王爷只不过看我可怜,一时冲动而已,把我带到军中.如果我自己不努力,我岂能当上将军.


你们这些贵族老爷,你们为了自己的私欲,动不动就发动战争,何时考虑过我们这些平民的生活.正因为你们这些贵族,导致我们背井离乡,从漠北家乡逃亡到这里.王爷算是另类,也只不过比较好一些而已.再说你们这些出身贵族的,大家都是赤条条来,赤条条去.凭什么你们就是贵族,而我们就是平民.你说说看,不要拿什么天生啊,上神决定之类的借口.所以我决定带领族民推翻你们这些贵族统治,建立一个没有贵族统治的国家.正好如今王爷不在了,那我就不再恪守我的誓言了,嘿嘿”


“说白了,你这不也是借口吗?你是真的为民众考虑吗?说得好听?”


“好了,道不同.不相与谋.弟兄们何必为这些贵族卖命呢?到我这里来吧,否则待会我们就是死敌了”


“既然如此,不要废话了,须不林咱们手上见真章吧!”


韩林向须不林冲去,须不林也把手一挥,他手下的军队迅速向陈伟包围过来,韩林挥动大刀,“哑嘿”韩林怪叫一声,脸变成紫红色,原来他在运气护住全身.他的大刀再他运气后刹时长出一道大约一寸公分长,宛若有形的刀芒,所到之处,数十人肢体横飞,没有人可以抵挡……


“那是什么东东!这么厉害”,在旁观看的须不林失声叫了出来.韩林心说:这么区区短短的距离,却冲杀了半天还没杀到.他的卫队不愧是军中的精锐,简直是悍不畏死,一个人倒下,又有几个人补上,这样下去,何时才能冲出!.


“拼了”韩林心说,“坐好”,只见他把大刀一轮,大刀以他双手为中心,迅速旋转.


霎时间在他的四周形成了一个直径为二米的旋涡,在旋涡之中的人和物瞬间支离破碎,旋涡所过之处,留下的只是残肢断体我周围的人迅速散开,那是一个死亡的旋涡……就在韩林快突出重围之时,“小心”,韩林听后,一抬头他感觉一股厚重的刀风向他劈来.他只好停下挥动的大刀挥刀迎上.一声巨响之后,韩林一看原来是须不林手持大刀,刚才向他狠狠的劈来的.须不林一看自认为十拿九稳的攻击没奏效,楞住了.身后的陈伟看出有机可乘,使了个蹬里藏身,顺势拿出一支箭,抽冷子向他胸口射去.


“啊”须不林发出一声惨叫,口吐鲜血,身体向后倒去……


“须不林死了,须不林死了!”陈伟大喊到,接着郎虎也喊道,身后的士兵也喊道.他们趁势鼓起余勇一阵狂刺,狂砸,那些原本围着韩林的士兵,看见此刻的韩林就象一个从地狱而来的嗜血的修罗,挥舞着大刀不断的吞噬着生命……渐渐的我身边的士兵眼中出现了恐惧.再加上因不明主帅是否已亡,而无心恋战的叛军士兵被这猛烈的袭击打的四散奔逃.


“冲”说完韩林一提缰绳,一摆大刀,向外面冲去.没费什么事,他们就杀出重围,来到远离战场10里外的一个山冈上.


“韩总管,我们冲出来了!”看见将叛军远远抛在身后,陈伟跳下马高兴的说到。


马上的韩总管没有回应.“韩总管,韩叔叔!”陈伟感觉不对,不顾二人协议喊道.就听见“嗵’一声韩总管坠下马来,接着就见鲜血顺着马的两侧流下来.陈伟吓得赶紧跑去,郎虎也赶过来,陈伟马上扶起韩林,韩林脸色苍白,一脸痛苦状,嘴唇没有一点血色.陈伟这时才发现在韩林的胸口上,不知何时插着一块断裂的刀片,血已经浸透了韩林的衣服。“韩叔叔!韩叔叔!”陈伟大喊到。缓缓的韩林睁开眼,脸上一片平静,他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陈伟的头,眼中依旧是带着关爱,还有一丝忧虑,好象在问他有没有受伤……


“韩叔叔,我没事!”陈伟哭泣着说到。“阿提拉,以后你自己要多保重了!记住得绕人处却绕人,凡事都要慎重考虑,切记切记.我留下的书你一定要好好看看,尤其是汉书,里面有许多道理啊?可惜我不能在教你了,不过令我欣慰的是你竟能看懂汉书,也算我聊以自慰了.


这次须不林能得手,我看主要是南部这个刚占领地区的民众不喜欢我大匈,而须不林的主张恰好迎合他们的心里,所以他才能叛乱成功,而且你也能看出来这次叛乱主要是大宛人,我匈奴人除了他的直属部队和部落外几乎没有参与的,可惜的是那些我匈奴护卫军了.


而在北部你父的影响是无与伦比的,他的那些主张在北部我匈奴部落势必要失败的.何况北强南弱,你想他能持久吗?我看他肯定会明白这一点的.而你的后援在北部,那里部落都是你父亲的忠实支持者.只要到了那里,你就能复仇了.我相信这点不光我知道,须不林和呼陆天也知道.但是你要到北部,而通往北部的主要道路分别控制在他俩手中.我敢肯定须不林和呼陆天肯定不会让你平安到达的,如果你要走他们的地段时,到那时你一定要多加小心.


不过你还可以通过绕道乌孙国和前凉国也能到达北部,不过路程要长些.还有今天阵前须不林他的话也有些道理,阿提拉你要记住日后你当政的话,一定要善待百姓.百姓是水,皇帝和贵族是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个道理啊?”


“韩叔叔,您的教导我保证记在心里”陈伟说道


“嗨,可惜我不能……看见你……”韩林的话没有说完,头一歪,在陈伟头上的手无力的垂了下来。


“韩叔叔!韩叔叔,你不能抛下我一个人那”陈伟喊到,韩林没有回应,他永远也不会再回应了……


史载公元374年这一年,陈伟大帝失去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三个亲人.<<载自陈伟大帝传第三页>>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