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传》 第一卷1、2 第一卷2二十年前

tdxs6916 收藏 1 3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2/


第一卷 2

那一年,他只有七岁。

七岁,对一个人来说正是少不更事的年龄。那时的冷风,在一个遥远而偏僻的山村自由自在生活着,对世界和人生都无甚想法。

直到遇到那件可怕的事。

那件可怕的事,直到现在也说不清是在梦境中还是在现实中遇到的。

那感觉就像是做了一场梦。

冷风的父亲是一个乖戾的农夫,他也说不清自己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多少年了,他对未来也没有什么渴望。

一个没有目的感的人对生活不会有什么渴望。

他人生唯一的目的,是模模糊糊觉得像是有点儿什么东西在远处等着他,他一生要做的全部可能都是为了它。

正是有了这点东西他才活得有耐心。

他这个感觉是对的。

可惜这个可怜的人却不知道,这件等他去做的事就是死亡。

对于一个农夫来说,他所拥有的知识少得可怜,他的眼界也只是很小的一个层面。所以,在这个世界上发生的很多事都是他所无法知道的。比如,他就不知道那一年在他七岁儿子身上发生了什么。

那些年,他是一他孤僻的孩子,举凡孤僻的孩子,都喜欢一个人离群索居。冷风就喜欢一个人到村子东面的河边去玩儿。他喜欢一个人托起下巴静静坐在河边。

丛茂的水草深处,幽邃的河水深不见底。

村里有很多关于水鬼的传说。最让人惊悚的一个版本是,凡有人落水的地方,冤魂化作水鬼整天在水边游荡。凡有做过坏事的人在河边经过,水鬼就会把他拉到水里作替身,这样水鬼就可以投胎转世了。

所以,河边一般是不允许孩子们去的地方。

那一天,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四面暮云低垂,落日的余辉映红了几朵晚霞,晚霞又将一河水映得半明半暗。冷风一个人坐在河边,像在是在等待又像是在沉思着什么。

巨大的静谧在暮色中降临。冷风浑然不觉。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声叹息。

那声音虽然极低,但分明是一个人的叹息,如同蚊蚋般在耳边一飘而过。当他想听清那个声音时,却又什么也听不到了。

那天空气是那么地静,时至今日冷风仍无法忘记。其实,一开始他还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可是当他放弃下来,起身准备回家时,那声音又一次在他耳边响起。

那分明就是一个人的声音。

一个人,他一生很容易会在特定时间,或是特定场合遇到一些自己无法解释的事。唯一的不同是,有人视其为流水而过,有人却要务其一生,去求证它存在与发生的道理。

这是人与人之间一个根本的区别,也是大人物与小人物的区别所在。

那时的冷风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孩子,举凡孩子,都喜欢对任何东西搞个究竟。

这是哪里来的声音呢?巨大的好奇心让他又在水边坐下来,一动不动地等待着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这时,就见水草扑啦啦动了一下,冷风吓了一惊。那是一尾鱼,当冷风看清时它已经游走了。

“难道我真的听错了吗?”

就在冷风起身又要离去,他耳边响起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声音。

“小菩萨,你别走。”声音苍老而绵长。

这次他听清了,他几乎已经可以断定那是一个老人的声音,它是从那蓬杂乱的水草丛中传出来的。冷风走近几步,却又往后退了退。

那个声音绵延却清晰入耳:“小菩萨,你别找了,我能看到你,你是看不到我的。”

冷风愣了一下,心想:“莫非真是遇到水鬼了?”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那个声音又开始说话了。

“小施主,你不要害怕。我是一个水鬼,可是我不会伤害你的,你放心就是。”

“水鬼?”冷风心里有些发慌。

“你别怕,呵呵,我就是一个水鬼啊”,那声音叹息一下:“我是一个孤魂野鬼,已经生活在大地最深处几千年了。你莫要害怕,我不会加害于你的。”

“大地深处?”冷风想,大地深处是什么地方呢?

这时就见那个苍老的声音接着说:“我前生犯下了大罪孽,被罚在这里修行赎罪。如果不是罪孽深重,我也不会受这等罪呵。你千万别害怕。我们鬼不像你们说的那样,我们轻易是不会害人的。更何况我是在无边的地狱,跟阳间隔着阴阳两界,你放心就是,我不会害你。”

“无边地狱?”冷风脱口而出。

这话一说出来他就后悔了。因为人是不能跟鬼说话的。在他们那里有这样一个传说,说是人只要跟鬼一说话,就会沾上鬼气。这个人就要开始倒霉了。

“是呵,无边地狱就在大地的最深处。”那个声音不紧不慢地说。

冷风将信将疑地看着河边那蓬秋草。不时有一串串汽泡冒上来,嘟地一下,嘟又是一下。

天色蓝且深,在静谧的天空下,这场景显得有些遥远而可怕。虽然那句话说出来就后悔了,但冷风知道,一个见到鬼的人,他已经无法摆脱心中那个阴影了。既然说了一句话,那再多说几句也是这样了。

所以,他放大了胆子,问:“每个人都会见到鬼吗?”

那个声音沉吟了一下:“并非每个人都能见到我们。”

“那为什么我能见到?”

那个声音又沉吟了很久,才说:“因为你不是一般人。”

这句话在冷冷的秋风中传来,把冷风吓了一跳。他

突然觉得有些可怕。

“因为你不是一般人,你是声闻,所以才能听到我的声音”,那个声音补充道。

“声闻?”

“是呵。生命有十道轮回,你能听到我们的声音,是因为你是声闻,善听天地之间一切声音,能辩天簌,识鬼声。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

冷风没有说话,他只顾害怕了。只听那个声音继续说着:“这些说来话长啊,孩子,这个世界是佛的世界,人生只是一个小小的轮回。你们阳世之间有两大轮回,人和畜牲。我现在是地狱,跟你们不是一个世界,但也是一道轮回。大千世界,芸芸众生,都在这个轮回中”。

他好像知道冷风不明白他的话,慢慢地解释道。

冷风听得有些迷糊:“那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说……是说我不是人?”

“你虽活在人世之间,可是……”

那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停下来,不再说话了。

又过了一会,冷风等得有些纳闷,又有些着急,他望了望,那水仍是深不见底。这时,他仿佛听到了那个人远在地下的呼吸声。

“老人家,老人家,你怎么不说话了呢?”

“唉,我生活在无边的水下已经几千年了,这个轮回太漫长了。而你们作为一个人,在世间却只有短短的几十年。这一切都是注定的啊。凡是生命都有他的使命,像我,我活在这无边的孤独之中只是为了赎罪啊……”

“赎罪?”

“佛说,众生皆有罪。”

“佛?”

“是啊,佛。”那个声音接着说。

“我们村里就有好多佛,还有观音娘娘,她就是佛吧?”冷风问。

“观音娘娘是菩萨,不是佛。天地三界,十方众生,观音娘娘也是其中一个。”

“天地天界?什么是天地三界?”

“众生为天、为人、为阿修罗、为畜牲、为饿鬼、为地狱、为声闻、为缘觉、为菩萨、为佛。我在地狱为鬼,你在阳世为人。这都是一个轮回。你虽活在人世之间,可你真正的身份……你的身份并不是人,所以才能听到我的声音。”

这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冷风却浑然不觉。

“你虽身为一个人,但你真正的身份是声闻,所以你能听到世上任何一种声音。你的境界比我,比一般人都高出了很多……”说到这里,那个声音又一次停住了。

冷风问道:“老人家,你的意思是说我……”

“老人家,你告诉我好不好?你告诉我好不好?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老人家……老人家……”

这一次,任凭他怎么问那个声音都不肯说话了。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冷风有些怅然地坐在河边。直到他彻底失望,并准备离去的时候,那个声音又一次说话了:

“小菩萨,我今天跟你说了好多不该说的话。佛说,天机不可泄漏。我今天犯了一个大错误。我在地狱受的就是孤独之苦。今天跟你说了这番话,我必须要多修行三千年才能弥补过来。”

冷风听着有些难过:“老人家,这,这都是我的错。”冷风一想三千年,他心中难过起来。

“错不在你,凡事皆命中注定……”

这时,远处传来母亲焦急的呼喊声,冷风知道要回家了。他站起身来拍拍衣上的土,有些难过地说:“老人家,我该回去了。”

“去吧。”

“明天我还能来找你吗?”

那个声音又是很长时间的沉默:“有缘人自会相见。”

冷风犹豫着,这时,那个声音又慢慢说道:“你走吧,莫要难过,这件事不要跟任何人讲。明天,还是这个时间,我会再见你一次,我在这里等你。记着,要一个人来。”

那天晚上,冷风挨了一顿暴打。醉眼蒙胧的父亲打折了三根柳枝。父亲睡着后,母亲才敢搂着冷风呜呜地哭。

“孩子,你不是不知道,河边有水鬼,他们会拉你当替死鬼,你莫要再到那里去了啊。”母亲一边哭,一边说着。

“不是……”冷风刚想争辩时,他想起了那个苍老的声音的告诫。想到这里,他闭上嘴,觉得身上似乎也没那么疼了。

第二天,母亲又带着他到观音堂拜了拜菩萨。

冷风特地抬起头望了望供在神案上的观音像,有些茫然。

黄昏时分,冷风没有听母亲的话,他如约来到河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