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祭山河 第四卷 第一节 英雄救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4/


第一节 英雄救美

“得儿,得儿。。。”

八骑出现在远方的地平线,由远而近。

“吁。。。”

在山坡的坡顶,八骑拉马停了下来。马儿嘴里不断的呼出热气,八个人都是灰头土脸,灰军装,灰军帽,牛皮带,三杆长枪,六把匣子炮,每人外面套着个军大衣也沾满了灰尘,看样子八个人风尘仆仆赶了不少路,仔细一看正是王近S一行人,光头、三王也有几个参谋,可奇怪的是并没有吴德的身影。

光头拍马上前,对着王团长说道:“团长,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骑马都学不会那也就不要跟着老子混了。”王团长随口说道。

“毕竟那小子也是第一次骑马,万一跟丢了怎么办?”

王团长先是丢了几个白眼给光头,然后说道:“丢就丢了呗,如果真这么笨,老子也就不要他了,喘两口气,马上我们就走。”

几个人站在马镫上展了展身体,没有再说话。王金根、王水根、王叶生三个人回过马身,双手搭成凉棚张望着后方。

良久。

“来了,来了,我们班长来了。”

“喂。。。。班长,快点,快点。。。。”

回身望去,远方地平线出现了一个黑点。

“等等我。。。等等我。。。各位大哥慢点。。。”远远的传来一个声音,正是吴德,在马背上摇摇晃晃的朝着大家喊道。

王团长不屑的哼了一声,不过倒也没有下令出发。

“哇操!各位首长咋滴跑这么快咧,哥们好不容易搞定这畜牲,追了老半天才追到你们,他妈的,把老子的档部都给磨破了。哇操,都流血了,他妈的。”吴德赶到了众人面前停了下来,架起了两只脚,伸手进裤挡摸了一把,湿乎乎的,拿出一看果然是血。

这次平型关战斗缴获不少军马,给观摩组的同志一人送了一匹,吴德等人也沾了光。这次出来,可从团里捞了不少好东西,弹药装的满满的,牛肉罐口装了几口袋,军大衣一人一件。吴德还从死抠的军需科长那里弄了套灰军装,顺带还把杨团长珍藏多年的一瓶好酒给捞了过来,估摸着这会儿杨团长该骂娘了。对于这些吴德都相当的满意,可唯一不爽的就是临到骑马的时候才知道这玩意没这么简单,吴德骑在马上感觉别扭了一笔,一颠一颠硌的底下那玩意生痛不算,这畜牲还不听吴德的招呼,坐马上“驾”了半天,马儿就是不动,朝马屁股上来了一下,这马跑的是飞快,可惜说“吁”这马就是不停。要说这吴德说得那也算是正宗的国语,为啥小金、小水、叶子三人的马就那么听招呼,自己的就不听咧。

因为吴德的原因,一行人浪费了好几天的时间,这吴德的骑术就没法提高,最后王团长一发狠就把吴德给丢后面自生自灭去了。

吴德发了几次横,就差没把刀子拿出来,这马才终于老实了,听吴德的招呼了。赶死赶活的追了近一天,才追了上来。

看见吴德的马气喘顺了,同志们正想着嘲笑嘲笑吴德,话还没说出口,王团长播转马头,就是一鞭子。

“出发!”

“驾!”

“驾”,“驾”。大家全都紧紧的跟了上去,王团长驾马跑的飞快,眼前的景色不住的往后倒迟。

连续一个小时没有减速。

两个挡部已经磨的没有了感觉,吴德吐出一口气。开始兴奋起来,想当年哥们坐那破敝篷吉普车上不就是要求加速加速再加速的吗,这呼呼的风从耳边吹过,路两旁的景色唰唰的从眼前掠过,这样才爽吗,速度,速度,还要速度。

“哇呜。。。。。。。。”

吴德在马上怪叫起来,狠狠的抽了马儿几鞭子,一阵加速,超过了王团长。

“哇哈哈。。。哇哈哈。。。我是最快的!哇哈哈。。。。。”

吴德一下子拉开了与众人的距离,在马上嚣张的狂笑起来,阳光下的脸是那么的快乐,那么的放荡不拘,脸上那道淡淡的疤痕更使的他多了一种邪邪的魅力。

“操!”

“他奶奶的!”

“日!”

身后传来一阵叫骂声,然后大家都拍马加速追赶了上来。

王团长顿了顿,点了点头,也跟着追了上来。

大家都大呼小叫的,你追我赶,追上来你拍我一下,我搔你一下,然后又是一阵放马狂奔。这块地域小日本的势力还没有波及,大家都没有什么顾虑,放开了自己,露出了真情真性,毕竟大家都还还年轻。(王近S这一年22岁)

好一阵子,暮色快要降临的时候,大家才停了下来,放马漫步而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大伙儿正四处打量,寻找着宿营地。

“救命哪。。。”

传来女人尖锐的喊叫声,打破了这夕阳前的宁静。

“哗啦,哗啦。”同志们第一时间掏出枪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光头拎着两把上了膛的驳壳枪挡在王团长身前,却被王团长推开。

“吴德,去看看,其它人包抄掩护。”

“是!”,吴德跳下了马,曲着身体就向声音传来的地方跑去。

稀稀拉拉的一片林子,一条小溪从林中穿过。吴德利用地形的掩护快速的接近,然后轻手轻脚的从一块大石头后面露出了半个脑袋,瞪眼一看。

十一杆长枪,一把短枪,没有人警戒,穿着军装,没戴军帽,没有军衔标志,可能是溃兵。十二个都围在一起,中间一个年轻的姑娘,那挂着驳壳枪的正在剥着姑娘的衣服,姑娘哭喊着不断的挣扎,但被两个大汉给按着了手脚,动弹不得,其它人都在旁边恶心的淫笑着。不远处躺着几具老百姓的尸体,没死多久,鲜血还在流,没听见枪声,应该是刺刀捅死的。

一群没有防备的乌合之众,吴德观察完后得出这个结论。同志们已经基本到位,吴德朝着王团长比划了个手势,然后一跃而起,“啪!”,半空中就是一枪,先打爆了退出裤头拉出那玩意就要上的家伙的脑袋,再一个翻滚,“啪啪”两枪解决了两个帮凶,然后半跪在地一个大吼,“举起手来!”

“都不许动!”

“缴枪不杀!”

同志们也冲了出来,把剩下的几个溃兵包围了起来。然后小金三个人上去一个个卸了他们的枪,拳打脚踢的赶一边双手抱头跪着。

杀人抢劫,奸淫妇女。

这是最可恶的事情,特别是在这外敌入侵的情况下,枪口不敢对着日本人,反而用来对付自己的百姓自己的兄弟姐妹。

真他娘是活的不耐烦了。

吴德脱下了身上的大衣,走到倦缩在地上抽泣不已惊吓的像只小鸟一样的姑娘旁边,把大衣盖在她身上,问道:“姑娘,没事了,不用担心,坏人已经被我们制服了。”

“哇。。。。”,那姑娘痛哭出声,一家伙就扑在吴德的怀里,死死的抱着吴德不放。

吴德只觉得一具娇嫩无比的身体扑在自己怀里,软软的,柔柔的,身上还发出淡淡的清香,特别是胸前那两点,更让吴德象触了电一样,浑身僵在那里,手摊开着半天放不下去。天啦!我活了这几十年,可还没摸过女人啊,这可是女人啊!吴德很想把手抱下去,甚至都想好了安慰的词儿,可惜身体就是不听使唤,这平常一张挺能吹的嘴也张不开了。

“吴德,你在干什么东西!”王团长在俘虏面前溜达了半天后,也没见吴德过来,再抬眼一瞧,搂着个姑娘在那里半天不动。

“到!”吴德一个紧张,把怀里的姑娘给扔了出去,“对。。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看把姑娘摔地下后,他开始结巴起来,要知道这一摔,姑娘的春光可光露出来了,那挂短枪的家伙做的还是蛮彻底的。

这一摔到是把姑娘给摔回了魂,她扯过了吴德的大衣,裹身上,抬头看了吴德一眼后,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把脑袋低了下来轻声说道:“对不起的应该是我,谢谢你!”。

那一刹那,所有男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了,好甜的声音,好美的人。吴德也是惊了半天,虽说后世那美女满天飞,但这活活的出现在眼前,对于这个当兵五年母猪赛貂婵的吴德来说,那可真是一个不小的刺激,怎么形容呢,知道张柏Z不?长的比她还水灵,声音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这算是英雄救美吗?!吴德有点短路了。

“吴德!”还是王团长定力够强,不愧是老革命,只愣了一下神就清醒过来,大喝一声,喝醒了吴德喝醒了大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