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书海 铁血书海一期 白发方丈

铁血书库管理员 收藏 0 7
导读:铁血书海 铁血书海一期 白发方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2/


文章提交者:白发方丈 加贴在 玄幻武侠小说区 铁血论坛 http://bbs.tiexue.net


“(周穆王)巧人有偃师者,为木人,能歌舞,王与盛姬观之,舞既终,木人瞬目,以手招王左右。王怒,欲杀偃,偃师惧,坏之,皆丹墨胶漆之所为也。此疑傀儡之始矣。”

————《列子》


冬天来的特别早,很冷。大片大片雪花从浓黑徘徊的云层间沉重坠落,整个云梦泽都罩在蒙蒙雪雾里,看不见山,看不见水,看不见岩石,只有淡淡一层银灰色似有若无,笼在云梦泽。


偃师离开云梦泽的那年,天也这般冷,打柴的阿哥说百里之外都城里都有整家整家被冻死的。据说人冻死之后和树上被冻死的鸟儿一样的是,都睁着眼睛,呆滞凝望这个寒冷的世界;据说人冻死之后和树上被冻死的鸟儿不一样的是,人是笑着离开,带着婴儿看见母亲时那种赤子笑容离开不一定微笑对待自己的世道人生。


偃师若在,是绝不会让我知道这些的,他眼里的我,应该属于那种与世无争宁静自处的女孩,永远都是浅浅笑着,就像溪边灿烂开放的野花。


他离开云梦泽的那年,也是这般冷。云气从高高山巅缓缓流淌,停在半山腰情人一样温柔爱抚首阳山,积雪还未融化,初春乍暖还寒,偌大云梦泽看不见丁点春意。那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就像梦,清晰又模糊的一个梦,停留在记忆长溪之畔伴随我度过数不清的日夜,久而久之,连我自己也怀疑那是否真的是梦?


记不得是什么时候我认识了偃师,他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会自己唱歌小鸟,会自动把水从井里提上来的机械,还有许许多多五花八门说不清楚名堂的小玩艺儿他都会造。偃师的心有玲珑七窍,谁都想不出来的花样他就能想出来,谁都做不出来的东西他的手就会做出来。

在他搭建的茅屋里堆满他造出来的小东西,每一件流落到山下都将会成为无价之宝,偃师说那些不过是雕虫小技,他最终要造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东西出来,让后来的人都牢牢记住他的名字!


我不管那些缥缈遥远的事情,我只愿意守在他的身边,为他洗衣做饭缝补衣服。偃师也很宠我,总是能够想出新的点子造出好玩又新奇的玩艺逗我开心。倘若我知晓后来发生的事情,就不会笑的那样开心,不懂得收藏起来一些留着后来孤寂的日子里取出回味。


宝宝,你快来看!偃师欢快得意的声音远远出入屋来,我放下手中的衣物走出低矮的茅屋。明媚阳光刺痛我的眼睛,眯眯眼,才看清他手里提着竹编的鸟笼,笼子里关着一只雪白耀眼的鸟儿,仿佛是鸽子,但比鸽子大,整齐排列的尾羽中一根雉羽很显眼的冒出一截。


偃师得意的在观察我的反应。提起笼子我什么也没有说,把精巧的小笼门拉开,小心翼翼地抓住那只白色的鸟儿。鸟儿出奇的乖巧,不挣扎就那样任我把她拿出来。我松开手,鸟儿于是颤巍巍的在我捧着的双手间站立起来,拍拍翅膀,没有飞走,而是歪着脖子看着我,我也看着她,两个生命就这样静静对视,毫不顾及在一旁尴尬莫名的偃师。


从那天起,茅屋里多了一个住客,云梦泽又多了一位主人。我心里给白色鸟儿取名叫玉歌儿,玉歌儿从不像其他鸟儿那样鸣叫。偃师看着玉歌儿,又看看我,张了张嘴没有说出来,但是我明白他要说些什么,我都懂。


玉歌儿和我很亲密,当我坐在竹床上缝缝补补时她就静卧一旁,耐心看我的一举一动。她对我很亲,对偃师却不屑一顾,平淡的走过偃师特意为她准备的食物,到溪边自啄自饮。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我总是忍俊不禁笑出声。



春天很快就过去,夏天来了。山下遥远的地方和往常一样扎下都城里皇族和贵族消暑的营地,静谧的云梦泽白天喧嚣不堪,夜晚篝火点点,丝竹弦乐声不绝于耳。


某天,偃师和往常一样又要到远处采集原材料。送走他,我没有办法静下心来操持家务,心里面很慌乱,有一种将要失去什么的不详预感,玉歌儿也烦躁,她的那根尾雉不知怎么回事已由纯白色变成了浅蓝色,就像偃师眼睛的那种淡蓝色。


夜已经深沉,繁星点点。偃师却还没有归来,破天荒的第一次。那一夜,我没有睡,玉歌儿也没有睡,油灯里油枯了自动添满,灯芯草着完自动换上一根新的...


第二天傍晚时分偃师才回来,疲惫的神态掩饰不了他眉目间的兴奋激动。我匆匆端来水盆,偃师擦了几把,待饭菜都摆上了木桌,他早已“呼呼”入睡。我无奈之极,替他解开衣服,正待铺上被子,却看见塞在偃师内衣里的红手帕。


颤抖的手轻轻取出那块红手帕,质地精美绝伦,一角绣着皇家的龙身绣像。皇族?红手帕?


一个吓人的念头强行进入我的脑中:莫非偃师遇见了泠云公主?!


百里云梦泽散居着二三十户人家,都以打猎砍柴为生,今夏初有人曾看见一驾装饰皇家独有标志的马车前呼后拥来到云梦泽,据说车里就是当今周穆王的掌上爱女泠云公主,关于她的故事很多,肤色白皙,身材修长,喜好素色,又擅歌舞。


想到这里,我黯然。


偃师睡得很熟,就连眼泪不小心滴落在他脸颊上都没有被惊醒... ...


后来,偃师在家的日子越来越短,总是匆匆来了取上几样工具就又匆匆离去。


偶尔路过的樵夫告诉我,又有人看见偃师成了泠云公主的坐上宾,为公主制作了好多很好玩的玩具,那里天天歌舞,笑语欢声。说完樵夫就走了,没有看见脸色苍白的我早已泪流满面。玉歌儿原本浅蓝色的尾雉颜色一天比一天变深,只是她不再不安,比我安静,就像以前那样卧在一旁看我落泪,看我伤怀...


夏天将要尽头,秋天如夏天一样不急不缓的来临。泠云公主的车驾在一个早晨离开了云梦泽,偃师终于回到家里,漫长的秋天里他郁郁不乐,时不时望着远处呆呆愣神。我知道,他人回来心却留在了一个眼波水粼粼,跳起舞来身姿曼妙万方,云朵儿一般娇贵尊荣的女孩那里。


第一场雪如期而至,随初雪来到云梦泽的还有朝廷服饰的两个人,他们带来了一封信,信里面讲了些什么除了偃师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他们走后偃师精神比起秋天里好了许多,只是更忙更累,总是在翻阅那一堆旧旧的竹简,深夜里身影一天比一天憔悴。我无意间听他梦呓漏出几个字眼:“爱情”,“公主”,还有“幸福”等等。


第二场雪降下之前偃师离开云梦泽,数日后才回来,连同他人还带回了他的心,和一个消息:偃师被泠云公主大力推荐,要在冬至大节上展现一个会自己跳舞的木头人!这个消息轰动了整个国都。



一切都又回到了那一天。


黎明,天色湛蓝如玉歌儿那根尾雉,蓝得震人心魄,蓝得无法相信。偃师很兴奋,语气间踌躇满志,他就要为心爱的那个女人去寻找传说里会带给人幸福的那根青色羽毛。


宝宝,我就要走了,你会想我吗?偃师淡蓝色的眼神满是不舍,满是依恋。(会的,我会的。偃师,无论你走到哪里我的心都紧紧牵系你的安危,你的喜怒!)


宝宝,我真舍不得离开你。偃师皱起眉头。不过你放心,我向阿婆托付过,有她老人家照料你我就放心了。(他发愁的样子能够把世间任何一位女子的心迷醉)。


偃师弯下腰吻了吻我的额头,温暖的触觉深深印在光洁皙美的额头皮肤上,渗入血肉间骨髓里再也无法抹去,他坦然望着我,目光就象闪电瞬间刺入我的心窍,眩晕袭上心头。。(那一刻好舒服,就像浸泡在秋后慵懒的日光里)


唉,为什么离开的感觉这样晦涩?为什么玉歌儿不肯见我呢?(那是因为她也不愿意忍受离别带来的破裂一样痛苦)


不过等我为大王造好木偶人,为泠云公主找到青色羽毛之后,我会和她一起来看你和玉歌儿的!相信我,好么?(好的,偃师!我答应你我会好好等着你回来)


我一如往昔微笑着接受来自他的所有喜,所有怒,所有哀,所有乐。好看的嘴唇抿着,语言对我来说就与珠宝美玉一样没有多少差别,奢华但却无用。所以这刻还是听偃师絮絮叨叨,用心记下他说出来的每一个字,还有每一句话的语气,都用心珍藏。


时刻还是不情愿的到来,偃师终于如释重负,呼出一口长气,水汽在寒冷的空气里凝结成一道白气,细微颗粒纷纷落在雪地上,悄悄哭泣。


偃师挥挥手,背起昨夜我亲手为他整理的行李下山,平缓的山坡留下他稳健的脚印,兴奋中的他顾不上再回头看一眼陪伴他二十多年的云梦泽,看一眼朝夕相处的我,还有,玉歌儿。


偃师走了,带着不可知的希冀离开了云梦泽。这一去就再也没有消息传来,直到来年夏天,云梦泽里又有了外来的人马消暑时,才隐约得到一点不好的讯息——


那年冬至前,王的军队北征夷狄大败而归。冬至大节上王心情烦躁,恰在此时偃师造的木偶人在跳舞跳到王前时,居然向王身后的妃子递送秋波!


这本是偃师苦心设计在泠云公主观赏时才发生的动作居然莫名其妙的发生在不该发生的场合中。

王大怒,斩偃师,焚偶人。


泠云公主在新年过后便马上被嫁给了出征归来的帅,战败的消息被掩盖...



过去很久很久,云梦泽的夏天也寥寂下来,没有了人,没有了马车。茅屋也破旧不堪,大半屋顶上覆盖的茅草早已腐朽,露出一个硕大的窟窿。雪花飘进屋里,火塘里的灰烬积了厚厚一层。我抱着玉歌儿,从头顶抚摸到尾羽,她的尾雉青澄如竹,长长的,青青的。玉歌儿就像当初我从竹笼里取出她时那样卧在我的膝上,听任我一遍遍的抚摸。


偃师离开云梦泽的时候,倘若回首,便会看见一早就没了踪影的玉歌儿象朵雪花舒缓的飘落在我的肩上,尾雉不再是深蓝色,一夜之间幻变成为世间痴情儿女们苦苦追寻的青色...


屋里暖暖的流动着一股气息,仿佛偃师的魂灵又回到他魂牵梦萦的云梦泽。我安详的闭上眼,雪花很快就将我和玉歌儿覆盖,轻微触痛就像偃师的抚摸,柔柔的,缓缓的,笑容于是从嘴角边渲染开去...



泛看标题偶还以为方丈是指的巴丘湖呢,细品才理解此云梦泽非彼云梦泽.

正如借用一种说法:世间诸类,总离不得一个情字。 情不知所起, 一往情深, 生者可以死, 死可以生, 生而不可与死, 死而不可复生...--铁血书海短篇组评委 幻影


作者貌似欲拟《故事新编》,以古文起兴,发现实之叹,方丈而又白发,水平自是不凡,然文中亦有数处存疑:龙纹作为皇室御用,似乎还没有证据显示自周即始,九旗之首,日月为常,十二章中亦以日月星辰为贵;其次作者反复道及“那根雉尾”,雉为野鸡,笼中之物既曰鸟儿,似乎就不该是野鸡了吧,何况要关住野鸡,笼子想来甚大,除非偃师力能抗鼎,否则“托在手上”大概很难办得到的哦。--铁血书海短篇组评委 天生老帅哥


作者用细腻的笔触娓娓道来地讲述着一个且悲且怨且壮哉的美丽故事,以作者的文笔可以写出更长篇的小说,很希望今后能看到作者为大家创作几部好看的长篇来。--铁血书海短篇组评委


作者的文笔功力确实不赖地说.但就体裁来说,玄幻小说耶?--铁血书海短篇组评委:江南疯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