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特种大队 第九十七章 谁是胜者?

潭轩 收藏 6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当迷迷糊糊的醒了坐起来的时候,我发现身边的人好像又少了。不!不是好像少了,我敢肯定通过这个项目,又是一次大减员了。不顾身体的酸痛,起身在人堆中翻找着自己的战友们,我急切的想要知道他们是否也都通过了这次考验。

经我这么一折腾,车上的人也都陆陆续续的醒了。虽然找到了几个人,可是绝大多数的都没找到,这里面甚至也包括了郑排、三班长和狼崽子!我的心咯噔一下,像是翻了个儿,突然间变得空空的。野蛮的扒拉开靠近外面的人,摇摇晃晃的滚下了车。果不其然,不止这一辆卡车,不顾一切的吃力得爬上卡车挨个翻找。

“嘿!你干什么呢?你到别的卡车上干什么?还不去帐篷里休息?”有个特种兵冲我喊。

我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不知道是因为认识我,还是我这一眼的威力,他居然没有在制止我。而是回过头看林峰的反应。林峰什么反应都没有,就这么看着我寻找着自己的兵。

找了个底儿朝天,找到自己连里的才7个人,就连一排长都没有找到。当我打算从头再找一次的时候,林峰开口了:“甭找了,就这些了。”

他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对我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23个人啊!算上我就是24个,先如今怎么才8个啊!这一下子淘汰了我三分之二啊!不死心似的,又去了刚才那个特种兵指的帐篷,结果只发现了刚才被我推醒的一些人。

看着这个给我们假地图的林峰,他居然依然保持着微笑。他就那么看着我焦急的寻找。我跌跌撞撞的走到他面前:“你把他们怎么了?你把我的兵怎么了?!”我真有点站不住了,双手揪着他的衣领,可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摇晃的动作。也只能以这个动作勉强支撑着身体。

依然保持着微笑,“他们被淘汰了。”看他的样子好像作了一件多么伟大的事情。

“他们是优秀的,这一点你同我一样清楚。”我恶狠狠的挤出了这几个字。

微笑依然,只不过耸了耸肩,“但不是最好的。”

这时候,郑排也晃悠出来了。看他的情况就可以知道,这一道他也没少受苦。衣服、裤子被刮得一条一条的,满身的污迹,甚至可以在小腿和小臂上找到斑斑血痂。他凑过来,好像也想知道自己的兵们去了哪。

看到郑排的惨样,我就能够想象,这次行军会给经历过它的人们带来什么。这痕迹不单单是在身体上的伤疤,可能是一生最大的遗憾,最大的痛。相比之下,身体上的伤痛又能算得了什么呢?可是,眼前的这个该死的林峰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不!应该说他好像作了一件非常得意的事情一样。我实在受不了心中的苦闷,和面前的他所摆出的得意神情,“你就这么把他们送走了?就连最后告别一下的机会也不给我们?”喊出这话的时候,我干干嗓子里发出了除嘶哑的声音外,好像还有一丝的哀痛。

郑排对此好像也没有什么准备似的,像被定在了那一样,呆若木鸡般的看着我们。

林峰收起了笑:“留下的只能是合格者,这是我的职责。你应该知道这些。”

看着他坚定的看着自己,我知道他是对的。“啊——!”我仰天长啸。当身体中最后一丝空气被压出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感情、灵魂甚至是支柱好像都被同时抽走了一样。松开了双手,仅凭借双腿再也不能支撑身体了,瘫软到地上痛哭起来:“都是我的错啊!都是我的错呀!”

我这一哭,好像把郑排的魂魄给叫回来了。他急走过来,一把搂住我。“不!这不是你的错。不是!相信我!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不是你的错。”

“不——!这就是我的错,他们本该在第一次急行军时被淘汰的。可是,可是……”我哽咽了。“可是我以为他们可以通过优化路线的方法涉险过关的。7个人啊!整整7个人啊!他们白白付出了这么多,可最后还是都被淘汰了。一个都没有成功啊。这都是我的错。甚至最后连个道别的机会都没有。我怎么对得起他们啊?”我一边哭,一边不停的唠叨着,自己都不知道说的是什么。

我的话像一把利刃一样。本来是在安慰我的郑排,也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他和我一样,并没有把在野外急行军时的不合格人员都淘汰掉,所以他的情况和我一样。看来我们对于体能训练都太自信了。

“这就是你的错。”林峰的声音冷冷的,但对我来说绝对是质地有声:“你一直存在侥幸心理,以为这一项考核的仅仅是体能。所以这就是你的错。还有作为一个指挥官就要学会取舍。把不合格的留下这就是你最大的错误,要知道我是不会让你的侥幸得逞的。所以现在,把你们的眼泪擦干,训练还没结束呢!说不定你们也将会被拉回去,所以也就用不着为他妈什么不能道别而遗憾了。”

他的激将法很有效,虽然有失去战友的悲痛,不过我们还是很快的擦干眼泪,站起身,挺起胸,走回到帐篷当中,猛吃猛喝起来。好像它们就是我失去战友的罪魁祸首,它们就是给我们假地图还不给我们最后道别机会的林峰,它们就是我们将要灭的敌人……带着苦,带着泪痕,带着无比的憎恨消灭着眼前的所有东西,直至自己的枪打光了最后一颗子弹为止。


事后当一切都结束了,我们以平等的战友身份聚到一起聊天的时候,谈及此事他才对我说,其实他对此也很无奈。当他看到那些每日坚持着大训练量都不曾皱皱眉的士兵,却因为要离开而痛哭的时候,他说他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我还以为你当时就是冷血动物呢。”我不无责备得说。

“所以我给了他们一个军人所能作最大的礼遇。我集合了队伍,向他们敬礼。直至他们的卡车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之外。”

“可你毕竟不曾给我们一个道别的机会。”对此我依然是耿耿于怀。

“这根本不可能,除了制度不容许外。你们看着他们离开也会影响训练士气的。”

“哎!人毕竟还是感情丰富的动物。”想到自己的因为感情而没有一开始就淘汰他们,想到自己因为他们离开而痛哭的时候,我不由得发出了感慨。

“是啊,最叫我难受的眼泪,还不是他们的,而是你和郑排的。我真没想到你们会如此失态。”

听他这么说也意识到自己当时的确太情绪化了:“人的意志在身体虚弱的时候是最薄弱的,更何况,更何况。”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和情绪:“更何况,这是我心中最挂心的事情了。”

一摆手,“你不用解释什么,我知道你是太爱你的兵了。不过在当时,你们眼泪叫我的负罪感更强了。”

“负罪感?”我没想到他会用这个词:“这是你的工作,你的任务就是淘汰、淘汰、再淘汰。用得着负罪吗?”

“你没作过这活儿不知道。当你真正做过一次,你就会真正明白了。”看我还在看他,他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停留了很久才缓缓的吐出。顿时我们之间被烟雾所隔绝,他发出的声音也变得神秘和庄重起来。“当你不得不去面对他们眼神的时候,是最困难的。”眼神?我好像在什么时候也有过这种感觉。思索的同时耳边继续传来他略带苦涩的声音:“你不能回避他,你知道一旦你回避了,你的心可能就会软下来。所以你必须迎上去,你会看到他们是怎么看你的。其中有泪水汪汪的,有痛恨的,有渴求的……可你必须要冷冷的把他们挨个看一遍。你要告诉他们,这没用,你们就是被淘汰了,这个决定是正确的,所以你们现在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马上给我走人!”

“你不要再说了。”

“你怎么了?”

“你说的这些我也遇到过。所以我不想再听了。”

“你?不可能。你从没有作过这活儿。”

“不,我干过。而且看到了最震撼人心的神情——一种被夺走了希望的眼神。而且这希望还是我指给他们的。”我的脑海中又浮现出,炮连里上等兵那恶毒的绝望眼神。

听我这么一说,他好像也明白些什么了。于是不再说话了,默默得抽着自己的烟。

就这样,我们沉默了很久,谁都没有先开口。我知道,虽然他完成了任务,淘汰了失败者,虽然我完成了考验,证明了自己是强者。但我们在情感方面都是不折不扣的失败者。因为这里根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胜者,或者说我们——只要是参加了那个选训队的人——都是胜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