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三、两不管地带 第8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9/


8、

零看着向他驰来的那一小队人马,领头的那个人是个戴着眼罩而益显一脸凶悍的人,他是独眼。

他身后的人在零跟前环了个半圆,倒有半数用枪向零瞄着,这反显得他们跟湖蓝诸辈比起来有些草木皆兵。

零茫然地看着,以他此时的落魄反而不需要伪装了。

鲲鹏问到:“干什么的?”

零:“过路……回家。”

鲲鹏:“哪来的?回哪?”

零:“延安……回兰州。”

他在摇摇欲坠中索性坐倒了,立刻被几枝枪管捅着。

“站起来!找死?!”

零昏沉着:“……累了。”

“……这小子莫不是打两不管走过来的?”鲲鹏的手下在嘀咕

零昏沉地点了点头,那根本不用装了。

包围他的人粗野地大笑着。

“九条命也去了八条了!”鲲鹏叫道:“――喂,小子!”

他粗鲁地推擞着零的头。

零:“……我想睡觉。”

一枝枪顶上了他的头:“还想睡吗?“

零垂着头没说话,枪抠动,堂的一响,空膛。

“日他的!真快死了呢!叫什么名字?”

零已经快睡着了:“李文鼎。”

他干脆躺倒了,这实在让盘查他的人有些无奈。

鲲鹏命令:“搜他。”

箱子被抢了过去,抢过去的时候已经散架。

几个强光手电照着,每一件衣服都被拿出来撕开,每一本书都翻开了拆成一页一页。

零再次被殴打,他有气无力地抱着头,甚至没有呼痛的力气。

一切都不是装的。

那行人折磨完了零什么也没有发现,说笑着纵马远去。

良久后,地上躺着的零爬了起来。

鼻青脸肿,身上的衣服都被撕成了条条缕缕,湖蓝也许不大喜欢欺负太弱势的人,但零这回遇上的是鲲鹏。

零开始收拾野地里散落得到处都是的那些被分解的衣服和书页。

然后孤魂野鬼地晃向远处的三不管镇。

三不管,所谓的镇只是由荒野上的两行建筑砌出的一条街,这里的建筑简陋得象是一夜之间搭起来的,也象一夜之间就可以拆掉。

大部分的屋里是一片漆黑,偶有几点风灯发着暗淡的光彩,卅四曾敲过的那扇门窗里透着明亮的灯光,传出粗野的大笑。

一头是荒野,另一头是驻军搭就的铁丝网和关卡,拒马和沙包工事垒在铁线网外,一束探照灯光从驻军营地里打出来,惨白地照耀着整条街,它倒是为这个小镇提供了足够的照明。

零从荒野那一头晃了过来,本能地抱着箱子的碎片和同样破碎的衣服、夹杂着书页。

笑声让他下意识地回避,晃眼的探照灯也让他逃避。

他凭着仅存的那点意识找到的是一个既有灯光又相对柔和的地方。

那是阿手的店,连名都没有,一点灯光,照着门前柱上挂着的一个“宿”字,一串风铃半死不活地响着。

零蹭过去,掀开沉重的门帘便已经用掉了他最后的力气。

零倒了下来,头重重撞在门上,算是敲门的一响。

油灯的光在晃动,零的嘴被人扳开,粥倒进零的嘴里。

那点流体食物在零的咽喉里咕噜地响了一阵,才慢慢通过他的咽喉。

零干裂的嘴唇开始蠕动,于是那个扶着零的人也将他放回铺上。

零睁开了眼睛,先茫然在那一点油灯光上找回了目光的焦点,然后看着救了他的那个人。

阿手那张毫无特点的脸看着他。

“你晕在我店门口了。”

零费力地想了想:“……谢谢。”

阿手更靠近了一点,那个距离足以让人觉得不舒服。

“你要住店吗?”

零愕然地看着他。

“住店吗?”阿手又问。

零在愕然中点了点头。

阿手伸出了手:“先交钱。”

零下意识地将手伸进了口袋,然后,那只手从完全通了底的口袋伸了出来――他的衣服可是每一块都被鲲鹏们拿刀挑过了。

阿手看着那只手,零看着阿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