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起步 三十八

七夕214 收藏 6 51
导读:转折1927 起步 三十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


“原来是这样!”张卫不禁笑了笑,对邓宽祥道:“这个阎西山,居然会有这种想法,还这么派出人来查探。好!既然这样,那我们不如再给他吃一颗定心丸。利用他派来的人,给他送上一份真真假假的情报,让他彻底放心。你看看这样做有什么困难吗?”

邓宽祥道:“没有问题。我们正打算策反对方的主要人员,把其发展成为双面间谍。只是在那份情报上,到底写上什么真的,什么假的,可能需要军部给出明确文本。”

张卫想了想,道:“那好,我叫参谋处弄份可以泄漏的数据出来。你们就看看怎么处理一下,让阎西山一方面相信,另一方面又不会觉得我们会威胁到他。同时尽快想法策反对方的人,然后再与参谋处协商一下细节。”

邓宽祥答道:“是!”敬了个礼,待张卫还礼,礼毕出去了。

十几名间谍都分别关押在一间单独黑房子里,哪位副官苏云山还算见过一些世面,长时间的关在黑房子里仍然精神不错。一出来见到阳光,揉了揉眼后见到了邓宽祥,便强自威胁道:“你赶紧放了我,不然,等到阎司令长时间没有看到我回报,到时候起兵打过来,你们就不妙了。”

邓宽祥笑笑,拿出一支数码录音笔,按下开关,顿时,开始审讯时这位副官说过的话就一一再现了出来。苏云山头上开始冒出了冷汗,这个世界上已经有留声机这个东西,他是知道的。虽然,他不知道这个怎么和司令家里的留声机不太一样——大小相差数以万里,声音也似乎太真实了。但他却是知道,这个东西给阎西山听到了会有什么后果。

他开始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没能熬过那些匪夷所思的刑罚!还以为他们没做记录,也没有要自己写什么“投诚书”,更没叫过自己按手印,自己可以轻易翻供。现在才知道,是对方把自己当傻子了!

邓宽祥看着他额头上的汗滴一滴一滴的冒出来,笑笑道:“我们要毁了你很简单,把这个录音往阎西山那里一放,到时候你自然就会身败名裂,连你家人恐怕阎西山都不会放过吧!”

苏云山定了定神,问道:“你们这样,到底有什么企图?”

邓宽祥道:“很简单,在我们通知你的时候,你给我们做些事,这些事情绝对是你轻易可以完成的,也不会让别人知道。每过一段时间我们还会给你一笔钱,作为你的报酬。当然,这也是秘密给你的,你大可以放心。”

苏云山忙问道:“你们到底想叫我做什么事?”

邓宽祥笑笑,没有回答,只是说道:“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现在,你先跟我过来。”说着,邓宽祥当先走出了黑房子。

苏云山忙跟了上去,弯弯曲曲走了一段路,进到了一间房子里。只见这间房子很大,应该是某位地主、豪绅之流的客厅。

此刻,这间房子里已经有了三人,苏云山认出都是自己带来刺探情报的同僚。邓宽祥走到房间内的一张桌子前,拉开抽屉,拿出了一把驳壳枪,向苏云山扔了过去。苏云山茫然的接住了,不明白怎么回事。

此时,一名士兵端着枪,赶着13名绑成粽子一般的人走了进来,有些还蒙着脸。苏云山仔细分辨,似乎都是自己所带来的人。怎么回事?他向邓宽祥看了过去。

邓宽祥摆摆手,示意他们看这些捆着的人,说道:“你们的秘密,除了我们和你们知道之外,只有他们知道了。如果你们不把他们杀了,那么,你们和我们交易的秘密还算不算秘密,会不会泄漏出去给阎西山知道,那就没人可以预测了。”

苏云山想到:这些人在你们手上,杀不杀还不是由你们说了算!这样要我们来杀,还不就是想我们手上沾了自己人的鲜血,回不了头!不过,就算知道是这样,我又能怎么办?他心中涌上了一股无力感。不杀他们,那么死的就会是自己;杀嘛,又……

苏云山抬头向这些人看去,这些被捆着的人也听到了邓宽祥的话,凡是头没有被蒙住的,都两眼死死的看着苏云山等四人,眼中流露出了乞求、盼望的神色。其他三人听罢也大惊,视线都集中在了苏云山身上。这里最大的就是他了,看他怎么办!

此时,两名士兵开始掏出黑色的布条,熟练的把余下几个没有蒙上脸的人一一蒙上,同时另外走上来两名士兵,从这些人当中拉了一名已经蒙上脸的人出来,其中一人把苏云山的手压下,枪口指着那人的胸口,示意他下手。

苏云山脑子里一时间转过了无数的念头,最后还是一咬牙,狠下心来,对着这名被捆着的昔日同僚,狠狠的扣动了扳机。这位同僚应声而倒,胸口上顿时冒出了血迹。

旁边的战士显得很满意,一把抢过苏云山手上的手枪,拉过旁边的另一人,把枪放到他的手上,拉着他的手指到一名蒙着脸的人胸口,示意他开枪。这人看了看周围,那两个拿着黑布条去蒙那些捆着的人的战士已经停下手来,还有四、五个没蒙上头的同僚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看着他。

这人犹豫了,迟迟没有下手。邓宽祥在旁边就点上一把火,道:“杀不杀他随便你,反正你不杀他,到头来他告密死的还是你和你家人。”

这人听了这话,不敢再犹豫,对着这名蒙着脸的人就扣下了扳机,随着枪响,鲜血就溅了出来,这人晃了两晃,就倒了下去。

余下两人都没有再犹豫,在战士把枪交到他手上的时候,就顺着战士指着的方向,各自对着一名蒙着面的昔日同僚胸口扣动扳机,毫不客气的把昔日同僚放倒在自己的枪口下。

四人分别都杀了一人后,邓宽祥拍拍手笑道:“好样的,这样就证明了你已经彻底和阎西山决裂了!好了,余下的不用杀了,我已经知道了你们的‘诚意’!同志们,把他们脸上的黑布条扯下来,可以放他们回去了。”

那两名手上拿着黑布条的战士闻声后,就把余下九人脸上的黑布条都扯了下来。此时,地上的鲜血已经流成了一大滩。这九人看了看倒在地上,明显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的昔日同僚,顿时,九双仇恨的目光直直的射到了苏云山等四人的脸上。

苏云山等四人头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想不到邓宽祥会玩这么一手!这样,以后自己除了听他的话别无他法。否则,他只要把这些人放回去,自己就死定了。

两名战士把九人都带了出去,邓宽祥也带着苏云山等四人越走越远,此时,房里的端着枪两名战士顿时收起了装腔作势的表情,踢了踢倒在地上的四人,笑着说道:“都走远了,你们四个还要装死装到什么时候?”

如果苏云山等人在场,他们一定会吃惊得下巴都掉下来。只见已经胸口中枪,倒在地上留了一大滩血的四人身体动了动,而后一个剪腿,顿时都站了起来。其中一人说道:“你们他妈的还笑!还不快给我解掉绳子!这么捆着他妈的会好受啊!”

待绳子松开后,这人一把甩开头上蒙着的黑布条,从怀里扯出一个穿了洞的皮囊出来。皮囊上面前后都有一个洞,已经被击穿了,现在还在向外面滴着“鲜血”,显而易见地上的鲜血就是它的杰作。这人把皮囊一摔,又伸手到怀里去掏摸,好半天才掏出了一颗已经变形了的弹头。

一边的战士接了过去,嘴里啧啧称奇:“没想到这驳壳枪还真不管用,居然都没干掉你。怎么样?第一层防弹衣打穿了没有?”

后面这句话是向着旁边这名正在解衣服的人说的,只见这人把外面的衣服一把甩到一边,摸着防弹衣上已经变凹的钢板,没好气的道:“打穿了好挂了我,你他妈的赌输就可以赖帐了啊!看,第一层防弹衣没打穿,你那几个罐头看来要改姓雷了。”

战士摸了模,道:“行了吧,你!算你赢,我给你就是了,反正你吃的时候能不给我分一口啊!不过也别说,这驳壳枪还是挺厉害的,美军的M9都只是打凹一点的钢板,现在都差不多全打凹了下来。”

这人再说道:“那有什么!第一层防弹衣都没有打穿,亏我还穿了两件。”

战士还想再说点什么,旁边一人叫了起来:“再过来帮忙下,谁他妈的绑的,怎么活套变成死套了!”

……

四人正是原第九数字化师的战士。一群胆大包天的战士一合计,就合伙给苏云山等人演了一场戏,让苏云山等人回去后,再也不敢起异心。那余下的九人回到监狱后,看到自己曾经“亲眼看见”,已经“浑身鲜血”倒在地上的昔日同僚,还不知道会有什么表情。不过,可以肯定的,在三五年内,或者说,在阎西山没有被解决之前,他们决没有机会出去泄密。

作为经受过现代民主教育的战士们,对于必须要杀的人或许不会手软,但要他们杀那些已经放下武器没有任何威胁,既不影响到战士的行动,又罪不致死的人,哪怕他是敌人,中华的战士也不会屑于动手。这就是中华人和思想狭隘的小日本人的最大区别!

当然,如果对象是小日本人,或许又会不同。对于那些思想狭隘、忘恩负义、残忍嗜杀、对强者卑躬屈膝形如哈巴狗,对弱者全然没有一点人性的小日本人,战士们出于以前小日本人对中华犯下的累累罪行,或许就没有这么多的顾虑了。

经过此次事件后,太行根据地发展了中华GC党的第一批双面间谍(阎西山的副官,不好好利用就太浪费了!),同时,利用他们成功的发展了山西的情报网络,还利用他们,向阎西山传递出了太行根据地的第一份假情报,这同时也是阎西山所希望获得的情报。

情报摘要如下:……国民革命军特196军,原为……经中华GC党所渗透的后,分裂为两个部分。一部已经南下,去向不明;此部以张卫为首,共有八千余人,辖有大量的火炮、机枪,并有部分坦克,估计有30余辆……火力极强,士气很高。但粮食短缺,此部目前只能通过吃大户来解决粮食问题……目前该部并没有向外发展迹象。

情报半真半假,那些露于水面或以后会露于水面的就是真的,而十九军真正的实力,尤其是先进科技、兵工厂、武器装备数量等,就不会是真的了。

阎西山拿到第六副官带回来的这份情报,令他大喜过望。对于阎西山来说,武汉GM政府是要提防的,同时,GC党也不是什么好鸟,也不能坐大。

现在,情报反映出来的,是这支GC党部队缺少粮食。二、三十年代的中华,还处于人多力量大的局面,只有人多枪多,实力就反映了出来。而粮食,就是制约实力的最大因素之一。

阎西山以他的思维,没有粮食,他就是有再厉害的武器,也没有实力向外扩张。无法向外扩展,就更不能获得足够的粮食、军饷,那就始终对自己构不成威胁。只要好好利用好这支GC党的队伍,自己与武汉之间就有了一个缓冲,武汉要打自己的主意,也要先消灭了这支GC党的部队。

现在,该做的就是做好预防,不让这支GC党的部队发展起来。想到这里,阎西山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向副官问道:“他们接收的都是德国的什么先进武器?到底有什么先进法?”

早知道你会这么问!副官苏云山忙把张卫事先准备的答案奉上:“他们的火炮很多,好像有重炮,打得很远,具体没能凑近了看,不过似乎能够打出20多公里左右的距离。”

20多公里!阎西山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是以军队起家的,对军队的装备自然熟悉,知道能打出20公里的火炮,他的口径能够达到了什么量级。

这还不算,苏云山又给他奉上了,自己认为更具震撼力的消息:“他们的机枪非常的多,几乎人手一挺!”

“机枪?人手一挺!”阎西山不禁笑了笑,“你小子说的是不是冲锋枪?哪有机枪能够人手拿一挺的。”

苏云山讪笑道:“那是。司令明见!不过,司令,他们的冲锋枪倒也奇怪,打得很远。我亲眼看见,他们打的靶距离都在300米以上。照理说,冲锋枪不可能打得了这么远,但要说是机枪,枪看起来却又不重。”

打得很远?阎西山又沉吟了起来,熟知武器的他知道,冲锋枪的射程不会有这么远。以前他也想过给自己的队伍装备冲锋枪,但冲锋枪贵,而且射程太近,打子弹跟打水一样,自己根本就用不起,有些鸡肋的感觉。买了一些装备卫队之后,就没有再考虑。

难道是德国新造出的冲锋枪?可自己怎么却买不到?现在,美国还在搞什么禁运,自己就是想买都买不到,武汉是怎么买到的?想到如果国民革命军装备的,都是这种打得很远的冲锋枪……

阎西山不敢再想下去了。看来,还是不能和武汉翻脸啊!这样的装备,打起来自己的部队非吃大亏不可!哼!明面上,给我看到都是和我一样的装备,暗地里,却自行装备这样的武器。看来,对武汉自己还是更加要防着点!

这让阎西山坚定了保留长治的中华GC党武装的决心。事实上,在中华国进行国民革命期间,所谓的国民革命政府的各地,只是名义上统一在一个政府下面。事实上国民革命政府内山头林立,派系众多,各派都有自己的地盘,相互之间你争我夺,斗争一直都没有停息过。这点,从1928年至1930年的中原大战,可见一斑。

即使是在中原大战之后,蒋结石名义上已经把各派军阀收归自己麾下,完成政令上的统一,但和1928年比起来,也不过是五十步笑一百步罢了。不然,哪里还会有以后的杂牌军和蒋部嫡系的说法。

而后,蒋结石一直到全中华解放,龟缩到了台湾,才总算能够把台湾一地所有的军队政府,真正的完全置于其管制之下,完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统一。只不过,这个统一,统一的是台湾一省罢了。

历史上,小日本之所以胆敢一一弹丸小国之力,进攻比自己大上数十乃至论百倍的中华。这并不单单是由于国共之争,更重要的,是当时国民政府是一个名义上统一,实际内部分裂的政权。

没有统一的政令,科技、经济、军事都没有能够得到充足的发展。反过来,各地不断的闹起分裂,各大军阀派系对于蒋结石虎视眈眈,南京的政权政令根本无法真正全国通行,各种国计民生乃至国家经济等代表国家实力的东西还在不断的倒退。

起码,山西就一直是阎西山的地盘,除了小日本的侵入时期,阎西山对于山西,拥有着绝对的控制权。他想让长治给中华GC党,只要他说上一句:“匪患严重,正在围剿中。”蒋结石就拿他没有办法。

更惶论,现在蒋结石还下野中,没有正式复出;而汪精卫面临倒台,也没有心思理会;其他的国民政府官员也没哪个是能够撑起局面的,都在考虑如何拉好和蒋的关系,或者怎样排蒋。对于长治小小一地,以30年代的战略思维,众人本能的就认为,只要中华共产党没有扩展,仅有那么小小一地,就不可能发展强大起来。

因此,尽管阎西山对太行根据地有所重视,也局限在了限制其向外发展这一点上。而这点,对于整个太行根据地的限制,等于没有。反过来,阎西山的策略反而给太行根据地的发展,提供极其良好的条件。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