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封天下 风云乍起 第十二节 追兵

365653454 收藏 0 0
导读:冰封天下 风云乍起 第十二节 追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5/


厉风遇到了精灵古怪的浅小蓝和沉默寡言的白木,却被浅小蓝用恶作剧作弄,不过也因此认识了两位新朋友。当厉风无意中说起自己要去彼埃罗的时候,浅小蓝告诉他白木和她也要去那里,三个人决定结伴同行。


安德烈带着人已经找了三天了,依然没有见这厉风的影子。他既感到有些着急,又觉得心里松了口气。杰克的受伤使得老巴顿对自己大为不满,好在自己并不是他们家的人,倒也不怕他。因此他不用担心找不到厉风回去会被责怪。真正让他着急的是索非娅对自己的态度会因此更加疏远。在这之前,索非娅曾经和他有过一段对话。


“尊敬的武士先生,阁下能告诉我今天我弟弟受伤是怎么回事吗?”索非亚的声音冰冷而带着强烈的质疑和不满。


“索非娅,我承认自己有些大意了,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真得很抱歉!”安德烈有些歉疚的解释道。不管怎样,杰克的受伤自己有着推不掉的责任。


“哦,是大意了吗?那我还真是错怪您了呢。假如我没记错的话,阁下好像是一位青铜斗士吧,您的大意倒是差点要了我那可怜的弟弟的命呢。”说完也不理会安德烈的解释,径自走了。


安德烈明显的感觉到索非娅对自己更加冷淡了,和自己说话的时候总是故意加上诸如“阁下”“先生”“您”这样的敬词,隐含讥讽和不满的味道。两个人的关系更加疏远了。


知道如果不对这件事情有个交待的话,索非娅不会原谅自己。因此,当巴顿让自己带人把厉风抓回去的时候,安德烈犹豫片刻就答应了。他想起走之前索非娅的最后一次望着自己的眼神,无疑她是很希望自己能够把伤害杰克的人抓回去的。虽然如此,他并不很想抓到厉风。毕竟他和自己无怨无仇。只是为了索非娅他不得不这么做,希望厉风不要让自己碰倒吧,免得自己为难。


然而,就在他刚刚为没有找到厉风送了口气的时候,就意外地听到了关于厉风的消息。


在厉风离家的第六天,安德烈来到了离奥兰城三百里的奇恩特城。在城中的一个小酒馆里,发现了厉风等人。因为在城里人比较多,动起手来容易引起混乱和不必要的麻烦,况且厉风身边还有两个来历不明的人,在不清楚对方的状况以前安德烈不敢贸然动手。


终于等到他们出了城,在城外不远的树林里,安德烈带人追上了厉风等三人。


白木一眼看出这些人是冲着厉风来的,他皱着眉头问道:“这些都是什么人?”


看见领头的人是安德烈,厉风心里不由得苦笑道:“熟人。”


安德烈望着厉风道:“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有见面了,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的来意了吧。跟我回去还是和我动手,你自己选择吧。”


厉风摇头道:“我有的选择吗?我是不会和你回去的!”


“你想和我单打独斗还是和你的朋友一起上。”安德烈问道


“这件事情和他们没关系,我和你之间私下解决吧。”


“那就动手吧。”


厉风知道安德烈是一个青铜斗士,实力要远远超过自己。因此他不等安德烈进攻,拔刀出鞘抢先动手,长刀在空中自上而下划了一道劣弧,斜斜的劈向安德烈的左肩。安德烈面对刀锋不退反进,在刀锋近身的一霎那左手出指如风在刀身上一点,厉风的这一刀就偏向了一旁。右手一拳击出,闪电般的攻到厉风的胸前。厉风没有想到对方的身手这么快,转眼间已经来到眼前,挡是挡不住了,看来只有弃刀才能全身而退,否则就要硬挨这一拳了。


他知道一旦弃刀自己就只有束手就擒了,空着手是绝对打不过安德烈的,青铜斗士近身搏斗的利害他是知道的。


安德烈正是要逼他如此,他一上来就用险招,直等到厉风的到了面前招数用老了才突然发力抢占了先机,把厉风的退路全都封死了,逼得厉风只有弃刀或者硬接自己一拳。为了避免另外两个人插手他想速战速决。


白木见安德烈一招就把厉风逼得退无可退,身手之快、胆识之高、时机把握之巧实是出人意料。但他并没有急于出手援助厉风,他知道,这一招虽然很难应对,但还不至于立刻分出胜负,他想继续观察一下安德烈的招式。


但是蓝儿可不像他那么沉得住气,她已经开始念动魔法咒语,三道风刃呼啸着向安德烈的后背飞去。她也知道这三道风刃的威力不足,但由于时间仓促,只来得及发出三道初级的风刃。原本就没指望能伤到安德烈,只求能干扰到他。给厉风争取一点时间。


她刚要再发出威力更大的魔法,被白木拦住了。


“厉风暂时不会有危险,先看看再说。”


两人说话的功夫,厉风和安德烈已经交换了好几招。原来,安德烈的拳头堪堪击在厉风身上的时候,厉风脑中灵光一闪,同样不退反进,拚着受安德烈一拳,刀风反劈向安德烈的右臂。安德烈不得不后退半步,虽然他有把握一拳将厉风打成重伤,但是厉风那一刀也足以让他的右臂受点不轻不重的伤,他并不想两败俱伤。另外,蓝儿的那三道风刃也或多或少的对他有一点干扰。


回过头来不满的看了蓝儿一眼,他没想到这个年轻的女孩竟是一个魔法师,当然她的实力还不足以对他构成威胁。但是如果加上另外那个少年的话就难说了。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青铜斗士,他早就看出那个少年将是三个人当中最难对付的。


想到这里他冷冷地道:“两位要是想要上场,在下乐意奉陪。否则,还是不要在背后搞小动作的好。”


“你这人好不讲道理,你说清楚谁在背后搞小动作了。”蓝儿受不了他的指责,气呼呼地说:“这地方又不是你家的,你们可以在这里打架,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练习魔法。是你自己不小心撞上我的魔法的,这么凶干什么!”


安德烈眉头紧皱,他懒得跟女孩子争辩,冷冷地道:“姑娘果真好兴致,安德烈待会倒很想领教你的魔法呢。不过现在还请姑娘暂且忍耐。”


安德烈的心情变得有些烦躁,也失去了耐心。对着厉风道:“我要开始进攻了,你小心。”说完,踏前一步,大喝一声一拳击出,一道青色的气劲随之击到厉风面前。厉风认得这就是青铜斗气,知道不能硬接,后退半步,仍然劈出一道劣弧。安德烈的斗气撞在刀身上,将厉风撞得后退数步,只觉一股大力从手臂上传来震的手臂发麻,胸口气血翻涌,手上的刀险些把握不住。


还没等他喘过气来,安德烈又是一拳击出,青色的斗气更盛,厉风不敢再硬接。连退两步,劈出一刀,不再有任何弧度,而是直直的对着斗气赢了上去。这一次却只后退了两步,胸口也不再被震的气血浮动,刀也仍然紧紧地握在手上。原来厉风知道对方的斗气太强,便借着后退抵消一部分力道,剩下的力道仍然不能硬挡,只能用技巧化去。刚刚那一刀直直的劈出去,厉风并没有用任何力道,而是用刀尖对着安德烈的斗气迎了上去,刚猛的斗气撞在刀尖上被一分为二,威力大减。这一招是厉风从劈柴中领悟出来的,他自己称之为“击奇”我们都知道“砍柴不照纹,累死劈柴人。”说的就是劈柴的时候要用斧子最锋利的部分对着木柴的纹理,只要用很小的力气就能劈开,否则就要浪费很大的力气。厉风每天必做的功课就是劈柴,因此对这一点有很深的认识。安德烈的斗气虽然很强力道也很大,但斗气终究不是实质。刚才那一道斗气撞在刀身上,受力的面积比较大,所以自己承受的力道也大。当厉风用刀尖对准斗气,受力的只有刀尖上的一点,就能破开对方的斗气,如此一己承受的力道就要小得多。


白木心里暗暗的为厉风这一招喝彩,不能力敌便智取实在是聪明的选择。刚才那一刀用到本身的锋利而不是用本身的力量成功的破解了安德烈的斗气,实在是巧妙之极。


安德烈见厉风巧妙地化解了自己的斗气,对他的悟性之高、应变之快也不由佩服。


当然,成功的化解了安德烈的一招攻势,并不能改变厉风所处的劣势。但却让厉风增加了信心,至少自己不会输的太难看。


安德烈改变了进攻的策略,不但出拳的速度加快,力道增加,进攻的线路也更加多变。一时间厉风应付的手忙脚乱,好几次被安德烈的斗气击中,手臂上传来阵阵的大力就像是一柄重锤撞在胸口上,渐渐的胸口发胀,头晕目眩,双臂几乎麻木的失去知觉,只能机械的握主刀柄。


但是,无论安德烈的进攻如何猛烈,厉风却凭着坚强的意志始终不曾被打倒。


其实两个人的实力相差很大,要不是厉风意志力远过常人,早就被打败了。除了靠坚强的意志外,厉风快速的应变和奇特的身法也是他能坚持到现在的原因。他让自己的身体完全的放松,想象着自己就像是一片没有重量的树叶,而安德烈的斗气就像是阵阵猛烈的狂风吹过,狂风虽然把树叶吹得摇摇晃晃,叶子本身却依然完好。厉风正是借着不断的后退和身体的摆动化解承受的力道。这其实不能理解,就像是在狂风大浪上行使的小木船,虽然被风浪吹打得摇摇晃晃却因为本身的重量轻,所以能在风浪中保存下来。


厉风虽然不是魔法师,不懂得操控风的力量,但他天生对风系元素有这奇特的感应能力。当他想象自己像是一片在风中飞舞的叶子的时,他的身体仿佛真的变得没有重量一般,好像风一吹就能飘来。


安德烈的斗气越强,厉风的身体也就变得越轻;面临的压力越大,他对于风之元素的感应能力越发的增强。厉风不再浪费力气去抵挡安德烈的斗气,而是凝聚全部的心神去感应身体周围的风,只感到周围充满了高度密集的风系元素,托着身体不断的向后飘去。


第一次面对强大的对手,面对猛烈的攻击,厉风被激发出极大的潜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