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天下 飒飒东风秋渐浓,扫清阴戾天地空 萧野的春天(34)

两只蝴蝶飞 收藏 2 13
导读:浪子天下 飒飒东风秋渐浓,扫清阴戾天地空 萧野的春天(3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29/


就在楼下等着龙雨的时候,萧野又把饭店的装饰仔细地看了一遍,最后把目光落在了迎宾小姐的身上,当看到她那因焦急而湿红的脸庞时,萧野的心在那一瞬间停顿了一下,尤其是看到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时更是差一点儿把他电晕过去。


弯弯的眉毛就象刚刚吐绿的柳叶儿,笔挺娇小的鼻子上还有几个小小的汗珠在灯光的照射下发着色彩斑斓的彩光,红红的嘴唇就像一颗人见人爱的小樱桃,引诱着无数人想去品尝,无论是谁都想。


在五彩缤纷的灯光下,她就如天堂里的忧郁女神,娇嫩的皮肤仿佛能捏出水儿来,啊!这是我的女神啊!萧野他那郁闷了三十多年的心就在这一刻找到了久违的阳光。


萧野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周围的喧闹声仿佛就是银河系外的事,与他没一点儿的关系,他的眼里只有她的影子,倘若这时有人拿刀砍他,他也不会有任何的反应,此时的他是一座雕像,是一个失去灵魂的粗野汉子,直到......


范娟偷偷打量着这个衣衫不整的人,见他虽然不是什么英俊小生,但他有粗壮的身体,黝黑的脸庞,幽深而闪亮的眼睛。身高有一米八左右的样子,往那一站,就如是一个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自信而有气质,如果不是穿着一身肮脏的衣服,绝对是一个可以给人有安全感的人。


当范娟看到他眼睛的时候被他吓了一跳,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啊,怎么可以在一瞬间有那么多的变化?开始时是震惊,慢慢又变成惊艳,最后又变成迷茫,直到他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不放才没有了其他变化。


范娟被萧野看的不好意思了,娇羞地瞪了他一眼就红着脸扭过了身子,不再直接面对他,心里暗想;这个人怎么这样看人家啊?一点儿不知羞,是不是看上我了?我真的有那么漂亮吗?嗯!一定是了,不然不会有那么多人追我,呀!!我这是想的什么啊?羞死人了!想到这里范娟的脸更红了,就如一朵娇艳的玫瑰花。


啊~她转身时的那一眼是那样的迷人,仿佛是情人之间的眉目传情,哦!!!受不了了,不行!我一定要取她作老婆。此时的他心跳加速,手心潮湿,两腿发麻,嘴流口水,正当萧野鼓起勇气想上前搭话的时候,却被一只大手一巴掌给打了回去。


萧野恼怒的回头就想给打搅自己的人一巴掌,可手扬起来了却没敢打下去,因为站在他面前的人是一个他永远也不敢打的人——我!青虎帮的先任帮主——龙雨!


高高挺起的胸脯立即瘪了下去,腰也弯了下去,嘴里恭敬的说道:“帮.....哦!龙兄弟!我...我....我...”一连三个‘我’字也没说出什么意思来。


我微笑着看了看他,说道:“怎么我们的萧大哥也开始要发春了吗?需要我给你们当红娘吗?”


其实我已经下来有一会儿了,他刚才的一举一动以及那失礼的表情我都看在眼里,我只是想逗逗他,看他是不是真的遇到了自己的梦中情人,如果有可能我就给他们牵牵线,让他们两个之间发生点儿什么事情,我也做一回红娘,过过当媒婆的瘾。



范娟见我这么说害羞的低下了头,却没敢走开,毕竟我是她的衣食父母,如果把我凉在这里扭头走开,我会很没面子的。


萧野见我拿他开玩笑,并没有在意自己刚才的无礼举动,就放心地说道:“兄...兄弟!你...你就会拿我寻开心,我只是...我只是....我..我.. ”他边说边看了看范娟“我只是觉得她有气质罢了,我...怎么会配得上人家呢?”萧野并没有直接拒绝我的好意,看来他是真的看上人家了,只不过不知道人家是怎么想的。


由于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就对范娟说道:“好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去吧!”范娟红着脸向我微微鞠了一个躬说了声:“是!总经理”就扭头工作去了。


我继续对萧野说道:“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帮主!是发生了一些特殊的事儿,我是急着回来向你汇报的”萧野用低低的声音回答道。


我四下看了看,见没人注意到我们“好了,有什么事情上去再说”我说完就扭头走上了楼梯。


萧野道:“是”就随我向楼上走去,不过趁我没注意的时候,又回头看了一眼范娟,却发现范娟也正在偷偷地观察他,t他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跟我们的总经理那么熟悉?萧野连忙一个眼色丢了过去,却臊的范娟急忙回头装作没看见他似的。萧野心头暗喜;有门。




“帮主!我是跟三狼商量过才回来向你汇报的”萧野把丛林里所发生的一切都原原本本、一丝不落的讲了一遍,最后问道:“帮主,你看我们怎么办?是把毒品就地销毁呢?还是把它卖掉?”


“嗯!三狼做的对,多训练一下更好,等你回去后就告诉他,就是把所有的弹药消耗掉,也要把兄弟们给我训练出来。至于毒品的事儿吗?你容我仔细想想,一会儿我给你准话儿,你就趁这个时间先到我屋里洗个澡吧,我会叫人给你买衣服的”我说道。


“是,帮主!”说完就进屋洗澡去了。



我仔细想了想这其中的利弊;就地销毁可以使许多人免去毒品的伤害,可要是不卖给美国人,他们依然可以去联系其他毒贩继续进行这种肮脏的交易,只不过是时间耽误了一点儿,如果我便宜点儿卖给他们与之搭上线,我不但可以白白赚了一大笔钱,还有可能与境外的黑势力联系上,也许以后有可能用的上这种关系,为我将来的发展提供莫大的帮助。对!就这么办!打定主意后,就把这件事放在了一边儿,静等着萧野洗澡出来。


这时我又想起萧野刚才对范娟的那种魂不守舍的表情,我现在已经十八岁了,对男女之间欢欢爱爱的事情早已经明白了,我还小,我不想还没在我的大业没成功的时候,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可萧大哥已经三十好几的人了,是该找自己的另一半的时候了,我要想办法撮合他们一下,呵呵!好久没有一个大嫂供我寻开心了,今天就给他们撮合撮合。拿起电话接通前台:“喂!我是龙雨,把三楼的总统套间给我准备一下,让范娟去伺侯”。



想到大嫂我冷不丁想起了我的明君大哥大嫂,急忙拿起电话拨通了他的电话,“喂!大哥吗?哈!大哥啊!我在家里累死累活的替你们卖命,你们倒舒舒服服地在外面享清福,你还有没有良心啊?”


“哈哈哈...兄弟啊!不是我不愿回去啊!是你的大嫂不愿回去啊!你大嫂说了,我们还想再玩它半年哪,你大嫂还说不给你生个小侄子绝不回去,她还说...哎呦..”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淅淅嗦嗦及大哥连声求饶的声音,一定是大嫂听到了我们之间的对话不好意思了,对大哥实施了某种比如掐大腿、拧耳朵的家庭惩罚。


“喂!小弟啊!你可千万不要听你大哥的话啊,他是胡说八道的,我们过一段时间就回去,你就放心吧,啊~哈哈哈....我受不了了..啊哈哈哈....”里面又传来一声大嫂异样的声音,原来是大哥照着大嫂的胳肢窝下手了。


大哥把电话抢到手说道:“没什么事儿我就挂了,我和你大嫂继续进行造人运动”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在讯号中断的一瞬间我听到大嫂大喊一声:“你个臭......”


“哎~哎~哎~我还有话没说呢”嗨!他们倒是够着急的,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就挂了,算了,瞪他们回来再说吧,反正也不在这一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