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传》 第一卷1、2 第一卷3疑是故人

tdxs6916 收藏 0 27
导读:《三界传》 第一卷1、2 第一卷3疑是故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2/


第一卷 3

叮……叮叮……

床头的闹钟准时响了。冷风打个哈欠,睁开蒙胧的睡眼。

九点了。应该起床了。他感觉头有点懵,一摸,果然出满了汗。他定了定神,鬼市上那个冷冷的目光再次掠过他的心头。他不由得又打了个冷战。

这一定是个不祥的预兆。

洗漱完毕,头还是有点儿疼。他索性脱光衣服冲了个凉水澡。手指被挤破的地方疼得有些轻了。他找过一块绷带,用双氧水消过毒,包上。

拉开窗帘,太阳刺得人睁不开眼。

一个人,不管他从怎样的噩梦里醒来,每天早晨迎接他的依旧是一缕灿烂的阳光。

上午十点,冷风准时来到事务所。出门之前,他把白眉送给他的那个小法轮装进包里。

事务所在这座城市的中心地带,方向感不明。盛文大厦。十八楼。虽是周六,但冷风仍照往常一样上班。只不过周六这天可以比平时稍晚一点儿。

作为律师是没有节假日的。趁着周六这天,他要汇总一周来的材料,然后上报给主任老何。

屈指算来,冷风加盟这个事务所已经有三年多了。

这天的他如往常一样,穿了一身藏蓝色西装,白衬衫,黑皮鞋,腋下夹着一件大大的、浅棕色的POLO牛皮包。包是意大利进口货,小牛皮做的,细腻而光滑,是水月在冷风刚刚通过司法考试的时候送给他的。

水月是他的女朋友。空姐。飞国际航班,出国的机会很多。出国的机会多,他们在一起的机会就不会太多。水月是个十分细心的女孩子,为了弥补这个缺憾,她经常给冷风带回来一些国外的小玩艺儿。

这个包很实用。它是冷风每次出门前必带的行头之一。

这身行头,让只有二十几岁的冷风看起来成熟了许多。一个人,在年轻的时候总想拥有自己这个年龄不具备的老气。这是年轻人的通病。

大厦里的人看起来比平常多了许多。

可能是周末的原因。

不知为什么,今天看起来所有人的目光好像都有点儿不怀好意。冷风苦笑了一下。他知道自己今天心情不好,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一定要克制自己。

电梯间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冷风站下。背后传过一个低低的声音:“冷律师。”

回头一看,是盛文集团总经理李元极。

李元极四十多岁,胖胖的一个人,平头,修眉大眼,眉头自然地长着一个川字,让人看起来不怒自威。他穿着一件明净的小花格西装,黑裤子。双手抱着黑色公文包,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冷风心头突然一抖。他定下神来:“李总早。”

他们事务所租住的这栋大厦是盛文集团总部。盛文总部在十九楼。因为这个关系,天成律师事务所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盛文集团的法律顾问。盛文集团是这个城市里一个大型国有集团公司。

事务所和盛文集团的来往比较多。冷风曾跟李总打过几次交道。

冷风发现李元极还在望着自己,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李元极问:“冷律师手怎么啦?”

冷风一低头,忙把包着绷带的那个手指藏到公文包后面。“哦,不小心碰了一下。”冷风脸有些发红。

“哦,做家务做的吧。看来,冷律师在家里是个模范。”李元极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冷风神色有些发窘,他无奈地笑了笑,算是对李元极的话作了个回应。

电梯很快到了,一拔人挤了进去,冷风不愿跟他们挤,让了让身子,对李元极说:“李总,您先请。”

李元极无声地笑笑:“你请。”

两个人你请我我请你,结果电梯门关上了,两个人谁也没能进去。

李元极说:“冷律师看来也是不愿与市屑为伍呀。”

冷风退了一步,闪在李元极后面:“熙熙攘攘,各为名利。其实,急也不在一时。”

“君子所见略同啊。对了,冷律师,听说你对古董挺有研究?”

冷风心头又是一凛。

他暗想,自己喜欢古董这件事可从来都没对任何人讲过!就连在水月面前自己也从没露过。他怎么知道的?

冷风不由得又一次注意起眼前这个人来。

他认真地看着面前这个人。李元极个子比自己似乎矮一点点,尽管有些发胖,但这个四十多岁的人看起来却是那么的谨慎和干练,丝毫没有大腹便便的样子,像个儒商。他肤色稍稍有些黑,左眉心有一颗不大不小的黑痣。

冷风记着,卦上说这是异人之相。

他尽力装作平静的样子,嘴里却说:“哦,哪里哪里。我只是平时喜欢看点儿旧书古件儿什么的,谈不上懂文物。李总您在这方面的造诣,那可是人所共知,有时间的时候,我可要跟您好好学学,长长见识。”

李元极笑了笑:“古人说闻道有先后,冷律师要真是喜欢这一行,那可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李总您这话可就不对了吧。我还没入门呢,是个门外汉,您是这行的泰山北斗,我可不敢在您面前妄言一二。说不定哪天,我真要到您那里请教请教呢。”

“过奖了,冷律师,对了,不知你知不知道咱们这儿有个鬼市?你要是真想学这一行呀,不妨先到那里转转。俗话说大隐于市。像咱们这些都是凡夫俗子,那里才有真正的高人,那些真正的高人都是深藏不露的……”

正说话间,电梯到了。

冷风主动上前打开电梯门,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李元极一笑,没再谦让。

这个上午冷风都有些心不在焉。

虽然他是个工作狂,可这些天来发生的蹊窍太多,尤其是早晨在鬼市上的那个目光,他感到自己突然之间好像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似的。冷风心里无法平静下来。

没有一个人喜欢被人看穿。因为每个人是要活在秘密之中的。当有一天,他发现自己对于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什么秘密时,他会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地可怕。

想起鬼市心头那个莫名其妙的预感,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白眉老头儿、还有今天遇到李元极,他们所说的话,似乎都在向自己暗示着什么。最搞不懂的是这个李元极。他怎么对自己的事情了解得这么详细呢?

自己心头隐藏至深的那些东西,难道说真的守不住了吗?

想到这里,巨大的恐怖又像阴影般掠过他的心头。

一个人,当他发现自己内心最深处那个秘密将要被人破解,那种感觉就如同光天化日之下被剥光衣服一般。

冷风感到浑身不自在。

他仔细回想李元极跟他说过的每一句话,他跟自己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呢?

好在冷风不是一个没有定力的人。

他手头正处理着一件经济纠纷案,马上就要开庭了。他正在做着最后的准备。

临近中午,主任老何打电话过来,要他汇报一下下周工作日程。刚讲了没几句,手机响了。

冷风一笑:“不好意思,接个电话。”

老何是个很随和的人。他本人没什么本事,也不是专业搞法律的,只是因为跟法院有特殊关系,他才开了这家事务所。却没想到越开越火。他手下养着几十个律师,他的事务所在本市赫赫有名。他这个人很对人很恭谦,对手下这些律师们也是毕恭毕敬,一点儿也没老板的架子。

因为他是个明白人,他知道自己要混下去就得靠这帮人吃饭。

走出主任办公室。电话是文西打来的。

文西是冷风的师兄,开了一家不大不小的信息技术公司,主要研究一些应用软件。在冷风上大学的时候,身为学生会主席的文西曾经给过冷风不少帮助。

文西找他没别的事,他告诉冷风说,小安加盟他的公司了,有时间的时候让冷风过去,三个人好几年没聚到一起了,正好一起聚聚。

小安是冷风的老乡,上大学的时候,虽然不同班同系,但冷风、文西和小安当时号称学校的三驾马车。

之所以有这个名号,是因为三个人棋下得好,也就是说,他们三个是棋友。

“小安加盟了你公司?不会吧?”冷风有些惊讶,因为他知道,小安毕业后回老家当公务员去了。

“怎么不会?依他的才能,在那个小小的县城,不等于埋没了吗。”文西笑道。

小安是个电脑高手。

“我正开会呢。等一会儿给你打过去,你先代我问小安好。”冷风对文西说。

回到何主任办公室,冷风一笑:“不好意思。”

他简单地跟何主任说了一下自己手头案件的进展,并详细地汇报了一下为下周开庭所做的准备。

老何点点头,他一向对工作内的事不予多言。他喜欢手下这些人按他们自己的思维方式去工作。

最后,他对冷风说:“对了,所里新来了一位同事,你先带带他吧,我给你介绍一下。”说着,他拿起电话:“小李,你进来一下。”

很快,门推开了。

一个细高的女孩子,穿了一件鹅黄色的上衣走了进来。

“冷风,咱们所最年轻有为的律师,小李,你先跟着小冷熟悉一下工作吧。”何主任介绍道。

冷风忙站起,伸出手微微一笑:“你好,冷风。”

“你好,冷律师,我叫李沉鱼,周全的周,沉鱼落雁的沉鱼,以后你管我叫沉鱼就行了。很高兴能跟你一起工作。”

“我也是很高兴认识你,欢迎你到天成所。”

两个人握了握手,坐下。

“你们俩也认识了,我不过多介绍了,希望小周跟着你尽快投入工作,冷风,啊,你原来的搭档小江就不跟你了”。

“这……”冷风有些迟疑,老何笑了笑:“我还没告诉你,小江已经被解聘了。”

冷风有些措手不及:“小江……”

“哦,我已经将事情都安排好了,小江这个人,不可靠,上次咱们所盛文那个案子就毁在他的里。”

老何这话说出来冷风有点儿不敢相信:“你是说……”

“算了算了,不说了,咱们不能跟这样的人共事。小李是政法大学的科班,我希望你们配合愉快。好了,小李,从今天起你人就属于冷律师了。周一上午八点半,准时上班。”

沉鱼一笑:“主任,话可不能这么说。”

老何回过味儿来:“呵呵,是不能这么说”,他又解释道:“我是指工作。”

冷风和沉鱼一起走出老何办公室。

冷风的电话响了,是水月。他知道可能是她飞回来了,忙冲沉鱼点点头,跑到楼梯口接电话。

水月果然已经到机场了。

“女朋友吧?”冷风接完电话,没想到沉鱼还在原地等他。

“你可以下班了,周一到办公室找我。”

沉鱼说:“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

冷风顿了顿:“哦。”

“有机会让我见识见识?”她眼眉一挑,笑了笑。

冷风没想到这个新来的女孩会这么快就跟他熟悉起来,他说:“好啊,不过,怕是你没机会见到她。”

就在沉鱼还想说点儿什么的时候,冷风转身走了。

转身的一刹那,冷风突然觉得,这个沉鱼举手投足间好像有点儿熟悉。是在哪里见过、还是像自己认识的某个人?

却是越是想越想不起来。

他也顾不上想这个了,小安来了,他急着要去看看这个三年没见面的老同学。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