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沙场 正文 第二章 决定

af98 收藏 1 14
导读:血染沙场 正文 第二章 决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14/


安逸的日子总是过得非常快,一转眼,陈伟在这个陌生的时代里已经过了六年。心中的伤痛经过这几年的治疗,已基本痊愈。但陈伟总觉得心里有些堵的慌似的,自家心事自家明白,他明白那是因为自己的前途不明朗的缘故。这几年陈伟除了睡觉,就是看书,几乎没有一天闲着。


公元372年6月12日的上午,此时陈伟已经六岁了。这天他思潮涌动,坐立不安,怎么也看不进去书,就连平时喜欢看得兵法书也看不下去,于是他决定到城外的英雄亭去散散心。这不他离开自己的房间,顺着府里青石大道往前走,穿过几道庭院,很快就看到一道大铁门,这道铁门可谓尽显王府的赫赫威风。


这时从门房里走出了一个高大的中年男子,看见陈伟出来。赶忙走了过来,鞠躬行礼,并说道:“小王爷,要出去啊。”陈伟一看是家里总管-铁西。陈伟说道:“府里太闷,我要出去走走。”说完转身就要出去。


“等一下,小王爷”


“有什么事吗”陈伟不耐烦道。


只见铁西带着十几个身材魁梧的男子向他走来。


“这……这是干什么?”陈伟结巴着问铁西。


“小王爷,王爷说了只要您出门都要我带着这些保镖保护您,以防发生什么不恻。”


“发生什么不恻?”陈伟心中感到迷惑不已,心说大白天怎会发生什么不恻???


“小王爷这是王爷命令,如果您不听就不让您出去。”


“行了,行了,既然如此那好吧!我们快走吧。”


说完陈伟不耐烦地出门而去,后面紧跟着一排保镖。


出了府门,就见在宽敞的大街上,商贾云集,集市如云。人来车往,异常热闹。来自各地的人们聚满各个集市,只要你在街上走过,就能轻易看到波斯人、阿兰人、匈奴人、贵霜人等济济一堂的盛况。大块青白色大理石铺成的大路两旁商埠林立,买卖声吆喝声此起彼伏,陈伟浏览着各种售卖菜蔬、杂货和工艺品的摊肆,心说真正不愧为百年古城的赞誉啊。


他们一行顺着大路向南城门走去,此时通往城外道上行人车马渐渐疏落,不多时就出了城门。只见城外一条大河沿着南门缓缓向下游流去,这条河被当地人叫做阿兰河(即今天的伏尔加河)。


阿兰河宽约四十多丈,在草地和山丘间流过,河中水草茂盛,飞禽走兽时常出没在河中间的沙洲上。阿兰河上流冰峰罗列,寒冷异常,据说一夜之间活人都能被冻死。河的下游为一个大湖,湖水澄碧无波,清可监发。尤其在雨中风景更是独到,只见漫天雨雾萦绕,甚是幽雅怡人。夏天更是乘凉的好去处,花两个铜币搭乘小船,游览湖上风光,看烟波浩渺,水天一色,两岸青山,逶迤起伏,无不心旷神怡。


阿兰河的左岸多是地势较低矮的小山丘,这些山丘均为林木郁葱、叠翠层峦。这些大小山丘共有一百多座,最高山丘叫英雄亭(来自于山顶的一个亭子,亭子横匾用阿兰语上写着英雄亭三个字)。


它位于城市的正南处大约2公里的地方,他们转了几个弯,就见一座山丘迎面而来。到了山脚处,只见一条山路,直通丘顶,上面古木成林,鹿、山羊、野兔隐隐可见。丘顶隐见一亭楼,极具气势,山脚处有座牌楼,牌楼上面不知是乃个古人写的“英雄亭”三个大字。此时大概因为上午的关系,亭子里静悄悄的。


“你们都下去把,让我单独待一会”陈伟说道,“可是小王爷,王爷不让我们离开你半步”。“这里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陈伟怒道,“当然是小王爷您了”铁西说道。“那好,既然我说了算。那我命令你下去,让我单独待一会”陈伟说道。


“可是,王爷他叫我。。。”,“什么可是不可是的,我爹不在这,这里我说了算。你再说回去我跟我娘说,让她撤了你的职”没等铁西说完,就被陈伟打断道。吓得铁西心说“妈呀,我还是老实点好,惹了这个小祖宗我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啊。可是王爷的命令仍需遵守,怎么办那”急得他满脸大汗。


突然他眼睛一转,计上心来,心说:“这里也没有什么虎豹豺狼,应该很安全。我只需在牌楼外面阻止外人进入即可保证小王爷的安全,再说王爷也没什么仇家。对,就这么办”,这些想法一瞬间就闪过。于是铁西说道:


“遵命,小王爷”。说完带着手下人站在牌楼前面,不让外人进入。


好不容易登上这对于大多数成人来说不是什么难事的亭楼,但对陈伟来说,他一个只有5岁的小孩却是一件不是容易之事。所以他顾不及欣赏什么亭楼的景色,一屁股就坐在椅子上,嘴里发出“呼哧呼哧”的声浪。


过了一会,他缓过劲来。站在这个城外的最高处,一眼望去,只见阿兰城显得很渺小,蚂蚁般忙碌的城内士民。看了一会陈伟又重新坐了下来,这时陈伟才开始解决自己的思想问题。


陈伟倚在柱子上,两眼闭目而思。他想自己头脑是具有20世纪26年的现代文明的知识,可身体确是区区6岁少儿的躯体,难道这是老天爷在开我的玩笑吗!。“阿提拉”,“阿提拉”,没想到自己竟被改了个名字,他苦笑着。


心说这要是在家乡不活活的被骂死才怪那,不知妈妈怎么样了,是不是还在为我阵亡而伤心那。“妈妈”,“妈妈”我很想念你啊。这时陈伟陷入回忆中,两行清泪顺着眼角徐徐留下,他竟没有察觉到。“咕咕”声中,陈伟清醒过来。陈伟瞅了瞅天空已进午后,心说“难怪那”。拿出出来时准备的食物,狼吞虎咽起来。


吃过饭后,陈伟心说:“看来自己还是不能忘怀过去啊,算了既然到了这般地步,再回忆过去有什么用哪?”。“阿提拉”,“阿提拉”陈伟不停的把玩着这个名字。突然他猛地剧震停顿下,失声叫道:“什么?”。陈伟此时心中掀起了滔天浪潮。阿提拉?是那个一战成名被西方人称之为“上帝之鞭”的阿提拉吗?


这究竟是什么一回事?难道只是同名同姓的巧合。不过若计算时间,此事不大可能。在历史上,阿提拉出现在公元5世纪才对啊。公元433年他登上王位之位,453年死于新婚之夜,接着在他死后匈奴帝国就灭亡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陈伟坐立不安着,一会站起来,一会笑,一会哭,一会想牺牲的战友,一会又想许许多多认识和不认识得人,一会又恨自己怎么没死。就这么一直折腾了大约两个时辰,最后他回心一想,纵是自己知道历史的发展。还不是改变不了历史的发展。


可见命运从不因人的愿望而改变。人们以为自己在主宰命运,其实他们根本不知到自己的命运其实是怎么一回事。目前惟有自己才能深深体会到这种痛苦的滋味。


回想以前自己带领一营将士抗击越寇,那是何等的。。。,嗨,可如今。。。因为碰巧碰上时空旋涡,鬼使神猜的自己竟来到古代匈奴族在亚洲的大本营,成为一位王子。再想自己贫农出生,原以为奴隶制度只是课本上才有的事物,可今天自己确真实感受到了它的存在。难道这就是所谓造化弄人,时也命也吗?陈伟叹息到。


过了一会,他又转念一想既然自己来到古朝,就应发扬我军不向命运低头的优良传统,向命运发起挑战,不论成功与否那样生活才能过得多姿多彩。最起码在自己老的时候,自己扪心自问,自己是否白活这一生。到时自己就可以说我这一生我无悔,因为我把我得理想用在解放那些被奴役的人们的事业上。再说既然命运选择了你,那你就不能回避,应当争做命运的主宰,自己的命运就应由自己来把握,而不是由别人来操纵。


再说当年匈奴大军横扫欧罗巴,那种气吞万里,那种民族的豪迈奔放和自信是勿庸置疑地,策马千里欧亚大草原,养就了匈奴民族的豪迈和奔放。匈奴人原本也是中华民族中的一员,公元前9到8世纪,当时的周人称为“严狁”的胡人,被认为就是最早和中国人打交道的匈奴人。当时他们生活在今天的内蒙鄂尔多斯,山西和河北的北部。


公元前1世纪中叶,在天灾、内乱、外患的促使下,匈奴分为南、北两部。公元前51年,南匈奴呼韩邪单于归服汉朝。公元48年,匈奴内讧再起。南匈奴得东汉光武帝之允,入居塞内,北匈奴留居漠北,在原归附的鲜卑、丁零等族的反抗和南匈奴及汉王朝的不断进攻下,势力大为削弱,处境日益困难。于公元91年开始了漫长的西迁过程。此外我还知道的关于匈奴王-阿提拉,他的文治武功虽赶不上一代天骄成吉思汗,但他能称霸欧洲,显然他还是有一套的。


据说阿提拉年青时作战勇猛,称王之后则更主要地是依靠他的头脑,而不是他武功,完成了对北方的征服。他表现出了勃勃野心,和高超的政治外交手腕,而且为人狡猾、残忍。作为匈奴王的阿提拉,他的步态和举止显示都出了一种其力量可傲居全人类之上的自负和傲慢。据传说,他曾自称拥有战神之剑,所以他的部下晋见时,如若正面直视他则必须同时后退,否则会烧坏自己的眼睛。


他有一个凶猛地转动眼珠的习惯,好象他乐于欣赏受他惊吓的人的恐惧。阿提拉在生活上崇尚简朴,却很能容忍部下的奢侈。他的臣民都对他非常惧怕,在他外出巡查的时候,凡见到他必向其欢呼,以示敬畏。


甚至在西方的历史传说中,把阿提拉描写成极为残暴凶狠,专事劫掠城市的恶行;并且身上集中了极端的邪恶,婴儿被他看见都会死去。


阿提拉的长相似乎令人不敢恭维。据记载,他身材矮胖,双肩很宽,短粗的脖子上长着一个硕大无朋的头颅,有粗硬的黑发和稀疏的胡须,鼻子扁平,一双黑眼睛锐利而阴鸷。想我在现代被战友们戏称为“高仓健”,可现在我一想到我有可能变成史书上的模样,不由得替自己惋惜。但转念一想,未来都不知道如何呢,还净想这些不贴遍及的想法,自己都感到好笑。


既然历史注明阿提拉雄霸欧洲二十年,那自己这个拥有两千多年文明知识的一个现代解放军军官还不至于比古人还差吧?,最不及也能和他打个平手吧!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匈奴族在当时是那么的强大的存在,一直于最后两个罗马帝国都要向它纳贡,有这么得天独厚的条件,那还怕什么那。想到这里陈伟不由产生一种强烈的自豪感,自古英雄出少年,此等壮举,何人由我这么幸甚,如此皇图霸业舍我之外,谁人能够获得那。


纵观世界历史,朝代更替就像长江后浪推前浪似的,它总是除旧更新的,它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一切腐朽没落的陈旧事物,也终究是会被更加科学合理的制度所代替的。虽然当前这种黑暗制度是罪恶的,但如果我不来到这个世界,也终究有一天会被人彻底的推翻。


虽然匈奴的历史自己没详细研究过(我深恨我自己为什么不好好的研究匈奴历史、为什么不多了解草原的方言、为什么不多了解罗马的人物情况、为什么。。。很多很多。。,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啊),但是不幸中的万幸自己对草原的战术通过书本,还是多多少少的有所了解的。此时陈伟脑海中正在不断回忆着自己所了解的有关游牧民族征战的片断。就在陈伟再次陷入回忆中时,不知什么时候,忽然他觉得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心底慢慢升起,此时陈伟就觉得心里有着一股冲动,必须一吐为快方好。


于是他站起身来到亭楼前面,伸出双手冲着远方大喊到:“我想通了,只要能轰轰烈烈的活过,在历史上留下属于自己的足迹,我便不负此生了。欧罗巴,我-陈伟-阿提拉来了!”。


此时已进黄昏时分,在夕阳的余晖照射下,站在下面的总管铁西以及一干保镖和被拦住的普通民众就见一道霞光照在陈伟身上,觉得他就像一个下凡的天神他是那么的高贵。令他们有股膜拜的念头,不知是谁带头,下面的人纷纷冲着上面的陈伟跪下,嘴里喃喃的说着:“神哪,请不要再抛弃您的子民了,我们为我们的恶习向您忏悔了”。


历史又翻过新的篇章。


当天晚上,天上出现万星纵横流飞,俄陨如雨的场面。“在欧罗巴各地,许多人都看到,众星星在天上拉出一条长长的带子,从西方飞到严冬的东方。”这一次流星雨还被两个罗马帝国写成神奇的“上天的征兆”,据君士坦丁堡索非亚教堂一个仆人塔拉西亚在教堂的钟楼里所见说道,“许多天使射出为箭,就象从乌云中落下的倾盆大雨。”当时的景象让许多目睹者认为这是圣经上所记载的大审判日来临前的征兆,而在大草原上的匈奴族族民看来是天佑我族呢?


这一天,在后世历史上有着异乎寻常的历史意义,被无数后世史家称为“皇者的觉醒”,这一天也是研究陈伟大帝在这一天心路转变历程的一个重要日子。但对当时的陈伟来说,当时的他只是以一种无奈、被动的心情走进了这即将承前启后的新的历史时代之中,新的时代需要强者,人民需要英雄,人民更渴望安定的生活,就这样陈伟就被推到历史的舞台。开始了他的征战四方的历程,尽管这个历程是多么的艰苦。


就像一个古哲人所说的那样,皇者的路是一条血腥的路,它是由无数的尸骨铺就的。同时皇者也是寂寞的,在寂寞中开始,也在落寞中结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