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神爱地球 第六卷 发展大宋 第一百零六章 突现敌踪

lovekk520520 收藏 0 4
导读:逍遥神爱地球 第六卷 发展大宋 第一百零六章 突现敌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4/


今天一大早醒来,眯着眼睛看看自己怀里抱着的张媛媛,她睡的很甜,所以我也不想打扰了她的美梦,又独自一人爬起床来,穿好衣服准备上早朝了。

现在的我一直保持着自己穿衣服的好习惯,这么侍侯我的宦官和宫女很不理解!也很惶恐,要是让太后知道了此事,那他们都将被质罪,但我的话他们也不敢不听,也只能提心吊胆的由着我的性子来了!


可能是由于昨天的一场小雨,让气温陡然下降了不少,我看到大殿外面的值班宦都穿上了厚棉衣棉裤了,我心道:“这天气有那么冷吗?可能是我身体的原因吧!这点天气的变化,我连感觉都没有。不过,建房工地的活可不好干了啊!”


郝随在那搓着手、暖着脸,一看到我出来了,连忙跑了过来,和其他的宦官一起跪在地上,朗声的说道:“奴 给吾皇请早安,愿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嗯!”的应了一声,然后说道:“都起来吧!郝随!今天早上很冷吗?看你们一个个都穿这么厚,朕怎么没有感觉到冷呢?”


郝随站起来笑着答道:“官家,您现在是龙精虎猛,龙体强壮,哪能是我们这些宦官能比得了的?不过,您还是加几件衣服吧?这天气一天比一天凉了,官家的身体要紧啊!”


我皱着眉头说道:“唉!朕加不加几件衣服倒无所谓,可是这城外的流民,应该加衣服了喽!不知道张商英他们把流民们安排得怎么样了!郝随,立刻传朕旨意,让高杰和李小博二人,马上到流民营去送过冬用品!还有,让宫里的宦官、宫女、侍卫们每人都捐一件棉衣出来,总管以上捐多了不限,告诉他们,捐多了朕有赏。”


郝随答到:“尊旨!奴这就命人去办!”


我摇了摇头,说道:“不行,这事你亲自去办,早朝你不用陪朕去了,你马上在后宫发动所有人捐助!祖太后、朱太后和向太后,还有朕带的那些姑娘们那里,你就不用去了。记住,这件事办好了,朕重赏你,办砸了,朕重罚你,听明白了吗?”


郝随马上跪在地上答道:“奴听明白了!奴这就去办,认真的办!”


我听了他的话后,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嗯,很好,对了,捐出来的东西先堆在一起,最后在一起送到流民营去,记住,那些衣服用火烤一下,又旧又脏的衣服,拿水洗一下,如果流民中发生了什么疫情,朕第一个找你算帐。你去吧!给朕用心点!”


说完这些后,我突然想起王家的事来,马上向还没起身的郝随问道:“对了,蔡京昨晚出城去庆州了吗?还有马家昨晚抄家了吗?清单呢?”


郝随连忙从衣袖里抽出一卷奏章来,双手捧上,递到我的面前,嘴里还说道:“启禀皇上,蔡大人昨天接到圣旨后,就连夜带着人出城去了,奴已派人追踪而去,如有情况,他们马上就会回来报于官家知道的。至于马家,奴已将他们全府上下都扣押了起来,让侍卫送到一处偏僻的院子住下了,并搜查了马家的几处庄园和家财,马家库存的钱财、宝物清单已连夜列出,请官家过目,不过,有些东西还没算出其真实的价值来,还需要时间。”


我接过卷着的清单来,在手里掂了掂,心道:“好家伙,还有点份量啊!马家仗着蔡京在朝中为官,在汴京里强买强卖,其身家倒底有多少?没人知道!但,今天我就要看看他倒底有多富!”


我慢慢的打开了奏章,写在最前面的是其家产的总计,我一细看,吓了我一大跳!大声的怒道:“马家真是富可敌国啊!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


我身边的人一听到我的怒话,所有人都跪了下来,皇上发怒,可不是什么好现像啊!


一直跪着没起来的郝随连忙说道:“皇上息怒啊!您的龙体要紧!”


查抄的马家黄金10多万两,白银50多万两,钱贯700多万贯,其他田地、商铺、房产、家里的珠宝、粮食等等都没算。这么多东西,让我的手都跟着颤抖,如果他家的兵器、马匹再多点,就直接可以定个秘谋造反之罪,诛其九族了。


我合上了奏章,后面的都是其家产的明细账,我都没有耐心再翻看了。看到郝随他们还在地上跪着,等着我下旨。


我对他们说道:“你们都平身吧!郝随,查抄马家这件事你办的很好,去马家挑一件你喜欢的宝物,就当朕赏你的,告诉查抄马家的侍卫们,让他们眼睛都放亮点,给朕仔细的搜,还有,每人赏赐白银十两,这件事结束后,朕另行再赏,在赏赐时你告诉他们,都把自己的手放老实点,该给的奖赏,朕自然会给,不该给的,他们也别想自己拿。少了一件东西、一文钱,一经查实是谁干的,马上入狱,全家连座,每个侍卫都要互相监督,对哪个侍卫查的哪个房间都要登记在案。好了,我要说的就这些了,你赶快去办这些事吧!”


“尊旨!”郝随马上站了起来,弯腰离开我了这边。


在流民营里,张商英与邓润甫正坐在大帐里,商议着如何渡过这眼下的难关。


只听张商英说道:“邓大人,眼下这一早一晚是越来越冷了,今天早上好多流民都跑来向本官要过冬之物了,不知那些过冬的房子建的如何了?”


邓润甫叹了口气,说道:“唉!是啊!再不盖好房子,这些流民又要大乱了。皇上可能也正为这事着急呢!我们为人臣子的,不能为皇上分忧,是我们的过错啊!”


张商英道:“邓大人,你看,我们是不是先保住这里的老人和孩子啊!那些轻、壮之人,多给他们准备点酒肉,让他们在挺一挺,熬过这几天,就差不多有棉衣到了!”


邓润甫点了点头,说道:“我看行,这事,还是让那些老人去办,他们在这里,说话有力度。”


张商英也点了点头,道:“胡大人(胡迪)再离开这里时,特意交待我,让我有什么事,就去找那几个老人,和他们一起想办法,胡大人说,这样办的话,就能让流民们知道,我们朝庭的官员是关心他们的。”


邓润甫好奇的说道:“哦?我说你怎么总拉着我去他们的帐篷里呢!原来是胡大人亲自交待的啊!嗯!通过这几天,本官也发现,这些人在流民中的份量是很重!”


张商英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唉,只不过,这胡大人去监督盖房去了,要是他在这里就好了,别看他年纪轻轻的,但他只定会想出办法来的!”


邓润甫突然接口道:“对了,张大人,本官突然想到,这天一冷,地要是上冻的话,还怎么盖房?”


张商英一楞,马上说道:“对啊!这地要是上冻了,地基根本就挖不了啦?不知道皇上想没想到这一点!邓大人,你我二人应该马上连名上奏,提醒皇上,否则!真的就麻烦了!”


邓澜甫连忙站了起来,走向书桌,边走边说道:“那就快点,这事担误不得!”


其实他们不说,我也老早就想到了,天一旦彻底冷下来,别说是挖地基了,水一结冰,连混水泥都没有办法了!昨天只是下了场小雨,要是下了雪,就更加麻烦!


不过,张商英和邓润甫还是联名给我上了奏:“奏请,汴京城外的建房要加快速度,以防天冷上冻……云云!”


就在张商英和邓润甫把二人联名的奏章让人送进宫时,一名机器人士兵在帐大声喊道:“报~~俩位大人,有紧急军情!”


张商英听到有人喊“报”,他就对着帐外说道:“进来!”


高大的机器人士兵挑帘走了进来,敬了个礼,向张商英和邓澜甫说道:“两位大人,侦察哨发现营外有几支小股部队在营外不远处窥视,像是在查看营地的地形。”


张商英和邓润甫一听,俩人慌忙站了起来,张商英首先急急的说道:“什么?有没有探清是哪的部队?有多少人?”


士兵说道:“大人,我们的长官已经派人查探去了,还没有回来,具体的情况还没有搞明白,我们会抓几个舌头回来的!”


邓润甫接着问道:“有没有把这事报给皇上?事关重大,不可马糊,我们需要朝庭的增援,张大人,这里有这么多流民,此事非同小可,此地一旦有乱,我们就是有一个百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士兵还没等张商英问,就接着邓润甫的话说道:“我们在发现有人在窥视营地时,长官就已经上报给少爷了,少爷让俩位大人坚守岗位,稳住流民,并让我们保护好俩位大人,而且少爷已派人来增援营地了。”


现在朝庭里的人都知道,这些高大的士兵都管皇上叫:“少爷!”所以张商英和邓润甫一听“少爷”二字,就知道是当今皇上已经知道了此事,并已派兵过来了!俩人的心,现在放下不少。


而正在上早朝的我,在得到这个消息时,正在和群臣商议建立大宋的第一部《大宋皇家刑法总章》,并规范‘皇家刑法’的适用范围和适用程度,不过,对于这些老臣子们来说,建立这种新的‘刑法’制度,其难度可想而知。


当我听到机器人军官用步话机传来的:“流民营地外,有几支小股部队在窥视!”的消息后,让我很震惊,但我马上冷静了下来,对着底下议论纷纷的大臣们说道:“这件事情,是非常严重的,这支部队从哪来的?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汴京城外?怎么没人知道?一旦让他们把好不容易才聚集起来的流民给冲乱了,那事情就很麻烦了!而且,流民营地里还有那么多粮食,粮食?对了,他们的目标很有可能是冲着粮食去的!”


宰相章惇站出来说道:“皇上所言甚是,臣认为,流民营里虽有皇上的士兵在守卫,不过,士兵人数方面与50多万的流民相比,简直就是杯水车薪!皇上应速速下旨增兵,还有,老臣派人从外地购进的粮食刚进入营地,就有人来抢,皇上,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现役军队,或是流匪所为!而且,据当时护送粮食进京的兵将所报,他们在运粮时,遇到有几路土匪抢过几回粮,各个武功都很高强,好像是江湖上的武林人士,护粮士兵损失很大,但还是把粮保住了!”


“什么?有人敢劫军队押送的粮食?这事你怎么才报?你这宰相怎么当的?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报来朕这?你这宰相是不是不想当了?”我站了起来,指着章惇怒道!


宰相章惇连忙跪下道:“回皇上的话,臣不是不报,只是臣也是今早接到的消息,上了朝后,臣还一直没来的及向皇上上奏,不过,臣已经把奏章带来了,请皇上过目。


我接过宦官传送过来的奏章,站在那里,慢慢的看了起来,看完后,心里在想:“和章惇讲的差不多,难道真的是武林人士所为?不过,不可能啊!我派出那么多路机器人大军,怎么就没发现这些人呢?他们从哪里过来的呢?我要不要动用我的命运力量来查查倒底是怎么回事呢?不行!现在属于突发事件,过于动用命运,一是太没意思,二是根本就训练不出我需要的那种反映迅速的军队来。”


想到这里后,我对宰相章惇大声说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以后再有这种事,你敢不第一时间报于朕知道,你这宰相也不用当了。好了,你起来吧!”


等章惇谢过站起来后,我又接着对所有人说道:“为防流民营突变,朕命令,羽林军全军出动,羽林万骑,马上带齐兵器、军马,先行进入流民营外围,保护营地的安全,派出大量侦骑,给朕探清他们的主力在哪里?有多少人?还有,倒底是哪的部队?”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