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沙场 正文 第八章 亲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14/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公元374年八月二十日,离开散关后.二人来到一个山冈上,韩总管看陈伟有些累,说道:“小王爷休息一会吧?”,陈伟点了点头.


“小王爷,您渴了把,我去打点水,您可别乱走啊,我去去就来”韩总管到。


“好的,韩总管,你放心把,我不会乱走的”陈伟乖巧的回答道。


在韩总管走后不久,忽然在周围的树林里传来几声“咩咩”山羊的叫声,吸引了陈伟的注意力。


陈伟站起来,向树林里望去,只见2只山羊正在低头吃草,其中有一只为羊羔。看见陈伟,其中的母山羊露出警惕的神色。过了一会,看见陈伟没有什么反应,才低头吃草。吃饱喝足后,母山羊领头,羊羔随后,很快就离开了陈伟的视线。


陈伟看见此情此景后,不由的回响起前生的自己的母亲。两位母亲都对自己付出巨大的母爱,可是自己又都失去了。这时一首唐诗涌上心头: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寥寥数语,道尽天下儿女的心声,是的,“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母亲,给了我们生命,为了让我们幸福的、快乐的成长,宁可自己受苦受累。


母亲,在生活和人生道路上您让教导我怎样做一只敢同暴风雨搏击的海鸥,给予我挑战生命的勇气,搏击风浪的力量,战胜困难的毅力,走出种种逆境的信心。有谁能报答母亲对子女的爱呢?有人说:“我要挣好多的钱,让我妈应有尽有。”报答母爱只是物质上的满足吗?不!报答母爱是让母亲感到精神上的慰藉呀。


如果说母亲是一道温柔的港湾的话,那么父爱则是一座大山。象征了父亲给予子女的那火热的爱,父亲像是一颗苍天的大树,总是沉默寡言。每当我们受到苦难,他却默默的用他那枝叶繁茂的坚实臂膀做我们的坚强后盾,并给予我们安慰。父亲就是通过这些点点滴滴的关爱筑成一座山。于无言中坚定、执着地守望着我们。


父母如此操劳辛苦地把我们养育,给我们全部的关爱和呵护。记得自己前生年少时,看见父母为自己操劳,那时候自己暗暗的在心底许着为父母尽孝的宏愿,但是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自己以为命运是由人来决定的,但是命运就象时空中的时间一样,向来都是那么充满着偶然和变数。


随着时间的流逝,自己总以为自己还年轻,以为来日方长,以为可以等到自己有了钱,到时再从容尽孝,却不知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往而不可追者,年也,去而不可得见者、亲也”。


就在自己攒钱奋斗的过程中,突然有一天,父母已经不需要了,他们已经走了,永远的离开自己而去了。自己的前生和后世莫不如此,虽说在前生中,自己的母亲还在,但所处时空不同,那跟没有母亲还不一样。虽说自古忠孝不得两全,但是如果能有机会。。。。,谁又能。。。。。虽然由于时空黑洞的关系,来到古朝。但是自己无怨无诲,如果再有这么一次的话,自己还会再走这一步的。


来到古朝,正当自己身沐后世父爱、母爱时,却又被命运给无情的夺走了,如今自己已是失去了父母双亲的人了,从今往后再也难以享受到父母对自己的关爱。是谁夺走了自己的父母双亲,是呼陆天,这个畜生。呼陆天你这个凶手,我发誓我不会放过你的。接着他仰天悲啸道:“爹爹、母亲孩儿如能保得性命,必报此仇……”


“啊”一阵强烈的头疼令他不由自主的发出了痛苦的呻吟,他抱着脑袋蹲了下来。


“怎么了小王爷”刚打水归来的韩总管看见陈伟痛苦的样子,急忙放下盛着水的瓦罐。跑过来问到。


“头疼”陈伟说道.


看到陈伟难受的样子,韩总管就觉得心里像刀割了似的.


“我给你看看”,说完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个尖尖的像银针似的东西,轻轻的扎了一下陈伟的颈部.不可思议,随着这银针扎下.陈伟觉得脑海中一阵冰凉的气彷佛浇去脑中那股头痛之火般,令他瞬时间,刚才那强烈的头痛彷佛是在作梦般,完全消失不见了,舒畅的感觉,令陈伟他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小王爷,你没事了吗.还有那里不舒服,请告诉我”


“我好了,韩总管”陈伟说道.


“真的”


“真的,你不信,我运动一下给你看”说着就要站起来.


“好了,好了我相信你就是了”


“韩总管,你刚才是不是给我针灸了”


“咿,小王爷你怎么知道的.这件事很少有人知道,难道是夫人告诉您的,那也不可能啊”韩总管吃惊到.


陈伟心说这二十世纪的人谁不知道啊,但却不能这么说.


“啊,韩总管你知道我爱看些杂书.我在一本古书上看到的”


“是不是汉书啊”


“没错,韩总管您怎么知道的,莫非你是从……”


“我小时候从一个乌孙人那里学的”


“那你要教我啊,我想学”陈伟耍无赖到.


“好了,好了我教我教行了吧!你真是我的克星,呵呵”


“韩总管你还会什么,干脆都叫我吧!好不好,你说话呀,好不好吗”


“我会的可多了,就怕你学不会那”


“谁说的,我保证能学会”


“那好吧,明天我们就开始学吧”


“还记得你五岁时我教你的练气术口诀吗”


“子午披衣暖室中,凝神端坐面朝东。澄心闭目鸣天鼓,三十六局声亦同。两手向腮匀赤泽,七回摩掌烫双瞳。须知吐纳二十四,舌搅华池三咽终……”。


“好,难得你还记着.它的意思就是……”


“韩总管我明白无非是练功时讲究松静相辅,顺乎自然;意气相随,以意领气;有动有静,动静结合;练养相辅,功时相宜;循序渐进,勿急求成”。


“天才啊,我用了十年才领会.可他小小年纪却……,嗨,想不到啊,嗯,孺子可教啊.看来我的好好培养他”韩总管心说到.


“从明天开始我们就开始学习医学吧”


史载第一个一统天下的帝国—来自中亚草原的开国皇帝-陈伟正式拜在他的导师—韩林的门下接受他的教导,尽管时间短暂,但是却给陈伟打下了一个好的基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