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狙击手 11.中国第一狙击队 (四)此章已解密

寂寞守林人 收藏 14 74
导读:丛林狙击手 11.中国第一狙击队 (四)此章已解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4/


细微的脚步声在静静的丛林内越来越近,周围连一丝的声息都没有,田胜利已找到了那人的方位,枪口暗中对着那人走来的方向,待那人又近一步,他的手指刚伸进扳机,突然又听飕的一声响,一个长东西从他脸颊悠忽穿过,只听一声闷响,离他只有几米的敌人突然被什么东西贯穿着向后倒去,接着又无一点声息了。

田胜利登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那个飕的声音绝不是枪械所发出来的,而更像是飞刀、利箭之类的冷兵器,他暗中环视着,什么都看不到,发射冷兵器的那个人不知是否中国解放军,黎明梅与红蜘蛛不知是否已察觉到?

黎明梅此时正在一处灌木丛中,由于树与树之间的距离太近,灌木丛生长的更高更浓密,更便于躲藏人,而敌人除非有夜眼否则根本察觉不到,她刚才也听到了飕的声音,但并不向田胜利那么紧张,因为她知道中国解放军内有很多特种兵,他们的杀敌技艺极其高超,花样繁多,有着各自的风格,那个飕的声音或许只是一把飞刀或者其它什么兵器,她将耳朵贴在草根上随着草根的震动可以预测敌人的方位,这时她听到又一个人缓缓向这边走来,这个林子里是越军的第四道关卡,所以来的人一定是越军。她挺起狙击枪,准备杀掉这个敌人,辨别方向的技巧无非就是听力和枪感,听力包括自身的耳力和外界的声带,枪感就是靠直觉杀敌和平时训练成的熟练的准确度,这几点她都掌握的很好,因此这个敌人她杀定了,正当她心里稳定能杀死这个敌人时,突听又是飕的一声,她锁定的那个目标已被利器贯透身子倒下。

黎明梅不禁也奇怪了起来,这人杀敌神出鬼没,且百发百中,在中国解放军中一定是个非凡的人物,她在脑中搜索着各个军团的特种兵中是否有这么个人物,突然脑中一清,想到了一个人物,这人李涵方指导员也提过,她冷笑了一下,心里有了底。

红蜘蛛其实一直躲在田胜利背后的灌木丛,这是她故意这么做的,因为他知道这个人一定可以帮助她救出自己的土著人,所以有心暗中帮他。田胜利开始移动身位,他从那株树后闪到另一株,然后在三株树后穿过,进入一个灌木丛,就这么几株几株的向前进,身子已在几十米之外,他闪身进一处草种植物,后面的红蜘蛛也跟了上来,小心翼翼的躲在他身后的灌木丛。

田胜利冷笑了一声,其实他早知道后面有人跟着,并且觉察出是红蜘蛛,因为红蜘蛛走路很独特,别人一般是翘着脚跟走暗路,而她却是一只脚着地另一只脚抬起,这种走路的方法是土著人的一种舞蹈步子,但却比平常走路声音小得多。田胜利在那株草种植物后暗暗将枪抬起,心道:“那个暗中放冷器的人不会总跟在我身后吧,我一定要杀个越军给他看看,想吃独食,没门!”

这样想着,他手中的狙击枪时刻准备着开火,心理已做好了一切杀敌前的预备,只等着一个敌人出现,然后一枪击毙他证明给暗中那人看,自己也不是孬种。但这一会儿始终没有越军的足迹,越军都死哪去了,田胜利有些不耐烦,他刚想移动位置,突然又是飕的一声,不远处传来一个人倒地的声音。糟糕!田胜利嘀咕道,这人发现敌人的能力的确比我强。他想着那人应该出现的方位,听刚才那个敌人倒地的方位应该是东边,而发射暗器的方位可以是西、北、南,那人可能藏在其中一个方位。他暗忖着,自己是不是爬上树去,说不定那人是躲在树上面偷袭。

正当他胡思乱想之时,远处竟然出现了火光,他大喜,有火光就证明有敌人在巡逻,只要他们露出痕迹就必死无疑,他趴在草种植物内不动,火光在远处闪动不停,一会又多了一个,看来那地方的越军巡逻的不少,果然只几分钟又多出一个火把。

田胜利暗暗心想不知那个放冷器的人会不会先下手为强,将那几个越军全部杀掉,他冷笑着,忖道你速度再快,一秒中也只能杀死一个,我只要见到一个火把灭掉就立刻出击,不信赶不上你一个。

正想着,远处的其中一个火把果然灭了,他心里一紧刚想开枪,又突然觉得不对劲,因为那个火把是不可能灭的,他刚才想起自己忽略了一件事,就算暗中人杀死了一个人,那火把顶多掉到地上,也不会灭掉,再说那些火把都是在一个方位的,一个火把突然灭掉,如果真是一个人死亡的,那其它的火把应该很慌乱的晃动才是,但那些火把稳稳的晃动着,好象根本就没有发生任何事。

果然刚才灭掉的火把又亮了起来,想是那人故意弄灭的,田胜利暗叫好险,刚才若是意气用事放了那一枪,很可能会打草惊蛇,惊动所有的越军。他更加警惕起来,心道不知那个暗中人在干什么。

黑暗的丛林那几个火把晃来晃去,过了一会,少了一个,想是回去关卡了。田胜利心道这里离那边很远,敌在明,我在暗,不如挨到他们身边,做掉一个,然后伪装成敌人混进关卡,趁机如第一道关卡时一样,来个“陆逊火烧连营七百里”。这样想着身子又在树林暗处迅速移动,他光着脚板走的时候又故意翘起脚跟,因此没发出任何声音,下面的腐植层软绵绵的走起路来特别舒服,就是那股腐臭的气味令人难以忍受。

不一会他已离那些火把只有一百多米,不敢再动作,蹲在灌木丛内,靠着一株大树,可以看得清楚,那些火把正是持在几个越军的手中,越军个个带着突击步枪,他暗暗欣喜,心道小越鬼子这下你们暴露目标,还不栽在我老田的手里。几个越军离关卡似乎很远,属于分队巡逻,每队才几个人,田胜利心想这是个好机会,越军共有五个,他很有把握可以连环将五人杀死。

首先他在暗处靠近一个离灌木丛最近的越军,然后从后偷袭,跟第一道关卡时一样用匕首直接插进他后颈,这样不发一点声音就可以拿下一个,然后在丛林内换上第一个的军装,靠近第二个假装商议事情,将他骗到一处用自己的匕首刀技一刀杀死,捂住敌口,也不发出声音,然后假装受伤倒地,骗一个越军来看,一刀插进他的肚皮,最后两个,可以一枪打死一个,只剩下一个半个狙击回合便能杀死他。

田胜利这么想着正要依计动手,突然他看准的一个靠近灌木丛边的越军突然倒进了里面,火把却没有灭掉,只一顷刻一个越军持着火把出来了,这人将头上的草帽压得低低的,越军有很多是带着草帽的,好象游击队员。田胜利看出不对劲,那人明明是伪装的,接着一个越军被那人招呼了过去,两人一靠近灌木丛突然一起翻了进去,另两人一看不对一起走了过去,突然啊啊两声惨叫,灌木突然着起火来,火光照得黑暗一片透红,田胜利看得清楚,那两个越军的胸口都插着一支短竹箭,灌木丛中的火是那五人的火把一起点着的。

田胜利暗叫该死,这么做岂不是故意引敌人过来,果然远处的火把攒动,然后突然一起灭掉,一群越军好象正挺着枪在灌木丛中穿梭着过来。

田胜利看到那个带草帽身穿越军装的人就站在火堆旁不动,手中托着一把突击步枪,远处的越军已发现这人,都向这边迅速移动,只一刹那已有越军向这边呼喝,是问那个伪装越军的人什么身份,那人始终一动不动,田胜利低身在灌木丛内也不敢动弹,一群越军约有十七、八人,其中有两人来到了着火的那处灌木丛前,一个持突击步枪掩护,另一个去叫那个还不移动的人。

田胜利暗叫该死,这不是找死吗,就算你是伪装越军也不能这么丝毫不动,万一被越军认出来,那么多人一人一枪你就成了马蜂窝了,他很想去提醒那人,但又怕这样做反而暴露了那人的身份,将狙击枪对准其中一个越军,只要见那人一动手杀越军,自己就暗中相助。

不料那两个越军叫了几声那站在灌木丛跟前的人,那人始终一声不吭,一个越军火了,上前踢了他一脚,那人突然倒进灌木丛火堆了,这时田胜利看清了,这人好象不是刚才骗敌杀敌的人,而是那五个越军其中的一个。他正感莫名其妙,突然十几米外传来冲锋枪扫射的声音,那群十七八个越军刚想躲藏但已来不及,他们本是靠着树木隐蔽身体的,但由于人太多,目标暴露的太多,被暗中人的一阵冲锋枪扫射,死了个精光。

这时田胜利完全明白了,原来那人是杀完越军后放火烧灌木丛引多数敌人过来,而用一个越军尸体冒充自己站在那里,自己却躲在暗中只待敌人一出现就来个一举歼灭。田胜利自愧不如,好胜之心登时消去,突然变成了无限敬佩。

着火的灌木丛一路上蔓延下去,火势向周围蹿去,东西南北凡是有灌木丛的地方都着火了,田胜利暗叫不好,这样自己可就没藏身之地了,他的脚下已燃烧起一团火焰,急忙收脚向一处没火的树后躲去,灌木丛是无法躲了,火势随时会蔓延过来。

黑暗的丛林突然生起了大火,周围一片明亮,但暗中隐藏的人仍是不露痕迹,他们白天尚且隐蔽的非常好何况黑夜,田胜利、黎明梅与红蜘蛛都换了地方,在大火蔓延不到的位置重新藏下,只等越军看到大火被引过来,然后暗中袭杀,一举歼灭。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