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封天下 风云乍起 第十四章 星月剑法

365653454 收藏 0 37
导读:冰封天下 风云乍起 第十四章 星月剑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5/


浅小蓝频频的戏弄使得安德烈恼羞成怒,他阴沉着脸一步步向浅小蓝走去。


“姑娘三番两次与我过不去,想必又是魔法技痒了吧。我正想向姑娘讨教,现在就我们两个人痛痛快快的打一场,请赐招吧。”安德烈一心只想出心里的一口恶气,也不管对方是个女孩子了。


白木看了浅小蓝一眼,上前一步挡在她身前道:“刚才蓝儿多有冒犯,还往阁下不要动怒,毕竟她是个女孩子,还是让我来领教阁下的高招吧!”


“也好,既然你要插手,早晚要和你打一场,那就请赐招吧!”


安德烈默运斗气在体内循环一周,感觉自己的斗气依然充足,心下大定。大喝一声,踏前一步,一拳击出,闪电般的攻到白木面前。白木眼见他一拳击来,将全身的力量贯注右手一剑挥出,疾如流星,锋利的剑尖破开斗气直奔安德烈的胸前。他吸取刚才厉风的经验,利用剑本身的锋利破开斗气。只不过他不像厉风一味的防守,而是用本身的力量加快剑的速度,因此不但能守住德烈的攻击,还能够形成反击。白木刚才使出的那一剑是他自创的剑式——流星剑*飞星,是他所有的剑式里面速度最快的。


安德烈冷哼一声,知道对方是在用厉风对付自己的方法,只不过做了一些改进而已。他毫不理睬面前的长剑,一拳挥出,以更快的速度避开剑锋,发出斗气向剑身撞去。安德烈虽然是一个以进攻为主的青铜斗士,却并非不讲究进攻的技巧。实际上他的临敌经验之丰富,应变之迅速在青铜斗士中也是佼佼者。


眼见安德烈的斗气就要撞上剑身上,白木手腕下沉,剑式一变,长剑在空中划了一个极小的圆弧,绕过了安德烈的拳头,剑峰直指对方的脖子。这是他自创的星月间法中的残月剑*如钩。


安德烈不得不后退一步再出一拳化解他的攻势,这是他第一次防守。


白木紧跟一步,剑身抖动幻出万点寒星,正是第七式寒星剑*星光万点。


安德烈只见面前的剑尖一化为二,二化为四,顷刻间一片寒光已经将自己笼罩在内。那颤动的剑身犹如一条灵巧之极的长蛇,吐着有毒的信子,随时可能在自己身上咬上一口,而剑尖早已化成万点寒星,将自己的整个上半身纳入攻击范围内。


面对这样的进攻,经验丰富如他也不知如何防守,实际上他也没打算防守。因为深知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所以安德烈不退反进,仍然是一拳击出,斗气穿过剑身组成的光幕,直取白木的咽喉。与以往不同的是,安德烈这一拳击出速度更快而不带一丝风声,一发即至,瞬间攻到白木的面前。


白木刚才的那一式星光万点,利用剑身的颤动幻化出一片星光,如果安德烈防守的话,一定会被击中。因为这一招虚虚实实是很难防住的,所以安德烈才会冒险以攻为守。


白木无奈的退后一步,手腕一顿,漫天的光幕一敛,在身前收缩成一个更小的光圈挡住了安德烈的拳头,这一招由寒星剑*星光万点转为闭月剑*不破,已是由进攻转为防守了。


好不容易争取到先机的安德烈当然不会放过,他一拳接一拳毫不间断的挥出。每挥出一拳,身体跟着向前一步,强盛的青铜斗气逼得白木不断后退,然而不管安德烈的斗气如何强盛,进攻多么猛烈,却始终不能突破白木身前那一片由剑身组成的小小光幕。


发出几十道青铜斗气仍然无功而返,安德烈不由得失去了耐性。没想到面前这个自始至终沉默寡言的青年这么难缠,他的防守剑式这么有韧性。他狂吼一声,全身青光闪烁,在一阵关节发出的“噼啪”响声之后,在一阵关节发出的“噼啪”响声之后,安德烈全身的肌肉突起,身形暴长,比原先高出了一头还要多,胳膊更粗,拳头也变大了一倍。


面色沉重的看着这一切,他知道这是青铜斗士的变身,心里不由暗暗叫苦,要知道变身之后的青铜斗士比平时厉害何止一倍,最重要的是每一个青铜斗士变身之后都可以使除一招特技,这才是她最担心的。青铜特技使每一个青铜斗士赖以生存的最强战技,除了在面临强敌和月到危险的时候很少有人轻易使用,因为再厉害的特技,用的次数多来也会被人找到破绽。安德烈在这样的时候选择变身那是要和自己速战速决了。


每一个青铜斗士变身的过程和变身后的样子都不一样,因此获得的青铜特技也不一样。从安德烈变身的效果来看,他的特技应该跟力量有关,属于力量增强一类的。想到这里,白木面色凝重,紧紧地盯着安德烈的拳头,等待他发出更猛烈的进攻。一时间两个人面对面对峙着,气氛更加紧张和压抑。


安德烈的进攻却迟迟没有来,他静静地站着,面上的表情很古怪,似乎在享受着什么。原来每个青铜斗士变身之后,因为陡然之间获得的力量暴增都会陷入短暂的的喜悦和陶醉当中。获得的力量和特技越强,陷入喜悦和陶醉的时间就越久。安德烈深深地吸了口气,变身获得的巨大力量让他此刻心中充满了兴奋,他的信心也越发的强大。


大喝一声,安德烈踏前一步,一拳接一拳的挥出。力量暴增后,他的青铜斗气已经能够迅速的流转全身,力量的衔接几乎没有空隙,因此他出拳的频率更加快速,强盛的青铜斗气卷起一阵风,带着撕裂一切的气势压向白木的身体。


一样的招式,一样的青铜斗气,给人的感觉却截然不同。安德烈的气势变得空前强盛,给白木的压迫感也更大了。闭月剑*不破虽然勉强能挡住安德烈的拳势,但随着安德烈每一拳挥出,小小的剑幕越发晃动的厉害了。


白木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的剑幕就要被对方击散了,闭月剑虽然名为不破,但如果对方的力量远远高出自己,还是会被攻破的。自己的力量不如安德烈,因此闭月剑之能挡住一时却支撑不了多久。略带遗憾和不甘的叹了口气,假如不是双方力量差得太多的话,他有信心完全凭这一招就能挡住对方的进攻。想到这里,白木暗暗发誓一定要不惜一切增强自己的力量。


安德烈每踏前一步地上都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发出的拳势也更猛烈。同刚才对付厉风一样,他完全放弃了防守只是一味的进攻进攻再进攻。力量的暴增使得安德烈的攻势越来越猛烈,他也越打越兴奋,出拳的速度越来越快。闭月剑的剑幕摇晃得越发厉害,眼见得就要被击散了。


安德烈一边加紧进攻,一边说道:“朋友,你的剑法很有特点,招式也很巧妙,但是光凭招式是没有用的,在强大的力量面前任何巧妙的招式都是没有用处的。要知道这个世界是崇尚力量的,只有拥有最强力量的强者才是无敌的。你的剑技固然不错,但是目前看来还不是我的对手,奉劝阁下还是置身事外吧,等将来有了更强的力量再来和我一决高下。只要你不在插手,我就放你和那位姑娘离开,我只要求把厉风留下。”安德烈的口气中已经流露出胜券在握的意味。


说话之间,白木的不破剑幕在不断的攻击下已经要撑不住了。他后退一步,收剑而立。安德烈以为他答应了自己的条件,也停止了进攻,望着白木等着他说话。


“阁下的斗气之强,远胜一般的青铜斗士。我承认自己打不过你,不过现在就言胜恐怕还早了点!你若要生我还没那么容易呢。”


白木是个愈强则强的人,安德烈强大的力量固然给了他巨大的压力,却也激起了他不服输的斗志,明知不敌也要力争到底。


诚如他所言,安德烈想要迎他也没那么简单。白木还有更强的剑式没有使出来。


他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战斗仍然要进行下去,只不过会更加精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